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七百一十三章 留下疤痕

天才布衣 第七百一十三章 留下疤痕

  <=""></>

  第七百一十三章留下疤痕

  三天后,京城,卫家花园。`

  在花园东侧的卧室里,卫战国像是粽子一样躺在大床上,脑袋包扎的跟木乃伊一样,还散着一股酒精和草药气息,在叶爱武和几个佣人的关切注视下,花轻舞打开一个沉甸甸的药箱,拿出针水和几包药粉,动作利索给卫战国换药。

  在叶爱武和佣人的后面,还站着一身灰衣的叶子轩,他一边喝着卫家佣人泡的醇香咖啡,一边看着花轻舞给卫战国打针换药,两天前,卫战国从山里爬了出来,要叶子轩帮忙检查伤口,还说自己吃不少随身带的药,但是都没有效果。

  叶子轩简单检查就现他中了一种奇怪的毒,但没有立即动手给他治疗。

  叶子轩告知医术有限,手上也没足够仪器,还是飞回京城让花轻舞治疗为上,也就当天晚上,卫战国跟着叶子轩回到京城家里,洗完澡等待花轻舞的空档,他就昏迷了过去,惊得叶爱武惊慌失措,所幸花轻舞治疗一番告知能够解毒。

  叶爱武才稳定了情绪。

  一连三天,叶子轩都带着花轻舞给卫战国治疗,他下巴上的毒素异常厉害,期间还吐了几次,几乎每天都打针换药才控制住毒素,在叶爱武对花轻舞日益感激的时候,叶子轩也晃悠悠把卫家逛了一遍,算是第一次熟悉小姑家里架构。

  今天的卫战国,虽然还在昏迷中,但脸色比前几天好了很多,肿起来的下巴也消肿大半,整个人好看多了,花轻舞给他打针换药完后,又给他悬挂了一瓶葡萄糖,随后摘掉一次性手套,向叶爱武幽幽一笑:“卫夫人,卫少没事了。”

  “他的毒素得到了控制,身体各项系数也在恢复,估计这两天就好醒过来。`”

  白色大褂都无法掩饰火辣身材的花轻舞,瞄了床头几个仪器一眼:“醒过来后,不要给他吃油腻的东西,再饿一饿,八个小时后,再给他喝一点白粥,维持三天,他身体毒素就会全部排解出来,记住了,一定不能给他吃油腻食物。”

  叶爱武连连点头:“谢谢花医生,放心,我一定遵照你的吩咐。”

  接着又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卫战国:“这孩子,真是扶不起的阿斗,让他找一个轻松清闲一点的职位呆着,他却偏偏跑去什么研究所,还整天研究这研究哪,上到无人机,下到草惊风,真是什么新奇玩什么,搞到现在这个样子。”

  她又一握叶子轩的胳膊,带着一股感激开口:“天龙,谢谢你,如果不是你遇见战国,还及时带他回来医治,估计他现在已被山里野狼撕了。”想到自己以前对叶子轩吹胡子瞪眼,再看看叶子轩对儿子的用心,叶爱武多少有些愧疚。

  叶子轩拍拍小姑的手背,脸上扬起一丝笑意:“小姑,不用谢,举手之劳,而且大家都是亲戚,帮忙是应该的。”

  他还看了卫战国一眼,希望表哥不要辜负小姑的疼惜,他看得出,叶爱武是真宝贝这儿子。

  叶爱武欣慰点点头,随后又望向花轻舞笑道:“我还要好好谢谢花医生,这几天辛苦她救治战国了,比起其余医生,她医术和人品好了十倍百倍。”她还从口袋掏出三张早就写好的支票:“花医生,这是出诊费用,三天,三百万。”

  这是公孙水出诊的市场价了。

  正摘掉白大褂的花轻舞闻言一怔,三百万?这未免太惊人!随后摆摆手回应一句:“卫夫人,卫少是叶少的兄弟,你又是叶少的亲戚,也就等于是花轻舞的朋友,为朋友看个病是份内之事,这钱真不能收,夫人,你还是收回去吧。`”

  叶爱武笑着把支票塞入花轻舞的手里,还假装一副生气的样子:“兄弟是兄弟,亲戚归亲戚,该要的报酬还是不能少的,区区三百万相比战国的小命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再说了,花医生是金芝林执行总裁,出诊不收费,不好。”

  “公孙先生为什么名震天下?”

  叶爱武不忘记提醒花轻舞:“出诊费用还一高再高,那就是他如果出诊了,无论是谁都要给这笔钱,至于他会不会用其余方式返还回去,那是另外一回事,他的专业,他的医术,实打实就是百万起步,这也就奠定他泰山北斗之位。”

  在叶子轩点头认可的时候,叶爱武又补充上一句:“花医生如果不收我这笔钱,以后其余权贵就会轻贱你,给你三千几万打,到时你医术再好,也难于走到金字塔,相反,你如收了我这三百万,传出去,对你事业就会极大帮助。”

  “这笔钱,不仅告知世人,你有出众医术,值得三百万,还给各方权贵作了一个暗示。”

  叶爱武想得很是长远:“连我这个叶少亲戚,你都收三百万,以后谁不按照这标准给你出诊费?”

  叶子轩也笑着附和:“轻舞,收下吧,这是你该得的。”

  花轻舞神情犹豫了一会,随后咬着嘴唇点点头:“那,就谢谢卫夫人了。”换成以前,花轻舞或许会坚决拒绝这笔诊金,就算要收也是千把块成本,但现在已不是单打独斗的日子,更多要为金芝林和叶宫着想,当下把支票揣入口袋。

  “这才是好孩子。”

  见到花轻舞收下诊金,叶爱武脸上绽放一抹笑容,随后轻声补充一句:“天龙,花医生,今天来都来了,就在卫家吃顿午饭吧,管先生从藏区弄来一头羔羊,还搞了一点虫草,我让人烤了,中午一起吃烤全羊,喝虫草汤,怎么样?”

  没等花轻舞回应,叶子轩摆摆手回道:“谢谢小姑了,午饭就算了,我妈就剩下两天假期了,所以处处粘着我,喊着我准时回家吃饭,再说了,援手战国也是份内之事,不用太客气,要吃饭,等战国醒来,花医生确诊时一起高兴。”

  花轻舞也嫣然一笑:“是啊,等卫少醒来,咱们再好好庆贺一番。”

  见到两人说的在情在理,叶爱武也没有过多勉强,她看了一眼安睡的儿子,上前一握两人的胳膊笑道:“好,既然你们今天不方便,我也不勉强挽留你们,咱们改天再聚,无论如何都很感谢你们对战国的照顾,走,我送你们出去。”

  叶子轩一口喝完咖啡,把杯子递给一名佣人后,笑着跟花轻舞离开卧室。

  十分钟后,一辆红色宝马缓缓驶出卫家花园。

  摘掉白大褂的花轻舞靠在副驾驶座上,她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吊带背心,下身穿着一条白色的小短裤,头上长很随性的扎了起来,一身打扮充满了青春气息,而花轻舞那妙美的脸蛋和魔鬼般的身材,也纷纷引得卫家几个守卫侧目。

  叶子轩也止不住心神一荡,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他不是花医生那杯茶。

  花轻舞打开抽屉,摸出一副墨镜戴上,整个人瞬间多了一分时尚气息,随后掏出支票丢在挡风玻璃前,声音恬淡:

  “叶大少,这三百万怎么处理啊?”

  叶子轩一边开着花轻舞的车子,一边笑容温润的回道:

  “这是你的诊金,你收下就是,我又不会跟你分。”

  花轻舞呼出一口长气,两条白花花的大腿一错,叠加出一个诱人弧度:“这功劳主要是你的,我只不过是一个演戏的人,只是我有点不明白,卫战国的毒素虽然很霸道,放眼华国也没几个人能解,但以你医术,应该可以从容化解。”

  “为什么要把我拉出来作神医呢?”

  卫战国下巴的毒伤,花轻舞有信心可以化解,但至少需要两个星期来破解治疗,如今轻而易举把它化解,更多是叶子轩指点和帮忙,虽然花轻舞的解毒术因此提高一截,但也让她变得不解,叶子轩可以化解的毒,为什么要绕一圈,借她的手呢?

  “答案很简单。”

  叶子轩微微用力踩下油门,让车子往京城三环奔过去:“我想要你出名,想要你树立更好的权威,这样你将来掌控金芝林就不会太单薄,事实也如我所料,你看我小姑多感激你,不仅给你三百万,还会替你四处宣传甚至留你吃饭。”

  花轻舞滑嫩白皙的手臂放在车窗,撑着俏脸望向叶子轩,美丽眸子带着一抹不信:“叶天龙,你骗小孩子啊?那是你表哥,也是半个叶家人,如不是你心里有其余想法,你肯定第一时间给他解毒,你是绝对不会拿亲戚的性命来开玩笑。”

  叶子轩叹息一声:“适当的时候,我再给你解释吧。”

  “算了,我也不逼你说了。”

  花轻舞没有再坚持要答案,只是微微偏头嘀咕一句:“卫少看起来挺胖的,但身上肌肉很结实,跟钢铁一样。”

  “这么结实的胖子,我还是第一次见呢。”

  随后,她又想起一事:“对了,他下巴的伤口,不太像是四脚蛇刮的,更像是刀片划过。”

  “这一道伤口,怕是要留下疤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