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七百七十章 肆意杀伐
readx();    

    “轰!”

    闪电掠空,惊雷炸响,大地震颤,花园树木上的雨水,也被纷纷震落了下来,击打在脸上,那股冷意,刺骨寒心。

    “轰!!”

    一记惊雷般的鼓声震天响起,更多的雨水在飘落,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原本空无一人八栋小楼,蓦然亮起无数灯光,照亮夜空,与此同时,刺耳惊心的脚步声,从楼顶响亮传来,那气势,那声浪,怕是有近千人才能够达成这样效果。

    雨水淅沥,却不能平抚他们的惧意。

    此刻,由于四面八方的出入口被堵住,所有参与袭击的三帮子弟,出于求存都堆聚在了一处,他们跟随洪震天和龙远一起,抬着头,用惊惶的目光向四处搜索着,更渴望那灰黑色的厚重铁栅,能够奇迹般的裂开,出现一条逃生小路让他们离去。

    只是越打量越是绝望,因为在每一道连接的铁栅外面,都出现了不少披着雨衣提着强弓的人影,前面数人扯着铁丝网,网上有数十个箭孔,可以让外面的人把箭射进来,而里面的人,却很难射出利器,这意味着双方胜负根本没有什么悬念。

    “踏踏踏!”

    缓缓推进贴住铁栅的脚步声,仿佛是死神在收割生命时的鼓点,带着狞厉冷冽的笑容,带着扑面而来的杀气,悍然的从不远处逼来,洪震天面容灰败,瞳孔散乱,如果不是被手下扶了一把,刚才,他就直接冲向主建筑跟叶子轩拼命。

    “叶子轩!叶子轩!”

    敌地远远鬼结球陌孤后战鬼

    洪震天扯开喉咙吼叫:“你不是男人,有种放手跟我一战啊,放手跟我一战啊。”

    他有点难于承受这种任人宰割的局面,渴望很久的胜利,精心部署多日的进攻,竟落了一个这样的结局,让洪震天发自心底的悲凉,他很是不甘,很是恼怒,举起手中的长枪,点着三楼阳台的叶子轩吼叫:“叶子轩,下来一战啊。”

    “不是男人?”

    站在三楼的叶子轩淡淡一笑:“洪帮主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率领数百精锐暗夜来叶宫,这就是男人?”

    洪震天微微一怔,随后怒吼一声:“少说废话,是男人就下来一战,有本事,亲自要了我的命。”

    叶子轩脸上依然保持灿烂笑容,望着雨水中的洪震天笑道:“洪帮主今天暗袭叶宫,不就是判断守卫疏松,三帮可以以多欺少,所以摸来砍叶宫子弟的脑袋,我只不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不是男人,洪帮主一样不是男人。”

    “叶子轩,你是怎么知道我要夜袭叶宫?”

    洪震天知道说不过叶子轩,只能厉喝一声:“谁向你告知三帮行动?”

    今天的袭击,出于保密需要,洪震天他们都圈定在几个人里面,就是参与行动的龙远他们,也只清楚潜入哈城待命,要做些什么并不知情,前来江边聚合对哈城叶宫下手,不过是半个小时前知会,可以这么说,没几人知道这场行动。

    可是轩这种架势,绝对是早已知晓,不然不会设下这陷阱,还暗中安置了铁栅,叶子轩虽然身手厉害,心思霸道,但洪震天依然不认为他能掐会算,所以他推断出了判断,喷出一口热气:“叶子轩,告诉我,谁出卖了我们?”

    “我们都是要死之人,让我死一个明白。”

    叶子轩水中的洪震天,轻轻叹息一声:“洪帮主,是谁出卖你们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已经输了,放下武器投降,我愿意给你们一条生路,如果你们非要死磕到底,那么我也无所谓大开杀戒,四百人,一场大火足够覆盖。”

    这侧面说明,真有人出卖了三帮,出卖了洪震天!

    洪震天觉得自己的四肢都已不听使唤了,身躯更像是被塞了冰块,飕飕的往外冒着冷气:“告诉我,我就投降。”

    “一个名字,换取四百人的投降,叶子轩,这一笔交易,你很划算。”

    洪震天保持着自己的固执:“不然,我们战至最后一人。”

    叶子轩震天,轻轻摇头:“你们没有谈判的筹码!”

    “嗖!”

    就在这时,四名青衣女子忽地冲出来,双膝拖着草地滑行,随后又是四名短发女子从人群冲出,动作敏捷跟了上去,当前者身躯即将稳住的时候,短发女子踩在她们的肩膀上,脚底刚刚触碰,青衣女子就身躯一挺,瞬间从草地站起。

    随着这一个借力动作发出,四名短发女子拔高了修长身子,顷刻就拉到十多米高的距离,几近跟三楼的叶子轩持平。

    下一秒,四人左手一伸,伸出四根细细的绳索,缠绕在三楼的窗檐,一扯,四人向叶子轩他们扑了过去,藏在衣袖的利剑赫然入目,她们以为如此近的距离足于击杀叶子轩,至少也能用利器割伤他,而剑刃上剧毒也将会要了他的命。

    几乎同个瞬间,‘叮’的一声响起。

    结仇地不情艘球陌冷察早冷

    在她们即将扑到叶子轩面前的时候,一个人从叶子轩背后闪出。

    一刀清脆响亮的出鞘,像是刺破乌云的阳光般迅速耀眼。

    梅子书很平静地挡在四人面前,刀尖掠空,气贯长虹之势让四人无比震惊。

    眼见梅子书就要斩杀到自己,只能迫不得已的改变攻击目标。

    四名女子再度一扯绳索,忽地抢前,剧毒利剑猛扫,化作几点白芒,疾取梅子书胸口,凌厉如电闪。

    梅子书冷眼瞧着四把利剑,尚差尺许就往胸胁扫至时才略往后移,手中薄刀轻轻抖动,化作匹练一般的白芒。

    裹着雨水的千点刀芒,像无数逐花的浪蝶般洒往四名女子,凌厉的刀光把她们连人带刀笼罩其中,刀法精妙绝伦,令人难以相信,迅疾飘忽至此的刀法根本是无法捉摸,四名女子眼里瞬间流露出惧意,她们只能条件反射地出剑抵挡。

    “啊!”

    四记惨叫响起,地面正要弹起的四名青衣女子,感觉到脸上洒有液体,条件反射的伸手摸去。

    细顿感骇然,那是浓郁温热的鲜血,血腥刺鼻。

    下一秒,砰砰砰!四具尸体轰然倒地,砸在地面溅射一大蓬水珠,观其伤口全是咽喉被刺,四名青衣女子的心里无尽震惊,能在瞬间刺出四剑杀人,实在让人不可思议,洪震天也是一脸讶然,他已经认出,杀死四人的主正是梅子书。

    一招杀掉龙破天的小子!

    没等他感慨梅子书比以前霸道时,叶子轩正微微一曲手指。

    “嗖!”

    数十枝利箭从两侧射出,顷刻没入四名青衣女子躯体,除了直接没入软肉组织的利箭之外,其余都发出砰砰作响的声音,而四人也像是被鞭子抽打一般向后退去,踉跄出三四米后才摇晃着倒地,漂染了一地的鲜血,血雾在雨中弥漫。

    气氛微微沉寂。

    “杀!”

    相比洪帮和龙庄子弟,青门杀手显得凶悍和霸道多了,见到八名姐妹被梅子书他们杀掉,瞬间红了眼睛,抬起弩箭和利剑向叶子轩冲杀过去,洪震天想要制止都已经来不及,刚刚伸出的手停顿在半空,因为他见到叶子轩又举起手指。

    结科不仇酷孙学接阳太通远

    毫无情感的向前一曲。

    在青门杀手射出无用功的弩箭,以及弹射袭击再度演绎时,叶子轩和梅子书面前已经横过十多名卫龙堂子弟,手中战刀一劈,瞬间绞碎十多支疾射过来的利箭,接着一卷,砍掉十多根缠绕的绳索,最后战刀一封,把青门杀手迫回去。

    在她们闷哼落地时,卫龙堂子弟后退一步,三楼扯过一张铁丝网,从容挡掉青门子弟再度射来的弩箭。

    “当当当!”

    无双支弩箭撞在铁丝网,震颤一下就掉了下来,有些劲道比较强烈的,刺出尾指大的小洞,随后又卡在第二层铁网。

    叶子轩在咫尺的利箭,手指一弹,把一箭弹射了回去,嗖的一声,利箭恰好穿入一名腾空而起的敌人。

    结不仇不独艘球所阳显方察

    “嗯!”

    青门子弟眼睁睁箭洞穿咽喉,随后利剑松手砰一声摔回了地上。

    敌远仇不鬼孙术由冷孙接接

    敌不远科鬼结恨接冷考艘鬼

    “杀!”

    敌不远科鬼结恨接冷考艘鬼四名女子再度一扯绳索,忽地抢前,剧毒利剑猛扫,化作几点白芒,疾取梅子书胸口,凌厉如电闪。

    同时,楼顶的三十名战熊堂精锐身子一仰,,随后一弹,顺着上半身前倾,抛出了一支支标枪。

    “铮!”“铮!”

    无数带着死神狞笑的黑光,以撕裂空气的刺耳尖啸着坠落。

    数十支标枪冲入的青门杀手中。

    枪尖地颤动声,尖锐刺耳,十多名弹射而起的青门子弟,像是半空被射中的大雁,惨叫一声重重坠回了地面,身上鲜血漂染的到处都是,接着又是一道贴掠而来地弧度,又是无数夺命追魂的弩箭的疾射,带起了一连串的痛嚎和生命。

    人仰马翻。

    在四周刺眼的灯光照耀下,洪震天和龙爷他们可以清楚地想要鱼死网破的青门子弟,像是被镰刀挥舞过的稻草那样,都在疯狂扭动着身躯,随着“扑扑”闷响,他们一个个都变成了一只只刺猬,鲜血染身倒在地上,惨不忍睹。

    近百名青门好手全栽倒在地上,有的人,身子和草地被标枪串成一起,鲜血哗啦啦直流。

    没有短兵相接也没有肉搏冲突,有的只是狂风卷落叶一般的单方面弑戮,近百人全都死在了冲锋路上,面对如此惨烈的地狱场景,义愤填膺的三帮子弟包括洪震天,全都冷静下来,血红眼睛也都如潮水一般退去,脸上多了一丝凝重。

    “扑扑扑!”

    杀戮还没有停止,楼上又是抛出数十挺标枪,把十多名受伤没死的青门子弟,彻底钉死在潮湿的草地。

    “洪帮主,降了吧。”

    叶子轩震天,轻叹一声:“也许你不用客死他乡。”

    本书来自  /book/html/33/3374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