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七百二十二章 我是老大,你是老二

第七百二十二章 我是老大,你是老二

    第七百二十二章 我是老大,你是老二

    东北王?

    叶子轩的脑海中瞬间浮现叶天荡外公五个字,勾勒出威慑东北的燕战雄画面,他起身跟着叶无锋向军事偏厅走去,叶无锋虽然不会把来客分成三六九等级,但还是把军方人员跟普通官员分开,老人始终相信,军人讲话用军人的方式。

    通往军事偏厅的钢门很是厚重,偏厅亮起了温暖的黄灯,房顶的斜面处开有天窗,进行换气和提供白日的柔和光线。

    但叶子轩推开钢门猛然进入其中,第一感觉便是:空阔幽深。

    光线的转换,气氛的变化,让叶子轩的视野出现了瞬间的模糊,他以一种对危险感知的本能,猛的立定脚步,倏然抬起双眸,向一个方向瞅去,正好和迎面迸射过来的危险气息相撞,虚无中,似乎响起了铁锤和铁砧交击时的那一种爆响。

    还有点点火星飞溅而起。

    模糊的感觉就如烟雾一样,渐渐消失,看清楚对方的叶子轩,瞳孔猛然放大身子倏然僵直。

    虽然偏厅光线幽暗,让视线不能及远,但十米外,一个有如标枪般挺直的卓绝身形,是那样的刺目显眼,虽然叶子轩看不清他的容貌,却能清楚地感觉到从那人身上流落出来的强大气势,那气势比呼啸的北风、肆虐的雨水更加强猛。

    那是一种永远溅射着杀气、萧冷着寒霜、无可阻挡并毁灭一切的力量,而拥有这样力量者,给人的第一感觉,便是来自地狱中的修罗和鬼魂,头顶渐渐绽放的光亮,使中年男子那挺直如标枪的身影,有着闪电裂破长空的璀灿和锐利。

    更让人恍惚的,是他身后的无边暗影中,是十多双闪着幽幽磷光的眼神,一个个填满嗜血的死亡气息。

    这一瞬间,叶子轩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感觉自己的血液仿佛都为之冻结。

    一颗心,在腔子内“嗵嗵”跳动着。

    声音是那样清晰。

    叶子轩低呼一声:强者!

    “叶老!”

    十米之外,身穿将军服饰的男子以及十多名士兵,对着叶无锋齐齐挺立身子,啪的敬了一个礼!在充满压抑气息的寂静无声中,这些充满杀意的军人温顺如猫一脸惶恐,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敬意,这种恭敬,发自内心,没有半点水分。

    叶无锋大手一挥:“自家人,不用多礼。”他手指一点:“坐!”

    “谢叶老!”

    十多人齐声回应,在叶无锋坐上主位之后,他们跟着将军服饰的男子也坐了下来,他们显然已不是第一次来叶家,所以恭敬之余还有一丝随性,叶子轩坐到叶无锋的身后,不让自己凸显出来,同时用好奇目光打量着那个卓绝的身形。

    一米八的个子,五十多岁,身躯庞大的不像话,比起墨七熊和炮哥也毫不逊色,脸上天然带着一股桀傲,还有一份纵横天地刀光般的睥睨豪情,不用爷爷介绍,他也能判断这位将军,就是东北王燕战雄了,还真是战神一样的人物啊。

    “战雄,什么时候来的京城?”

    每个人面前端上一杯茶后,叶无锋笑着望向燕战雄:“最近东北训练任务不重?”

    身躯魁梧的燕战雄绽放一丝笑意,望着叶无锋恭敬回道:“一个小时前抵达京城,明日参加一个军防交流会,是一号组织的,如何在裁军一百万基础上,依然保持华军现有的战斗力,我怕交流会后应酬太多,挤不出时间来见叶老。”

    “所以趁着今晚还有时间,就带大家给叶老问个好。”

    叶无锋想了起来:“哦,对,是有这样一个座谈会,只是我以为纯粹走过场,交几份理论报告就行,没想到让你从东北过来,还真是折腾,裁军百万还保持战斗力,这有什么好讨论的,精兵良将,钱多,枪多,武器精良就是王道。”

    说到这里,叶无锋又望着十多人补充一句:“春季训练正是紧张时候,你不在东北坐镇,旗下将士又野性十足,一不小心就摸了老毛子脑袋,很容易搞出冲突,下次我给小赵建议一下,这种会议,没必要让你过来,电话视频就行。”

    燕战雄朗声回道:“谢谢叶老。”

    “不谈这些琐事了,你也不要太拘谨。”

    在叶子轩安静看着两人交谈时,叶无锋又笑着摆摆手:“你我是战友,是亲家,总是小心翼翼没意思,来了京城,就看看小冰和天荡,他们可是很想念你呢,天荡不止一次念叨着去东北锻炼,如非他妈舍不得,怕是早在你身边了。”

    燕战雄低声回应:“叶老放心,我会抽时间探望他们的。”

    “哎呀,只顾着跟你们闲聊,都忘记跟你们介绍一下了。”

    叶无锋伸手一拍叶子轩:“这是我孙子,叶天龙,天龙,那是燕司令,也是天荡的外公,你叫一声伯伯。”

    叶子轩站了起来,彬彬有礼喊道:“燕伯伯好!”

    “叶天龙?”

    听到叶无锋的介绍,燕战雄的目光忽然跳跃了一下,随后离开座位上前几步,伸出右手一笑:“战雄一直听闻叶家天龙是人中之龙,战三帮,建叶宫,身披黄金甲,横扫江徐周,这几月更是一统澳门香港,杀掉巫师成就不朽功绩。”

    “战雄很早就想认识了,没想到今天才有机会。”

    燕战雄伸出的手稳如泰山,在灯光中像一把刀,在叶无锋眼里闪烁一抹玩味时,叶子轩笑着走了上去,落落大方握着燕战雄的掌心:“燕司令十八从军,征战沙场三十年,保境安民,不失一寸土地,不失一尺长空,天龙由衷佩服。”

    “今日能够相见,是天龙的荣幸。”

    燕战雄闻言一怔,似乎没想到叶子轩对自己有所了解,随后哈哈大笑:“将门虎子,不愧是叶家子侄。”

    笑声中,燕战雄气势一变,一股血战黄沙的威压,伴随着掌心蛮力倾泻吐出。

    叶子轩眼皮微微一跳,顿感一股强大力量挤压自己的手掌,燕战雄眸中流露出来的冷酷血腥,也排山倒海压了过来,让他感觉自己浑身束紧,连呼吸都需要倍加用力才行,让叶子轩暗呼不愧是东北王,这份威压远非一般枭雄能相比。

    不过叶子轩很快稳住了心神,易筋经和洗髓经身周一转,掌心温润缓冲着燕战雄的较劲,让后者力量像是阳光下的皑皑白雪,一点一点的融化:“爷爷和叔伯一辈担得上将门虎子,天龙就是一个不成器后生,希望燕司令以后多多提携。”

    “天龙很愿意聆听燕伯伯的教诲。”

    “我对了,不奢赞赏,我错了,请求批评。”

    看到叶子轩如此风轻云淡,不仅是燕氏将士脸色微微一变,燕战雄的眼皮也跳跃了两分,他虽然看在叶无锋份上,没有用上十分力道给叶子轩下马威,但也拿出七成劲力给外甥讨点彩头,可让他凝重的是,掌心涌出的蛮横力量石沉大海。

    叶子轩没有如他想象中惨叫,甚至连苦楚都没有,只有一如既往的风轻云淡。

    燕战雄既感到震惊,又无比欣赏,以燕战雄的冷漠心性,这份欣赏,足够彰显叶子轩的强大。

    不过,他没有就此罢休,又是暗运劲力,将手腕一抖,以燕战雄的身手,他手中力道,可以说已到了互臻境界,要是其他人,给他这么一抖,恐怕早已震飞了开去,可是叶子轩的手臂,不但纹风不动,燕战雄的手臂反而感到了一丝麻痛。

    但很快,这一份麻痛又消失无影,燕战雄感慨一声,叶子轩的身手,真正达到了令人不可思议的地步。

    至少,叶天荡是比不上他了。

    “哈哈哈——”

    在充满压抑气息的寂静无声中,刚才像是狮虎一样豪霸的燕战雄,松开了紧握叶子轩的掌心,放声大笑起来:

    “叶老,你有一个好孙子,好孙子,战雄,服了,服了。”

    这一次的笑容,很阳光,很畅快,完全没有刚才的深沉。

    在叶子轩笑着收回右手的时候,叶无锋适时抛出一句:“以后天龙到了东北,燕雄,还要你提携一把。”

    “叶老过奖,叶家的事,天龙的事,也就是燕家的事。”

    燕战雄大笑一声,随后掏出一个巴掌大的牌子,燕氏信物,放到叶子轩的手里:“第一次见面,这是战雄见面礼。”

    “哪天去了东北,我是老大,你是老二。”

    “没有人可以欺负到你头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