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七百二十八章 遇上麻烦了
    第七百二十八章遇上麻烦了

    京城,龙脉会所。【最新章节阅读】?.??`

    这是一处号称投资五个亿的温泉会所,装修的金碧辉煌,美轮美奂,停车场常日停满着各种豪车,各种跑车,气势迫人,门口更是有不少黑装保安,拿着对讲机和铁棍巡逻,安保很是严密,毕竟这里明星云集,进出都是有头有脸的娱乐圈人士。

    今天,龙脉会所比往日多了不少黑装男子,一个个戴着墨镜神情狠戾,巡视而过的警察对于异常情况视而不见,也可以说习以为常,熟悉的人都知道,占据华国四成娱乐渠道的奇经影视,周家大少,又一如既往来这里泡明星,泡温泉了。

    只有他来这里,才会这样阵容强大。

    这年头,渠道往往就是王道,东西再好,也需要途径销售出去,才能转换成红彤彤的钞票,奇经影视旗下不仅有大批经纪公司,签约艺人,各种游戏,每座城市还有自己的院线,网上也有知名的传播媒体,在华国,奇经影视可谓一大圈钱利器。

    奇经影视大股东周云桂也因此赚的盆满钵满,家财比不上赫赫有名的三马一龙,但在大6,前二十名富豪一定有周家位置,这也让龙脉会所成为不少明星的聚集之地,除了有足够的私密性之外,还有就是都希望哪天撞到周家人,咖位爆升。

    有人曾把周家比喻成香港的向家,以此来彰显周家的地位,只是知情人清楚,周家比向家有钱多了。

    此刻,牛奶飘香的温泉池子中,两个只穿游泳短裤的男人,躺在白色长椅聊天,一个三十多岁,有些福,小肚腩隆起,一个二十六七,应该常泡健身房,体型壮实,八块腹肌清晰可见,后面,两位比基尼的小女星小心翼翼为两人按摩。

    再往后,一排西装墨镜猛男笔直站立,威风凛凛,乍一看,跟军人气势没两样。

    “周少,我很生气,不,是权少很生气。”

    三十多岁略微秃顶福的男人端着一杯红酒,摸摸头上的纱布和脸部擦伤,瞧向旁边比他年轻几岁的青年开口:“我过来是给你奇经影视送钱的,让你们全权代理《白虎后裔》的一切版权,影视、书籍、游戏、商品,全部打包给你们。???`”

    他声音带着一股低沉:“白虎的后裔在华国火爆得一塌糊涂,粉丝截止昨天过一个亿,这些人转化成顾客,会给你们带来多大利润,周少心中应该有数,主角染过血的一条纱布,都可以拍出十万天价,那套军服,更是有女粉丝出两百万。”

    “你们全权代理后裔,不赚成猪头,只怕天理难容。”

    此人正是被叶子轩撞伤的宋大介,他眼里闪烁着一抹浓郁恨意:“可就是这么有诚意的跟你们合作,给你们送钱,结果车队在城楼巡视宣传的时候,被一个愤青撞得七零八落,不仅毁掉我们精心策划的宣传,还差点把我撞的去见了上帝。”

    “看到我头上的伤和脸上的痕迹没有,就是那王八蛋撞翻我时留下的。”

    宋大介话锋一转:“那小子固然可恨,但你们也有责任,保护不力,权少对此更是震怒,他现在对你们能力有很大的怀疑,你们连我安全都保护不好,如何全权代理我们的版权,保护我们的利益?他说,你们必须对此事作出交待和解释。”

    “不然就停止双方的合作,换另一家跟我们合作,你要知道,番薯影视可是很想这个代理权。”

    胸有腹肌的青年脸上没有慌乱,保持着风轻云淡的气势:“宋先生,别生气,早上的事故,我周晨先表示遗憾,也向你说一句对不起,我们确实是安排不足,保护不力,让精心筹备的宣传毁于一旦,还让宋先生受了伤,对此真的非常抱歉。”

    “但我想要说的是,这真的只是一个意外。”

    青年淡淡开口:“咱们是合作多年的老朋友了,我在好莱坞打拼的时候,也承蒙宋先生几次照顾,虽然最终没有在好莱坞立足,灰溜溜跑回来华国展,但在我心里,一直把你当成知己,朋友,也希望宋先生给我们一个弥补机会。”

    他低头抿入一口红酒,笑容带着几分深邃:“再说,跟熟人合作远比外人要来得顺心和安心,奇经影视不止一次跟宋先生合作,哪一次少了宋先生的份?你们跟番薯洽谈,他们绝对没有我们大方,宋先生何必为了一口气,损人不利己呢?”

    宋大介冷哼一声:“可权少对你们真的很失望。??.??`?”

    权少两字,他特意加重语气。

    “我知道,但希望宋先生美言几句,让权少给一个机会,这是五百万的支票,算是周晨一点心意。”

    他打出一个响指,一个女郎拿来一个托盘,上面摆着一张早写好的支票,还有一张贵宾房卡,他声线平缓补充:“这是龙脉会所八零八的房卡,我知道宋先生对范小姐很感兴趣,所以就亲自跟她沟通了一番,她愿意今晚跟你共进晚餐。”

    “我想宋先生,一定会有美好的一晚,什么伤痛都会在温柔中消散。”

    听到周晨这一句话,宋大介眼睛顿时变得亮,随后,又见前者言语真挚补充:“另外,今日的宣传方案,我会重新策划,最多一个礼拜,保证让它声势更加浩大,吸引更多粉丝参与,同时,我会动用关系揪出那肇事小子,狠揍一顿。”

    宋大介扫过支票一眼,虽然不差这点钱,但也是一笔不小数目,加上房卡的深意安排,周家的诚意已经足够,当下挥手让助理把它收下,随后望着周晨淡淡一笑:“好,我就给周少面子,竭尽全力说服权少,代理权还是你们的。”

    “只是也希望周少言出必行,让范小姐今晚共进晚餐,最重要的是,找出那小子废他一腿。”

    周晨出一阵爽朗笑声:“宋先生放心,我手下抄了他车牌,又有朋友在警局,很快就能找他出来,你放心,打断他一条腿之前,我一定先拍一段跪地求饶的视频,或者现场直播给你出口恶气,咱们是朋友,请相信你的好朋友。”

    “很好,来,干杯。”

    宋大介脸上的疼痛少了两分,碰杯后饮尽高脚杯中的极品红酒:“祝我们合作愉快!”

    周晨笑着回应:“合作愉快。”

    一个小时后,宋大介在助理和保镖簇拥下走出龙脉会所,弯腰钻入周晨为他准备的奔驰轿车,冷风吹起他的头,他阴郁而满足的脸显露无遗,在宋大介车队渐渐消失后,周晨靠在会所二楼一个阳台,漫不经心的喝着杯中红酒:

    “妈的!等老子哪天搭上权相国的线,一脚把这宋大介踹出去。”

    一张支票,一个女星,再加杂七杂八的招待,周晨耗在宋大介身上就过千万成本。

    就在周晨一口喝完杯中红酒时,跟叶子轩曾经有过接触的魁梧汉子,火急火燎走入了进来:“找到他了。”

    周晨淡淡出声:“王泰,带多点兄弟,再叫上刘警官他们,还有高小姐几个证人。”

    “跟我一起去收拾那小子,同时让公关部和宣传部准备,随时把这事件炒起来。”

    他的眼里闪烁商人的阴狠:“失去的,我要十倍讨回来,我要让新闻连上三天头条。”

    魁梧汉子点点头:“明白。”

    此时,叶子轩正在京城医院一处化验室,从卫家吃完午饭闲聊到两点钟时,叶子轩就起身告别,免得扰乱卫战国和小姑的午休,不过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家,叶宫子弟传来消息,拿去化验的药渣已分析七七八八,但有些东西卡住了。

    也不知是医生水准有限,还是药渣中成分过于神秘,医院并没有想象中顺利给出结果,叶子轩就是偏转方向,直接跑到医院来做事,他想要借助医院的仪器,自己来分析药渣中的东西,看看跟自己配制出来的药物,究竟相差了什么。

    这一化验,就是三个小时,五点半的时候,叶子轩才拿出自己分析出来的报告,看着上面的药物成分,叶子轩止不住感慨一声,有人在自己配制的药物上面,又加了十几种微量药粉,让药物挥出最大效果,也让卫战国痊愈的惊人。

    也就是说,卫家有一个不输自己医术的高人。

    “有这样的医学圣手,干吗还要花医生和我援手呢?”

    叶子轩眼里闪烁一抹迷茫,有点想不通卫战国的做法,是想试探自己医术高不高,还是想要自己见证他的昏迷,便于他这段时间做其余的事情呢?他有点倾向于后者,可卫战国中毒以及伤口没有水分啊,这苦肉计未免玩得太狠了。

    只是无论如何都好,叶子轩对卫战国又多一点认识,这家伙确实不简单,身边还有医学圣手,哪个人会是谁呢?

    “叮!”

    就在念头转动中,叶子轩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一边举步向外面走去,一边戴上蓝牙耳机接听,很快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还带着一股子笑声:“叶少,下午好,好久不见,听说你前些日子回京了,不知道今晚有没空?一起吃个饭?”

    宋禁城。

    叶子轩听到是宋禁城的声音,止不住生出一抹愣然,本以为宋伯仁和香港一案,让他跟宋禁城本来就脆弱的交情,彻底分崩离析,可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主动打电话过来请自己吃饭,这个举动让叶子轩多少有些意外,苦笑一声回应:

    “宋少,下午好,今晚、、、”

    还没等叶子轩把话说完,走到医院大厅入口的他,视野中呼啸着驶来十多部吉普车,跟自己撞翻的四辆装叉吉普车是同一个款式,全部横在大厅门前的阶梯,车门打开,钻出三十多名膀大腰圆的汉子,全都穿着南韩军服戴着贝雷帽。

    一个个还戴着墨镜,正是白虎后裔的韩军装扮,走在前端是一个几近一米八的青年,身躯挺拔,脸上傲气十足。

    他的两边,一男一女,叶子轩全部认识,一个是打过交道的魁梧汉子,一个是砸相机的靓丽女子。

    想不到这么快找上门来,还堵的如此精准,看来这奇经影视有点能耐啊。

    自己还没收拾他们,这些人反而送上门来,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戏谑,随后对着宋禁城一笑:

    “宋少,晚饭怕是吃不成了,我在京城医院遇到麻烦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