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七百六十一章 江诗丹顿
    

    哈城,冰雪世界,滑冰场。

    从燕家回来两天了,叶子轩的情绪还是没有恢复到以前态势,扎西的死给他太多冲击,他情愿扎西是一个罪大恶极的人,这样对他死就没有什么,可叶子轩想起悬崖画面,又清楚他绝非单纯意义的坏人,这让他连愤怒的态势都没有。

    叶子轩不想过多评价扎西,也抗拒深挖后者底细,所以向燕战雄轻描淡写告知这是被洗脑的家伙,燕战雄判定他是狮山组织的骨干,叶子轩也没有纠正,随后,他就把两人在悬崖的对话,毫无水分记录下来,传给远在京城的叶无锋。

    叶子轩现在能够相信的,也就是垂暮的老人了。

    处理完扎西的手尾,又跟燕战雄确定合作事宜,叶子轩就从东北行营回来,不过他没有整天呆在盛世首府,把琐事交给白秋画他们后,自己就跑来这个溜冰场,想要散散心,也想感受年轻人活力,让自己尽快从扎西跳崖中恢复过来。

    叶子轩在溜冰场的看台上找了一个位置,一边聆听着时尚男女和小孩的喧杂声,一边摸出一本书籍慢慢翻阅,书籍是墨七熊抄家弄来的,后者虽然没怎么读书,但对书籍格外敬畏,没有把它们付之一炬,而是全部送回哈城叶宫堆放。

    乔八多少有些底蕴,堆放的书籍差不多两大车,什么书都有。

    叶子轩今天出门的时候,随手抽了一本来消遣。

    此刻,他扫过远处的人群后,就靠着椅子翻看书籍,一眼就见到一段演讲:“今日能有机会,在诸位贤达面前畅言,我本人,是十分激动和欣喜的,在宝岛时,我没机会认识如此之多的社会贤达,因为那里弥漫着封闭的政治气息。”

    “今天,在伟大祖国的首都,我终于体会到了强盛、文明、开放的空气,这就是回家的感觉。”

    “我从小时起,立有两个志向:一是以终生之奋斗,助我台岛,重回祖国母亲的胸怀,完成伟大祖国的统一。”

    “二是以蓬勃的革命精神,打破笼罩在台岛上空的污浊空气,实现人民民主与地方繁荣。”

    “祖国万岁!统一万岁!”

    叶子轩神情认真看完这一篇激情澎湃的演讲,随后瞄向文章后面的作者介绍,脸上顿时讶然,止不住笑了起来——陈小扁,原中华台北市议员,原民进党主席,原台岛地区领导人,一九九一年七月二十三日《在伟大祖国首都的感言》。

    骗子啊骗子,叶子轩手指还轻轻抚摸着扁哥的照片,想不到扁哥当年也是一个爱国的愤青,感慨政客的无耻和厚颜,想起向悬崖奋身一跳的扎西,喃喃自语:“扎西啊,希望你不是为这种政治骗子卖命,不然你的死就毫无意义了,也没有价值。”

    他的手指翻过书页,想再看看其余文章,却发现被扁哥的演讲打扰了情绪,笑一笑,不再翻阅,丢掉书本站起来,随后舒展筋骨四处走走,逛了几个圈后,在一个甜品店的外围柜台,一个很是时尚靓丽的女生,正一脸郁闷翻着背包。

    隔着柜台,卖甜品的阿姨,眼神汹汹看着她,两人中间,摆着两大碗刚刚挖出来的豆腐花。

    “小姐,你究竟怎么搞的?”

    阿姨语气很是不耐烦:“三十块而已,让我等这么久?豆腐花都快化了。”

    年轻女生十九岁的样子,脸上带着一抹稚气和青涩,样子有点类似刘亦菲,听到阿姨的话,俏脸多了一丝尴尬,随后把手从书包里掏了出来:“阿姨,不好意思,我手机和钱包都被偷了,没钱付这两个豆腐花,你把它们放回去吧,我不要了。”

    听到时尚女孩的话,阿姨脸色一沉,毫不客气的开骂:“放回去?豆腐花都挖出来了,你让我放回去?怎么放回去?变味了怎么办?少给我装神弄鬼,点了东西就要付钱,要么掏出三十块,要么把你手表抵了,否则别想离开这里。”

    她还喊叫一个男店员过来,摆出一副时尚女孩吃霸王餐的态势,也引得不少人驻足扫视几眼。

    时尚女孩把背包转过来,手指从一个窟窿穿出,叶子轩发现缝隙很是锋利,确实是利器所为,随后又听到女孩求情:“阿姨,真的对不起,只是我手机和钱包真被偷了,要不你先放在冰箱,我回去把钱拿来给你,我就住在前进街。”

    “半个小时就能往返。”

    阿姨不耐烦的挥手:“你觉得,你回去了,还会回来吗?赶紧给钱,别叽叽歪歪。”

    “阿姨,你——”

    年轻女孩一阵懊恼,郁闷阿姨太蛮横时,她一眼看到叶子轩,眼睛亮起,嗖地一声冲过来:“嗨,你好。”

    正要离去的叶子轩愣了一下,看着年轻女孩淡淡出声:“美女,你有什么事么?”

    “我叫林思佳,我的钱包被偷了,没钱给豆腐花的钱,我想跟你借三十块钱。”

    年轻女孩似乎觉得同龄人比较好说话:“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叶子轩淡淡一笑,没有太多废话,掏出钱包给了她一百,只是在对方接钱的时候,他的眼皮跳了一下。

    林思佳没有发现叶子轩笑容多了一丝耐人寻味,只是满脸高兴的拿过一百块,转身向甜品店跑了过去,叶子轩眼里掠过一抹光芒,随后挪移脚步离开原地,只是刚刚走出十余米,林思佳又跑了回来,还甜甜哎了一声:“你等等我。”

    叶子轩停住脚步,侧头问道:“还有事吗?”

    “哥哥,你怎么走那么快?你不等我,我怎么给你还钱啊?”

    林思佳对叶子轩眨了眨眼睛,好像在说,还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望着林思佳悠悠开口:“你确定你要还钱给我?”

    林思佳一脸坚定,郑重地点点头:“那当然了,你当我是骗子啊?”

    “唔……”

    叶子轩伸出左手:“那还钱吧。”

    “我刚刚借你的钱,现在哪里有钱还给你啊。”

    捧着两个冰激凌的林思佳,没好气地看了叶子轩一眼,随后向出口微微偏头:

    “我家就在附近,你跟我回去,我还给你。”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这么麻烦?算了,我留个微信给你,你直接发个红包给我。”

    林思佳毫不犹豫摇头,轻哼一声回道:“我手机也被偷了,补卡回来估计有些日子,还是我直接回家给你拿吧,早点清账,你也别婆婆妈妈,十分钟路程,莫非你担心我对你图谋不轨?要怕,也是我怕才对,你一个男人怕什么啊。”

    接着她又撅起嘴巴:“你好像还没把名字告诉我呢。”

    叶子轩笑着回应:“一百块,没必要以身相许吧?”他还朝林思佳的胸部扫了一眼,看到她那如同飞机场般的胸部,摇了摇头补充:“我们今天的认识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没有记下名字的必要,一百块,也没必要搞得这么麻烦。”

    “可我不能白要你的钱啊!”

    迷离的光影中,女孩娇怯怯的样子,像是一滴沾在玉,欲落未落的晶莹水珠,但她的语气、神情,都有着认真。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可是,我现在有要事在身,没空跟你去拿钱啊。”

    “我,我就是想还你钱,没有别的意思啊?”

    林思佳可怜兮兮的小声说道,她的那双清澈眼眸眨动着,长睫似羽,满是无辜:“我家就在门外,不耽误你的。”

    叶子轩双手一摊,苦笑一声:“妹妹啊,一百块,算了好不好?”

    “不行!”

    林思佳嘟起小嘴:“不要我还钱,那你就把我这表拿走。”她把手表摘下来,塞入叶子轩的手里。

    显然,她想要以此让叶子轩向自己妥协。

    “呀,江诗丹顿?好表啊!”

    叶子轩露出一抹讶然,随后变得高兴起来:“这个值一百块。”

    接着,他就把手表揣入怀里,一溜烟向出入口跑了过去,似乎生怕林思佳反悔。

    捧着冰激凌的林思佳,瞪大美丽眸子,完全傻眼。

    这不是她想要的剧本啊,也不是她想要的结局啊。

    在经过一个转角掩住身子的时候,叶子轩敏捷地掏出手机,把江诗丹顿的手表拍了下来,随后发给了白秋画,还带上耳塞淡淡开口:“把这手表的主人名字找出来,看看是不是林思佳,如果是她的话,把关于她的资料全部找出来。”

    “同时告诉唐薛衣,盯住龙文静,哈城叶宫,准备大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