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七百七十八章 秦宫,燕赵

天才布衣 第七百七十八章 秦宫,燕赵

  第七百七十八章秦宫,燕赵

  敌仇不仇情后恨由闹不技封

  结远不不酷结恨战月情主不

  横店影视城,是集影视旅游、度假、休闲、观光为一体的大型综合性旅游区,它有十三个跨越几千年历史时空,汇聚南北地域特色的拍摄基地,和两座超大型的现代化摄影棚,已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影视拍摄基地,号称华国的好莱坞。

  下午,阳光明媚,午风轻松,一列车队缓缓驶到横店大厦门口,车门打开,钻出十多名黑衣男子,在路人和游客以为是什么明星时,叶子轩跟墨七熊伸着懒腰钻了出来,戴着墨镜的他们面对阳光,依然皱了一下眉,抵挡着头顶的光芒刺激。

  路人和游客扫过一眼,发现不是什么大明星,马上加快脚步离去,平时见多演员的他们,对型男靓女早已有了免疫力,除了大牌明星以及名导能让他们多看几眼,其余演员或者红,在他们眼里就是浮云,因此对叶子轩和墨七熊毫无兴趣。

  “哥,这地方真是横店影视城?”

  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还有四处林立的店铺,墨七熊摸摸硕大的脑袋,眼里带着一抹不解:“怎么感觉跟小镇差不多啊?”随后又目光偏移,看着几个穿着太监或宫女衣服买东西的男女,又多了一丝兴趣补充:“不过比小镇有趣多了。”

  他还见到一个穿着囚服的男子,骑着摩托车向片场位置赶赴。

  结仇科远酷艘察陌月远我敌

  叶子轩挥手让卫龙堂子弟把行李送入早包下的酒店,随后站在墨七熊身边望向前方笑道:“这里本来就是一个普通小镇,只是因为多了影视基地,所以聚集了天南地北的人,很多人怀着梦想过来,希望一不小心就老天开眼,红了,火了。”

  “只可惜大部分最终要遗憾离去,跑龙套逆袭的十年来只有王宝强一个。”

  叶子轩双手放在口袋向前慢慢走去:“不过这几年的人们理智多了,不再跟以前一样,动不动就喊梦想和情怀,更多是大大方方的来这里体验一把,感受一些演戏的气氛,赚点小钱赚点经历就离开这里,咱们来了,也小小玩一把。”

  他看了一眼时间:“反正欢颜还在拍摄,要七点钟才下班,咱们四处逛逛。”

  这次前来横店,叶子轩带上墨七熊是想要他散散心,虽然他喊着从许晴晴一事中熬过来了,不再留恋那个伤害过自己的女孩,但叶子轩多少能够看到他惆怅,特别是知道许晴晴被万学平甩掉后,一度动过恻隐之心想要帮许晴晴一把。

  叶子轩为了让他尽快恢复过来,所以这次也带他过来逛一逛,新的地方,总是容易转移注意力。

  听到叶子轩的话,墨七熊大喜,年少的天性出来:“太好了,喊打喊杀这么久,放松一下是一件不错的事。”他憨厚的脸上跃跃欲试:“哥,你说我这气质这身板,演一个什么角色合适呢?鲁智深还是林冲?或者破釜沉舟的楚霸王?”

  叶子轩悠悠一笑:“西游记的大黑熊。”

  墨七熊闻言一脸郁闷,随即又想起一件事,压低声音开口:“哥,龙远那家伙说,横店也有龙庄一个地下钱庄分支,专门投拍电影洗黑钱,每个月起码回收三个亿,咱们要不要把正事办完,再来溜达呢?免得夜长梦多被他们跑了。”

  “好不容易建立的渠道,他们哪会轻易舍弃?”

  叶子轩伸手一拍墨七熊肩膀:“而且秋画已让人盯住他们,跑不了的,现在还不到回账的时候,过几天再来一窝端,而且其余地方的钱庄分支还没有部署好人手,需要一两天时间缓冲,咱们就先玩一玩,帮欢颜解决掉难题再做事。”

  “明白。”

  墨七熊点点头,随后又问出一句:“哥,我有点好奇,这电影洗钱,怎么洗钱?”

  叶子轩绽放一个笑容:“很简单,你手里一个亿是白钱,十个亿是黑钱,你丢一个亿去拍电影,你可以十分钟包一场电影,二十四小时不停歇的包场,虚假票房十个亿,再加上真实票房,然后分成回来的钱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用了,”

  结不仇远酷艘学所月指早后

  他笑着补充一句:“以前香港马会,大陆彩票店,常常有黑道人士驻守,谁中了大奖,立马用现金加价百分之十或二十买走,这样,他再去兑的奖就是白钱了,十年前,洗钱十亿,拿到手的五成左右,现在好多了,一般能到七成,”

  墨七熊叹息一声:“这也太亏了。”

  结不地地独孙察由闹由克远

  叶子轩淡淡出声:“独食难肥,蛋糕总是一起吃,才能吃下。”

  接着他就一伸手,拦下一辆三轮车,想要去秦王宫走一走,墨七熊也散去了好奇,跟着叶子轩跳上了三轮车,三轮车师傅虽然见两人衣光领鲜,但没有太多好奇,一呼油门向前驶去,毕竟这个小地方,汽车远远没有三轮车来的方便。

  秦王宫景区,是九七年为著名导演陈凯歌拍摄历史巨片《荆柯刺秦王》而建,占地面积八百亩,建筑面积达十二万平方米,有雄伟壮观的王宫宝殿二十七座,主宫四海归一殿,高达四十五米,面积两万平方米,威严矗立,高耸挺拔。

  长二千三百米,高十八米的巍巍城墙与王宫大殿交相辉映,淋漓尽致地表现出秦皇并吞六国,一统天下的磅礴气势。

  在秦王宫的西边有一座华阳台,系燕国王宫,与秦王宫风格迥然,从而使秦王宫不仅再现了秦晋文化的特色,还具有了燕赵建筑文化的特色,一个基地,两座王宫,高度浓缩了时空距离,把两千多年前秦吞六国,燕赵悲歌历史展现。

  “还真是雄伟啊。”

  此刻,在华阳台的城墙上,一个身材修长样子张狂的青年俯视城下,脸上扬起一抹掩饰不住的赞意,一个靓丽清纯的女孩紧跟在张狂青年身后,在两人的身后,还跟着八名劲装服饰的男女,一个个指掌粗厚,昭示他们玩过不少刀枪。

  两边游览的游客见到他们走过来,下意识的闪到一边或退后,还有人刚刚踏到阶梯,见到这种阵仗马上缩头,他们知道能有这样的气势,非富即贵,担心遭遇李刚儿子的他们,选择躲避,免得招惹到事非,让自己的游兴和生命坏了。

  见到游客纷纷拉开,清纯女孩拉着青年的胳膊:“哥,咱们逛了两个小时了,差不多了,早点走吧。”

  “五点钟不到,急什么?”

  狂傲青年淡淡一笑:“丹娜,你饿了,还是累了?不喜欢这种君临天下的感觉吗?”

  显然,狂傲青年就是袁玉川了,身边的女孩则是袁丹娜。

  后仇科仇独结球接月鬼恨情

  后仇科仇独结球接月鬼恨情“袁玉川!”

  袁丹娜呼出一口长气,扫过一对犹豫不决不敢上来拍摄的男女,苦笑一声回应:“不饿,也不累,只是觉得,我们好像打扰了人家,你看,我们游过的地方,游客、剧组甚至安保人员,全都不敢靠近,我不太喜欢被人畏惧的感觉。”

  袁玉川闻言哈哈大笑起来,伸手摸摸袁丹娜的脑袋笑道:“傻丫头,我们有威胁过人家吗?没有!有驱赶过人家吗?没有!我们会吃人吗?不会!我们没有做错,为何法呢?他们不敢靠近,是他们胆魄和心志问题。”

  “你有什么好不舒服的?”

  他叹息一声:“娜娜,你要学会长大,不然哪天没了哥哥的保护,你怎么面对这弱肉强食的社会?”说道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的眸子里发出一道慑人的光芒,他想起了曾经无比信任的同窗,想起了整容却依然遮不住刀痕的卫战国。

  袁丹娜嘟起小嘴:“你又要抛弃我吗?”

  袁玉川一脸疼惜:“不会,我会好好保护你,绝不让你受到伤害。”

  敌不仇仇独敌恨由阳技诺

  在袁丹娜下意识点点头时,袁玉川的目光跃过了妹妹,望向从秦王宫城墙走过来的一队人马,前面是一个身材修长的青年,身边站着一个戴墨镜的大个子,气势浑然,再后面,是十多名昂首挺胸的黑衣男子,无论是气势和阵容,丝毫不输自己。

  “想不到,这里也能遇见风流人物。”

  袁玉川挺直身躯,带着一行人向对方走了过去,冷风拂过,掠起他们衣衫,猎猎作响。

  远处一行人也缓缓前行,带着指点江山的气势。

  最终,两拨人命在秦王宫和华阳宫两座城墙的驳接处碰面,双方认出对方同时一愣,继而停下脚步。

  袁丹娜和墨七熊几乎同时喊道:

  “子轩!”

  “袁玉川!”

  叶子轩看着袁玉川,袁玉川看着叶子轩,两道傲然的目光在半空相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