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七百七十五章 脚下的白骨
    

    挡我者死!

    唐薛衣简单而霸道,却让玄龙道长深信不疑,他看着这个后辈一笑:“如果我挡你的路呢?”

    唐薛衣平静一字:“杀!”

    玄龙道长轻轻点点,伸出左手笑道:“好,我愿做你脚下的一根白骨!”

    “当!”

    唐薛衣丢掉手中的薄刀,低垂双手望着值得尊敬的对手。

    若隐若现的黑暗中,两人相互对视着,脸上都有着冰山般的冷寞和杀机,唐薛衣修长挺拔的身影,就像是锋芒毕露的匕首,全身散发着着舍我其谁的杀意,而玄龙也如千年沉淀的礁石一样,迎着从唐薛衣身上扑天盖地来的滔天杀气。

    山风呼啸的道路,瞬间成了萧杀的生死场。

    冷风之中,两人的眼神在空中碰撞,有炽热的火花跳跃,都是同样的凛冽锋锐,同样的杀气升腾,甚至还有同样内容的相惜,但两个人又都明白,他们的人生立场,又注定他们之间,只能是你死我活的对手,永远都不可能成为朋友。

    唐薛衣淡淡出声:“道长,请!”

    玄龙伸手一侧:“让你一招。”

    “呀!”

    唐薛衣发出一记低吼,随即跃身上前攻击玄龙道长,右臂伸得笔直有力,似乎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拳头上。

    玄龙道长感觉出排山倒海的冲势,他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脚步挪移向后退出,身躯随着唐薛衣的气势而飘移。

    一招落空,唐薛衣没有沮丧,拳头一偏,砰,雨水被震碎,四散出去。

    腰动胯随,胯动膝前,膝弓足转,足转肘横,唐薛衣行云流水的发出攻击,一招接着一招轰向玄龙道长,玄龙道长挡过几招后暗暗惊叹,对手比起杭州大决战,何止是精湛几分那么简单,完全就是质的飞跃,全身上下更是攻击武器。

    拳似流星腿似鞭,膝如山崩肘似电,唐薛衣的拳头刁钻凶猛袭出,发出沉雷一般的闷响。

    面对唐薛衣如铁的手臂,如虹的气势,玄龙道长腰腹蓦然发劲,经脊背带动大小臂旋转,贯达手指,左手以里缠丝,由臂向里转小指扣住他的手腕,右手外缠丝,由臂向外转大指扣劲,将唐薛衣的整只手臂缠住,压上力道斗转星移。

    “呼!”

    唐薛衣被玄龙道长从平地甩向空中,他没有丝毫惊慌,凌空扭身,从容落地,脸上始终没有半点表情。

    趁着唐薛衣还没有完全站稳,玄龙趁机欺身向前,肘部宛如泰山般的顶撞过来。

    唐薛衣也没有以硬碰硬的对战,依旧是侧身闪过,刚刚避开就听到咔嚓声响,旁边的碗口粗的树木折断。

    在树木倒下的时候,千万滴雨珠也‘崩’的炸开,纷纷盘旋着掉落在地,纷飞的雨水中,唐薛衣依然面无表情,随后目光凝聚成刀,冷清眸子不带有半点感情,玄龙被难言的冷澈杀机笼罩,眼里射出精光:“不错,有大将的风范。”

    “只是你没必要动拳脚,你可以拔你的刀。”

    唐薛衣淡淡出声:“欠你的,先还清。”

    玄龙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身体如陀螺般旋转到唐薛衣面前,双拳汹涌攻出,霸道至极。

    唐薛衣双手交错,硬生生挡下玄龙宛如江水的两记重拳。

    “砰!”

    两记巨声响起,刺破雨空。

    两人相互退后几步,虎口都有些震痛,不等玄龙道长太多惊讶,唐薛衣反扑了上来,双拳连连轰出。

    玄龙道长挪移脚步躲过三拳后,就低喝一声,爆发出他该有的强悍实力.欺身近战,他虽然不像电视中的李小龙那般擅长肉搏,却强在精通各种外功路数,天朝武术博大精深,玄龙除了剑术厉害之外,对拳脚的研究也可谓颇有成就。

    时而刁钻,时而霸道,刚柔并济。

    唐薛衣没有太多慌乱,用左手化解着玄龙的凌厉攻势,还不断的向后退却。

    玄龙不置可否的轻笑,如影随形的贴了过去,双拳交叉向他的胸膛攻去,继续展开连绵攻势。

    形意、八卦,咏春,太极使得呼呼生风。

    “砰!”

    他的左拳击中唐薛衣的肩膀,发出一记闷响,唐薛衣向后退出几米,嘴角瞬间便渗出了一缕血丝,但脸上依旧神情自若,斗志一如既往的强大,望着面前的玄龙一丢刀柄,冷冷的说:“上次大决战,叶宫欠你人情,现在已经还清!”

    “接下来,你我就要真正生死了。”

    “好!”

    玄龙道长放声一笑,没有再废话,脚步一挪,缩地成寸,长驱直入的拳头立变成化身而走的幽光,在离唐薛衣两米的近处腾身而起,拳头再变作漫天黑影,裹着雨水,气势如虹往唐薛衣倾泻下去,宛如暴风疾雨般的凶猛,不可压制。

    唐薛衣没有躲避,不退反进,一拳轰出。

    山林锐响,雨水碎空。

    “砰!”

    两个拳头在空中相遇,一声闷响在山林炸起!

    两人身躯一震,眼里射出相似光芒,一股巨大的力量从手臂传到唐薛衣胸口,他连退七八步,虎口也生出酸痛之感,背部狠狠撞中一棵树木,树木顿时咔嚓一声裂开,虽然没有断掉,但也弯曲了下去,一大蓬树叶上的雨水随之倾泻。

    唐薛衣被雨水笼罩,清冷让他瞬间恢复平静。

    玄龙道长也是连连退出五六米,撞中一颗巨石后才停缓身形,他还没有喘息,嘴角就多了一抹鲜血,他脸上没有半点沮丧,伸出手指一擦血迹,随后望着唐薛衣淡淡出声:“你是一个很奇怪的人,毫不起眼,但那份坚韧无人能及。”

    他的眼里闪烁一抹欣赏:“你这种人,跟花岗岩一样,即使丢去最残酷最恶劣的环境,估计也能咬牙活下来,这个性格赋予你比别人多一口气,无论谁想要你的命,都要毫不停滞摧毁你的精神意志,不然就会被你最后一口气反杀。”

    唐薛衣冷冷回应:“谢谢。”

    “你的拳脚已是一流,比杭州时好太多。”

    玄龙道长捡起一把青门子弟的利剑,缓缓抬起指向唐薛衣开口:“来,让我领教一下你的刀。”

    唐薛衣语气冷漠:“刀不是拿来领教的。”

    对他来说,刀是杀人的。“

    玄龙道长笑了:“那是拿来干吗的?”

    唐薛衣没有回应,只是保持着沉默。

    玄龙道长身躯一挺,浑然气势瞬间爆发:“拔你的刀!”

    唐薛衣没有跟他半点客气,身躯一挺,疾然朝他冲了过去,双脚还踢出地上的两把长剑。

    “嗖嗖!”

    玄龙手中长剑一抖,从容不迫斩落两把飞剑,这时,唐薛衣脚尖一扫,叱,一道弧线横切了过来。

    好快!

    来不及收回长剑的玄龙眼皮一跳,扭身向后仰起,以电闪之势,躲过唐薛衣的凌厉一脚。

    唐薛衣原本平静的眼睛瞬间冰冻般,空洞而无神,瞳孔竟像是消失了似的。

    在玄龙暗惊唐薛衣速度惊人准备回剑出手之际,唐薛衣已经跃身而起,右手按着竹刀的刀柄。

    玄龙眼里露出凝重,他看不透,所以缓缓退却。

    “嗖!”

    唐薛衣奔行速度瞬间加快数倍,竹刀像是流星般的扯着唐薛衣射出,一道璀璨的光芒爆炸开来。

    “扑!”

    在玄龙道长抬起长剑一刺时,竹刀突然改变方向,加快,就仅是电光一闪,已刺穿了他的咽喉!

    没有人动,也没有声音,连雨水都似已停顿。

    刀尖还在滴着血。

    “嗖!”

    鲜血汹涌地喷了出来,那道声音,宛如秋叶被冷风吹拂。

    剑尖触及唐薛衣的胸膛停下,再也无法推进半分,玄龙道长瞪大眼珠,不敢置信,眼中充满了惊讶和欣慰。

    他现在算是明白,唐薛衣的刀是什么刀,杀人的刀。

    唐薛衣把竹刀拔回,平放在雨水中冲刷,无视眼前缓缓倒下的玄龙,把干净的刀回刀鞘,随即转身离去。

    他走得很慢,但却让人感觉到他的坚强意志,那就是他走了,就会永远的走下去。

    冷风中,渐行渐远的唐薛衣,不见表情,不听哭声,只是双肩颤抖。

    玄龙道长含笑九泉。

    ps:鲜花零时清零,大家不要忘了,免得浪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