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七百四十一章 落幕
    第七百四十一章 落幕

    乔家花园虽然是乔八大本营,但他的亲人、女人和孩子实在太多了,为了避免日常相处生出矛盾,也为了子女少看到自己要做的龌龊事,乔八把他们都安排在哈城其余别墅,平日除了让他们低调行事之外,还给他们安排了几队保镖。

    本以为这样可以对她们形成最好的保护,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却被叶子轩一锅端,乔八又惊又怒,恼怒叶子轩的卑鄙无耻时,还震惊他对情况的把握,汤兮兮也就抓来个把小时,这个空档,叶子轩却能找出家人下落,还全绑了过来。

    这份情报和行动能力,实在让人难于置信。

    “叶子轩,你究竟要干什么?”

    在白毛狼和乔家护卫要一涌而上解救人质时,乔八伸手拦住了众人,眼里散去刚才的风轻云淡,换成说不出的怨毒和杀意:“你擅闯乔家私宅还不够,还绑架我一干家人,你不仅违反了华国法律,还违背了江湖规则,祸不及家人。”

    “你难道忘记了?”

    在郭厚刚眉头微微紧皱时,乔八踏前一步,大义凛然的喝斥叶子轩:“有什么事,有什么恩怨,冲着我乔八来,拿我妻女威胁,算什么本事?我告诉你,如果你胆敢伤害她们一根毫毛,我不管你是何家子弟,我一定把你碎尸万段。”

    随着他的喝叫,四周和外面又响起了脚步声,数百名赶赴过来的乔家精锐,手里提着开山刀,杀气腾腾把叶子轩一伙人堵住了,眼里闪烁着嗜血的气息,只要乔八一声令下,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冲锋,把数十名叶宫子弟全部砍翻在地。

    人头涌动,墨七熊他们神经绷紧些许,乔八这地头蛇还真是名副其实,这么多亡命之徒。

    叶子轩脸上却没半点波澜,也无所谓蝗虫般的敌人,他来这里的时候,就预料到这种局面,他只是把目光望在乔八的脸上,声线平缓地出声:“乔八,别扯那些虚的,赶紧把汤兮兮交出来,不然我就把你十八名家人,全部砍翻了。”

    在叶子轩的手指一挥中,墨七熊提过一个耳环青年,一脚踹翻在草地,右手一探,接住一把斧头,随后高高举起。

    白毛狼带着人冲出了几米,想要去救人,墨七熊猛地一挥,斧头划出一道弧线,扑!一声脆响炸起,一个耳朵飞到白毛狼的面前,随后,耳环青年就发出凄厉的惨叫,脸颊鲜血直冒,耳根处,一片殷红,毫无疑问,那个耳朵是他的。

    “谁再乱动,他掉就不是耳朵了。”

    叶子轩淡淡出声:“而是脑袋!”

    耳环青年颤抖着喊道:“爸,救我啊——”

    在白毛狼他们下意识停滞步伐,避免刺激叶子轩大开杀戒时,乔八把目光转移到郭厚刚的脸上,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郭处长,你是军人,是官方成员,叶子轩又是叶家子侄,他这样欺负无辜的我们,你可要替我们做主啊!”

    乔八能伸能屈:“你可不能官官相护,寒了人民的心啊。”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看着乔八毫不客气的哼道:“乔八,你还真厚脸皮,初始恨不得我是叶宫身份跟你说话,可以用江湖规则解决我,让叶家无话可说,现在被我拿住你一家,又想用叶家声誉来压我,你会不会太无耻了呢?”

    乔八微微偏头,不回应叶子轩的话,只是看着郭厚刚:“郭处长,请你主持正义啊。”

    与此同时,白毛狼狠狠瞪着叶子轩,舌头不断舔着嘴角的血迹,眼里有着凶残和怨毒,恨不得捅叶子轩十几个血洞。

    今晚被人踩成这样,十多名乔家人还成人质,简直就是乔家奇耻大辱,也是白毛狼的耻辱。

    叶子轩扫过白毛狼一眼,随后看着乔八哼道:“他救不了你。”

    “叶天龙,马上放了人质。”

    在乔八眼皮微微一跳时,郭厚刚板着脸站了出来,一按枪袋厉声喝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在对人民犯罪,你在对叶家抹黑,先不说乔八有没有抓汤兮兮,就你现在的行为,就是一件极其严重的犯罪行为,影响极其恶劣。”

    “江湖之外,他们是无辜之人,江湖之内,祸不及家人。”

    他展露着威严:“叶老在这里,会一枪毙掉你。”

    在叶子轩把目光转到他脸上时,郭厚刚还向身边官兵喝出一声:“来人,把他们全给我抓起来,我要亲自押上京城,向叶老汇报今晚一事,让他知道,叶天龙这个逆子,打着叶家的旗号在外面耀武扬威,给叶家,给他老人家抹黑。”

    他还强势的向叶子轩表态:“你不用拿人质威胁我,别说非亲非故,就是我家人,我也不会跟你妥协。”

    “拿下!”

    随着他的指令发出,十多名军服男女拔出枪械,动作利索向叶子轩他们靠近,沉默、冷漠,却坚决。

    虽然叶子轩的身份让他们忌惮,但郭厚刚的威压更让他们不敢违令。

    乔八见状掠过一抹笑容,叶子轩终究还是嫩了一点。

    “郭处长,看来你跟乔八果然渊源不浅,不然也不会这样庇护到底。”

    叶子轩无视靠近的军服男女,伸手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只是你要维护就维护,没必要打着爷爷旗号来压我,更没必要装腔作势维护正义,这会让我很不齿,我告诉你,今晚谁都制止不了我的行动,乔八不行,你郭厚刚也不行。”

    郭厚刚挺直腰板:“我是人民子弟兵,我有义务维护人民安全。”

    “全部滚蛋!”

    叶子轩左手轻轻一抛,一个物件丢在郭厚刚他们面前,十多名杀气腾腾的士兵,瞬间停滞了脚步,眼睛瞪大看着面前东西,相比远在京城的叶无锋名头来说,这物件带给他们更大的冲击,物件拳头大小,令牌一样,上面有一个图案。

    马踏飞燕!

    这是燕战雄的信物!虽然没有任何法律效令,也不带半点军事指令,但依然让郭厚刚他们神情凝重,因为这是凝聚燕战雄数十年功绩和杀伐的信物,见物如见燕战雄本人,十余人齐齐望向叶子轩,再也不复刚才傲然,只有一抹敬畏。

    郭厚刚也是口干舌燥,随即低喝一声:“你怎么有燕司令的东西?”

    在乔八脸色微变的时候,叶子轩上前一步:“这是燕司令给我,他知道我迟早会来东北走一走,这里地盘太大,难免会遇见郭处长这种家伙,所以就给我这个信物防身,还说了,在东北,他老大,我老二,捅穿了天,也有他撑着。”

    “郭处长不相信的话,打个电话问一问他。”

    他踹开几名横挡在面前的军服男女,随后捡起燕氏信物,重重拍打着郭厚刚的老脸:“只是打电话的时候,顺便把这里情况告诉他,包括你跟乔八的交情,你说,如果汤兮兮出事了,以燕司令的作风和性格,会不会直接把你毙掉?”

    郭厚刚恼怒退后一步,躲开叶子轩的拍打,但不敢跟刚才一样叫嚣,显然燕战雄对他有着巨大的威慑力。

    他当然不会认为,叶子轩是伪造了信物,无论是叶子轩的身份,或者燕战雄的作风,都会有伪造信物出现。

    这意味着叶子轩跟燕司令关系密切,也意味着他能左右自己生死,相比叶无锋的光明正大,燕战雄更多率性做事。

    叶无锋毙人,毙的堂堂正正,师出有名;燕战雄毙人,不需要证据,只要他认定有罪,那就是有罪。

    今晚的事闹到燕战雄那里,后者肯定相信叶子轩,而不会相信自己。

    郭厚刚很是恼怒现在的局面,他原本以为叶子轩跟燕家关系不会太好,毕竟要跟燕家外孙叶天荡争夺资源,今晚叶子轩玩火过度,自己趁机把他拿下来,借题发挥,告叶子轩一状,燕战雄不仅不会恼怒自己,反而会觉得他干得漂亮。

    可没想到,叶子轩跟燕战雄交情过人,郭厚刚的一切算计,也就落了空。

    “还有,我现在需要你们的保护。”

    此时,叶子轩环视着十余名军服男子:“如果你们眼睁睁看着我被乔八砍了,你们只怕一样会被燕司令军法处置。”

    十余名军服男子神情尴尬,握着枪的手,不知如何是好。

    郭厚刚舔着嘴唇:“我们不是你的私兵——”

    “砰!”

    叶子轩忽然抬起一脚,把这个装腔作势的郭厚刚踹开,随后手指一点乔八,大声喝道:“放人!”

    “乔八,你有十秒考虑,再不放人,我砍了你全家。”

    叶子轩看着脸色阴沉的乔八:“十、、九、、、”

    墨七熊他们齐齐高举斧头,对准身下人员脖颈,随时准备落下。

    “乔爷!”

    “爸!”

    “儿子!”

    十余名乔家人似乎感受到死亡气息,齐齐向乔八喊叫了起来:“救我们啊!”

    郭厚刚也揉着腹部,向乔八连连打出眼色:“老乔!”

    毫无感情的倒计时冷冰冰进行:“五、、四、、三、、、”

    乔八恨恨不已看着叶子轩,拳头先是攒紧,随后又松开了:“白毛狼,把汤老板请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