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七百一十九章 究竟搞什么?

天才布衣 第七百一十九章 究竟搞什么?

  <=""></>

  第七百一十九章 究竟搞什么?

  叶子轩高调介入给予商叔他们一颗定心丸后,就吩咐赵太保全力保护汤兮兮和古聊斋的安全,同时给棺材板他们几个打电话,让他们赶回京城坐镇,随后就开着车子驶向叶家花园,他中午接到叶家的电话,爷爷今晚要跟他一起吃饭。

  叶子轩知道老人想要见自己了,而他也恰好有事情询问,于是就掐着时间赶向叶家花园。

  汤兮兮站在楼上窗户,看着叶子轩离去的车队,久久没有说话。

  下午五点,叶家,顶峰花园,后园凉亭。

  两人,一棋盘,对弈。

  白发苍苍的叶无锋喝着茶水,看着精神抖擞的张元帅,脸上保持着平静和淡然,张元帅却盯着纵横交错的棋盘,眼神玩味而正气盎然,随后头也不抬的开口:“你们叶家最近不少麻烦,搞不搞得定?要不要我这老朋友帮一把手啊?”

  他悠悠一笑:“叶家如果乱了,华国也会多灾多难。”

  “不用。”

  叶无锋把喝完茶水的杯子,放回到保温的茶具上,老脸罕见地牵出了一抹笑容,和蔼的眼神泛着深邃光芒,他不紧不慢的把玩着手中棋子回应:“虽然有点焦头烂额,但还是能够处理,再说了,只要我不倒,叶家就永远不会乱局。”

  他流淌着自信:“区区几个蟊贼想要通过叶天龙来打击叶家,未免把叶家想得太容易了一点,十三年前不倒,十三年后的今天,一样不会倒下,我现在唯一担心,倒是你家子侄,听说醉墨的退婚,宋伯仁的死,让他们迁怒天龙了。”

  “我输了!”

  张元帅看到自己五子之后必输无疑,于是把手中棋子全部撒在棋盘上叹道:“宋伯仁不仅毙掉恐怖分子给几个兔崽子解围,也是他用肉身把他们从火中背出来的,在几个兔崽子的心里,不管宋伯仁犯下什么罪,恩情是不可抹杀的。”

  叶无锋苦笑一声:“我该赞你教育好呢,还是该说他们榆木疙瘩?”

  张家老人摆摆手,靠在椅子上叹道:“醉墨一事,也跟他们先入为主有关,张家上下,这两年几乎把宋禁城当成未来女婿,两家也合作了不少项目,互利互惠,如果联姻,未来必是双赢的局面,可如今,婚约解除了,枢纽解掉了。”

  “这让很多子侄对前程生出担忧,毕竟我很少为他们争取东西。”

  他的老脸流露出一抹歉意:“没了宋家这未来亲戚,我又不帮忙,他们也就难免迁怒天龙,不过你放心吧,我已经开过一次家族会议,警告过他们不要为难天龙,如果让我知道无缘无故闹事或者借题发挥,我直接打断他们一条腿。”

  “他们虽然一副不服,可也不敢违抗我的意思,所以你不用担心天龙跟他们冲突。”

  叶无锋轻轻点头,随后一笑:“张家很多人不高兴,唯一开心的,怕是你孙女了。”

  张老端起一杯茶水,轻轻吹了两下后抿入一口:“她好像从开始就抗拒宋禁城,也不知道两人是不是前世的冤家,搞到今生都不对头,禁城这人,也算得上年轻一代翘楚,如果心术能够一直端正,二十年后,华国会因他更加强盛。”

  “我对这门亲事虽然不至于热烈,但也从来没有什么抗拒。”

  张家老人对着老朋友掏心窝子说话:“甚至解除的时候,还有点遗憾,谁也无法保证醉墨将来的婚姻会始终幸福,既然幸福和不幸福概率都是一半,我为何不让她嫁一个强大的人?不过既然解除了,我也不会多想,尊重他们意愿。”

  叶无锋发出一阵大笑,拍拍老战友的肩膀:“元勋啊,别多想了,儿孙自有儿孙福。”

  张元勋眼睛忽然亮起:“醉墨不喜欢禁城那孩子,但她对天龙好像挺热情的,先不说认祖归宗前的交情,婚约解除第二天,她就飞去香港找天龙分享,老伙计,他们两个以前可是有过娃娃亲,只是后来天龙失踪,醉墨才换了人家。”

  “如今天龙回来,两人感情又不错,醉墨还救过天龙,咱们是不是该撮合一下,让两人迸出点爱情火花?”

  他脸上很是兴奋:“我是天龙干爷爷,他跟醉墨结合,我就真成爷爷了,亲上加亲,喜上加喜。”

  正喝着茶水的叶无锋,差一点就喷了出来,一脸讶然的开口:“撮合他们两个?老张,你是不是疯了?这种事也能撮合?都什么年代了,就别搞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乱点鸳鸯谱了,他们俩有意思,撮合,成就一段佳话,我们是功臣。”

  “万一两人没有火花,这样撮合,只会让他们尴尬,到时连朋友都做不成。”

  叶无锋虽然也喜欢醉墨做孙媳妇,可他知道顺其自然为好:“而且你不仅会被醉墨再恨上一分,也会被张家子侄认为你一碗水不端平,搞不好他们会觉得,醉墨跟禁城的婚约解除,有你的影子呢,这样一来,你跟晚辈的关系够呛。”

  张家老人先是一怔,随后苦笑一声:“一件好事,被你一说,感觉异常复杂。”

  叶无锋哈哈大笑起来:“不是我想的复杂,而是年代不同了,也变了,以前生下的孩子,他们会感激你养育之恩,现在生下的孩子,没房没车给他准备,你就是对不起他,你就是罪人,所以年轻一辈的事,只要不相互残杀,少管。”

  “管对了,你份内之事,管错了,你倚老卖老。”

  听到这一句话,张元勋轻叹一声:“也对,看来我们还是多看,少做为好。”

  叶无锋点点头:“没错。”

  张家老人轻轻摇晃着杯中茶水,声音轻缓:“对了,天龙最近风头凶猛,连下澳门和香港两大基地,只是也因此得罪不少人,听说海内外不少仇家都想他的脑袋,天龙这个人脑子不错,为人处事也一流,你真希望他走黑道这条路?”

  叶无锋收起了棋盘上的棋子:“他没有太多选择,走黑道这条路,叶家都把他当叶家人,也愿意为他付出和弥补一些东西,如果给予他其余叶家资源,虽然有我压着不会再出现类似叶宗的算计,但难保会有借助外人的小动作发生。”

  “正如天龙所说,这是一条最难,但也是最轻松的路。”

  叶无锋轻叹一声:“我已经少了一个好孙媳,不想再让叶家四分五裂了,由他去吧。”

  张家老人枯瘦的手指在棋盘上游走,有一种别样的美感享受:“还是你看得透。”

  叶无锋淡淡一笑:“而且黑道走到极致,也可能就是凤凰涅磐,江湖之远,往往就是庙堂之高。”

  他的眼里有着一丝憧憬:“走着,走着,说不定就走入了红墙呢。”

  “放心吧,他不会让你失望的。”

  张元勋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笑声中有一种固执和欣赏:“老叶,怪不得你下棋总是把我收拾的体无完肤,我能算到十步棋,而你至少算到十五步,不过我需要告诉你一事,华国的江湖之争,不会是以前死水一潭,它开始沸腾了。”

  他目光平和看着平静的叶无锋:“我收到一个消息,昔日科技少年班的袁玉川,也就是你视察时拍着他肩膀,说国防要从娃娃抓起的袁玉川,在国外游荡了十年,前些日子回到华国了,他正暗中招兵买马,似乎要从黑道分一杯羹。”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在叶无锋眉头微微一皱时,张元勋的身躯忽然一挺,全身流淌一股肃穆气势,前后极大的反差,越发地凸显了这个老人的强悍心理素质:“还有十几年前消失匿迹的一个组织,最近在华国也有了不少痕迹,估计未来也会气势汹汹。”

  “天龙这条江湖之路,将比三帮时要艰辛。”

  叶无锋问出一句:“哪个组织?”

  张家老人手指沾染茶水,在桌子上画了一只乌鸦,简单,有力。

  叶无锋眼神骤然平静了下来,像是深渊一样不可测量:“小赵究竟搞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