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七百五十八章 旺姆?扎西?

天才布衣 第七百五十八章 旺姆?扎西?

  <=""></>

  第七百五十八章 旺姆?扎西?

  东北,燕家,远远看去,斗拱飞檐,高大巍峨,古朴的青砖色泽,见证着曾经的历史风云,和岁月的变迁。

  这里,可说是华国戒备最为森严的地方之一,比起京城叶家和红墙也不逊色,燕战雄,是东北军事力量的最高长官,花园内,亲卫们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刀枪锋刃明亮,流露出森然的肃杀之气,连天上的飞鸟都下意识的逃避远离。

  此刻,燕家议事厅,气氛更是凝重。

  “什么?!”

  “你们说什么?!”

  身躯笔挺的燕战雄,一扫往日的深沉,也没在意叶子轩等客人的在场,大异往日的镇定,身上还沾染狼血的他拍桌而起,桌上一个刻着保家卫国的茶杯,被他震的滚落下来,茶水泼溅,摔得四分五裂,让燕战雄脸上的怒容更具狰狞。

  燕战雄精芒倏涨,凛然生威,但更加骇人的却是,随着燕战雄的怒意,是让人毛骨悚然的冰寒,霎间溢满整个大厅,空中温度一下子降低了许多,数十名军官、狩猎成员以及几个化验员全都低下了头,不敢多望如魔神降世的燕战雄。

  “真是诱狼剂?”

  燕战雄的眼里闪烁一股杀意,手指点着面前数十人喝道:“堂堂东北行营,我燕战雄的狩猎队伍,随身携带的调味瓶子,竟然真的混合着一瓶诱狼剂,我该说情报部门和亲卫是饭桶,还是我已众叛亲离,身边都有人想要我的命了?”

  在丛林中遭遇狼群袭击,幸亏携带的枪械和子弹足够,让燕战雄他们可以从容杀出一条血路回来,可是满地的狼群尸首还是让不少华军惊颤,燕战雄一度以为是猎杀四头巨狼,引得同伴围杀过来报仇,当时并没有把这件事往心里去。

  但叶子轩从调味瓶中找到端倪,指出狼群袭击事件绝非偶然,而是有人在调味瓶中放了诱狼剂,继而把狼群源源不断引过来,燕战雄这时才感觉到事态严重,有人想要他的性命,也表示,有熟知他生活习惯的人,悄无声息设了杀局。

  这个判断让他很是愤怒,远比被狮山成员袭击还愤怒,前者是恐怖分子找存在感,后者是自家将士在算计。

  燕战雄不怕刺杀,却恼怒这种下三滥手段,而且还可能是自家人,所以回来后连饭都不吃,马上让人拿那瓶东西去化验,看看是真的诱狼剂还是叶子轩判断错误,同时把所有能牵扯到的人员聚集大厅,他今天一定要把事情查个明白。

  “司令,对不起,我们真不知道它有问题,真不是我们做的。”

  几个相关人员一脸惶恐,拍着胸膛大声喊道:“我们还品尝过这些东西,没问题才带过去,领取报告上也有写明。”

  燕战雄对自己安全很是注意,除了身边常常有不少人保护外,他的衣食住行也格外小心,就这出事的调味瓶,出现在狩猎队伍前,首先要由库存管理者一一品尝,没问题了,就在安全单上签字,随后领取者也对物资测试,确认安全。

  两者都确认安全了,这些东西才会到狩猎队伍,就算到了狩猎队伍,烤制东西后,也由亲兵先品尝,没有危险,燕战雄才可能享用,各个环节都可谓小心,可是依然没有想到,调味瓶中藏有诱狼剂,相关人员不知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他们脸上虽然有着无辜,可心里也清楚,终究是自己失职了。

  叶子轩知道这些环节后,也对诱狼剂的出现有了好奇,他看了出库清单和领取清单,上面的东西都是一一对应,而现场带回来的瓶瓶罐罐,也显示在场数量没有出入,没有想象中的多出一瓶,清单显示五瓶老干妈,现场也只有五瓶。

  这就意味着,如果后勤和亲卫没有问题的话,那就是有人调换了老干妈。

  叶子轩眼里闪烁一抹思虑:对方究竟是怎样调换的呢?

  “司令,息怒!”

  在全场一片沉寂的时候,一名副官硬着头皮上前:“这可能是一次杀局,但也可能是一次意外,有人不小心把诱狼剂混入调味瓶中,或者后勤采购的时候,那瓶东西就可能挂羊头卖狗肉,装瓶错了,各个巧合使然,导致今日局面。”

  他还不忘记提醒燕战雄:“毕竟司令每次出去,物资包括调味瓶都是随机抽取,要做手脚有点难度,而且随行的厨师和卫兵,也都是跟随司令多年的亲信,全都信得过,他们应该不敢做出这种事,司令,此事还是要详细调查为好。”

  燕战雄闻言微微皱起眉头,寻思有没有意外的可能,这时,叶子轩微微挺直腰板,声音平缓而出:“出库和领取清单都一致,行军口袋也一一对应,根本不可能混多一瓶东西,亲卫的警惕性也没那么低,不会多出一瓶东西没警觉。”

  亲卫连连点头:“三十瓶调味料,一瓶不多,一瓶不少。”

  “那瓶老干妈也不可能是采购前有问题。”

  在燕战雄他们把目光望向叶子轩时,叶子轩站起来补充上一句:“库存和亲卫都是燕司令的亲信,也是经验老道者,出入东西时都会品尝,他们怎可能分不清诱狼剂和老干妈?一人味觉可以有问题,但两人同时坏味觉,概率太低。”

  众人齐齐点头,是这个道理。

  燕战雄挺直了腰板,宽大的身躯多了一股威压:“东西没多没少,味觉没坏,又不是采购的问题,那只能说明就是人为,问题还是出现在你们身上,我敢肯定,你们中间一定有要我命的人,看在大家相处多年,主动站出认了此事。”

  “我保证给他一个全尸,还不为难他的家人。”

  他深沉的气势有如魔神降世:“不然,等我亲手查出来,绝对挫骨扬灰,全家诛杀。”

  空阔的议事大厅,因为燕战雄的这一喝,瞬间变得更加死寂,只有吹入进来的冷风,发出呼呼声响。

  “燕司令,凶手未必在人群中。”

  一直在暗中观察数十人的叶子轩,并没有发现什么端倪,而且正如副官所说,这些都是燕战雄的亲信,如真想燕战雄的性命,何必用诱狼剂绕一圈杀人,找机会下毒或放冷枪更好,反正结果都是死,如不是这些人,那该是自己猜测。

  众人听到这一句话,脸上顿时流露一丝讶然,燕战雄也望向叶子轩:“天龙,你有更好的推断?”

  “如我估计不错的话,那瓶老干妈应该是被调包了。”

  叶子轩脸上带着一抹肯定:“唯有这样才能解释它的存在,燕司令不妨问一问亲卫,他们领取物资后,途中有没有跟其他人接触过,期间有没有暂时离开或者疏忽的空档,然后把这些人也叫来审一审,敲打敲打,应该会有收获的。”

  燕战雄眼睛微微亮起:“有道理。”

  随后,他把目光转到几名亲卫,喝出一声:“我愿意相信你们几个,但事情一定要查个究竟,好好想一想,领取东西后接触过什么人,特别是刘伟亮,清单显示,调味瓶是你领取的,也是你一直保管,想不到端倪,你就是凶手了。”

  “好好想,任何细节都不能错过。”

  被称呼为刘伟亮的亲卫嘴角牵动,艰难挤出一句:“燕司令,我是出发前一个小时领出调味瓶的,全部品尝过,没问题,领取后就再也没离过身了,然后一直放在马匹上保管,早上狩猎,我连厕所都没上过,直到叶少发现它端倪。”

  “这调味料,直到烤狼的时候,还在我手里,也没其他人触碰、、、”

  “司令,我是真想不通、、、啊,不,装调味瓶的行军袋,有一个人接触过。”

  就在燕战雄脸色阴沉下来时,刘伟亮忽然想起一件事,一拍脑袋喊出一句:“我领取物资赶赴马厩途中,可能是走得太快缘故,忽然小腿一软摔倒在地,行军袋也掉落在地上,这时,一个人跑过来搀扶起我,还帮我捡起了行军袋。”

  “可他不应该会害司令啊,绝对不应该啊。”

  燕战雄眼睛眯起:“搀扶你?捡袋子?是谁?”

  “就是司令从藏区救回来的旺姆。”

  刘伟亮睁大眼睛:“司令是他救命恩人,他怎会害司令呢?而且他长得那么善良,不像是坏人啊。”

  叶子轩微微挺直身躯,他猜测,这旺姆,就是那个过目不忘的人了。

  燕战雄向卫兵喝道:“请旺姆来大厅。”

  五分钟后,两名燕家卫兵带着一个相貌平平,身躯瘦小的年轻人走入进来,一米七的个子,双目柔和,鼻子高挺,脸颊有着明显的高原红,他的脖子和下巴还有几道伤痕,看着众人的目光有点诚惶诚恐,那态势,就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

  这种人,放在人海中一点都不起眼,也是屈服命运的苦主。

  燕战雄他们望向这人,眼里没有太多锋芒,显然对他是凶手都不以为然。

  但叶子轩腾地站了起来,声音一沉喝道:“扎西!”

  低眉顺眼的瘦小青年身躯一震,抬头望向不远处的叶子轩,眼中精光瞬间暴涨!

  下一秒,他转身就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