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七百三十五章 是时候见见血了

第七百三十五章 是时候见见血了



    第七百三十五章

    汤兮兮从后门溜走!

    这是叶子轩火急火燎奔入古聊斋后,商叔和赵太保向他告知的消息,三个半小时前,被医生检查完伤口的汤兮兮,接听完一个电话后就喊累了,要回房间好好睡一觉,还告知商叔晚饭不用等她了,八点左右直接给她煮一碗白粥就行。

    商叔不疑有他,毕竟汤兮兮身上带着伤,门口还后赵太保他们把守,为汤兮兮关好房门后,他就退出了后院,然后接了几单还算不错的大生意,刚才好不容易闲下来,忽然有客户打来电话,说祖传玉石想交易,但无法联系上汤兮兮。

    商叔知道祖传玉石的存在,还是自己鉴定过的货,只是双方价格一直僵持不下,导致半个多月都没交易,如今客户开始松动,让汤兮兮再上浮五个点就成交,这是一笔划算的买卖,商叔就跑到后园找汤兮兮,想要她把这交易做成了。

    但敲门半天都没人开门。

    商叔担心汤兮兮出事,于是叫来几个女店员帮忙,破门而入后,发现房内灯光虽然亮着,也有轻音乐,但汤兮兮却不见踪影,床上只有一道被子卷成一团,商叔见状顿时慌了,以为汤兮兮被人绑架了,于是马上叫来赵太保帮忙。

    四周环视一番没发现端倪,再调来几个监控查看,两人最终发现汤兮兮女扮男装,戴着一张真皮面具,从后院入口悄无声息离开了,几个把守的子弟根本没有发现端倪,这个发现,让两人暗松一口气,汤兮兮主动离开意味还没出事。

    可汤兮兮去了哪里呢?这个问题又把两个人难住了,随后一边派出人手调查,一边给叶子轩打电话,可是直到叶子轩出现古聊斋,他们也没有找到汤兮兮的影子,最后一个画面,是汤兮兮钻入一辆出租车离去,可出租车号码是套牌。

    “叶少,你说汤兮兮会去哪里呢?”

    商叔一脸焦急,他早把汤兮兮当成家人:“打她电话,关机了,她已经足足走了三个多小时。”随后他的脸上又生出一抹自责:“都是我不好,没看出兮兮的端倪,如果在她中午接完电话后,多嘴问一句,肯定能够看出一些东西。”

    “商叔,别愧疚了,这跟你无关。”

    叶子轩轻声宽慰着老人:“兮兮不是被坏人潜入进来绑走,她是主动离开古聊斋,还乔装打扮,谁也无法防范这个变故,再说了,她腿上还有伤口呢,连我都以为她会在家休息,所以你没必要自责,当务之急,是要确认她的下落。”

    “你放心,我一定让兮兮平安回来。”

    叶子轩一握老人的掌心:“这事交给我来处理,你安心打理店铺事务。”

    商叔稍微宽心,轻轻点头:“谢谢叶少了。”

    赵太保几个人也低着脑袋,像是做错事的孩子:“叶少,对不起,是我疏忽,没看清汤兮兮出去。”赵太保恨不得抽自己两嘴巴,昨天还跟叶子轩保证,古聊斋守卫的固若金汤,乔八就是变成王八也爬不进来,汤兮兮绝对万无一失。

    结果一天不到,汤兮兮就从眼皮底下消失,虽然是她主动离开,但赵太保依然觉得自己有责任。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扫过赵太保几人一眼开口:“你们有错,但不算大错,我不会追究你们,不过你们也别高兴,需要你们将功赎罪,现在去做两件事,第一,把附近监控调出,看看兮兮究竟去哪个位置了,第二,找出套牌车。”

    “第三,把兮兮身份证发给出入境,让他们帮忙看一下有没有进出。”

    听到叶子轩的吩咐,赵太保几人马上回应:“明白。”

    在赵太保和商叔出去干活时,叶子轩留在汤兮兮的房里等待消息,这是他第一次进入汤兮兮的闺房,刚才过于关注事件忽略了环境,如今静下心来,顿时发现卧室布置的很女性,跟古代大家闺秀住的格调差不多,只是带着一丝奢华。

    木地板,昂贵字画,古董香炉,还有一排书籍,有古,有今,有中文,也有英文,其中还有汤兮兮作的标记,让这脂粉气息的房间多了两分书香,房内还流淌着一抹很好闻的幽香,置身其中,精神不仅没有萎靡,相反多了一点提神。

    在房内墙壁上,更有一张放大的照片,一人一马,正是汤兮兮。

    笑容明媚,宛如秋阳。

    “还真是一个会享受的女人。”

    叶子轩扫视房内一番后,目光落在一扇墙壁上,他感觉那里好像有暗格,于是上前几步伸手一敲,果然听到清脆的回应,叶子轩眼睛微微眯起,找到开关把它打开,一个笔记本大小的内壁,里面有一些古玩珠子,还有一本时尚相册。

    相册封面是吐着舌头的汤兮兮,相比墙壁上的照片,封面要俏皮很多,叶子轩手指轻轻滑过,感受着汤兮兮的昔日气息,同时寻思要不要看这相册,神情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决定打开相册看两眼,免得漏掉什么线索造成终生遗憾。

    “扑!”

    叶子轩一边端起商叔泡的茶水,一边翻看手里的相册,刚刚翻到第一页,叶子轩就把一口热茶喷到地上,嘴巴张大的可以塞下拳头,这与其说是一本相册,还不如说是一本自拍的写镇,第一张照片,就是汤兮兮一丝不挂斜躺在大床上。

    照片高清,纤毫毕现,让人血脉贲涨。

    “靠!”

    叶子轩重重咳嗽一声,生出慌乱想要合上相册,心里直呼罪过,他想要撇弃刚才看到的写真照片,可脑海却怎么都挥之不去那份香艳,越是想要忘记,结果却记得越清,或许是动作过度,没有合好的相册,缝隙中,几张纸条掉下来。

    叶子轩捡起扫视一眼,上面笔迹很是娟秀,看到第一句,心里一动:

    我真的喜欢上那个笑容,那个身影,闭上眼,以为我能忘记,但流下的眼泪,却没有骗到自我…

    随后,又是一张照片落下,叶子轩低头一看,愣然不已,是赛马场上的照片,照片中,自己和汤兮兮相依而笑。

    两人笑容灿烂,如同星子落山盛开的梅花。

    而照片的后面,还有几行字眼:

    那一天,看到阳光,灿烂如花,感觉无比熟悉,无比温暖?还有一丝似曾相识、、、

    对!天龙也有着这样纯真迷人的笑,那是曾经可以让我潸然泪下,让我用一生去交换的笑容。

    当初的我们,数月后的现在,光景早已轮换,我们各在一方,繁华落尽,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而他的笑容,我从未忘记。

    还有那过去的时光,美的,我不敢再去想。

    我终究明白,他是我心中的白马王子,但我不是白雪公主,我这样魂牵梦绕着他,没有意义,现实也不会给我们相爱的机会,可我不会后悔遇上他,也许我明天还会恋爱,还会嫁人,但我穿上嫁衣的那一刻,一定会想起他淡淡的沧桑!

    看着这些字眼,叶子轩愣了,心里涌起一抹淡淡的忧伤,久久挥之不去。

    “咄!咄咄!”

    这时,房门被人敲响,叶子轩回过神来,他把写真照片和字条全部塞回了暗格。

    他像是做贼心虚,不过很快恢复了平静,喊了一声:“请进。”

    “叶少,找到汤兮兮的下落了。”

    这时,赵太保跟商叔推开房门冲入进来,几乎齐声喊出一句:“她去了哈城。”

    赵太保呼出一口长气:“我拿叶夫人的名字传给出入境,机场证实她两个小时前,登上去哈尔滨的航班。”

    商叔也呈现一股焦虑,连珠带炮的出声:“我也收到远在古聊斋聘请的哈城的律师信息了,警方今天又找到古聊斋盗墓的新证据,让汤兮兮过去协助调查,如不出现的话,他们不仅会向法院申请重惩分店法人,还会全面通缉汤兮兮。”

    赵太保也点点头:“我还让人去通信局查了汤兮兮的电话记录,中午电话确实来自哈尔滨西区分局。”

    叶子轩眼睛微微一眯:“乔八!”

    随后,他转身向门口走去,还不忘记向赵太保发出指令:“告诉墨七熊,带他的战熊堂去机场。”

    “战刀,是时候见见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