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七百五十九章 绝路
  <=""></>

  第七百五十九章 绝路

  扎西!

  卓玛办公室的要员,宋伯仁临死前给出的疑凶!

  如果没有宋伯仁当初跟叶子轩的密谈,叶子轩心里就不会留下猜忌的种子,也就不会让白秋画竭尽全力搜寻扎西和卫战国资料,相比宋伯仁横死带来的利益,叶子轩更想知道真相,所以他对扎西可谓相当熟悉,哪怕找到的资料有限。

  因此扎西走入大厅的时候,叶子轩第一眼就认出来了,跟资料上的扎西九成相似,最重要的是,他是燕战雄从藏区救回来的,是从狮山据点中出来的,还为燕战雄铲除内线官员立过功劳,太多的巧合和背景,让叶子轩喝出扎西两字。

  正如他所料,这一记喝斥起了作用,让扎西本能地乱了心神,也让扎西嗅到了危险。

  扎西像是兔子一样转身就跑,在这东北地方,能够喊出自己的本名,已经让他心神一惊,再见到站出来的是叶子轩,他就知道大事不好,所以不再存有浑水摸鱼的念想,转身想要求得一条生路,这一跑,也就证实叶子轩推测是正确。

  “拦住他!”

  见到扎西一改唯唯诺诺的气势,像是一阵风一样旋出大厅,燕战雄脸上先是一愣,随即明白了过来,这旺姆肯定有问题,不然不会被叶子轩一喝就跑,于是身躯猛地一挺,向数十名亲信发出指令,还不忘记提醒一句:“我要活口!”

  听到这话,数十人马上拔出军刀,向逃窜的扎西追过去,同时拿起对讲机向外面卫兵知会,还没等他们冲出门口,一道人影直接从窗口跳出,燕战雄侧头望过去,正是叶子轩,后者动作敏捷的窜到外面,锁定扎西方向迅速追了过去。

  燕战雄暗叹一声:还真是能帅能将的真龙啊。

  “九皋!”

  在外面围堵扎西的时候,对手下和叶子轩有着信心的燕战雄,看着空荡的大厅,忽然沉声喝道,随着这个喝叫发出,侧边一扇木门,仿佛被一阵风吹开,插着的一根巨大门栓腐朽般断折,一个黑衣男子已无声的站在了燕战雄的身侧。

  这个黑衣男子,三十岁左右的年龄,身材壮实修长,长着一个鹰钩鼻,双目似鹰隼般锐利,但薄薄的嘴唇更给人一种冷酷无情的印象,这人叫燕九皋,也是燕氏门阀的子弟,属于燕战雄这一脉的,从小习练武道,对燕战雄忠心耿耿。

  对于燕九皋的身手如何,倒没有几个人知道,因为没有人见过他出手,见过的,都已经死了。

  叶天荡来东北行宫度假时,不止一次以切磋之名,找燕家高手比武较量,但燕九皋从来都是避而不战,不过在很多人心中,都把燕九皋放在了绝顶高手的行列中,因为他经常出现的毫无声息,能不被人所知靠近,本事自然不会太小。

  在燕九皋微微鞠躬的时候,只听燕战雄森冷的哼道:“九皋,领几个人,到藏区去。”

  “把给旺姆资料的人,跟他有牵扯的人,全部给我斩杀、、、”

  燕九皋点点头,随后退入暗中消失。

  在感觉自己被戏弄的燕战雄下达格杀令时,叶子轩正带着数十名杀气腾腾的华军,散开向后山悬崖跑去的扎西追去,扎西身手是否厉害还不知道,但跑路却比得上世界冠军,无论是花丛、石头、假山、围墙,对他来说都跟平地一样。

  这家伙放去玩跑酷运动,或者百米跨栏,肯定能拿世界前三,跑得实在太快,太猛了,期间有人对着他的小腿开出三枪,结果都被他兔子一样跳了出去,叶子轩虽然牢牢锁定他的身影,但对环境很不熟悉,一时要追上还是有点困难。

  “嗖!”

  前方两名华军从一条小道现身,想要抬起枪械威慑扎西,却见扎西脚步一挪,身子硬生生从他们眼中消失,再度搜寻却见他已经靠近,直接撞翻两人冲了过去,接着一个蛇形路线,避开两名华军射向腿脚的子弹,身形灵活宛如泥鳅。

  扎西冲出数百米,余光扫到一个红点晃过,没有丝毫犹豫,毫无征兆向侧扑了出去,几乎是刚刚离开原地,一颗狙击子弹就打在他脚后跟,生出一个深深的弹孔,扎西一骨碌翻起来,身子一弯,向前方窜出,恰好撞在一个华军怀中。

  “砰!”

  一声闷响,被撞中的华军连人带刀摔翻在地,没有严重受伤,但全身疼痛的难于起身,侧头望去,扎西已翻了出去。

  “砰!”

  扎西刚刚稳住身子的时候,一名燕氏副官冲了过来,一腿狠狠踹向扎西腹部,有着军人的蛮横,扎西没有躲避,双手一叠,横在腹部前面,一声闷响,军靴踹在扎西的掌心,只是没有燕氏副官想要的骨头筋裂效果,更多是一触即分。

  扎西嘴角牵动了两下,两只脚掌顷刻离地,身子像是拉高的风筝一样腾空。

  “扑!”

  只是还没等燕氏副官贴近再下一城,扎西一扯头顶的树枝,腰部一扭荡了出去,像是流星一样拉开十多米距离。

  副官脸色微变,知道自己上当了,不由暗呼这家伙太棘手,可惜又不能乱枪打死,当下只能拿起对讲机汇报行踪。

  “妈的!这小子属狗啊,这么能跑?”

  “何止属狗,还是兔子,十几枪都没打中。”

  “如果不是要活口,真想机枪突突了他。”

  “没事,后山就一条路,上到山顶就没路了,除非他长了翅膀,不然只能跳入万丈深渊。”

  在叶子轩眯起眼睛盯着扎西背影时,数十名华军开始放慢速度,除了上山的道路渐渐难走外,还有就是扼守各个出入口,不给扎西返身跑掉的机会,他们对附近地形都很熟,清楚后山是一条绝路,只要封住了路口,扎西根本跑不了。

  五分钟后,冲到山顶的扎西大口大口喘息,见到旁边有一个山泉水池,马上冲了过去,大口大口喝着泉水,水中有丝丝甜意和淡淡的腥气,那是血的味道,扎西很是喜欢这种味道,又喝了两口,然后就想向早布置好的隐秘绳索走去。

  他提前放了一根很长很长的绳索,另端有一大袋食物,足够他在悬崖石壁,跟张无忌奇遇一样活几天。

  但他很快眉头一皱,心灵间惊兆忽现。

  扎西站起身来,嘴角的水珠纷撒而落,他的眼神却比那水珠还要晶莹通透,他望向坎坷不平的来路。

  一人现身。

  扎西看着叶子轩,静静地呆了半晌,然后垂下头,缓缓苦笑:

  “来的真是快啊,很好,我今日总算证实,叶少确实是一个人物,这条命输得心服口服。”

  他语声说得那么平淡,就像方才证实的,只不过是场输赢不大的赌博而已,任何人也听不出他将生命投在这赌博中。

  “其实我来了一会,一直看着你,想看看你有没有同伴呢。”

  叶子轩叹了一口气:“你虽已输了,但无论如何,你的确输得很有风度。”

  扎西发出一声短促的笑声:“我若逃出去了,会更有风度的,只可惜这件事已永远没有机会证实了,是么?”

  叶子轩轻轻点头:“不错,你没有逃走的机会。”

  扎西悠然一笑:“作为一个胜利者,你的风度的确也不错,但只怕你习惯了胜利,将来承受不起失败。”

  叶子轩沉声回道:“一个人若站在对的这一边,就永远不会失败的。”

  扎西一愣,随即点点头:“有点道理。”

  叶子轩背负着双手,缓缓向扎西靠过来,脸上一如既往的恬淡:“两天时间,你把附近地形摸得烂熟于心,不然你也无法逃出围追,只是你都熟悉地形了,那就该知道,这是九死一生的路,上来了,除了束手就缚,没有别路可走。”

  “哪怕你提前有所准备,你也难于在山林存活三天。”

  扎西脸上没有慌乱,只是咳嗽一声:“叶少是聪明人,对我这小角色都了解,怎么说糊涂话?这确实是一条九死一生的路,可相比其余路来说,它起码可以让我多一丝生机,多喘息一会。”他还捧起泉水喝一口:“还能喝口泉水。”

  “这倒也是。”

  叶子轩点点头:“万丈深渊跳下去,还是有万分之一的活命机会,从其余道路逃窜,结果要么被抓,要么被打死。”

  “我现在才明白,什么叫天算不如人算。”

  扎西脸上无尽苦楚:“没想到叶少也来了东北大营,更没想到叶少会认识扎西。”

  “看来很多事,你我都心知肚明,也证明宋伯仁临死的话,很大部分是真实的。”

  叶子轩没有逼迫对方,保持着温和笑容开口:“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要泄露我身份?还嫁祸给卓玛他们?”

  “你是不是为卫战国卖命?”

  扎西脸上没有半点波澜,看着叶子轩坚定回道:“卫少可敬,但还不足于扎西效力。”

  “如果我说是为了理想,叶少会不会觉得我假大空?”

  叶子轩轻轻摇头:“为了理想?为了理想,你就要致我这无辜于死地?为了理想,你就要唆使狮山杀手杀燕司令?”

  扎西淡淡出声:“如果我没泄露叶少身份,宋伯仁跟卓玛怎么会死?他们在藏区犯下的罪行怎会大白天下?骷髅墙又怎会为人所知?如果我没有唆使狮山杀手袭击燕司令,他们在藏区的据点又怎会被捣毁?又怎会揪出包庇的官员?”

  叶子轩目光平和:“看来,我还要赞誉你功劳不小啊。”

  “不敢。”

  扎西挺直瘦小的身躯,像是一挺长枪,屹立在悬崖边缘:“我只是想告诉叶少,哪一个理想实现不牺牲一些人?”

  他手指点一点自己胸口:

  “比如燕司令,比如叶少,比如卫少、、、也比如、、、我!”

  ps:谢谢暮念打赏作品100逐浪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