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七百六十二章 戴局长
    

    叶子轩从溜冰场走出来,手里把玩着江诗丹顿,还以为今天不会有什么收获呢,没想到捡了一个大便宜,他笑着走向对面停放的车队,只是还没触碰,身后又响起了一阵脚步声,还伴随一记脆生生的喊叫:“喂,你没给我号码呢。【风云小说阅读网】”

    叶子轩扭头望过去,正见背着背包的林思佳,气喘吁吁站在门口,他没有太多意外对方追出来,扬一扬手中的江诗丹顿笑道:“一百块换一只表,我已经赚翻了,没必要留号码了,林妹妹,谢了,我回去吃饭了,你也早点回家吧。”

    “以后出门注意一点,别被小偷再偷了东西。”

    这一番话把林思佳堵的哑口无言,她跺跺脚很是恼怒这个局面,当下小嘴嘟了起来,发挥女人特有的刁蛮权力:“我不管,我就要你的号码,你今天替我解了围,比一百块一千块有意义多了,我要认识你,哪天有空请你出来吃饭。”

    她昂首挺胸的走了过来,向叶子轩伸出了左手:“号码。”

    叶子轩笑了一下:“你想泡我?”

    林思佳俏脸一红,接着又昂起头:“就泡你,怎么了?难道我不能喜欢你?配不上你?”

    青春逼人,刁蛮可爱,诱得不少人侧目。

    叶子轩脸上划过一丝笑意,随后摸出一张只有名字和电话的名片,递给不依不饶的林思佳:“上面有我名字,有我号码,给你泡我的机会,只是要走点心,毕竟太多女孩子喜欢我了,你如果表现不出色,估计我转眼就把你忘记了。”

    在林思佳接过名片扫视一眼号码时,叶子轩又笑着一拍江诗丹顿,意味深长地补充道:“其实我真不想要你的江诗丹顿,只是你这人太固执太原则了,怎么都要还我一百块,我只能勉为其难了,不过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善待这表。”

    林思佳张张嘴巴,一脸憋屈,但最终挤出一抹笑意:“好了,我记下你的名字了,以后就等着我骚扰你吧。”她还扬起精致的俏脸:“不管你多么高傲,我林思佳看上的男人,绝对不会让他跑掉,你就等着被我泡走,坏蛋,再见。”

    叶子轩走着挥挥手:“再见。”

    林思佳笑着离去,背影在夕阳中拉出一道暗影,很是魅惑,不过身影消失前,她还下意识望了路口的电子时钟一眼。

    就在这时,叶子轩的手机响了起来,戴上耳塞接听,很快传来白秋画的声音:“叶少,已经查清楚了,江诗丹顿的登记主人叫林思佳,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二年级学生,修读的是行为表演艺术,她原籍不在哈城,而是在银川。”

    “我查过她的入境纪录,五天前回到华国香港,然后直飞银川。”

    白秋画低声问出一句:“她有问题吗?”

    叶子轩没有直接回答,只是叹息一声:“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

    挂掉电话,叶子轩正要走向车队,可是刚刚走出几步,他就下意识停滞,感到一抹说不出的凉意。

    这股凉意,即使十多名围来的叶宫子弟也不能消散。

    虽然太阳西下,但天空还有阳光,这凉意,自然不是天气缘故,叶子轩把目光落在不远处的角落。

    那里站着一个妇人,一个奇怪的妇人,之所以说这个人奇怪是因为这个人穿着麻衣,然后很冷漠地看着叶子轩。

    这是一个身穿藏式服饰且身材瘦小的妇人,眼神无尽的阴冷,还有一股子悲愤,多年血与火的本能反应,让叶子轩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那股寒意,对于危险的直觉让他双眼中寒芒一射,喝叫一声小心,随后向溜冰场的出口爆射过去。

    “嗖嗖嗖!”

    当叶子轩的脚尖点在地上弹起的时候,那个瘦小的妇人正把手放在背后,然后,四把刀片呼啸着倾泻了出来。

    目标,叶子轩!

    刀片几乎同时打在叶子轩下意识躲避的门口柱子,势大力沉,几片瓷块向四周溅射开去,两名叶宫子弟被弹中脸颊,闷哼一声后退,看着对方的蛮横和悲愤,叶子轩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但来不及推敲什么,他就喝叫众人赶紧躲避。

    此时,瘦小妇人不仅没有逃避,反而向叶子轩急冲过来,人到途中,叶子轩见到一片泼雪似的刀光洒了下来。

    刀光向柱子后面窜出转移方位的叶子轩,气势如虹地倾泻过去。

    瘦小妇人的身上,好像藏匿着数不清的刀片。

    叶子轩一个打滚翻出去,险之又险避开锋利刀片。

    “砰!”

    趁着叶子轩躲避的空档,瘦小妇人又拉近双方距离,一名叶宫子弟下意识抬刀,想要阻挡对方步伐,只是军刀劈出却落了一个空,还没来得及偏转方向,腰眼就被瘦小妇人一脚踹中,那一瞬间,他感觉眼前猛地一暗,随后跌飞出去。

    “扑!”

    叶宫子弟口吐鲜血晕倒。

    一招得手,瘦小妇人反手一掌扫向另一名阻挡者。

    “呼!”的一声,她的手掌狠狠地扇过空气,竟然发出肉耳可听的呼啸声!

    这名叶宫子弟也算了得,头一低翻滚出去,虽然难看但终究保住小命。

    一击落空。

    瘦小妇人的表情没有半点变化,一脸的麻木就像是电影中的丧尸一样,平静的表情跟激烈的身体动作,完全就是两个极端,她左脚雷霆一扫,轰然扫在那名还没爬起来的叶宫子弟小腿,砰!后者身躯一震,重心不稳如冬瓜般摔出去。

    摔倒在地的叶宫子弟再也爬不起来。

    “杀!”

    后面的三名叶宫子弟见到她要伤害叶子轩,挥舞战刀雷霆劈了出去,瘦小妇人右手一抬,一道刀光迎接了上去。

    “当!”

    一声脆响,叶宫子弟的军刀如莲藕般断裂,数人齐齐闷哼一声后退,嘴角都流淌出一抹鲜血。

    刀势未止,瘦小妇人冲过十多名叶宫子弟阻挡,气势如虹拉近自己跟叶子轩的距离,在叶子轩跃身而起时,棺材板已从暗影中出来,一个凌空扭身就到了独眼妇人面前,一刀轻转,他直接用刀背挡住向追击叶子轩的刀光,力求阻止。

    “轰!”

    两刀在半空中狠狠碰撞,一声巨响,溜冰场门前的尘土被两人脚步拖起乱舞,刀光忽然如鲸鱼吸水般散去。

    瘦小妇人鼻孔里被震出一抹鲜血,右手颤抖着紧握利器,棺材板也退后了三步,但脸上没有苦楚。

    他没有半点停滞,右手一转,连人带刀再度扑出,宛如一颗流星冲向瘦小妇人。

    “叮!”

    一记刺耳的尖啸声在黄昏中清脆响起,初时细不可闻,但刹那间已响澈整个空间,就连风声也被这尖啸声遮住。

    瘦小妇人抬头望去,匹练般的刀光如流星横掠而来,她和棺材板的距离瞬间拉近,棺材板做任何事都很认真很执着,也重视每个对战的敌人,在他眼里不会有三六九等的敌人,只有全力以赴不遗余力的对手,敌死我活这是他的宗旨。

    “嗖!”

    在叶子轩双手插在口袋,望着坚韧不屈的瘦小妇人时,后者正神情漠然冲出两步,不退反进向棺材板劈出一刀,刀锋如流星般穿破半空,气势一时无量,四周气流随着这一刀的劈击,也如箭一般的迎面击去,棺材板顿感一座山压来。

    “砰!”

    两刀瞬间相撞,两人身躯一震,各自向后退出四五步,脚步连换,才重新站稳脚跟,可见这一击是何等力道。

    “住手!”

    就在两人要再度厮杀的时候,一辆黑色车子缓缓行驶了过来,车窗落下半条缝隙,随后,一个声音低沉传了出来:

    “仁吉,回去!”

    喊话人中气十足,带着一股子威严。

    听到这个声音,瘦小妇人的杀意和悲愤瞬间退去,连握着刀的手也低垂,接着就保持沉默后退,退速极快,叶宫子弟和棺材板想要围堵,辨出声的叶子轩轻轻挥手,制止叶宫子弟对瘦小妇人动手,还让他们不要包围那辆黑色的车子。

    叶子轩知道是谁来了,对瘦小妇人的危险也就不放心上,而且来者既然跟瘦小妇人认识,那么今日一事也就有解释。

    棺材板他们不解地看了叶子轩一眼,虽不明白为何不趁胜追击,但还是无条件散掉包围圈,转而把叶子轩围在中间。

    瘦小妇人看了一眼车子,又看看叶子轩,最终对着天空叹息一声,咬着嘴唇撤离。

    “嗖!”

    也就五六秒时间,瘦小妇人就从叶子轩他们视野中消失无影,叶子轩从棺材板他们的保护圈中走出,晃悠悠来到那一辆黑色车子,轻轻一敲车窗,扬起一抹灿烂笑容:“身为执法人员,有人当街行凶,不仅不出手逮捕,还要让我放跑她。”

    “知法犯法,可要罪加一等。”

    车内之人,发出一阵爽朗笑声,随即又落下些许窗户:“这样说你顶头上司,你还想不想要转正?”

    面孔清晰,红光满面,大腹便便,笑容带着一点猥琐,正是半年不见的戴局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