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七百四十七章 最大赢家
<=""></>

    第七百四十七章 最大赢家

    哈城,东边发亮,叶子轩跟白秋画靠在房车上,缓缓向雄鹰堂置办的盛世首府驶去。

    乔家花园已经血流成河,一场大火不仅烧毁了数百具尸体,也烧毁了乔家十多栋建筑,而决定在哈城站稳脚跟的叶子轩,没有火急火燎地马上回京城,相反就地驻扎了下来,似乎完全不担心官方追究以及乔八死忠和洪帮子弟的报复。

    当然,叶子轩也没有大意地奢望,一人之力就把东三省局势掌控,在他攻击乔家花园的时候,大批叶宫子弟从香港和澳门飞来,华海则一兵不动迷糊三帮视线,白秋画也在天亮的时候抵达哈城,撒出大批雄鹰堂子弟监控哈城的动静。

    与此同时,叶子轩也前往叶宫哈城大本营,盛世首府。

    早上六点,晨风习习,很是舒适,有些疲惫的叶子轩躺在白秋画修长大腿上,闭目养神。

    白秋画也乖巧识趣,布置完任务后,纤纤玉手就亲自给叶子轩按摩头部,力道均匀,不轻不重,待遇很香艳,

    驾驶位置跟休息区已经被隔开,房车里除了开车的空小寒,就仅剩下叶子轩和白秋画这一对狗男女,这时候要做点天雷勾动地火的美妙勾当,百分百没人会发现,只是两人并没有**一番,白秋画眼波流转,神色间温柔到近乎狐媚。

    车子行到途中,白秋画把手从叶子轩脑袋移开,缓缓向下,滑到他的胸口处,搜寻一抹血迹的位置,看看是否受伤,车内空调开的很足,叶子轩躺在车里,只穿了一件衬衫而已,如此一来,白秋画冰凉小手立刻触到了叶子轩的肌肤,

    叶子轩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到女人俏丽的容颜,故作惊慌,抓住那只手低呼:

    “你要干嘛,光天化日下对我一个伤员用强可不是女侠所为,你行行好?等我休息下,一定乖乖接受你蹂躏。”

    白秋画娇柔无比地笑骂了一声,神色自然,解开叶子轩的衬衫钮扣,自上而下,动作很暧昧:“我只是看看你伤口而已,还伤员呢,我很好奇你到底有多凄惨,小官人,平日里你不是总说自己是**汉子嘛,一点小伤不算什么。”

    “来,妾身帮你揉揉,要乖哦。”

    叶子轩爽朗一笑:“几天没见,妖媚功力又精进了啊?”

    白秋画一脸娇媚,轻笑一声:“是吗?那让奴家给你舔舔伤口怎么样?”

    叶子轩眼睛瞬间一亮,原本疲惫不堪的身体瞬间又生龙活虎起来:“小弟不才,愿意跟姐姐大战三百回合。”

    “哈哈,谁跟你三百回合?脚趾头都不跟你玩。”

    白秋画挑逗起叶子轩的**后,马上嫣然一笑:“馋死你。”

    随即,她迅速偏转话题:“官人,哈城让我们处理就是,你回京城呆着安全一点。”

    她手指在叶子轩头上揉着:“虽然澳门和香港来了一千子弟,叶宫三堂也有两百多名可战精锐,但乔八在哈城苦心经营多年,吃他饭的人成千上万,随便冒出几千名死忠,再加上洪帮煽风点火,哈城局势会很复杂,你还是要小心。”

    叶子轩闻言一脸郁闷,摸了女人两下大腿过过瘾:“你都说危险了,我更应该留下来坐镇,总不能让你们处境艰难,我在京城看戏泡妞吧?再说了,我留下还有其它的用意,燕战雄给我信物,昨晚因乔八失心疯,没有发出大作用。”

    “如今乔八死了,我要看看,燕战雄能否庇护我站稳脚跟?”

    叶子轩想得很是长远:“我给了燕战雄面子,跟叶天荡和解,他也该投桃报李,扶我一把。”

    昨晚的燕氏信物,化解了郭厚刚一伙的大义凛然,让后者无法借题发挥反咬自己抹黑叶家,但并没得到叶子轩想要的效果,乔八有忌惮,但没有望风而逃,叶子轩一度怀疑燕氏信物的含金量,直到最后那个电话,他才明白事出有因。

    乔八的能耐并非洪帮和土皇帝那么简单,他有直达天听的惊人途径,所以对燕战雄的权威有足够自保能力,因此叶子轩想要再留下看看,燕战雄对东三省各方的真正威慑:“如果老燕在这真一手遮天,哈城的暂时动荡,不足为虑。”

    “他当然可以庇护你站稳脚跟,只是要看他肯不肯,愿不愿意。”

    白秋画伸手摸了叶子轩的脸颊一下,随后轻声问出一句:“听说乔八昨晚走投无路的时候,用二十八间遍布东三省的古玩店,换了三十秒的电话,只是刚刚接通,就被人一箭射杀?他给谁打电话呢?这么有自信可以从你刀下存活?”

    “这电话,还真能救命。”

    听到白秋画这个疑问,叶子轩睁开深邃清澈的眼睛,望着俏丽女人苦笑一声:“幸亏那一箭射的及时,不然乔八自报家门喊出救命后,再把那个电话打开视频递给我,估计我就不得不给他活路,那可是实打实的大人物,招惹不起。”

    “我当时一听到电话另端的声音,我就有点后悔给乔八三十秒,真没想到,他有这种大靠山。”

    白秋画来了一抹兴趣:“究竟是谁啊?”

    叶子轩手指一勾,在白秋画俯下身子时,他贴着耳朵低语了一个名字,白秋画娇躯一震,俏脸流露讶然:“他?”

    在叶子轩微微一笑表示确认时,白秋画柳眉轻轻一竖:“乔八能跟他搭上线,那叶宫杀掉前者,还霸占这地盘,他岂不是会大动肝火?相比刘谷周支持的三帮来说,他的能量更加惊人,他如想替乔八出口气,叶宫在东北很难立足。”

    “不用担心。”

    叶子轩似乎早就想过这问题,脸上绽放一抹灿烂笑意:“第一,乔八是在他庇护前死的,算不上不给他面子,第二,昨晚一事牵扯到汤兮兮性命和清白,爷爷早前让我照顾汤兮兮,我昨晚把事情跟他说了,他对乔八所为异常震怒。”

    “所以老爷子会压制对方的怒火。”

    白秋画闻言如释重负:“叶老肯介入,事情就好办多了。”

    “是啊,他肯打声招呼,我们压力就小很多。”

    叶子轩坐起来:“只是整个哈城的局势,还是需要依靠我们自己,老爷子跟张老对事务越来越放手,如非道理在我们这边,又牵扯兮兮性命和拿过,他八成不会搭理,总喊着削弱影响,让华国像机器一样运转,免得死后出大乱子。”

    白秋画点点头:“放心,我会尽快稳住局势。”她随即又问出一句:“放箭之人,昨晚有没抓到?听说是血羽箭?”

    叶子轩拿过一瓶净水,喝入一口提提精神:“对方跑得很快,而且对乔家花园很熟悉,途中还有早布置好的机关,唐薛衣他们追出三公里后丢失踪迹,看对方的样子,应该盯了乔八好几天,但无法判断是泄恨射杀,还是杀人灭口。”

    “箭,是血羽箭,不过是山寨的。”

    白秋画幽幽一叹:“山寨?这就不好追查了,你说,会是谁呢?会不会是射杀师太的白衣人?”她已经师从枯花师太了,还正式设宴拜师,两人关系相当密切,白秋画自然也从后者嘴里知道不少东西,比如那晚袭击的人不是叶天荡。

    她低声问出一句:“师太跟我说过,那个白衣人,卫战国的嫌疑更多,可是明面资料却不见半点端倪。”

    “我也想过。”

    叶子轩没有对女人太多隐瞒:“表哥看似人畜无害,身手明面上也不凸出,可我知道他深不可测,比天荡厉害,可只是体型对不上,白衣人身材跟卫战国相差太远,表哥可以蒙面,但总不能束起身型吧?破解了这点,迷底就解了。”

    白秋画点点头:“这倒也是,身型对不上。”

    叶子轩的眼睛微微眯起,望着前方几栋高大建筑:“别心急,迟早会找到破解谜底的。”

    “对了,把那支铁钎拿去化验一下,看看它捅出的伤口,跟表哥杀掉的韩中剑伤口,有没有吻合。”

    白秋画神情一怔:“汤兮兮手下的那支铁钎?”

    叶子轩点点头:“没错。”他还制止白秋画追问:“等拿到结果,我再跟你说一说猜测。”

    白秋画轻轻一笑:“好!”

    叶子轩摸着白秋画大腿的手多了一点力道,想起古聊斋这一系列的事情,叶子轩已经意识到,这些事件都带着一点引导性质,好像有一只幕后大手,推动着他来哈城灭掉乔八,只是他无所谓有没人算计,只要结果是他想要,他就是赢家。

    二十八间古玩店,东北地盘,三帮缺口,叶子轩想要的,都在这一战中获得,他相信,这个结果已超出幕后黑手的预料,对方八成只是想要挑起叶宫跟乔八的冲突,加剧三帮跟叶宫开战脚步,然后趁机浑水摸鱼来赢取幕后黑手利益。

    只可惜对方没有想到,叶宫连夜杀了一个回马枪,杀了乔八,拿下东北,让哈城还来不及动荡,就已经更换主人。

    有人要借他的力,同样,叶子轩在借对方的势。

    叶子轩微微闭上眼睛,心里发出一个声音:老表,嫂子,你们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