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七百四十三章 全身而退
<=""></>

    第七百四十三章全身而退

    白毛狼死了,死在乔八面前,死在众人面前。 `

    在很多人眼里,白毛狼不仅身手残酷,生命还极其坚韧,为乔八打拼江山中,不止一次九死一生,最严重的一次,他在废弃小楼爆炸时,直接从七楼阳台跳了下来,硬生生从摔死、炸死、闷死中活了过来,完全可以媲美九条命的猫。

    可如今,他却被小绵羊一般花瓶一样的汤兮兮割了喉咙,身躯更是遭受她泄似的连捅七刀,刀刀要害,然后生机熄灭摔在冰冷地面,乔八他们一个个目瞪口呆,根本没有想到这个场景,更没想到,坚韧的白毛狼会死在汤兮兮手里。

    一阵冷风吹过,乔八打了一个激灵,怒吼一声:“砍死她!”

    乔家守卫也嗷嗷直叫:“砍死她!”

    “嗖!”

    在乔家护卫反应过来提刀冲上的时候,相似惊讶的叶子轩已经窜了出去,瞬间站到汤兮兮的面前,他也有些意外汤兮兮杀人,可此刻更多要想法离开这里,右手搭在后者的肩膀上,身体轻飘飘横在空中,右脚带起一阵厉风疾扫出。

    冲在最前边的五名乔家护卫,突然察觉一阵寒风迎面而来,紧接着又听到了自己颧骨碎裂的声音,惨叫声出,五个躯体几乎不分向后倒地。叶子轩这一腿扫碎了五个人右脸颊的颧骨,仅仅一腿震撼了叶子轩所有的人包括帮主乔八。

    待受伤的人被搀扶起来时,叶子轩已经拉着汤兮兮后撤:“别想伤害汤兮兮。”

    汤兮兮散去了刚才雷霆一击的冷艳,俏脸又变成楚楚可怜的样子,金色小刀也当一声落地。

    “砍他……为白毛狼报仇!”

    一个乔家头目高声吼道,抡起一把砍刀劈向叶子轩,其他的人也一窝蜂涌上,叶子轩冷哼一声,把汤兮兮扯到身后,接着,右手一探,夺过对方的砍刀,借着顺势横扫出去,扑!一声锐响,三名冲上来的守卫,捂着胸口跌飞了出去。

    只是连伤数人,对方一人没有停滞冲锋,义愤填膺,一人动便有几十人跟着动,近百人涌了上去,叶子轩所在的那一小片地方被围个严严实实,墨七熊和棺材板他们阵型一变,把手中残存的八名乔家人横在前方,斧头架在对方脖子。`

    杀气凌厉!

    这一举动,立刻威慑住后面涌来的人群,让他们不敢从背后袭击叶子轩,墨七熊暗呼叶子轩考虑周到,没有把人质一下子全部放完,不然乔八现在肯定不惜代价围杀,虽然叶宫有三十人,还个个精锐,但依然难于从千人包围中杀出。

    这乔八老家伙,太多太多手下了,怪不得是哈城土皇帝,连洪震天都要敬让三分。

    他没有冲上去跟叶子轩并肩作战,叶子轩已给他打出盯着人质的手势,显然那是唯一活命的筹码,墨七熊自然把注意力落在八名人质上,而且他也相信,只要自己跟汤兮兮他们不拖后腿,以叶子轩的身手,从花园杀出去绝不是难事。

    汤兮兮看着大杀四方的叶子轩低呼:“天龙,小心!”

    “砰!”

    叶子轩轻轻点头,随后踢飞一人,把涌来人群砸翻一个口子,迟缓对方的压上来。

    “啊——”

    饶是如此,依然有无数乔家守卫向叶子轩和汤兮兮靠近,叶子轩猛地一震手中砍刀,刀身瞬间碎裂,数不清的碎片如天女散花般飞射,涌上来的乔家守卫立即响起阵阵惨叫声,十几个人捂着身躯退后四五米,猩红血液顺着指缝流出。

    叶子轩腾身而起凌空扭腰右腿顺势扫出,六名乔家护卫如风中的落叶一样,在凌厉一腿扫过后直飞出去,撞倒了十几人,叶子轩落入人群中间,脚尖以过常人反应的度再次点地,又是一个炫目的回旋踢,围拢上的守卫砰砰倒地。

    没受伤的人止住步伐,又惊又怒看着叶子轩,没想到这小子身手如此惊人。

    “好!”

    一直在看好戏的郭厚刚不由得叫了一声好,这个态度让渐渐理智的乔八心里很不舒服。

    此时,叶子轩身影飘忽不定,在百十多人之间快穿梭,他的左手负在身后,右手的中指和食指并在一起不停点出,看似随意已极的出招实则奥妙无穷,凡是被他触碰的人都会抽搐着身体倒下,有的人甚至连惨叫都没有,直接晕倒。

    他的手指都点在对方肋骨,让他们失去战斗能力。`

    几分钟后,草地上倒下四十多人,横七竖八以各种姿态倒在地上,让叶子轩面前空出一块地方。

    叶子轩吐出一口气,只要有足够空间周旋,他就不担心敌人围攻,也不怕现场出现群狼效应。

    包围圈就是一道绳子,卡的越紧,中间的人越危险,敌人斗志越高扬,因为他们总觉得目标触手可及。

    相反,口子扯大了,对方就不会视死如归冲锋。

    他弹飞一抹血迹,捡起那把金色小刀。

    “乔八,白毛狼羞辱汤兮兮,还敢当众动手动脚,他罪该万死!”

    趁着乔家守卫退后几米的空档,叶子轩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但是你的八名家人不该死,你难道要为了白毛狼这样一个畜生,硬生生葬送掉他们的性命?葬送掉你的性命?今晚叶宫虽然人手不多,但要杀出这里,还是易如反掌。”

    “我不想再杀人,可你一定要死磕的话,我也不惧血洗一番。”

    叶子轩淡淡出声:“反正我还有郭处长他们帮忙。”虽然乔家守卫人多势众,还有援兵源源不断赶过来,但叶子轩自信他可以从容突围,之所以要压制乔八的怒火,更多是为汤兮兮和战熊堂兄弟考虑,他能杀出去,但他们一定不能。

    郭厚刚暗骂叶子轩一声无耻,随后挤出尴尬笑容:“老乔,人死不能复生,还是考虑生者为上。”

    他始终握着枪械,还打开了保险,一旦叶子轩有危险,他就会出面制止,甚至威胁乔八放人,他总是要做点事弥补。

    十多名军服男子也看他举动行事,

    “而且叶少身手霸道,你们冲上去跟送死差不多,别让手下人白丢了性命。”

    郭厚刚劝告着摆过自己一道的乔八:“再说了,当着我们的面,大规模冲突,很不好,我们也很难向司令交待。”

    他还不忘记提醒:“乔八,你也算是有头有脸,还有不少家人族人,千万不要鲁莽行事,那会带来灭顶之灾。”

    “叶子轩,你违反停战协议,违背江湖规则,更是杀害白毛狼。”

    乔八没有理会郭厚刚,眼里闪烁着一股怨毒:“老夫占据道理,今晚把你活劈了,也没人敢说个不字。”

    “道理?你有哪门子道理?汤兮兮就是道理。”

    叶子轩手指一点墨七熊他们:“再说了,活劈我,你女人儿子还在我手里呢,一起死?”

    “你——”

    乔八被叶子轩一下子戳到软肋,他虽然也是一个枭雄,杀人不眨眼,可牵扯到自己家人,还是难免气短,看着被墨七熊拿在手里的八人,愤怒无比:“叶子轩,你太无耻了,说好了换人,结果却杀了白毛狼,你还真是没有底线啊。”

    叶子轩淡淡出声:“你眼睛瞎了?是我杀了白毛狼吗?是他羞辱汤兮兮,兮兮自卫而已。”随后他又哼出一声:“乔八,别说废话了,你的人挡不住我,让我们安然离开,我把剩下的八人给你放了,如果你要死磕,我也奉陪到底。”

    郭厚刚向乔八喝出一声:“老乔,活着的人更重要,再不答应,他们都要流血死了。”

    “就这样把他们放走了,我怎么对得起白毛狼?怎么对得起在场兄弟?”

    乔八呼出一口长气,脸上流露着一股恨意:“叶子轩,把八名人质放了,再从这里杀到门口,我让你们活命!”道上混的人常说一句话双拳头难敌四手,叶子轩的身手不错,乔八也震惊他的强悍,可他依然不相信他能从这里杀出去。

    叶子轩傲然问道:“杀到门口?让我们活命?”

    “没错!郭处长可以作证。”

    乔八冷哼一声:“你若是能安然杀到花园门口,我保证你们能安然离开哈城,你该清楚,哈城是我地盘,我有成千上万的兄弟,你带着他们能杀出这里,也未必能杀出哈城,这里到机场还有一个小时,它可以让你们死上十次八次。”

    “如果你不答应,那大家就死磕,大不了我女人儿子陪葬。”

    他摆出土皇帝应有的玉石俱焚态势。

    郭厚刚厉声喝道:“老乔,你一千多人,他们就几十人,怎么杀出去?你还讲不讲道理?我对你太失望了。”

    不少乔家守卫微微长大嘴巴,还真是官字两个口,乔家没对郭厚刚失望,后者先大义凛然了,真是墙头草啊。

    乔八看着郭厚刚一眼:“郭处长,平时我敬重你,但他们杀了白毛狼,我就要讨回一个公道。”

    他手指点着叶子轩:“小子,你答不答应?”

    叶子轩向墨七熊打出一个手势,随后拍拍衣服笑道:“乔八,你的主意很不错,从这里走出去易如反掌……比如……”

    “哦……”

    乔八沉吟一声,茫然地看着叶子轩:“比如什么?”

    “砰!”

    就在这时,墨七熊忽然脚步一挪,像是猎豹一样冲出四五米,轰的一声撞在叶子轩的背后,叶子轩整个人瞬间弹射出去,横跨十多米的距离,快如猎豹、捷若狐兔,乔八十几名贴身保镖脸色巨变,匆忙拦截,手中的兵器极力锁定叶子轩的身影。

    “反应太慢了……”

    叶子轩的声音回荡,随后,他落在乔八的身边,一道刀光乍现。

    乔八的脖子,多了一把金色小刀,正是白毛狼的武器,也是汤兮兮杀人的家伙,锋利,冷冽。

    叶子轩如水平静地站在乔八身边,嘴角勾起完美又诡异的弧度:“现在,我们可以安然离开了吧?”

    乔家守卫怒斥不已:“放开乔爷!放开乔爷!”

    只是他们虽然愤怒,却不敢轻举妄动,他们已经看到乔八脖子流淌的鲜血。

    在郭厚刚抬枪制止他们靠近时,叶子轩重复一句:“乔爷,我们能出去了吗?”

    乔八淡淡出声:“能,并且还没有一个人敢拦截你……不过用我一个老头子当盾牌,呵呵呵,不光彩。”

    叶子轩无所谓的撇撇嘴:“光彩?光彩的话,汤兮兮怎会被绑到这里来?”

    乔八叹息一声,抬头直视叶子轩:“我小看你了,今天认栽。”随后,他向众人喝出一声:“让路!”

    乔家守卫先是不动,随后犹豫,最后把路让开。

    叶子轩大笑一声,带着墨七熊他们从容离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