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七百四十二章 杀马,杀人

天才布衣 第七百四十二章 杀马,杀人

  第七百四十二章 杀马,杀人

  “啊——”

  汤兮兮很快被白毛狼拖了出来,头发被扯着踉跄前行,女人吃痛,止不住发出一记尖叫。

  白毛狼却没有丝毫怜香惜玉,也没有在意叶子轩清冷的眼神,一巴掌甩在汤兮兮俏脸:“叫你妹啊。”

  叶子轩今晚搞到乔家很没面子,十几年的土皇帝在自家地盘,被叶宫连消带打还不得不放人,这对向来目中无人的白毛狼很是刺激,打击的不仅是身,也是心,残存的狼性,让他桀骜不驯盯着叶子轩,憋屈的怨气,在脸上清晰可见。

  汤兮兮脸颊一痛,又闷哼了一声,人见犹怜,眼花闪烁,展现着柔弱女子的风情。

  随后,她眼睛一亮,看着叶子轩低呼:“天龙!”

  见到白毛狼这样对待汤兮兮,再看到女人身上衣衫凌乱,叶子轩眼里迸射一抹杀机,冷冷看着渐渐靠近的白毛狼,白秋画的情报显示,这就是一个半人半兽的畜生,他一度以为夸大其词,现在看到白毛狼行径,他才知道这真是畜生。

  他向汤兮兮点点头:“嫂子,你没事吧?”

  汤兮兮咳嗽一声,吐出一口血水:“死不了。”

  叶子轩见到她没什么大碍,悬着的一颗心松了下来:“没事就好,我会带你回去。”

  汤兮兮嫣然一笑,很是娇柔,很是妩媚,还有一抹说不出的异彩。

  郭厚刚见到汤兮兮真在乔家花园,老脸顿时变得尴尬和难堪,还用责备的目光扫过乔八一眼,恼怒后者陷自己险境,要么早点交出汤兮兮,要么拼着家人性命咬定没人,如今在自己喊着花园没叶子轩要的人后,乔八再把女人带出来。

  这完全就是陷自己不义,如被燕战雄他们知道,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你叶子轩不是很牛叉吗?不是这背景那靠山吗?”

  在惊慌失措的汤兮兮被押到众人面前时,白毛狼吐出嘴里的口香糖,反手又是一巴掌,狠狠甩在汤兮兮的俏脸上,指印顿时横生,汤兮兮嘴角也流出一抹血迹,在墨七熊他们愤怒不堪时,白毛狼眼里闪烁一股光芒,忽然叫嚣了起来:

  “我他妈从来不信邪,我现在扇她两巴掌,你叶子轩能怎的?”

  白毛狼虽然知道叶子轩势力不小,但坚决捍卫乔家的权威,绝不允许叶子轩在自己地盘跋扈。

  乔家守卫眼睛一亮,差一点就暗呼一声好了。

  没等乔八装模作样喝止白毛狼,叶子轩没有丝毫废话,手指一挥:“砍。”

  “嗖!”

  墨七熊毫不犹豫落下斧头,一声闷响,耳环青年的一条胳膊,顿时从躯体分开,溅血飞出去,摔在乔八的面前,血迹斑斑,触目惊心,耳环青年先是一怔,不知道发生什么事,随后发出一记凄厉惨叫,瞬间压过乔家众人兴奋的情绪。

  这还不算结束,墨七熊落下斧头后,十七名战熊堂成员也一挥斧头,对着手中的人质砍了过去,扑扑扑!十七条胳膊几乎同时飞出去,溅射一股股鲜血,惨叫响彻着整个花园,残忍,冷酷,还不近人情,让乔八的心狠狠被揪了一下。

  狠辣,无情!

  在郭厚刚跟白毛狼他们微微一怔时,耳环青年抽动两下就晕了过去,鲜血从伤口不断冒出,引得后面几个妇人死命挣扎喊叫,接着又有几个人晕倒,但更多是惨叫不已,叶子轩无视这个血腥场面,目光落在愤怒的乔八和白毛狼脸上:

  “你们再动汤兮兮一根毫毛,我保证,全掉脑袋。”

  白毛狼怒吼一声:“混蛋——”

  “大家都别冲动!和平解决此事!不要发生大规模流血冲突!”

  在乔家守卫义愤填膺要冲上去时,郭厚刚忙打出一个手势,十多名军服男女全抬起枪械,指着四周制止冲突发生,郭厚刚被乔八摆了一道,让他掉于一个尴尬境地,他此时不得不亡羊补牢,来换取叶子轩不在燕战雄面前捅自己刀子。

  见到郭厚刚他们枪口对着自己,想要冲上去的乔家守卫只能停滞脚步,随即又听到乔八厉喝一声:“全都不要动!”他已经看出叶子轩是一个比自己还残酷的主,不管是围上去还是羞辱汤兮兮,结果都是十八名家人成为叶宫刀下鬼。

  “白毛狼,放人!”

  随后,乔八又看向叶子轩:“叶少,放人!”

  在白毛狼死死抓着汤兮兮头发,等待叶子轩先放人的时候,叶子轩声音平缓而出:“这里是乔家地盘,你们又有数千亡命打手,放人,也该是你们先放,不然一旦我放掉他们,你们反悔,我不仅换不回汤兮兮,还可能连命都丢了。”

  郭厚刚也转了风向,指着乔八喊出一句:“对,对,老乔,你先放人,今晚和平解决人质,双方恩怨以后再说。”

  哪一方死伤惨重,他今晚都要吃不了兜着走,所以郭厚刚开始息事宁人:“叶少,你也给点诚意,放几个老幼。”

  叶子轩淡淡出声:“好。”

  在叶子轩手指一挥中,乔八的老父和几个孩子被放开了,任由乔家守卫抬了回去,随后叶子轩看着白眼狼:

  “畜生,放了汤兮兮。”

  叶子轩很平静地开口:“有什么不爽,冲我来,别为难女人。”

  “呦,挺仗义的啊,不,看来你对嫂子挺有情义的啊。”

  白毛狼缓缓松开汤兮兮的头发,眼里闪烁一抹戏谑:“那我告诉你,汤兮兮一个小时前,被我和几个兄弟灌了一瓶红酒,酒里下了药,她喝了之后就**爆升,渴望男人,跟我们几个玩了个痛快,没有三百回合,也有百来回冲刺。”

  “这贱人真带劲儿,胸大,腰细,屁股圆,皮肤滑腻腻的,**的声音也好听,我手机里还有些她的艳照和视频。”

  他扬一扬手机:“新鲜**,你要想看,我给你看看。”

  说完之后,白毛狼还哈哈大笑,无耻而放肆。

  在郭厚刚暗呼白毛狼多事,乔八欣喜恶心叶子轩时,被松开的汤兮兮踉跄倒地,随后摇晃着站起来,急得泪流满面解释:“天龙,根本没这回事,都是这畜生自己造谣出来的,你千万别听他胡说,他没时间碰我,也不敢随便碰我、”

  “穿上裙子不认人啊。”

  白毛狼知道今晚杀不了叶子轩,又不能再甩女人几巴掌,只能用言语来讨回彩头:“刚才**的时候可不是这样。”

  他还伸手一拉女人衣服,把汤兮兮往自己胸前一带:“不敢随便碰你?再摸摸,让你回忆一下手感、、”

  “嗖!”

  就在白毛狼狞笑着把汤兮兮带回自己怀里,叶子轩要出手的时候,汤兮兮借着前者的力量,左手一环勾住白毛狼的脖子,同时,右手闪出一把金色小刀,刀光一闪,刀子直接扎入白毛狼的脖颈,没入三分,一股鲜血瞬间飙射了出来。

  “该轮到我讨回公道了。”

  白毛狼笑容顷刻僵滞,眼中的生机,无情流逝。

  叶子轩一怔,这场景相当熟悉,跟当初惊马时一模一样。

  “扑!”

  汤兮兮反手拔出小刀,又是一篷鲜血迸射,溅得四周都是,下一秒,白毛脚步狼踉跄着后退,脸上带着难于置信。

  他似乎没有想到,小绵羊一般的汤兮兮,会有这种胆魄,这种力量。

  “扑扑扑!”

  拔出刀子的汤兮兮没有停滞,贴着白毛狼腹部连连捅出,七刀,间不停歇,干脆利落的不像话。

  “扑!”

  当汤兮兮拔出刀子的时候,白毛狼全身已被鲜血染湿,随后轰然倒地,眼睛瞪大,望着夜空。

  白毛狼,死。

  ps:谢谢打赏作品100逐浪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