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七百一十四章 跳梁小丑
    

    秦夕颜临时有点事情处理,所以行驶途中的叶子轩,决定就地找一个地方吃饭。

    没有太多的查找和选择,叶子轩视野中出现朝阳大酒店四个字,他就一脚油门踩了过去,酒店有四个餐厅,自助餐厅设在一楼,带西式简餐的行政酒廊在十六楼,三楼是阿尔雅西餐厅,法式铁板烧颇受欢迎,而叶子轩要去的是二楼。

    一家中餐厅,富丽堂皇。

    把墨镜推到额头上的花轻舞,皮鞋缓缓踩着包房区过道铺的华贵地毯,仰脸瞧着顶棚一盏盏水晶吊顶,每隔十几米就有一对儿穿旗袍的迎宾小姐微笑鞠躬说欢迎光临,不禁感慨帝都还真是有钱人的世界,叶子轩闻言一笑,手指一点:

    “你手中的三张支票,足够你在这里吃两年。”

    他的笑容很是灿烂:“就看你舍不舍得。”

    花轻舞拍拍装着支票的口袋,娇哼一声:“我可没有你那么土豪,吃顿饭都成千上万,我房子都还没有买呢,现在京城房价涨得太离谱,随便一套都要上千万,我这三百万也就是一个首付,估计还不够呢,我怎么舍得把它吃掉呢?”

    叶子轩一边带着她前行,一边眼里闪过不解:“你好端端买房子干吗?”

    “做嫁妆啊。”

    时尚漂亮的花轻舞昂首挺胸,随后干脆利落的回应叶子轩:“以后遇见我喜欢的白马王子,而他暂时又没什么买房能力的话,我有一套房子在手,岂不是可以解决我们的落脚之地?不,还能让我们没有后顾之忧,可以更好的奋斗。”

    叶子轩一脸讶然:“你买房做嫁妆?不是应该男人买房做聘礼吗?”

    对叶子轩的观点,花轻舞嗤之以鼻:“什么年代了,还分得那么清?算得清,那叫爱情买卖;真爱,哪会在乎谁付出多点?谁有能力谁就多干一点呗,只要我遇见值得相爱的白马王子,别说房子了,就是我这条命,我也可以给他。”

    叶子轩恍然大悟点点头,随后用肩膀轻撞女人一下:“你觉得我怎样?”

    花轻舞毫不客气的打击:“你不是我要的那杯茶,你做小白脸差不多,做白马王子,差远了。”接着她主动一搂叶子轩,嘿嘿一笑:“你就别惦记我这朵鲜花了,乖乖做本姑娘的好哥们吧,有空吃吃饭,聊聊天,谈情说爱就算了。”

    叶子轩轻叹一声:“顽固不化。”

    谈笑之中,两人很快进入一间包厢,漂亮大方的服务员递上菜单酒水单,花轻舞扫过上面的价格一样,随后啪一声丢给叶子轩,还可怜巴巴看着后者,宛如被大灰狼欺负的小绵羊:“叶桑,俺是来趁吃趁喝的穷人,你点啥俺吃啥。”

    叶子轩无奈地笑了,随意点了一些吃喝。

    在服务员退出房间去下单后,叶子轩看着花轻舞摇摇头:“怀里揣着三百万的人,连个酒菜都不敢点,丢人。”他打击花轻舞:“听说你现在月薪十万了,也算是见过大钱的人了,还这样爱财如命,以后怎么带着金芝林走向世界?”

    花轻舞彬彬有礼鞠躬:“思咪吗森,我要养汉子的。”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不再扭转这丫头思想,花轻舞看到叶子轩无奈的样子,俏脸很是掩饰不住高兴,似乎很喜欢见到叶子轩郁闷,随后想起一事喊道:“对了,为了感谢你的好意,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嫂子汤兮兮最近日子难过。”

    听到汤兮兮,叶子轩端茶的动作一滞,随后低声问出一句:“她怎么了?”

    花轻舞微微挺起傲然的双峰:“跟你堂哥离婚之后,汤兮兮就搬进了古聊斋,但她没有就此消沉,也没有常日呆在京城,她跑去哈尔滨开了一个分店,还派了商叔带几个人去坐镇,结果上个月全部回来京城了,还一个个鼻青脸肿。”

    在叶子轩脸上露出一抹惊讶时,花轻舞又补充上一句:“听说在那边遭遇同行跟黑社会打砸,不仅商叔和几个老店员他们被打伤,店铺也被砸得乱七八糟,一些好点的古玩也都被抢,损失至少三千万,还让古聊斋的声誉严重受损。”

    叶子轩眉头一皱:“大伯他们没有反应吗?”

    花轻舞轻轻摇头:“你嫂子汤兮兮没有跟叶家人谈起此事,也没有打着叶家招牌对当地官方施压,她让商叔他们留在京城养伤,自己准备前往哈尔滨讨回公道,这消息,也是我给商叔治疗时收到风,叶少,你跟汤小姐比较合得来。”

    “劝一劝她,不要一个人去哈尔滨,免得出事让大家担心。”

    花轻舞还轻声叮嘱叶子轩:“至于叶家方面,你还是能瞒着就瞒着,汤小姐的性子比较烈,她跟叶宗离婚之后,就尽力撇开叶家的影响,有时还逆反心理对着干,所以叶家还是不要插手此事为好,免得让她生出抗拒,反其道而行。”

    叶子轩轻轻点头:“放心吧,我有分寸。”

    花轻舞幽幽一笑:“真是一个好男人。”

    叶子轩勾勾手指回道:“给我摸一下,作为奖励。”

    “去死!”

    花轻舞一拳打在叶子轩胳膊:“整天没点正经,幸亏我家男人不是你,不然非被你活活气死。”

    与此同时,古聊斋后园,汤兮兮坐在一张摇椅上,俏脸带着一抹凝重,商叔握着手机向她一叹,脸上是相似的愁容:“汤小姐,事情越来越麻烦了,东北那边传来消息,官方鉴定咱们一批货物是赃物,不仅要没收,还要问责法人。”

    “作为法人的小圆已被他们拿下,听说下个月就可能公诉,看来乔天阳是要把咱们往死里整了。”

    商叔呼出一口长气,看着沉默的汤兮兮低语一句:“汤小姐,咱们斗不过他们,东北是乔天阳的地盘,他又是洪帮的元老,黑白两道都有人,整个古聊斋压上去也玩不转,我们送出去的五百万也是肉包子打狗,连一个声响都没有。”

    “咱们不如找叶家援手。”

    老人看得出利弊:“叶家一句话,即使损失无法全部讨回,现有麻烦也会顷刻消散。”

    “这是我汤兮兮的事,古聊斋的事。”

    汤兮兮喝入一口冰凉的茶水,随后一丢茶杯站了起来:“跟叶家有什么关系?干吗去麻烦人家?”随后她一拍老人的肩膀补充:“放心吧,我有法子解决事端,一定可以让小圆回来,也一定能够讨回损失,商叔,你就安心疗伤。”

    “天色还早,我去游水。”

    汤兮兮淡淡出声:“没事不要打扰我。”

    商叔微微一怔,想要说什么却最终闭嘴,摇摇头,苦笑着离开后园。

    叮!”

    就在汤兮兮回到房间拿泳衣时,口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汤兮兮戴上蓝牙耳机,一边收拾衣服,一边接听:“谁?”

    “汤小姐,不好意思,又打扰你了!”

    电话中传来一记温和却不乏自信的声音,还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有一句古话叫三顾茅庐,所以我很诚意来这第六次电话,我是一个直率人,不绕弯子了,依然是上次的老话,我想收购古聊斋,全部东西打包,一个亿如何?”

    对方重重补充上一句:“我希望你今天给我一个答复。”

    汤兮兮的俏脸牵动了两下,对方的语调虽然平和温润,还彬彬有礼,但依然难于掩饰内心深处的阴冷,还有说不出的不怒而威,而且对方忍耐似乎已经到了底线,不过她终究是汤兮兮,见过不少大风大浪,深深呼吸一口气后,回应:

    “乔爷,对不起,别说价格不合适,就是十个亿,我也不卖!”

    汤兮兮淡淡出声:“这是我的心血,也是我的支撑,我绝不会卖掉它,再说了,我不缺一个亿。”

    “你不想喝敬酒,那就可能罚酒了!”

    平易近人的声音忽然变调,透露出一股凶狠杀伐,似乎能够从电话另端蔓延过来:“汤小姐,你在哈尔滨开古聊斋分店已触犯我利益,我没对你赶尽杀绝,是因为我吃斋念佛,别以为你曾经是叶家夫人,就能凭借这点资本对抗我。”

    “记住,你不是叶家夫人了,你还没有叶家的子嗣,你对叶家就是一个外人。”

    “我乔天阳别说收拾你,就是上了你,叶家也不会说什么。”

    “我今天把话撂在这里,如果你三天内不答应我的要求,我就会把你的法人送入监狱。”

    “我还会大肆登报,宣告古聊斋收购赃物倒卖,你汤兮兮就是文物贩子。”

    电话另端流露着一股霸气:“你、、会不得善终!”

    拥有深厚人脉底蕴以及庞大派系的乔氏家族,在京城和南方不为太多人所知,但并不意味他没有影响力和攻击性。

    “乔爷,你这是威胁吗?”

    汤兮兮的声音也变得杀气腾腾,她不想跟对方死磕不休,却不代表可以任人宰割:

    “我今天也是上次的老话,古聊斋绝不会妥协,你如果有手段尽管使出来,我汤兮兮如皱一眉头就是王八蛋。”

    她的言语带着一股犀利:“我就是不靠叶家,我也不会怕你。”

    “很好!很好!!”

    电话另端又笑了起来:“跳梁小丑跳的多了,就以为自己是主角了!”

    “汤小姐,送你一句话。”

    “你不洗干净,趴在君王酒店套房的大床上等我干,后果很严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