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七百六十三章 还一份大礼

天才布衣 第七百六十三章 还一份大礼

  “千家万户把门开,快把咱亲人迎进来。【全文字阅读】”

  “咿儿呀儿来吧呦,热腾腾儿的油糕,摆上桌,滚滚的米酒捧给亲人喝、、、、”

  哈城的忘忧轩三楼厢房,戴局长正拿着话筒放声高歌,颇有感情唱着二十多年前的革命老歌,靠在沙发的叶子轩眼睛微微眯起,一副不堪受扰却无奈的态势,手里虽然也握着话筒,可是却一句都切不进去,只能听着戴局长不亦乐乎。

  这已经是第十三首歌了,戴局长战斗力强悍的唱了一个小时,期间只喝了半杯啤酒,好像八辈子都没有唱过歌似的,叶子轩看着侧边镜子倒影出来的老戴,暗呼如非自己知道他的脾性和品行,怕是要怀疑这是一个夜夜笙歌的贪官了。

  “子轩,子轩,来,最后一个高音。”

  在叶子轩往嘴里丢入一个瓜子时,戴局长忽然回头向叶子轩招手,示意他赶紧站起来帮自己一把,叶子轩苦笑一声,拿着话筒走到戴局长身边,掐着节奏高唱起来:“山丹丹(的那个)开花(呦),红艳艳,**领导咱打江山。”

  “**领导咱打江山!”

  戴局长的左手随着叶子轩飙出高音,不断旋转,不断旋转,随后在高处猛地一握,结束最后一个音符,整个厢房瞬间恢复了几分安静,戴局长脸上笑容很是灿烂,伸手一拍叶子轩的肩膀笑道:“漂亮,漂亮,亢奋有力,余音绕梁。”

  “子轩,你真应该去参加华国好声音,拿一个冠军回来给我长长脸。”

  叶子轩轻轻咳嗽一声,放下话筒后第一时间关闭屏幕,接着向戴局长侧侧手:“局长,我请你吃饭,你不要,请你喝茶,你不要,却要来这里唱歌,还一唱就是一个半小时,你最近是不是生活太无聊,所以拉我过来陪你解闷消遣?”

  戴局长绽放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随后也放下话筒走回沙发:“饭每天吃,茶也每天喝,歌却是难得唱一回,主要是我权力太重位置太高,出去跟他们瞎混一气,不合适,而且很容易被人误认贪官形象,你知道,我很爱惜名声的。”

  “我死后要盖国旗,葬八宝山的,万一有了污点,我死去的祖宗会爬出来抽我的。”

  叶子轩自顾自的端着啤酒喝着,还不忘记挪揄一句:“怕给祖宗丢脸,那你今晚还唱这么欢?如果我拍几张你唱歌的照片出去,九成九都会说你是贪官污吏,你看看你,头发没了,肚子大了,笑容还无尽猥琐,百分百的贪官形象。”

  “小子,怎么说话的?”

  戴局长瞪了叶子轩一下,拿起一瓶苏打水灌入几口:“给你一个巴结顶头上司的机会,你不好好珍惜,还敢出言来挪揄我?信不信不让你转正了?忘记告诉你,我还挂着华海警局局长的头衔,随时消了你档案,让你变成无业人士。”

  叶子轩闻言笑了起来:“对不起,是我错了,局长,要不给你安排两个小妹,只是身体扛得起吗?”

  戴局长轻轻咳嗽一声,靠在沙发上望向叶子轩:“小子,你无耻的样子很有我当年的神韵啊。”随后大手一挥道:“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歌唱足了,东西吃饱了,咱们来谈点正事吧,下午袭击你的瘦小妇人,她的名字叫仁吉。”

  叶子轩淡淡出声:“扎西的亲人?”

  戴局长握着水瓶的手一滞,带着一抹讶然看着叶子轩,眼睛渐渐变得深邃:“不愧是金牌小协警啊,见一叶而知天下秋,看来你已经知道不少东西,也好,省却我不少口舌和时间,没错,仁吉跟扎西关系密切,她是扎西的领路者。”

  “两人明面上没有关系,可实际上却如母子。”

  戴局长声音自带一股威严:“扎西死了,跟扎西有关的几个成员,也被燕战雄的手下斩杀了,如非家眷跑得快,估计也全变成秃鹰嘴里的食物,扎西是被你堵住的,如果不是你追的太紧,扎西就能从悬崖的绳索脱身,而不是跳崖。”

  “虽然你的所为和反应是本能,但对仁吉来说,扎西他们因你而死。”

  叶子轩脸上没有太多情绪起伏,似乎已经猜到了这些东西:“所以仁吉把血债算在我头上?觉得我该对扎西的死负上责任?”他想起仁吉袭击时的悲愤目光,苦笑一声自己真是倒霉,去燕家打个酱油,却无形中成了逼死扎西的凶手。

  仁吉怕是会仇视自己一生。

  戴局长灌入一大口苏打水,脸上带着无奈:“我知道这不能怪你,只是仁吉跟扎西母子情深,一时控制不住情绪,所以跑来哈城对你发难,我知道此事后,也就赶赴过来制止,幸亏双方没有造成实质性伤害,不然我是百死莫赎了。”

  “不过你放心,我可以保证,她以后绝不会找你晦气。”

  叶子轩没有太多的高兴,只是手指轻轻摩擦着杯子,神情平静,目光平和:“局长,这样说来,你跟仁吉和扎西关系也很密切,不然也不会趟这浑水,根据我的情报,扎西背后有一个组织,仁吉又听你的话,你是不是他的领导者?”

  戴局长苦笑一声,听得出叶子轩的意思,没有太多隐瞒:“算是。”

  接着他又补充一句:“至于什么组织,暂时不能告诉你,这是国家机密。”

  “够坦诚。”

  叶子轩脸上扬起一丝笑意,身躯前倾补充一句:“忘记告诉你,扎西之所以会跳崖,并非燕战雄发现他有问题,而是我发现他的端倪,让他无所遁形只能一死了之,而我发现的这端倪,就是他为卓玛办公室的人,他来燕家是潜伏。”

  戴局长叹息一声:“只能说大水冲了龙王庙,扎西去燕家确实是潜伏,盯着势力越来越大的燕战雄,免得后者有什么差错乱了华国未来,如果你知道扎西跟我们有关,或许就不是这种局面,只可惜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泄露他们身份。”

  “对燕战雄来说,有人潜伏在他身边监控,是一个很有敌意的举动,可对整个华国来说,这任务很有必要。”

  他还有些遗憾扎西的激烈和坚贞:“其实扎西也没必要寻死,区区潜伏监控算不了什么,老燕能够理解这个需要,只要扎西当时亮出身份或者拿出我的电话,他就可以活着离开燕家花园,任务失败固然沮丧,可相比性命不算什么。”

  “再说了,留着小命,将来才能更好弥补过错。”

  叶子轩好奇的看了老人一眼,努力让心绪稳定下来:“局长,这不是大水冲龙王庙的事,也不是单纯潜伏监控的事,你真不知道扎西干过的事吗?航班身份泄密一事,就是扎西偷入卓玛办公室干的,卓玛和宋伯仁只不过是背黑锅。”

  在戴局长腾地坐直身子时,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扎西打入狮山之余,也用狮山杀手袭击燕司令,前几天我跟燕司令去狩猎,扎西更是在调味瓶放了诱狼剂,如非我们有足够枪械,只怕早被两百头恶狼咬死了,他是真要我们死。”

  “这不可能!”

  戴局长站了起来,神情前所未有肃穆:“扎西泄密?扎西要杀老燕?这怎么可能?你有没有实证?”

  他脸上划过一丝激动,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随后更是如海水一样深沉。

  “没有实际证据。”

  叶子轩看得出老头不像装模作样,后者好像确实不知情,至少信息不对称:“但宋伯仁临时给了我扎西信息,这也是我能在燕家揪出他的要因,而且扎西跳崖之前,也向我承认了航班泄密一案,诱狼剂的事,更是有足够人证物证。”

  “燕司令要对付他,并非他来燕家潜伏,而是扎西先做对不起燕司令的事。”

  “子轩,你把事情再给我从头到尾的说一遍,丝毫都不许遗漏!”

  戴局长又重新坐回了椅子上,目光平和,声音威严而镇定,双眸一片冰冷,刚才流露出来的各种负面和猥琐情绪,竟完全收束不见,他此时说话的声音中,完全没有情感的存在,带有金属在风中挥动,而发出的那种让人心寒的颤音。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思虑一会,把几件事情向老头详细说了一遍,没有丝毫遗漏。

  戴局长没有再说话,只是聆听,只是沉思,只是沉默。

  “戴局长,你刚才不是说,自己是扎西他们的领导者吗?”

  叶子轩声音平缓而出:“怎么连这两件事都不知道?莫非,他们是瞒着你做的?”

  随后,叶子轩又摇摇头推掉结论:“不对,你们组织肯定令行禁止,他们绝没胆子擅自作主,这样说来,是有另一个领导者下令了?”他的笑容多了一分玩味:“局长,能够比你还要牛叉的领导者,放眼华国,也怕是没有几个吧?”

  戴局长伸手一握叶子轩肩膀:“子轩,这事,我一定给你交待。”

  随后,他就起身离开房间,留在叶子轩一人在厢房。

  “叮!”

  就在这时,叶子轩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微微一愣,戴上蓝牙耳机接听,就听到燕战雄的声音传来:“天龙,我手下的人已经查到一些东西,扎西不仅跟狮山组织有牵扯,还跟你表哥卫战国有往来,我更是从卫战国身上发现一个秘密。”

  “他跟宋禁城来往密切,两人私底下绝对是知己。”

  在叶子轩微微一咬嘴唇时,燕战雄冷哼一声:“也就是说,两起要我命的袭击,都有宋家的影子。”

  “等着,我迟早还宋家一份大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