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七百二十四章 狮山组织

天才布衣 第七百二十四章 狮山组织

  第七百二十四章狮山组织

  京城茶楼,香气四溢。.??`

  踏入茶楼的叶子轩深深呼吸了一口香气,随后就向视野中的燕战雄和叶天荡,他原本不清楚,燕战雄怎会百忙之中请自己喝早茶,这算是赠送燕氏信物后的第二个示好,现在看到叶天荡的身影,叶子轩顿时明白,燕战雄要化解恩怨。

  尽管跟现象中的下绊子截然相反,燕战雄对外孙的遭遇不怒反和,让叶子轩生出一丝错愣,但叶子轩也不会拒绝燕战雄好意,何况他也希望叶家可以和睦,于是扬起灿烂笑容走上去,几个戴着手套推着车子的服务员,先后给他让路。

  叶子轩向他们表示感谢后,穿过几名燕氏士兵的防卫,彬彬有礼向两人喊道:

  “燕司令,二哥,早上好。”

  “天龙!”

  还没等燕战雄抬头回应叶子轩,叶天荡先哈哈大笑起来,起身跟叶子轩来了一个拥抱,脸上没有来时的不快和郁闷,让燕战雄欣慰点头外孙的长大,随后就听到叶天荡出声:“好久不见,你小子越来越帅气了,长得比清水还好看。”

  叶天荡的言语带着一丝赞誉,但这个感慨并非出于讨好叶子轩,而是自内心的惊讶,他跟叶子轩也就几个月没见,再度相遇,他现叶子轩的精气神又精进不少,样貌也变得更加飘逸,他很是不解,这小子怎么越长越温润帅气呢?

  “二哥,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

  叶子轩拍拍叶天荡的背部,试图感受难得的兄弟情,随后悠悠一笑回应:“清水姐姐虽然长得国色天香,可你拿我跟她相比,岂不是说我越来越娘娘腔了?”他还顺势瞄了燕战雄一眼,后者脸上没什么深沉玩味,只是一丝淡淡欣慰。

  很明显,燕战雄是真心实意两人和解。

  叶天荡笑声又响亮起来,半个茶楼都听得见了:“老弟,我没这个意思,我是真心羡慕你帅气,你看看堂哥,不仅双手老茧横生,长的跟农工一样,脸庞也是皮粗肉糙,这样下去,估计连老婆都娶不了,改天你要传点保养术给我。”

  在叶子轩苦笑一声时,叶天荡又笑着补充一句:“好了,哥哥跟你开玩笑呢,别有什么压力了,我这皮肤是天生的,以前吃过不少药做过不少保养,最后都没半点意义,不谈这个了,来,坐,今天喜欢吃什么,点什么,哥哥请客。?.?`”

  “是啊,天龙,一家人,不用拘谨。”

  燕战雄也悠悠一笑:“来,看看这些点心合不合胃口。”

  在他挥手让人运来十几款点心给叶子轩挑选时,叶子轩看着两人轻笑回应:“谢谢燕司令,谢谢二哥。”随后,他也没有扭扭捏捏,伸手要了几款包子和糕点:“燕司令,你前天赠我信物,今天请我吃饭,何等何能受你这样眷顾?”

  燕战雄让叶天荡也挑轩些点心后,望着叶子轩温和一笑:“你是叶老的孙子,天荡的弟弟,也就是燕某的家人,简单点说,一家人,赠个信物,请个饭,算得了什么?最重要的一点,我今天还有一个请求,希望天龙能给我点面子。”

  叶子轩微微坐直身子:“燕司令明示,只要天龙能够做到,又不违反原则,天龙一定答应。”

  燕战雄一拍叶天荡的肩膀,声音带着一股子威严:“就是你跟天荡的事!上次他跟叶宗下药陷害你跟汤兮兮,行为简直跟禽兽没有两样,如果我当时在场,估计会直接打断他一条腿甚至剁掉双手,哪会像叶老那样温和只让他面壁。”

  叶天荡微微低头,神情很是尴尬。

  “只是事情已经过去,当事人也没太大损失。”

  燕战雄微微坐直身躯,言语带着一股真挚:“而且天荡在大理寺认识到错误,他向我作出保证,以后再也不干这种龌蹉无耻的行径,堂堂正正做人,如果有所违反,自废双腿做个废人,我感受得出他的诚意,也愿意给他一次机会。”

  他目光平和看着依然悬挂灿烂笑容的叶子轩:“所以我今天想要做个和事佬,设下这一顿,希望你跟天荡握手言和,往日恩怨全部抹掉,以后兄弟两人相互提携,守望互助,打拼出各自的辉煌,天龙,你愿不愿意给天荡一个机会?”

  叶天荡端起了茶杯,挺起魁梧的身躯,咬着嘴唇喊道:“天龙,上次的事我混蛋,不该为了一点私利,勾结宗哥对你跟嫂子做龌蹉事,希望你能原谅二哥,给二哥一个弥补你和嫂子的机会。?.??`c?om”说到这里,他还反手要甩自己一个耳光。

  “二哥!”

  叶子轩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腕:“过去的事,我都不太记得了,二哥更没必要放心上。”

  随后,他端起茶杯跟叶天荡一碰,当一声脆响,接着一口喝完热茶。

  燕战雄适时提醒一句:“天荡,还不谢谢天龙的原谅?”

  叶天荡微微一怔,但很快反应了过来,扬起一丝笑容:“谢谢天龙。”他也一口喝完杯中茶水。

  “好好好,一笑泯恩仇。”

  燕战雄给两人倒上茶水,笑容也格外灿烂:“以后两兄弟就相互守望,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叶老也会欣慰的。”

  在三人谈笑风生气氛融洽喝着茶闲聊时,两辆手推车从左右两边缓缓靠近,上面堆满着香气四溢的食物,戴着口罩的服务员一边叠加着点心,一边向客人热情推销着东西,很快,他们就贴近叶子轩三人一桌,指指点心就要通过卫兵。

  叶子轩眼皮跳跃了一下,一抹不安扫过两人,很快,目光锁定他们没有戴一次性手套的双手上。

  这茶楼向来讲究,服务员不仅要求戴着口罩避免唾沫横飞,双手还带着几副一次性手套,避免拿食物时,指甲触碰。

  而这两人,却没有戴手套。

  “哼!”

  在叶子轩眼睛微微一眯的时候,燕战雄也已经抬起了头,也不见他是如何做势,手中的茶杯已无声的化为了碎片。

  接着,燕战雄冷冷扫视了靠近的两人一眼:“要杀我?”

  这一瞬间的东北王,一扫刚才的温润,有如神魔凛冽。

  随着这三个字冷冷冒出,随着他那如电芒掠空的目光,以及如重锤击打心灵的怒哼,几名士兵和食客都如遭到飓风吹袭一般,身子下意识的向后微微一仰,下一秒,被注视的一男一女服务员,脸色一变,像是灵猫般撞翻副官和士兵。

  虽然不知道哪里出了纰漏,但他们能够嗅到危险,知道再不出手,就永远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身手不凡,还带着一股死志,远处,还有几人脸色不善靠近。

  叶子轩忽然飞出,脚尖连点,把两部手推车点飞出去。

  两记声响,车子斜翻在地,食物撒地,两个扑嗤冒气的小燃气瓶清晰可见,一根插入瓶内的导火线清晰可见。

  叶天荡冷汗渗出,如让推车撞过来,再引爆,只怕今天不死也脱层皮。

  “嗖!”

  两名杀手见到事败,对叶子轩踹出两张凳子后,就怒吼一声,手里闪出一刀,冲向了燕战雄。

  “砰!砰!!砰!!!”

  叶天荡脸色一沉,最先作出反应,伸手一扫桌上点心,三兜碟子射向两名冲来的服务员。

  见到三个碟子爆射而来,两人右手连挥,随着三记脆响,碟子瞬间落地。

  手法专业,神态自若,可见是杀过不少人的主!

  叶子轩眼里流露出一抹讶然,万万没有想到有人在这里搞刺杀,目标还是赫赫有名的东北王。

  “兹!”

  在叶子轩寻思是否要出手的时候,燕战雄已经制止士兵开枪,主动难。

  “砰!”

  他一掌轰在桌子上,八仙桌顿如炮弹一样轰出,最前面的口罩女子躲闪不及,直接被桌子砸中,像是断线风筝跌飞。

  她摔出七八米,口鼻冒血,匕落地。

  “轰!”

  下一秒,燕战雄横在口罩男子面前,如山岳一样居高临下。

  气势惊人!

  口罩男子嘴角一牵,没想到燕战雄如此厉害,怒吼一声,匕裹着他的身躯很快杀向燕战雄。

  燕战雄嘴露讥嘲,反手拔出一把军刀,他的动作极慢,拔的仿佛不是刀,而是一千斤重物。

  刀一寸寸的滑出刀鞘,森杀之气大增。

  “嗖!”

  只见寒光一闪,连刀的形态都还没看清,刀已经劈至口罩男子的面门,只怕闪电的度也不能形容其快。

  口罩男子心头一震,循着本能抬手一刀,用尽自己全部力量。

  “扑!”

  一声闷响,口罩男子刀断人亡,身躯直接被斩成两截,鲜血迸射,触目惊心。

  “嗖!”

  燕战雄又踏前两步,对着爬起的口罩女子,毫不留情挥出一刀。

  人头落地。

  叶子轩跟叶天荡都微微张开嘴巴,燕战雄老当益壮啊。

  与此同时,几名脸色不善的食客,也在闪出武器后,被士兵毫不留情围杀。

  “查出底细,虽远必诛。”

  连杀两人的燕战雄一丢军刀,神情冷漠向几名亲卫出指令。

  数十年没有遭遇过的事,今天在天子脚下生,燕战雄难免动怒。

  几人动作利索上前检验这批杀手,很快,在他们身上现痕迹,比对一番,一名亲卫走到燕战雄面前,低声一句:

  “燕司令,狮山杀手。”

  叶子轩心里微动,沈万千说过,宋伯仁跟狮山组织有来往,莫非这是宋家派来刺杀的?

  可风口浪尖的宋家,这时候作死干什么?

  ps:感谢圣战天帝打赏1888逐浪币,老光打赏1oo逐浪币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