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七百三十二章 滚出京城

天才布衣 第七百三十二章 滚出京城

  翌日,紫荆城会所的高尔夫球区,晨风正好。

  江静初几乎把一个会所的功能发挥到极致,所以高尔夫球场也美轮美奂,由一座十八洞国际锦标级球场和一座九洞灯光球场组成,用起伏跌宕的山峰背景和烟波浩淼的湖水倒影构建出远景框架,在都市繁华和自然美景间开辟出乐土。

  站在紫荆城的高尔夫球场,让人犹如置身于一个如梦似幻的都市桃花源之中。

  虽然时钟只是指向七点,但球场已有不少达官贵人,来来往往,显得很是热闹,穿插其中的靓丽女伴更是风景点缀,而环境最好的东区一角,却很少有权贵过去,因为几个熟悉的身影宣告宋禁城在里面,于是众人都识趣的止步,免得招惹麻烦。

  此刻,叶子轩跟宋禁城正结束第二轮的高尔夫较量,扬着灿烂笑容走回太阳伞下的位置,昨晚从警局出来差不多九点,两人也就简单吃了一个饭,随后约定今天早上再好好一聚,于是一大早两人来这里会面,还干脆利落的舒展了一番筋骨。

  从香港回来的墨七熊他们几个,也跟几名宋氏骨干占据一角凑热闹,欢声笑语,气氛很是融洽。

  “叶少,你的球技真是没得说。”

  宋禁城把高尔夫球杆递给一名跟随,随后拿过毛巾擦拭着双手,由衷感慨:“我对这玩意也算是有天赋了,以前还下了半年功夫苦练,虽然达不到职业球手的水准,但在京城公子哥的圈子中,怎么说也是数一数二,可没想到,比起你差远了。”

  叶子轩笑着坐了下来,一边用毛巾擦拭掌心,一边谦卑地开口:“宋少跟我比这个就没意思了,你日理万机,每天一堆事缠身,哪里有太多精力折腾这玩意?而我整天无所事事,不在这些娱乐活动耗掉精力,耗掉体力,那日子就会特别沉闷。”

  “你是偶尔玩之,我是常常淬炼,这样都胜不过宋少,我该找一块豆腐撞死算了。”

  宋禁城哈哈大笑起来,随后悠悠接过话题:“叶少说话就是得体,还会为他人找台阶下,被你刚才那样一说,我顿时感觉自己输得正常,也输得心服口服,慧眼识英雄,为人善处,这就是叶少两大优点,怪不得叶宫能一日千里,宫旗处处。”

  叶子轩脸上没有太多波澜,轻轻一笑回应:“宋少这是毫不留情地打脸啊,我那点成就比起你,实在不足为道,哪一个朝代,哪一个国家,江湖之路,都难于逾越庙堂之道,我也就是混口饭吃,能够跟宋少坐在这里,也更多是因为宋少赏脸。”

  “不然我再奋斗十八年,也未必可以跟你坐一起喝咖啡。”

  宋禁城端起面前的苏打水,抿入一口后笑道:“叶少,过于谦虚就是骄傲,我曾经说过,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如你都没资格跟我平起平坐,华国的年轻一代,怕是没有几个人可以站在我面前,唯一可惜,就是我太迟认识你,真是命啊。”

  他的脸上划过一抹遗憾,虽然他清楚很难像是笼络卫战国一样,把叶子轩收归到麾下征战天下,但如自己早点认识叶子轩,那么大家成不了兄弟也会成为朋友,也就让自己少一个潜在对手,可惜,沈万千那胖子先快半拍结交叶子轩,还成了兄弟。

  而叶子轩又有自己的原则,不会转身捅沈万千一刀,这就意味着他跟叶子轩始终有不可调和矛盾,至于他跟沈万千的恶劣关系,那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调和的,最顶尖的位置只有一个,未来年轻一代的角逐,最终也就是他跟沈万千较量了。

  双方绝无可能和气上位,彼此背后的利益集团,也不会允许他们过家家。

  宋禁城有时真是暗呼天意,就因晚半拍认识叶子轩,搞到他对付沈万千多了不少困难,几大计划也连连受挫,还牺牲掉宋伯仁和卓玛两员大将,如今更是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为了压制叶宫的发展,他不得不考虑袁玉川提出的整合三帮建议。

  他相信袁玉川掌控三帮,必会大力提升战斗力,可也让三帮变得危险,万一袁玉川转入叶宫阵营,那就玩大发了。

  “宋少,不说这些了。”

  在宋禁城心里生出一抹感慨时,叶子轩适时地偏转话题,不想扯到沈万千或宋伯仁身上,免得这短暂聚会不欢而散:“昨晚饿得只顾着吃饭喝酒,都忘记跟你说一声谢谢了,如果不是你及时来援手,估计我昨晚要在警局睡一晚了。”

  宋禁城散去纷乱的念头,发出一阵爽朗笑声:“举手之劳,何须放在心上?再说了,是我圈子边缘的不成器家伙招惹了叶少,我自然要给叶少讨回一个公道,再说了,就是禁城不出现,叶少也能随时出来,给叶市长一个电话足矣。”

  “终究还是要靠家里人脱身。”

  叶子轩脸上划过一丝笑意,带着一抹感慨开口:“这就是我跟宋少的差距,你随时可以刷脸大杀四方,我即使喊着是叶家子侄也没几个人相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也能跟宋少一样,虎躯一震,让宵小夹起尾巴,有多远滚多远。”

  听到这几句话,宋禁城的笑容变得灿烂起来:“这个一点都不难,只要叶少学我,出门带上足够多的兄弟和保镖,声势再弄的浩大一点,我敢保证,走到哪里都不会有宵小得罪,你不喊出叶家子侄身份,他们也会打听出你的来历。”

  叶子轩悠悠出声:“是吗?”

  宋禁城靠在白色椅子上,扫过不远处的墨七熊几人:“所谓身份地位,除了自己的真实底子,更多是他人吹捧和随行阵仗赋予,皇帝出行,身边没有一票人民,一个人走去民间,喊自己是九五至尊,结果不是被当疯子就是被打死。”

  在叶子轩淡淡一笑时,宋禁城又补充上一句:“我跟说一件溴事,你不要告诉沈胖子,免得丢人,去年夏天,晚上九点,我忽然来了吃大排档兴致,又不想惊扰店主和惊走客人,于是一个人偷偷溜出去吃宵夜,吃到一半,遇见巡防查身份证。”

  “我恰好没带,于是直接被抓走。”

  “我跟他们说我是宋禁城,他们说自己是张天安,我让他们给我打个电话,他们叫我老实一点。”

  宋禁城想起当初狼狈的场景,脸上止不住多了一丝苦笑:“如非韩月及时找到我,估计我要被他们丢入收容所或黑监狱,从那时起,我就很少一个人出门瞎逛,去哪都三十人以上标配,不是我怕死,也不是想显摆,只是不想生出太多麻烦。”

  “你看看沈胖子,更嚣张,出门打酱油都几十号人。”

  叶子轩闻言轻笑:“我跟宋少和沈少比不起,你们再多如云随从,也吻合你们的身份,我搞三十人标配,估计迟早被拉去枪毙,混江湖的搞得跟宋少一样威武,不是找死是什么?而且类似昨天的事情,一个月遇不到一回,还是省点银子为好。”

  “没法子,穷怕了,不敢乱花钱。”

  宋禁城苦笑摇头,手指点着叶子轩叹道:“你啊你——”

  “宋少,叶少!”

  这时,刘援朝快步从入口处跑过来,站在宋禁城和叶子轩面前开口:“周云桂带着周晨超跪在外面,想要见你们。”

  他还补充上一句:“奇经影视今天停业了,宋大介一条腿也被打断了。”

  周云桂,奇经影视董事长,周晨超的父亲。

  叶子轩皱眉,旋即笑了:“还真有诚意啊。”

  刘援朝看向宋禁城,宋禁城淡淡出声:“叶少,走,咱们再玩几盘,他们,跪着就是。”

  刘援朝很快转身,高声喊道:“宋少说了,跪着!”

  高尔夫球场东区入口,随着太阳的渐渐升起,阳光开始变得刺眼,虽然还有暖风吹过,但晒得久了,依然让人汗流浃背,脑袋头疼,每年回老家祭祖不太情愿下跪的周晨超,跟着自己曾指点江山的父亲,硬着头皮,在阳光下跪了足足两个钟头。

  不敢有丝毫怨言,不敢表露丝毫怨气。

  旁边数十号周家成员和客人默默看着,弥漫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哀怨,不少人认出周云桂和周晨超,一度讶然是谁让影视大佬跪地请罪?待知道球场里面是宋禁城时,一个个都恍然大悟,常现身屏幕的周云桂确实光鲜,但相比宋禁城还是差太远。

  周云桂和周晨超又跪了半个钟头,摇摇晃晃几近昏迷,一行人才从球场缓缓驶出,笑声洪亮,带着一股不可一世的气焰,富贵逼人,经过周氏父子的时候,宋禁城连脚步都没停下,只是轻哼一声,挥洒浓郁不屑:“把集团卖了,滚出京城。”

  可怜兮兮的周云桂闻言不仅没有心痛,相反如蒙大赦,喘息着道了一声谢谢,瘫软在路边。

  叶子轩拍拍周晨超一笑:“周少,好自为之。”

  ps:感谢鸿福电器打赏200币,小海豚_22306477打赏588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