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七百三十四章 出事了

天才布衣 第七百三十四章 出事了

  下午,叶宫车队从紫荆城驶离。

  吃饱喝足满脸惬意的墨七熊,没有因为饱暖丧失应有的观察力,看着不断舒展肩膀的叶子轩先是一愣,随后瞄到一排齿印大乐起来:“哥,中午你是吃了饭?还是被人吃了?怎么脖颈处有这么深的齿印?是不是江小姐幽怨发泄的?”

  在叶子轩竖起领子遮挡齿印时,墨七熊继续打趣着开口:“不过也不能怪她,谁叫你回来京城这么久,也不过来看看她,独守空房太久,心里难免一股怨怒,只是这一咬太狠了,谋杀亲夫的节奏,再说了,她再怨也不能咬在脖颈。”

  “这让你怎么出去见人?她可以咬你大腿,咬你腹部啊。”

  在开车的空小寒强忍着不笑时,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揉揉还有些疼痛的伤口,也不知道那女人发什么疯,忽然就咬了自己一口,让他午饭都吃得心神不安,随后瞪了墨七熊一眼道:“别胡说八道,这是我不小心撞在锯齿上留下。”

  “我跟江小姐是清白的,别坏了她的声誉。”

  墨七熊张大嘴巴:“锯齿?哦,好,明白。”

  在墨七熊暗暗偷笑叶子轩欲盖弥彰时,叶子轩的电话响了起来,戴上耳机马上传来白秋画的声音:“叶少,奇经影业开始放盘了,周云桂似乎急于脱手离京,市值四百五十亿的股份,愿意四百亿放掉,但暂时还没有人跟他们接触。”

  白秋画把这几个小时的周氏动静,一五一十向叶子轩汇报:“想要拿下周云桂股份的人,没这么多钱,有实力吞并的人,又担心巡京风波影响未来发展,或买下奇经影业会得罪宋禁城,所以周云桂现在有点坐不住,四处找人转让。”

  “他还拿出几份财务报表,告知接手后的潜在利润。”

  白秋画声音带着一股轻柔:“不过这块肥肉够肥,相信有人暗中流着口水,只要收益足够诱人,肯定会有人不管不顾扑上来,如果周云桂两百亿转让,我想,绝对会有不少人抢夺,当然,不到真的走投无路,周家肯定不会出这价。”

  叶子轩对此并没有太多惊讶,似乎早想到奇经影视是这结局:“四百亿贵了一点,出了巡京一事,它已经不值这个价格了,不过两百亿又有点不厚道,这样,你让薄衣衣跟王先生评估一下未来价值,然后拿出几个合适的收购方案。”

  “我的底线,三百亿左右,可以吃掉它。”

  听到叶子轩这一句话,白秋画轻轻点头:“好,我会转告薄小姐他们。”接着她又流露一丝欣赏道:“叶少,你还真是伯乐,薄衣衣不仅是一片黑马,还是一匹千里马,她入主王者电视台后,不仅精兵简政,还起用了一大批新人。”

  白秋画把香港现状告诉叶子轩:“现在整个王者电视台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一个个充满斗志和热情,薄衣衣还把你赠给她的股份,拿出一半来奖励艺人和骨干,激发了众人积极性,凝聚了整个集团人心,还让不少人才往王者跳槽。”

  叶子轩微微眯眼:“我果然没有看错人,我一度还担心她掌控不了。”他语气平缓的补充一句:“你告诉她,我也拿出半成来,作为她整合王者资源的筹码,让她可以更好的重组,不过现在重心暂时转到奇影,一定给我把它拿下。”

  白秋画点点头:“明白。”

  在宋禁城昨天让奇影停业整顿时,叶子轩就闪过吞并它的念头,虽然母亲给的公司和王者集团都足够折腾,但叶子轩依然不想放弃这个机会,对宋禁城可有可无的奇影集团,对叶子轩却有着很大诱惑,一南一北,资源能更好地共享。

  叶子轩迟早会打造一个娱乐帝国,左右整个华国乃至世界的影视,为将来文化输出奠定基础,只是他对薄衣衣驾驭这个帝国,心里多少存在一丝犹豫,薄衣衣是一个人才,叶子轩也承认她的看问题独到,如今在王者重组中也很出色。

  但叶子轩依然觉得,薄衣衣更多是将才,一城一池,她可以做得很好,再大一点,薄衣衣就怕死难于驾驭,她适合做攻城掠地的大将,但少一点坐镇宫中的帅才风范,叶子轩寻思,要不要再找一个帅才,替自己掌管未来的商业帝国?

  他脑海中闪过聪明的女人,随后又一抹齿印苦笑:“适合到适合,只是凶了一点。”

  墨七熊口无遮拦问出一句:“哥,你傻笑什么呢?”

  “没什么,只是憧憬收购奇经影业的场景。”

  叶子轩回过神来,把手机揣回口袋,随后问出一句:“唐薛衣和棺材板呢?”

  墨七熊悠悠回道:“他们在叶宫基地训练兄弟们,几百号人,昨天是我跟空小寒干活,累得够呛,今天轮到他们,不交替着休息,扛不住。”他还想起一事:“哥,你该让子书来京城坐镇,华海有秋画足够,京城中宫没人太冷清。”

  叶子轩笑了笑:“想念他了吧?行,你待会给他电话,让他来京城。”他也觉得墨七熊说的有道理,华海不仅有白秋画主持大局,还有龙傲天和古大佛坐镇,足够稳住大本营了,倒是京城中宫显得空荡,只有姚兴旺几个人简单打理。

  墨七熊闻言一拍大腿:“好,我现在就微信他。”

  叶子轩没有理会他,只是望向空小寒一笑:“小寒,去基地,建成这么久,我还没去看过呢。”

  空小寒点点头,随后一转方向盘,车子向叶宫基地驶去。

  京城叶宫,除了叶子轩所在的行宫以及各大分堂之外,还有一个新建的基地,占地百亩,等于叶宫的黄埔军校,它就处于京城的大西山深处,西山,是太行山的一条支阜,古称太行山之首,宛如腾蛟起蟒,从西方遥遥拱卫着北京城。

  因此,古人称之为“神京右臂”。

  当叶子轩车队停在西山深处时,几名叶宫子弟就现身出来,扯掉一些伪装和障碍物,随后打开三道厚重的钢门,像是军事重地一样戒备森严,车队穿过钢门,又驶出五百多米后,就赫然出现一个山头,叶子轩他们从车里钻出,上山。

  十分钟后,叶子轩站在低矮的山丘上,视野顿时变得开阔起来,眼前一大片墨绿色建筑和坚实场地,此刻有不少人影闪现,就如山林中冒出来的怪兽,叱喝声、吼叫声、还有兵器划破空气的尖锐嘶裂声,依次响起,填充着整个山谷。

  这种充满了阳刚之气的声音,会让每一个听到的人,都情不自禁的产生热血沸腾的冲动。

  “哥,东区,是血衣堂训练区域。”

  墨七熊指着一片身穿红衣散发阴冷的队伍:“唐薛衣又招收了一百零八名孤儿,让三十六名血衣对他们进行训练,一对三培养一年,最后,一百零八人只有三十六人留下,到时老唐手底下就有七十二名杀手了,足够应付叶宫需要。”

  叶子轩眯起眼睛扫视远方,正见一百多名带有稚气的大孩子,握着一把刀,随着三十六名血衣的喊叫,面无表情地拔刀,挥刀,砍木,收刀,机械却强大的重复着每一个动作,从那些人的手势来判断,这一个动作,怕是练习多时了。

  “老唐指定的方案很狠,一天至少要砍出一万次,不然没有晚饭吃。”

  墨七熊扬起一丝浅浅笑意,随后又一指西侧区域,上面有大把乱七八糟的机关,一群男子正在棺材板的喝斥中,用最快速度冲过各种障碍物,期间还不断挥刀斩杀各种假人,动作凌厉,速度如风,给叶子轩生出一群狼狗攻击的态势。

  “这是空小寒的寒衣堂。”

  他向叶子轩介绍:“小寒旗下都是人才,不仅出手狠辣,速度更是惊人,小寒跟棺材板合作训练后,他们战斗力更是吓人,百米冲杀不过十五秒,期间每人砍杀三名以上敌人,虽然只是固定的橡胶和木头,但这冲杀实力绝对牛叉。”

  叶子轩闻言点点头,这实力确实惊人,用这样的人做先锋,相信可以很快撕裂出一道口子,无论是斩首,还是突围,都会给敌人一记重击,也会带来意想不到的作用,他伸手一拍空小寒,脸上扬起一丝赞意道:“小寒,辛苦你了。”

  空小寒轻声回道:“秋画姐姐和棺材板的功劳。”

  人,都是白秋画挑给他的,棺材板也出力不少。

  叶子轩知道他的意思,依然保持灿烂笑容:“你也是大功臣。”

  空小寒微微低头:“谢谢!”

  墨七熊喷出一口气,望前南边空荡荡的地盘,向叶子轩轻声解释:“南区是留给梅子书的卫龙堂,不过他人在华海,队伍也在华海,所以这块区域暂时空着,等他到了京城再开辟。”他手指一偏:“哥,北区,就是俺的战熊堂了。”

  叶子轩挺直身躯望过去,正见北区有数十人扎着马步,双手还提着两个沙袋,一动也不动的站着,从他们绷紧的神情可以判断,训练的很是辛苦,再远一点的林区,还有数十人各自对着一棵木桩撞击,吆喝不断响起,还伴随沉闷声。

  相比血衣堂和寒衣堂成员,战熊堂的人,更具有墨七熊的特色,一个个身躯魁梧强壮如牛,叶子轩估计都是一米八个子两百斤的主,不过叶子轩很快发现一个瘦小身影,站在人群中身先士卒训练,凝聚目光望去,脸上多了一丝笑意:

  叶知秋。

  小女孩不畏艰苦,坚持到现在,实在让人敬佩。

  墨七熊低声问道:“哥,还有两个礼拜,就可以完成为期三个月的第一期训练了,啥时候拉出去实战一下?”

  叶子轩笑容灿烂:“放心,很快就有机会。”

  话音刚刚落下,叶子轩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刚刚接听,就传来商叔的一声喊叫:

  “叶少,出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