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七百二十章 白衣少年
    第七百二十章白衣少年

    黄昏,六点半,叶子轩开着车子驶入叶家顶峰花园。【全文字阅读】.?`

    当他提着几包香港和澳门特产从车里钻出来的时候,正见叶无锋跟张家老人勾肩搭背从里面走出,两人脸上都洋溢着一抹灿烂笑容,显然今天闲聊的很是开心,叶子轩见状笑着走了过去,还大声喊出一句:“爷爷,张老,晚上好。”

    正在谈笑风生即将告别的两位老人,听到喊叫几乎同时齐齐抬头,见到是叶子轩回来都绽放一丝笑容,张元勋更是眼睛一亮,走快几步向叶子轩迎了过来:“天龙,怎么现在才显身?干爷爷都要回家吃饭了,也不知早回来陪陪我?”

    “干爷爷,不好意思,本该早点回来,只是有点事耽误了。”

    叶子轩跟张家老人来了一个重重拥抱,感受着后者对自己的疼惜和关怀,随后扬起一丝笑意回应:“不过现在也不会太晚,干爷爷在这里吃饭,咱们就可以多聚一会,吃完了,我还可以给干爷爷画一幅画,清明上河图是完成不了。”

    “但来一幅黄浦江落日,天龙还是没有问题。”

    听到叶子轩这一番话,张老眼睛无形瞪大,闪烁着一抹炽热光芒,对字画极其疯狂的老人,双手抓着叶子轩的肩膀开口:“小子,这可是你说的?黄浦江落日,不过我先声明,它要有将军舞剑一样的水准,能够让人感觉太阳升起。”

    叶无锋八十大寿上,叶子轩挥笔画了一幅将军舞剑,被张家老人讨了过去,这几个月以来,张元勋有空没空就呆在书房里面,看着画上栩栩如生的将军舞剑,从早上舞到晚上,张元勋百看不厌,爱不释手,把它当成此生最爱的宝贝。.?`

    这也让他极其渴望再得到叶子轩一副墨宝,如今听到叶子轩愿意给自己再来一幅,马上欣喜若狂提出要求,叶子轩看到老人宛如小孩子一样的神情,脸上笑容变得更加旺盛:“干爷爷放心,我一定尽力绘画,我相信不会让你失望。”

    “算了,你还是改天送我吧。”

    张家老人正要寻思留下吃饭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他无奈叹息一声:“今晚几个兔崽子回张家吃饭,我留在这里有点不像话,而且一幅好画绝非催促能够诞生,我更想你精雕细琢出来,最重要一点,不掺和你们爷孙聚会。”

    叶无锋悠悠开口:“你也是他干爷爷,你留下吃饭,也是爷孙一聚。”

    叶子轩也笑着点点头:“是啊,大家都是自己人。”

    张家老人出一阵爽朗笑声,拍拍叶子轩的肩膀开口:“还是下次吧,那些兔崽子难得回来一踏,我还有点事情要叮嘱他们,今晚就不留下吃饭了,不过我已记住你的话,你欠我一幅江中日出图,你可不能耍赖,更不能吊我胃口。”

    “过几天,干爷爷找你吃饭,咱们爷俩单独聚聚。”

    他眼里有着一丝憧憬:“把酒言画。”

    张家老人还打趣着说出一事:“对了,跟你说一件趣事,我前几天去国外出访,在一个画廊碰到一幅很有水准的画,叫白衣少年,画上只有一个遥望东方的白衣少年,画得相当温润,神情也很少飘逸,而且那少年跟你有九分相似。??.??`bsp;o?m”

    “如非相隔千里,我都以为画的是你。”

    “可惜人家不卖,不然我就买回来给你看看,你就知道他跟你何等的相似,精气神,几乎一致。”

    在张家老人调笑的语气中,叶子轩心里却微微一动,画艺高?白衣少年?跟自己九分相似?他下意识想到一个人,那个分别以及的丫头,他低声问道:“干爷爷,你是在哪里看到这幅画的?哪天有机会路过,我也过去欣赏一下。”

    “伦敦国家艺术画廊。”

    张元勋多了一抹好奇:“想去切磋一下?”

    叶子轩悠悠一笑:“没有,只是听爷爷这样提起,心里有几分兴趣而已。”

    老人笑着开口:“也是,你的水准已经达到大师级,比起陈园园也不逊色,如果把将军舞剑拿出去展览,估计会秒杀一干天才绘画家,不过我是不会拿出去露面的,这么好的东西,我一个人欣赏就行,免得拿出去被人损坏或盗取。”

    “好了,我回去了,你们爷孙聊,天龙,改天爷爷找你吃饭。”

    叶子轩谦卑有礼:“好,我等张爷爷的消息。”

    他还把特产分了一半给张家老人。

    张元勋提着东西欣慰一笑,随后挥挥手,领着几个保镖离开叶家花园。

    “这老小子,痴画如命。”

    看着张家老人他们渐渐远去的背影,叶无锋神情温和的摇摇头,似乎对这个老伙计很是无奈,随后上前一步,拍拍叶子轩的肩膀一笑:“天龙,辛苦你了,一事连一事的缠身,走,咱们爷俩去吃饭,我今天让赵妈炖了一锅佛跳墙。”

    叶子轩恭敬点点头:“谢谢爷爷。”

    叶无锋淡淡出声:“傻孩子,自家人,说什么谢啊。”老人的目光散去了昔日威严和傲然,更多是一副疼惜和怜爱,掌心摸着叶子轩脑袋的时候,脸上有着跟张元勋相似的欣慰,寻思叶家子侄都跟叶子轩一样,他可以少操多少心啊。

    两人很快坐到餐桌旁边,四菜一汤,但除了佛跳墙之外,全都是家常饭菜,一条小鲈鱼,一份清蒸排骨,一份葱花蒸蛋,一碟白菜,还有两钵米饭,成本一百块不到,不过两人都没太多在意,拿起筷子就慢慢吃起来,气氛很是融洽。

    闲聊几句后,叶无锋忽然问出一句:“听说你嫂子出了点事?”

    显然,老人一直关注着昔日孙媳的动静。

    “嗯,确实出了点事。”

    叶子轩往嘴里塞入一块蒸蛋,随后很坦然的告知叶无锋:“古聊斋去东北开分店,不小心招惹到地头蛇乔八,乔八不仅打砸了东北分店,还借机要吞并古聊斋,嫂子不肯就范,于是对方就咄咄逼人,抓了分店法人,还来京城捣乱。”

    在叶无锋眼睛微微一冷的时候,叶子轩又补充一句:“他们跟着嫂子去了游泳馆,在泳池着放海蛇咬了嫂子一口,早上还丢玻璃瓶砸店铺门窗,更是派了五个人堵门捣乱,不过爷爷放心,我已经收拾了那些人,嫂子伤口也没事了。”

    “我还派了人保护嫂子。”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我还会为嫂子讨回公道。”

    叶无锋夹起一片白菜,放在米饭上面,随后裹着米饭塞入嘴里,咀嚼咽下之后,他淡淡出声:“你嫂子虽然跟你堂哥离婚了,但在我的心里,她还是一个叶家人,不能让她受到欺负,只是她性子刚烈要强,不喜欢接受叶家的帮助。”

    “我和叶家不便做多余的事,免得引起她反感远离京城。”

    他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声音轻缓而出:“她现在既然肯接受你的援手,你就耗点精力帮帮她,也算是替叶家和叶宗弥补她了,一个女人,独自打拼,不容易,这事你放开干,只要占得住理,你就是捅破天了,爷爷也会替你撑着。”

    叶子轩点点头:“明白。”

    趁着话题打开,叶子轩神情犹豫了一下,看着面前老人低声一句:“爷爷,老山应该跟你提过,宋伯仁自杀之前,单独跟我聊了一个多小时,这个时间里,他跟我说了很多东西,他几乎认了所有的指控,但有一项罪行,他不承认。”

    叶无锋抬起头:“哪一项?”

    “航班一案。”

    叶子轩鼓起勇气:“宋伯仁否认自己泄密,他还说,真正泄密者,是得益最大者。”

    叶无锋微微坐直身子:“你小姑?”

    ps:感谢双鱼座的爱情打赏作品5888逐浪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