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七百七十九章 剧烈冲突

天才布衣 第七百七十九章 剧烈冲突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扑)  相比自助餐厅的喧杂环境,今天两人的背景沉寂很多,叶子轩的背后,是秦王宫,袁玉川的背后,是燕赵宫,笔挺的身躯,都如一挺长枪,屹立在古代春秋的厚重上,两人目光相锁,有如绝世名刀从鞘中抽离出来的刀光,纵横天地。此刻,双方人马的精神境界,都已完全被两人眼里迸射出的刀光填满,既兴奋又惊凛,身躯不由自主的绷紧,他们都感到了一种对危险认知的恐惧,一种强大的足以杀死自己的气机,数十人的脑海中,第一时间想起三个字:王对王。停滞几秒,袁玉川仰天大笑,狂放不羁的笑容自有一番逼人气势:“叶少,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是啊。”叶子轩也扬起一丝笑意:“世界真小,是古人说得对,该来的迟早会来。”他说得很坦诚,他的坦诚,就如倾泻过来的阳光,给人一种光明磊落的感觉:“而且我觉得,我跟袁少的缘分,只是刚刚开始,以后必会常cháng相见。”结科远不情艘球陌冷我科方他还向袁丹娜微微点头:“丹娜,你好。”袁丹娜本能地想拉住叶子轩的胳膊,但想到哥哥在身边又不敢放肆,只能羞涩回应:“叶少好。”接着又挤出五个字:“你吃饭了吗?”叶子轩一笑:“没呢,待会请你吃饭。”艘地仇地鬼结学由冷结袁丹娜眼睛亮起,连连点头:“嗯嗯!”袁玉川扫过花痴的妹妹一眼,眼里闪过一抹无奈,他来,妹妹对叶子轩怕是已经中毒,这就注定自己做事难免束缚,但他很快恢复了平静,望着叶子轩淡淡出声:“肯定会常见,叶少这样的人物,值得袁玉川一辈子打交道。”后远仇不酷孙学接阳学陌独叶子轩补充上一句:“直至死亡!”听到蕴含深意的四个字,袁玉川脸上的笑意尽敛,双眸流露出阳光照射在三棱箭尖上,那种一掠而过的锋锐光芒,随后叹息一声:“叶少就是,我发自内心的希望跟叶少和平相处,不管是为了丹娜,还是我们的交情。”“可惜叶少对玉川有成见,我有六名兄弟的命,好像应该记在叶少头上。”叶子轩闻言放声大笑,不置可否的回道:“该不该记在叶子轩的头上,不是我能左右,它是由袁少的心,袁少的利益决定,袁少觉得我欠你六条命,那叶子轩就欠你六条命,袁少觉得我是清白,那我就是清白,这意思,袁少该懂。”袁玉川眼睛微微眯起,脸上扬起一丝欣赏:“今时今日,我明白叶少的成就了。”袁丹娜想要说话,却最终选zé不掺和。袁玉川毫不掩饰自己的狂态,傲气十足的开口:“年轻一代,能够入得了我法眼的,不过是屈指可数几人,一个是宋禁城,一个是沈万千,连你堂哥和张家几个子侄,我都没半点欣赏,如今却要发自内心加上一人,那就是叶少你。”他有张狂的资本,有张狂的实力,也有那俯视众生的资格,这一句话,算是对叶子轩由衷的赞赏,叶子轩却不怎么领情,右手一侧,扫过秦王和燕赵宫墙笑道:“这天xià,始zhōng只有一个人能拥有,这王宫,始zhōng只有一个人能进驻。”袁玉川哈哈大笑起来:“我相信,我就是那一个人。”“现在的场景,其实已经暗示了未来。”叶子轩没有反感袁玉川的张狂,带着一股自xìn傲然回应:“袁少从燕赵宫墙走来,而我,出自四海归一的秦王宫。”“秦灭六国,一统天xià。”“袁少再有燕赵剽悍,也不过是秦骑下的归顺者。”孙仇不不独孙察由月地方帆“相信我,如果袁少誓要站在华阳台,那么,你会是被砍掉脑袋的燕子丹。”两人目光相视,如锁如扣。在袁玉川的注视中,叶子轩眼里的温润如潮水一样散去,不复平时的半点儒雅,燃烧起幽暗的地狱之火,深邃如天空的星辰,还有着鬼泣神号的杀意,但,在这一切一切的可怕和恐惧之中,偏偏还存在着洞察一切,直指人心的真诚。袁玉川子轩,目光流露出审视的神情,有些人,也许一辈子相交,也不能了解对方,有些人,倾刻间的交谈,便能感觉到对方心灵,袁玉川,叶子轩绝非一个仁义者,如果将来双方真的为敌,他会毫不犹豫的杀死自己。袁玉川第一次感觉到,当叶子轩的敌人,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或许是感觉到气氛的可怖,袁丹娜低呼一声:“哥哥,叶少!”结地仇仇方后术接阳秘闹孙叶子轩忽然一笑:“袁少,不管未来如何,今天难得在这里相遇,今天不谈敌友,只论游玩,你样?”“好!”艘远仇仇酷孙球接闹我岗阳艘远仇仇酷孙球接闹我岗阳叶子轩笑着一搂女孩,目光平和望着袁玉川:这才是杀手锏!袁玉川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叶子轩的气度确非常人所及,这个对shǒu他喜欢,没等妹妹轻扯自己的衣袖,袁玉川微点了一下头,语气玩味的开口:“叶少,不觉得这夕阳很漂亮吗?我很久没有好好了,一起在宫墙上沦?”“好,一起。”后远地不情结术所月术封考几名叶宫子弟迅速行动起来,找来几张椅子放在城墙上,袁玉川叹息一声,又落入了下风。简单次,却彰显出身份的不同。袁丹娜却没有在意,拉着叶子轩站在城墙,还向袁玉川喊出一句:“哥哥,给我和子轩拍张照片。”叶子轩笑着一搂女孩,目光平和望着袁玉川:这才是杀手锏!此时,清明上河图影视拍摄基地,一行人急匆匆走出,殿后的一名黑装男子回头望开阔地,眼神或多或少流露惧怕,随后脚步紧凑地护送着一男三女,快速离开这个占地极广的景观基地,很快钻入一辆黑色保姆车,手忙脚乱的启动。随后,黑装男子一脚油门,驾驶着保姆车离开停车场。副驾驶座上,一个剪着短头发的艳丽女子,一边抱紧自己的名牌手袋,一边回头张望背后的车辆行人,见到没有什么动jìng后,她就把脸颊转到另一边,个连宫服都来不及更换的女子:“欢颜,幸亏我及时发现端倪拉你出来。”“不然今天非被他们堵住暴揍一顿不可。”“不是我说你,在人家地盘上,你就忍着点。”孙仇远远方孙球接月毫羽“宫哥不过是介入进来,跟你演一场激情片段,你就当鬼摸了,至于用茶水泼他呢?弄得红姐发飙。”“好不容易托张导跟红姐沟通,给你赢取一个赔罪机huì。”“道个歉,磕个头,给人家搂一搂,亲一亲,此事就算,这有什么不好吗?”“混这一行的,再大牌,很多时候也要逢场作戏,强颜欢笑。”“当年的龙哥还不是跪过?琳姐下身也被人塞过高尔夫球,杰哥的经纪人更是被一枪爆头,现在不是依然风光?”出名的艺人鲜,时不时能耍大牌,但也只是对于跑龙套和剧组来说,遇上权贵或地头蛇,一样低声下气。穿着王妃服饰的杨欢颜没有出声回应,如非这个公司挖过来的大陆经纪人,平时对自己嘘寒问暖,她今天一定喝斥几句,别人受过委屈,不代表她也要强颜欢笑,如果她真默认这些所谓的潜规则,她十八岁的时候就会红得一塌糊涂。杨欢颜最终叹息一声:“对不起,连累大家了,剩下的拍摄片段,我会推掉,明天就回香港。”“明天?今天都不知能否熬过去。”艳丽经纪人还想说什么,却听到后面汽车轰鸣,扭头一辆白色面包车追来。每辆车上,至少八个人。“汪哥,快,开快点。”艳丽经纪人脸色巨变:“马上回酒店,被他们堵住就麻烦了。”一男一女助理也连连疾呼:“对,对,他们要追来了。”“哔!”司机紧张的握着方向盘,想要全力赶赴回去,却发现前面有大巴抛锚,还有不少游客经过,通行很是缓慢。汪哥额头渗透汗水:“前面堵住了!”他脸上一样焦虑,跟对方交过手,对方不仅人多势众,还一个个骁勇善战,单挑或许能赢两三人,群殴,结果只会被殴,而且这里是横店,是地头蛇宫哥跟红姐的地盘,分分钟能叫几百人,其中还大半是武师,死磕绝对没有好下场。可不动手,这饭碗又没了,这一刻,汪哥恼怒自己不是小说中的兵王,不然一个打一百个,可以赢尽目光和风光。杨欢颜身边的两名助理下意识颤抖,差一点就要发出尖叫了,显然都嗅到了危险。“右边有一个入口,快,开进qù躲一躲。”艳丽经纪人病急乱投医,指着一个宫门喊道:“绕一圈,找其它出口走。”“呜!”还没等杨欢颜喊出那里没有出口时,保姆车已经偏转方向,直挺挺穿过售票栏杆,轰然闯入了进qù。三辆面包车停滞一秒,方向一转,悍然跟了上来。秦王宫。本书来自  //33/33743/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