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七百五十六章 一弓四箭

天才布衣 第七百五十六章 一弓四箭

  第七百五十六章一弓四箭

  早晨,边境丛林,华俄交界,林间小道。〖∈八〖∈八〖∈读〖∈书,.2∞3.↓o`

  叶子轩和燕战雄各骑着一匹大马,背着一个箭筒晃悠悠向华军驻地走去,身后数十名华军,也是骑着一头大马,只是相比两人的冷兵器来说,他们多了不少热武器,夹杂其中没人驾驭的几匹马儿,除了几只山鸡野兔外,还有不少弹夹。

  “今天收获太差了。”

  燕战雄扫过身后的战利品一眼,脸上流露出一股子遗憾,随后望向身边的叶子轩苦笑:“还以为今天可以带你满载而归,即使干不了黑瞎子,也能搞几头野猪犒劳自己,结果却只有几只山鸡野兔,这还是叶少的功劳,真是丢人啊。”

  “司令真会说笑。”

  叶子轩闻言笑了起来,挪挪身子让自己变得更加舒服:“我马术不行,箭术不行,路也不熟,根本玩不转大家伙,只能猎杀一些山鸡野兔,跟燕司令完全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如非燕司令目标宏大,看不起小玩意,怕是早遍地鸡兔。”

  昨晚他和墨七熊等人被接到燕家,还没喝两杯茶聊两句,就被燕战雄带到了边境大营,喊着早上一起去华军划分的狩猎场打猎,让叶子轩他们过过手瘾,也见识一下丛林的风情,叶子轩也没有拒绝,四点不到就跟着燕战雄踏上征途。

  先是一路奔行,随后就地毯式推进,很是累人。

  为了避免枪响引起误会,早上一行人还是用弓箭狩猎,只可惜天气不是太好,加上队伍过于庞大,所以五六个小时下来,除了山鸡野兔之外,几乎没有什么收获,山中野兽好像知道他们要出现,全都不见了踪影,让燕战雄很是懊恼。`

  “你小子,说话总是让人这样舒服。”

  听到叶子轩一番话,燕战雄哈哈大笑起来,随后扬一扬手中没开战的弓:“只是再怎么说,我今天也是无功而返,一箭未放,本想让你见识见识丛林风情,看看那几百斤的大家伙,结果什么都没有,这一踏出来,可谓是瞎折腾了。”

  叶子轩笑着接过话题:“司令,我这次出来已收获不少,虽然天气不是太好,但丛林轮廓还是看了个七七八八,而且还骑了马射了箭,斩获三兔五鸡,这五个小时,值了,待会回去,再把这些食物烤了,此次出行可以打九十分了。”

  “天龙,你心态很不错。”

  燕战雄对叶子轩竖起大拇指,眼里带着一抹若有所思:“至少比天荡那小子强多了,你总是能看到手里的东西,而天荡只会念叨没实现的目标,这就注定一个珍惜眼前,一个埋头苦赶,于你来说,无论将来怎样,你至少拥有现在。”

  “对后者来说,如最终能实现目标,倒也不枉风雨兼程。”

  燕战雄叹息一声:“如最后还是失败,那就是两手空了。”

  他苦笑一声:“说穿了,就是眼高手低。”

  叶子轩扫过他手里那张普通长弓,脸上划过一丝笑意:“司令,别这样说荡哥,他跟我总是有区别的,毕竟我跟他的路子完全不同,好了,咱们不说这些事了,说一说司令的藏区之行吧,怎样?揪出狮山成员没有?找到大鱼没有?”

  他想要借机询问血羽箭,但思虑一会最终压制,还不是时候。`

  “跟今天出来打猎一样。”

  燕战雄把目光望向前方,眼里闪烁一抹光芒:“虾兵蟹将有一些,大鱼却是没有,根据调查组的情报,我亲自带队捣毁对方一个隐藏藏区边境的基地,杀了四十多人,抓了八人,还缴获一些枪械和**,可惜这些全都是初始学员。”

  燕战雄没有太多隐瞒:“他们就是狮山组织忽悠进去的炮灰,里面好几个国籍的人,墙壁还写着为自由而战,这些人太低级,太菜鸟,我威逼利诱还当场毙掉几个人,都没有挖出有价值的线索,而据点负责人图巴早早死在冲锋中。”

  他很是遗憾:“真应该留他半条命。”

  叶子轩一抹脸上潮湿的露水,绽放一个笑容道:“没有抓到大鱼固然可惜,可是能够捣毁一个狮山据点,歼灭数十名恐怖分子,燕司令也是功德无量,不然三五个月后,这些人就可能完成训练,扛着炸弹四处晃悠,对华国绝对是一个伤害。”

  “如今毁灭,华国又多一点太平。”

  燕战雄也出一阵爽朗笑声:“也只能这样自我安慰了。”接着又想起一件事补充:“对了,我在捣毁狮山组织时,还救了一个被他们绑架的人质,那小子是藏区人,还是公务员,假期玩骑行,淬炼自己意志,结果被狮山组织撞上,顺手就绑了。”

  “狮山组织原本想要敲他几个钱,结果现那小子穷的叮当响。”

  他向叶子轩说着奇遇:“于是就专为洗脑,想把他展成自由战士,可惜那小子太理性,怎么洗脑都不上道,于是惹怒狮山组织,定下八号斩威慑的安排,如非我恰好捣毁据点,估计他就要人头落地,成为网络上的热门视频了。”

  叶子轩眼睛微微眯起,他感觉这版本有些熟悉:“藏区人?公务员?穷小子?”

  “没错,他是一个可怜人。”

  燕战雄漫不经心地抬起头,望向前方一片薄雾还没散去的树林:“也是一个懂得知恩图报的人,我救了他之后,他就缠着要按照藏区规矩报答我,要来东北大营做勤务兵,做牛做马,不然就跪在地上不起了,为此还展示了点价值。”

  “他说他天生擅长记忆,有过目不忘本事。”

  在叶子轩安静聆听时,燕战雄又补充上一句:“为此,还凭借恐怖分子押解他和洗脑时的记忆,把整个据点各个角落详细画出来,让我把据点一批深埋土中的**挖了出来,他还画了一个拼图,告知是前些日子来过据点的神秘人。”

  燕战雄显然把叶子轩当家人了:“我照着照片一查,现是藏区一名中层官员,一查,果然有问题,然后直接抄家,在他家里现不少跟狮山组织往来的证据,可惜还是没拿下活口,那家伙牙齿有毒药,来不及拔掉就被他吞食了。”

  叶子轩轻轻点头:“这人质,本事不小啊。”

  “我也觉得他这脑子好使,于是就把他带回燕家了。”

  燕战雄笑了笑:“准备培训一段时间,然后再给他安排相应工作,这算是藏区之行的最大收获了。”

  叶子轩也跟着笑起来:“他叫什么名字?改天司令撮合认识认识。”

  燕战雄闻言故意板起脸:“怎么?想挖墙脚啊?”

  叶子轩摆摆手:“没有,纯粹是欣赏,想交个朋友。”

  “嗷!”

  就在这时,前方密林一阵闷响,一记摄人心魂的凄厉狼嗥炸起。

  丛林爆起,数十名华军下意识绷紧神经,还有人已经摸向了枪械,人,对野兽的吼叫,总是本能忌惮。

  “呼!”

  接着,四头成人般大小的灰色大狼窜出,它们骨架极大,鬃毛如铁,样子很是凶恶。

  獠牙流淌森冷寒光,奔行如风,嗜血大口,闪烁冷酷、血腥、暴虐。

  “嗖!”

  只是还没有等四头巨狼冲到众人面前,叶子轩只觉得眼睛一花,长箭掠空而过的尖锐哨音撕裂耳膜,接着,奔行道上的四条巨狼身躯一震,瞪着几欲迸裂的狼眼,满是惊惧惶恐之色,像是断线风筝一样倒在了地上,砸起了滚滚尘土。

  飙射的血液冲天而起,让众人视野变得迷蒙。

  在四条巨狼的额头处,就如忽然绽放的一朵鲜花,腥红的箭羽迎风摇曳,贯脑而过的箭尖,则闪烁着一点寒芒。

  一弓四箭,杀意淋漓!

  燕战雄缓缓放下战弓:“今天,总算有点收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