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七百二十三章 好兄弟

天才布衣 第七百二十三章 好兄弟

  第七百二十三章好兄弟

  京城,清晨,凉风习习。?.?`

  一列车队早早驶出叶改革的花园,车子清一色的墨绿色吉普,不张扬,却充满着危险气息,先不说车里全是荷枪实弹的士兵,就是黑零零零一的车牌,就足够让路人敬而远之,很多人都知道,能够使用这个车牌的人,唯有东北王了。

  车队,正是燕战雄的卫队,十二辆车子碾碎着清冷,碾压着道路,缓缓向京城茶楼驶去,在中间的一辆吉普车里,燕战雄穿着一袭便服,神情少了军服时的两分凌厉,但眉间依然是不怒而威,他的手里还把玩着两颗光滑无比的子弹。

  在他的旁边,坐着刚刚从大理寺领出来的叶天荡,后者脸上没有太多放出来的惊喜。

  相反,还有一股子凝重。

  叶天荡落下一截车窗,沐浴着窗外涌入进来的晨风,脸上带着一丝郁闷:“外公,你不仅把燕氏信物送给叶天龙,为他将来取得东北立足资本,还要带我跟他喝茶化解恩怨,这会不会太憋屈,这么多年,我何曾做过这种低头的事?”

  他扭头看着这个比父亲大不了太多岁的外公,言语带着一股犀利和委屈:“而且这对你名声可有一定毁损,被人知道你给我和叶天龙摆和头酒,会让人觉得,你这个东北王怕了他,外公,你为何要做和事佬?是不是爷爷给你压力?”

  他还低吼一句:“他害我在大理寺面壁半年,我恨不得掐死那孽障。”

  “孩子,不是你爷爷给我压力。”

  见到外孙一扫过去气宇昂轩的态势,话语还流露出一丝埋怨,燕战雄脸上绽放一丝笑意,伸出宽厚有力的手,轻轻抚摸叶天荡的脑袋道:“而是外公想要化解你们恩怨,相比你跟叶天龙以后斗个你死我活,我更希望你们并肩作战。”

  他淡淡出声:“我前晚拜访了你爷爷,还跟叶天龙打了照面,更是跟他握手较劲了,不怕你笑话,外公压上八成半的功力,结果都没有把它震出去,可见他的身手到何等变态地步,叶天龙武学天赋过人,你这辈子都怕难于追上他。”

  叶天荡沉默了一声,随后轻声接过话题:“我知道自己身手不如他,跟枯花师太一战,我就清楚自己差叶天龙一截,可这年头,身手只是个人成功一部分,背景、心机、人脉一样重要,只要我在这些方面胜出,我依然可跟他相比。??.? `”

  “你看看爷爷,连我都打不赢,照样左右三军。”

  听到外孙这一番话,燕战雄的脸上划过一丝无奈:“天荡,你说的没错,背景、心机、人脉也是一个人成功的要因,我也相信你将来会取得成就,可叶天龙同样很出色,而且他现在已经有庞大阵营,叶宫、何氏、和记都是他筹码。”

  燕战雄轻声劝解着外孙思想:“这里固然有机遇,但更多是实力,给你相同的版图和时间,你能照着叶天龙的路子来一回吗?你能打拼出他现在的成就吗?只怕很难,这就可以看出你们存在着差距,你干吗选择这样的强者做对手?”

  叶天荡身躯微微一震,眼里多了一抹沉思:是啊,相同的机遇,自己能打拼出叶天龙的成就吗?

  在叶天荡生出一丝惆怅时,燕战雄神情多了一丝肃穆:“外公不怕打击你,光明正大的较量,你绝玩不过叶天龙,就是阴谋诡计也差远,而且叶老很反感叶家子侄的背后捅刀子,下药一事已是宽容,再来一出,你怕要被赶出家门。”

  “孩子,听我的,握手言和,这比死磕要划算,而且他走的路子,跟你和叶宗完全不同。”

  燕战雄一握叶天荡的手:“如果叶天龙没有认祖归宗,咱们提前知道他的存在,外公一定会不择手段除掉他,减少对你的压力,也让你多分点叶家资源,可现在大局已定,再做一些事,就是画蛇添足了,孩子,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叶天荡点点头:“明白。”

  燕战雄轻轻一笑:“你也不要觉得和解很委屈,相信我,并肩作战会给你带来丰厚的收获,我之所以给他燕氏信物,就是想要他感觉欠咱们一份人情,想想,他份量十足,又受叶老宠爱,他为你说几句话,分分钟秒杀自大的叶宗。”

  叶天荡闻言,眼睛亮起,随即点点头:“明白。”

  “明白就好,外公不会害你的。?? ?.?`”

  见到叶天荡想开了不少,燕战雄眼里划过一抹欣慰,随后把玩着手中两颗子弹道:“再过一些日子,我会想法子说服你母亲,让你来东北淬炼一番,只要不想着报复叶天龙,安心在东北大营淬炼,你迟早会战斗出属于自己的辉煌。”

  “外公的位置,迟早也是你的。”

  “当你的心胸开阔了,又成了新的东北王,再回头看叶天龙,看当初的恩怨、、、”

  燕战雄的话意味深长:“会现,都不是事。”

  叶天荡闻言一喜,郑重地点点头:“谢谢外公,我一定努力,不让你失望,不过媲美外公,天荡是不敢想的。”

  燕战雄出一阵爽朗的笑声,随后轻声接过话题:“你比起外公当年幸福多了,外公当年家境还算可以,只是骨子里流淌着好战的天性,初中没读完就念叨着当兵,可你太姥姥不让啊,说家里供得起我读书,干吗要去当兵冒险啊。”

  “再说了,当兵回来,还不是一样耕田?”

  在叶天荡听着老人讲述当年故事时,燕战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你太姥姥说的有道理,可我就想去军队淬炼,我从小就觉得自己是当将军的料,别笑外公,有些人天生就是干这碗饭的,你看秦世皇,看他第一眼,就是铁血将军。”

  “为了求得你太姥姥的同意,我是软磨硬泡,还用绝食来威胁,可你太姥姥更绝啊,我绝食,她就直接上吊。”

  在叶天荡微微长大嘴巴时,燕战雄眼里闪烁一抹温和光芒:“搞得燕家可谓鸡犬不宁,最后各退一步,你太姥姥说,我可以去当兵,但当兵之前,必须给燕家生个孩子,无论男女都无所谓,就是要留一个后代,不然绝不准去当兵。”

  “无奈之下,我只能跟你外婆成婚,当年她十八,我才十五不到。”

  叶天荡讶然出声:“这是老蒋的路子啊!”

  燕战雄的笑容很是温暖:“我跟你外婆结婚后,第二年,她就生下你母亲,我很高兴,满月过后,准备收拾东西去当兵,你太姥姥现妻女没拴住我,就喊着这样丢下人不负责任,搞不好会饿死一家人,让我赚点钱给家里做积蓄。”

  “我无奈之下,只能拼命打工赚钱,一年赚来足够三年花的钱财。”

  他轻轻一笑:“现在回想,那都是你太姥姥的算计,想用时间磨掉外公的锐气和冲动,可她没想到,我实在太想去部队了,十八岁那年,我安排好了家里一切,你太姥姥无话可说,也看得出我一定要当兵,于是就允许我去混几年。”

  “谁知道,这一混就是几十年。”

  叶天荡笑着点点头,随后想起一事:“外公,听父亲说,你跟他以前是烧个贴的兄弟,你们怎么认识的?”

  燕战雄难得跟后辈讲起这些事:“当然是当兵时认识的,刚当兵那几年,战斗队伍从不缺人,炊事班却一直是人员不足,加上外公干活太出色,所以被丢到炊事班,还一干就是三年,连枪都没有摸过,每天握着锅铲暗呼时运不济。”

  “后来华国跟阿三开战,外公跟着去部队去前线。”

  燕战雄拍拍叶天荡手背:“你父亲那年也去了,叶老意思是想要他好好淬炼一番,赢取一些功绩为叶家和国家争光,可战区司令不是这个想法啊,叶老的儿子,怎能做大头兵呢?怎能去前线呢?万一有三长两短,那可对不起叶老。”

  叶天荡微微讶然:“父亲当过兵啊,怎么一直没听他提过?”

  “他是不好意思,他是好强的人,也是有能力的人,但当兵时无所作为,还遭遇一次危险,让他觉得很耻辱。”

  燕战雄脸上绽放一丝笑意:“战区司令不敢让你父亲去前方冒险,所以把他留在后勤做点轻松活,有一天下午,前线开炮开的厉害,后方却是无事可做,你那睡了午觉起来的父亲,突然肚子饿了,就跑来炊事班想要弄个番茄炒蛋。”

  叶天荡微微皱眉,怎么感觉这情景有些熟悉。

  “我当时恰好有空,于是亲自掌勺为他炒菜。”

  燕战雄把当时的场景说了出来:“就在这时,一伙阿三武装不知怎么摸到后方来,十三个人,十三条枪,还有几个手雷,对着炊事班和伤员就是一顿乱枪,当场打死二十多名战士,你父亲所幸被我扑倒的快,不然也被子弹打中了。”

  叶天荡眼睛瞪大:“然后呢?”

  燕战雄呼出一口长气:“然后就是我跟你父亲怒火一冲,捡起一把菜刀和一把短枪就开始反击,最终把敌人全部消灭了,我跟你父亲也就是从那时起建立革命感情,还找了一个空地烧黄纸拜兄弟,过了几天,你父亲被司令送回去。”

  “临走时,他大力推荐了我,还动用叶家关系帮我,让我最终进入战斗队伍。”

  “接着外公就大放光彩,拿命拼来军中的地位,叶老的赏识。”

  叶天荡又问出一句:“那父亲是怎么跟母亲认识的呢?”

  燕战雄悠悠一笑:“阿三战事结束,外公被派去东北镇守,一步一步的打拼,最终成为军区大司令,你父亲那时也来祝贺了,在燕家的时候,他喜欢上你刚刚成年的母亲,你母亲也对他暗生情愫,于是拜把子兄弟最终成了我女婿。”

  “孙大炮跟宋庆龄的场景上演。”

  他还想起叶无锋耐人寻味的笑容和称呼,知道老人不希望他卷入叶家纷争。

  脑海中转动过念头后,燕战雄又哈哈大笑起来:“好了,不谈这些事了,刚才说那些,只是想要你轻松一点,也想让你知道,有一个好兄弟,是一个极其重要的事,没有你父亲这个好兄弟,我就成不了东北王,没有我这个好兄弟、”

  “你父亲在叶家也会少两分份量。”

  燕战雄拍拍外孙肩膀:“希望你跟叶天龙,也能成为好兄弟,肝胆相照。”

  在叶天荡下意识点点头时,车队正缓缓驶过天岸门城楼,燕战雄忽然从吉普车上天窗站起。

  他对着伟人的画像,啪一声,行了一个军礼。

  他的动作,标准、有力。

  他的身姿,挺立如广场上的英雄纪念碑,直刺苍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