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七百七十七章 横店事端

天才布衣 第七百七十七章 横店事端

  第七百七十七章横店事端

  “叶少,饶命啊。”

  龙远面如死灰的跪着,手脚有着说不出的冰冷,当他被叶子轩要求捅死洪帮活口时,他就感到自己走上一条不归路,只是他没想到,那一战,不仅给洪帮和龙庄带来隔阂,也让他成了三帮口中的叛徒,连真正主子龙文静都希望他死。

  龙远本以为跪地求饶讨得一命,再伪装成奋勇杀敌突围,就可以给龙文静赢来筹码,也可以让自己荣福富贵,结果却被探子探知到情况,把厮杀当晚的真相公布了出去,让龙远他们没有了回头路,龙远相信,现在回去绝对一枪毙掉。

  即使青门和洪帮不动手,龙庄也会要了他的命,就是此刻,他也由叶子轩掌控生死。

  “饶命?”

  漫不经心坐在椅子上的叶子轩,看着数米之外涌现绝望的龙远:“龙堂主,我也想放你一马,可这是龙庄主的意思,你知道,她已经对我充满戒备和质疑,如果我再给你一条活路,她怎么可能再跟我合作?事实你也知道不少东西。”

  在龙爷嘴角微微牵动的时候,叶子轩言语平静的继续打击:“如让你对外泄露我跟龙文静的私底下交易,叶宫怕会蒙受很大的损失,至少我无法跟龙文静合作捞取利益,所以我真找不到放过你的理由,龙堂主,你真不能怪我心狠。”

  “叶少,你放心,我保证不会泄露,保证不会泄露。”

  龙远似乎感觉到死亡气息,脸上带着垂死挣扎的焦虑:“你放过我,我隐姓埋名,不在行走江湖,这样就不会被人找到,龙庄主也不会责怪你,叶少,请你相信我一次,我真的不想死,我上有老下有小,我死了,等于一家都死了。”

  叶子轩淡淡出声:“相比活人,我更相信死人的嘴。”

  背后的梅子书,手里闪出一刀,刀刃锋利。

  “叶少,我真的会守口如瓶。”

  五大三粗的龙远都快哭出来了,妈的!这江湖还真是难混,以为没有底线的混着,生命就不会有危险,结果却依然落到被灭口的地步,随即又清楚所谓守密对叶子轩没吸引力,毕竟正如叶子轩所说,没有比死人更能扼守秘密的人了:

  “叶少,我愿意加入叶宫,我愿意做你一条狗,为你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叶子轩依然不为所动,轻轻哼了一声:“叶宫子弟加起来几十万人,核心帮众也有三万,拿下东北,更是无数人投靠卖命,我根本不需要留着你,留下你,反让我跟龙庄主生出隔阂,龙远兄弟,安心上路吧,要怪就怪龙庄太无情。”

  叶子轩意味深长:“也怪你太没价值。”

  “我有价值!”

  就在龙远绝望的时候,听到叶子轩后面那一句话,他的眼睛亮了起来,像是小学生一样举手:“叶少,我有价值,我可以把龙庄的秘密走私路线画给你,我可以把龙庄的地下钱庄位置告诉你,将来我还可带你进入机关重重的总堂。”

  孙科远地方后术战月不羽技

  后科地科酷敌术由孤球星地

  叶子轩眼皮跳了一跳,面色却没丝毫改变,反而不置可否哼道:“你?一个小头目,会知道这些核心秘密?不信,好了,你也不用忽悠我了,放心,我让梅子书给你一记痛快,保证你不会感觉到痛就死了,其余就没必要多费口舌。”

  后科地科酷敌术由孤球星地不过梅子书也没动声色。

  梅子书的眼睛也亮了一下,自从龙傲天古大佛当初联手重创龙庄的船队,让龙庄经济和信誉大受损失后,龙庄就换了走私线路,大决战之前,龙傲天几次想要再给它一记重击,结果都没找到线路,只知道,龙庄变本加厉的运转走私。

  如果真知道龙庄线路,对于叶宫绝对是一大利好,至少可以赚个盆满钵满,何况还有地下钱庄这些好东西。

  不过梅子书也没动声色。

  龙远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我是龙庄两代老臣啊,位置不高,但资历够老啊,我当初是龙破天的守卫,八年的守卫,后来大少为了压过三小姐,更好的讨好龙破天,就收买我时时告知龙破天行踪,让他能够找到足够的机会献殷勤。”

  他没有放过这个活命的机会,向叶子轩告知自己价值:“龙破天死了,我就成了龙胜强的侍卫,算是半个红人,常常陪着他喝酒闲聊,也知道不少事情,为了给自己积攒点功劳,也为了让我更好上位,他这次就派我协助三帮出战。”

  “我之所以又做了龙文静的人,是因为她给我设了一个陷阱。”

  他的脸上涌现了一股恨意:“她找了一个借口把我叫进房里,我进去,她撕掉大半衣服,要么收一千万为她办事,要么告我闯入卧室强奸,这种情况,我哪里有得选择?只能最终向她妥协,还写了一份意图非礼的认罪书,让我没有退路。”

  “故事听起来不错,只是我这人,不见兔子不撒鹰。”

  艘仇地科独后学由闹故学接

  叶子轩起身亲自倒了一杯净水,淡淡出声:“来,喝杯水,喝完了,把你说过的东西,全部写出来,画出来,如果我证实没有水分,我不仅给你一条活路,我还会让你改头换面好好活着,甚至不介意给你一个大堂主位置,只是,你要有价值。”

  龙远鸡啄米一样点头:“明白。”随后又生出一丝迟疑:“只是——”

  叶子轩淡淡一笑:“怎么?不相信我?担心我事后反悔?龙远,你可以不相信我。”

  龙远嗅到了一抹杀机,随即连连摇头:“不,不,我相信叶少,我马上干活。”

  他知道自己没有选择了,只能放手一搏了。

  “子书,这事交给你了,有价值,留下,没价值,杀了。”

  叶子轩向梅子书微微偏头,示意他负责搞定这件事,梅子书点点头,随后就让人把龙远带出去,还加强守卫盯着龙远,在一行人离开后,叶子轩靠在座椅上揉揉脑袋,他没有太多的兴奋,还没完全确认之前,他不想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这时,一个电话打入了进来,叶子轩戴上蓝牙耳机,耳边瞬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后科仇远独结恨接阳闹帆考

  子轩,在哪呢?”

  沈家欣。

  叶子轩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坐直身子悠悠开口:“在哈城疗养呢,怎么?想我了?”

  “谁想你。”

  沈家欣重重地娇哼一声,毫不留情的打击着叶子轩:“你都不给我电话,我也懒得想你,反正我身边一堆男人围绕,全是世界各地的青年才俊,有兵王,有船王,有贵族,还有王子,一天换一个吃饭,一个月都不重样,哪里有空想你啊?”

  “太好了。”

  叶子轩嘿嘿一笑:“我真想撇掉你,没想到你送来这么好的借口。”

  “混蛋!王八蛋!”

  后仇仇不情艘恨战孤方球星

  听到叶子轩这一句,沈家欣像是暴怒的小狮子,立刻向叶子轩开炮:“你有本事不要出现在老娘面前,不然一晚上要你七回,让你隔天连下地都没力气,想撇掉我,告诉你,没门,我生是叶家人,死是叶家鬼,你这辈子缠定你了。”

  “快,快亲一个,不然我飞过去找你,烦你,咬死你。”

  叶子轩苦笑一声,无奈的亲了一口。

  “真乖。”

  沈家欣顿时像是得到奖励的孩子,态度变得友好起来,随后犹豫着挤出一句:“子轩,这次给你电话,是因为欢颜的助理,早上偷偷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告知欢颜在横店拍摄基地遭遇到一点麻烦,对接公司有点压不住,她又不敢麻烦你。”

  “所以现在死扛着,我看助理态度,好像有点棘手。”

  沈家欣呼出一口长气,告知来龙去脉:“本来我想多问几句,结果助理听到欢颜声音,就急急挂掉,我打给欢颜,她却说没什么事,只是新的经纪人跟当地沟通有点问题,她可以很好的处理,让我不要担心,也叮嘱我不要麻烦你。”

  叶子轩问出一句:“薄小衣和王伟忠呢?”

  “他们一个去好莱坞谈剧本,一个去东瀛谈生意,鞭长莫及。”

  沈家欣幽幽一叹:“主要还是欢颜固执,觉得欠大家太多,能忍的事忍了就行。”

  “而且她这次是拍一个小短片,很早之前答应人家的,她不想失言,所以私人身份拍摄。”

  “公司给她安排的四个保镖,她只留一个还兼做司机,说不想太特殊,让人觉得她太高傲。”

  叶子轩眉头轻皱,这孩子,还是习惯一个人承受,随后他点点头:“放心,我来处理,她不会有事的。”

  沈家欣补充一句:“不准上她。”

  叶子轩张张嘴,没有回应。

  此刻,横店的大智禅寺拍摄基地,取完一个场景的杨欢颜,跟着几个女伴轻笑着走下阶梯,刚刚走到途中,剧组后面忽然冲出四五名壮汉,双手一扬,几十个鸡蛋同时砸了过去,笑容甜蜜的杨欢颜躲避不及,瞬间被砸成落汤鸡,可怜而无助。

  “红姐说了,磕头道歉,滚出横店,不然见一次砸一次。”

  一名壮汉无视围过来的剧组成员,手指遥点着杨欢颜喝道:“不服,给你叫人,黑道,白道任你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