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七百一十二章 是不是中毒?

天才布衣 第七百一十二章 是不是中毒?

  <=""></>

  第七百一十二章 是不是中毒?

  宋伯仁死了,案子算是告一段落,手尾移交回京城处理。

  叶子轩虽不在华国官场上混,但也清楚宋伯仁的自杀足够了断很多事情,所以也没有再关注后续手尾,他把注意力转移到宋伯仁跟自己有过的谈话,他一边让白秋画全力收集卫战国资料,一边让人暗中找寻扎西下落,想看看邮件是否他所为。

  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叶子轩都是再三叮嘱白秋画保密,连母亲也不能告知,在叶无锋知道这些东西前,在没有确凿的证据前,叶子轩不会让叶家成员卷入其中,搞不好那会是一场灾难,同时,他寻思这两天回一踏京城,好好解决掉这件事。

  早上,叶子轩醒来,吃完早餐正要找白秋画,却见她脚步挪移走了过来,随后坏坏一笑,伸出手喊道:

  “生日礼物拿来!”

  叶子轩闻言微微一怔,似乎没想到今天是白秋画生日,随后端着一杯温水开口:“哪有你这样要生日礼物的?何况,你又没告诉我今天是你的生日。”心里却多了一抹歉意,这些日子实在太多事情操心,搞到白秋画的生日都忘记了。

  “小气鬼,连生日礼物都不给买,哼!”

  白秋画故意将头扭到一边:“还说我是你的女人。”

  听到白秋画的话,叶子轩脸上有些尴尬,摸了摸鼻子,苦笑一声:“姑奶奶,说吧,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白秋画闻言心中一喜,嘴角却依然翘起,宛如还在生气:

  “自己想去,哪有人指明要生日礼物的?”

  叶子轩一拍脑袋,也是,这显得自己不够诚意,该给这女人买什么礼物呢?叶子轩一时陷入了沉思,白秋画身为古大佛义女,还是雄鹰集团负责人,整天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什么都不缺,似乎送什么都不合适,他只能呼出一口气:

  “要不本少以身相许?”

  听到这一句话,白秋画轻捶叶子轩一下,没好气的开口:“你这是占我便宜。”随后拉着他的手补充一句:“好了,不为难你了,不用你买生日礼物了,今天估计能收到不少礼物,不差你那一份了,你就抽点时间陪我去兜兜风吧。”

  “生日兜风?”

  叶子轩微微一愣:“会不会太单调了?你怎么说也是叶宫骨干,我大宴宾客为你庆贺。”

  “不要!”

  白秋画毫不犹豫摇摇头:“这个阴历生日,我只要你陪我,等阳历生日,再设宴不迟。”

  叶子轩轻轻一叹:“遵命。”

  下午,华海佘山国家森林公园,距市中心三十公里,是华海唯一的自然山林胜地,占地四百公顷,园内十二座山峰犹如十二颗大小不等的翡翠从西南趋向东北,蜿蜒连绵十三公里,使一马平川的华海平原呈现出灵秀多姿的山林景观。

  山腰一处几近荒废的凉亭,曾经发生过泥石流的地方,方圆数十平方米不见树木,只有些许杂草,一片安静。

  四点半,一部车子停在凉亭旁边,车门打开,叶子轩跟白秋画钻了出来,一阵阴冷山风吹来,短衣短裤的白秋画不由哆嗦了一下,华海虽然地属南方,但风还是很冷的,叶子轩把一件外衣披在她身上,随后从车里拿出几个食盒,还有几个小垫子。

  蛋糕、红酒、零食,全部摆在石桌上。

  披着衣服的白秋画目不转睛看着叶子轩,嘴角那扬起的甜蜜笑容,表明她此时的心情多么愉悦,她原本要叶子轩带着自己四处逛逛,留下一份属于两个人的回忆,这样,无论叶子轩是否在叶宫陪伴自己,她都还有一份美好往事咀嚼。

  可是闲逛到一半的时候,叶子轩开车带她去超市买了许多东西,初始,白秋画还不明白叶子轩买这些干什么,叶宫花园有大把这种东西,没必要大费周折买回去,此时,她却是明白了,叶子轩打算在这山顶给她过生日,两个人的烛光晚餐。

  她心底涌动着一股甜蜜。

  十几年来,白秋画每次过生日都是举办生日宴会,成年前,它成了古大佛发展人脉关系的一种渠道,长大后,它又成了白秋画笼络各方的手段,久而久之,这样的宴会让白秋画产生了抗拒,叶子轩今天这举动,让她感到了一丝新鲜和刺激。

  没有多久,叶子轩将东西都摆到石桌上。

  随后他又从车里拖出一个铁桶,里面盛着不少木炭,叶子轩找来一些树枝,动作利索的点燃。

  “篷!”

  一抹火焰腾升,凉亭瞬间多了一抹暖意。

  白秋画娇呼一声,俏脸带着一丝欣喜:“子轩,你要野炊啊?”

  叶子轩悠悠一笑:“是不是很感动呢?”

  白秋画脸上掩饰不住雀跃,似乎一下子回到了童年,随后环视周围一眼:“你不怕把山点了吗?”

  “没看这附近光秃秃的吗?”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你想烧也烧不着。”

  说话之间,叶子轩戴上一副手套,将从超市买的烧烤肉一一拿出,放在一扇白净的铁丝网上。

  随后,他把铁丝网放在铁桶上,一股香气顿时蔓延开来,填充着凉亭各个角落,也让白秋画有了食欲。

  “我要吃鸡翅,蜂蜜鸡翅,我还要吃玉米,多烤一个。”

  白秋画散去放火烧山的念头,手指点着食物不断喊叫,今天于她绝对是难得的生日体会,好多年没有这种兴奋了。

  叶子轩苦笑一声,没有说话,但戴着手套把她要的东西全部放上去,还拿起一个刷子沾染蜂蜜调味,同时,不停地翻转着烤肉地架子,让食物可以更好的受热,没有多久,鸡翅和火腿,发出一阵“孜孜”声音,香气四溢,引得白秋画直流口水。

  她不停地追问:“子轩,肉好了没有?”

  看到白秋画一脸馋猫的表情,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再等五分钟,鸡翅才够入味。”

  白秋画点点头,掏出手机倒计时,好像今晚享用的是人生大餐。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浅浅笑意,他费了半天劲,才想出这么个方法来给白秋画过生日,让她可以更好的放松心情,如今来看,法子似乎很对,白秋画对这种方式十分满意,十分高兴,不过也是,野炊始终是一个最能让人兴奋起来的活动。

  “打开一瓶红酒,我给牛肉加一点料。”

  叶子轩看到肉已变色,对白秋画勾一勾手指:“这样肉汁才更加鲜美。”

  “砰!”

  白秋画神情兴奋的把红酒打开,随后递到叶子轩的手里,在叶子轩拿起红酒正要倒下时,只听一声巨响,一个人影从山上直挺挺摔下来,在要触碰地面的时候身子一扭,悄然落地,随后沙哑声音响起:“受不了,这东西太馋人了。”

  “嗖!”

  叶子轩反应极快,把白秋画扯到身后之余,也抬起了手中铁叉,指向不速之客:“谁?”

  侧对的人影双手摊开,以示自己没有恶意:“我是——”

  下一秒,转过身的人影微微一愣:“天龙?”

  叶子轩也讶然失声:“表哥?”

  视野中,正是几天没见的卫战国,只是相比前些日子的衣光领鲜,他此刻多了一丝狼狈,身上穿着野战军服,背着一个旅行袋,脸上还缠着一圈白布,身上散发一股酒精气息,在白秋画微微一怔中,叶子轩看着跟野人一样的卫战国问道:

  “表哥,你怎么躲在这山里啊?”

  叶子轩还以为他已经回了京城。

  “我来这里搞一个研究,捉一条草惊风的毒蛇。”

  卫战国一脸苦楚:“结果蹲了三天,那玩艺都没出现,倒把我快饿死了。”

  “我还被一头四脚蛇在下巴撕了一道伤口,也不知道爪子是不是有毒,都快肿成猪头了。”

  “天龙,你不是会医术吗?给我看看这伤口!”

  ps:感谢一个胖熊猫打赏5888逐浪币,傲剑无敌打赏作品100逐浪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