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七百八十三章 秦有锐士,谁与争锋?

第七百八十三章 秦有锐士,谁与争锋?

readx();    第七百八十三章秦有锐士,谁与争锋?

    “砰!”

    在墨七熊的第七记敲击鼓声中,叶子轩跟袁玉川几乎同时落地,随后又一踢后面城墙,身子像是炮弹一样弹射出去,瞬间撞翻两名靠过来的威虎帮成员,一记闷哼,两名古装汉子直接跌飞出去,数百人先是一滞,随后同时怒吼一声。请大家搜索(品#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

    再下一秒,他们紧握手中厚重的长矛,齐齐扑向了叶子轩和袁玉川。

    气势如虹,如狼似虎!

    叶子轩和袁玉川浑然无惧,身子一挪,一脚点中面前一个石墩。

    砰!

    两个二十多斤的石墩砸向冲来的对手,

    “轰!”

    孙远不远情后察接孤主主酷

    前面七人当场被砸翻出去,甩出去的长矛更是让同伴发出惨叫。

    孙远不远情后察接孤主主酷眨眼功夫,废掉十几人,尽显叶子轩的彪悍,洋洋得意的麻子精神恍惚,人在现场,愣是没家怎么出手,他曾经跟着红姐去拳场拳比赛,亲身感受过黑拳台上的血腥味道,见识过高手猛人如野兽般杀人搏命的残酷手法。

    人仰,马翻!

    随后,叶子轩跟袁玉川同时扑出,把两名魁梧男子踹飞出去,硬生生从人墙中打出一个出口。

    叶子轩喊出一声:“袁少,你左,我右,先抵达城门。”

    袁玉川放声大笑:“一定是我!”

    叶子轩也哈哈大笑起来:“那就,是你还是我!”

    随后,他没有再浪费口舌,赤手空拳地向敌人扑了过去。

    虽然对方有数百人,但叶子轩却浑然无惧,身体涌出的那股热血,让他变得战意滔天。

    风云变色。

    这完全是一个人的冲锋,但那股霸道凶猛无所畏惧的势头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狮虎在扑向羊群,也让朱麻子莫名收敛起一分得意,有几名想要阻路的威虎帮猛男还在思虑进退,便发现自己飞上半空,接着才是骨头碎裂声和巨大的痛疼。

    敌科仇地情孙恨战闹地克最

    轰然落地!

    叶子轩速度极快宛如猎豹扑击,十步远的距离转瞬即至,短兵相接,手中的拳头在半空中挥舞的猎猎作响,数名挥舞冷兵器包围的壮汉,被他不管不顾放倒,同样大杀四方的袁玉川发现,此刻的叶子轩冷峻,有说不出来的狰狞凶厉。

    敌远不远鬼后球所闹所主帆

    “变态啊!不过我喜欢!”

    他叹息一声:“这小子,确实不简单啊。”

    “砰!”

    叹息之中,叶子轩又打中两人的手,两名猛男丢掉手中武器,捂着脱臼手腕后退,痛的眼泪横飞,难于再战。

    眨眼功夫,废掉十几人,尽显叶子轩的彪悍,洋洋得意的麻子精神恍惚,人在现场,愣是没家怎么出手,他曾经跟着红姐去拳场拳比赛,亲身感受过黑拳台上的血腥味道,见识过高手猛人如野兽般杀人搏命的残酷手法。

    可与眼前这两位一比,似乎是两种境界的人。

    四周相似惊讶,原本以为叶子轩他们会被三百威虎帮成员淹没,就是不死也会脱层皮,可没想到,叶子轩跟袁玉川比墨七熊还生猛,数百人的围攻,不仅从容不迫地应付,还气势如虹重创他们先头部队,真是让人匪夷所思啊。

    艳丽经纪人和漂亮助理,都能够感受到自己心跳。

    “西有大秦,如日方升,百年国恨,沧桑难平!”

    远处,凉亭,苍凉的二胡声,又开始在黄昏中回荡,伴随墨七熊的鼓声,很有意境。

    后远远地方孙学接月后情闹

    “继续!”

    大杀四方的叶子轩扭扭脖子,站在漂染鲜血的地上,气势傲然的向威虎帮成员勾勾手指,道不尽的嚣张。

    敌远科不酷结学陌月鬼吉战

    麻子怒不可斥:“上!”

    话音落下,百余人暴动,挥舞着武器冲上去,他们此刻只想用最纯粹的人数优势把叶子轩打倒。

    “砰!”

    在四周可掩饰的震惊中,叶子轩脚步一挪,身子一晃,把一人踹飞出七八米,接着又来了一个凌空踢踏,对手像是冬瓜般跌飞,随后叶子轩冲入人群中挥手就砍,一线纵横闪耀的手刀就像是龙卷风在呼啸,肆虐着靠近的敌人。

    惨叫声惊慌声,很快就成了空地主要旋律,场面要多乱就有多乱,无论是谁都没有料到,三百多人,压不住两人。

    五分钟不到,空地四周躺满了近百人。

    “战!”

    拍掉身上一抹血迹的叶子轩没有就此停止,身子一挪整个身躯撞入了威虎帮成员群中,前面四人立刻被他撞翻出去,炮弹般轰翻后面十余人,随后叶子轩手中就多了一把砍刀,手起刀落,鲜血迸射,冲上去的敌人全部被他砍翻出去。

    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把他身躯拉出一道美丽弧线。

    麻子神情微微恍惚,眼里多了一抹内容。

    砍刀前伸,架住四把齐捅的长矛,叶子轩随后一脚旋出。

    “砰!”

    四人轰然跌飞空地!

    无可匹敌!

    叶子轩前迟滞动作的敌人,冷笑一声:“继续!”

    袁玉川也是毫不留情地出手,刀光翩若惊鸿,快如奔雷,迅似闪电。

    他一刀接着一刀,一刀快过一刀,接连十三刀劈出,刀刀直取围攻自己的好手,刀光阴寒黯黯,杀气阴冷森森,以无可阻挡之势卷过大地,袁玉川在这一刹那,仿佛已变成了天地之间唯一的主宰,十三刀落下,十三人口鼻吐血摔倒。

    同时,他的瞳孔还凝成一线,紧随着叶子轩攻势飞速地移动着。

    “当当当!”

    刀势如虹,一道白练似的光芒吞吐舒卷,在这偌大空地绞作了一团,接连不断的响起了一连串脆响。

    袁玉川的砍刀节奏快捷而又果断,击出了一曲绝对扣人心弦惊心动魄的交响,当叶子轩冲破包围杀出一条血路时,袁玉川也撂翻了数十人,身后留下一地鲜血和伤者,相比墨七熊的猛,叶子轩的快,袁玉川有自己的特色,那就是狠。

    全是一刀制敌。

    当再度迟缓敌人攻势时,袁玉川长声一笑:“痛快。”

    威虎帮构建的包围圈,在叶子轩和袁玉川的冲击中分崩离析,别说是联手围攻两人了,就是抵挡自保都变成了神话。

    “砰!”

    趁着袁玉川分担掉部分压力,叶子轩高高跃起,一脚挑起,点中一人胸口,后者炮弹般飞出空地,重重砸在麻子的面前,哀嚎几声就晕了过去,此时的叶子轩已经全身是血,狰狞可怖,不过大多数是对手的血,他身上只有数道轻伤。

    十分钟后,叶子轩和袁玉川依然屹立,四周倒着两百多人,从开始的被围攻,两人现在转成进攻。

    麻子艳丽经纪人和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手心也出汗,几个见多识广跟武打巨星有交情的导演,也是连揉眼睛,似乎谁都不敢相信两人如此风云,其中一个戴着太阳镜,充满时尚气息,风情干练的女人,眼里闪过一抹光芒。

    她掏出手机拍摄了几张照片,然后第一时间传到邮箱,在叶宫子弟过来之前迅速删掉。

    此时,原本自信爆满的麻子已经生出寒意,第一次感到三百人也未必能挡得住两人。

    “再来!”

    剩下五十人的对手阵营,叶子轩一舔砍刀上的鲜血,神情萧杀,随后对着他们迸出让人崩溃的字眼,他昂首站在高高的空地上,还把砍刀高高的举着,他的目光充满挑衅和蔑视,他身上的血腥连空气都感觉到了,多了点沉闷。

    袁玉川堆的对手,放声一笑:“叶少,他们不过来,那就咱们过去。”

    “好主意!”

    叶子轩点点头,随后又跟袁玉川笑着冲上去,手中兵器如破浪之梭,所过之处,波翻浪消,血雾一缕缕的腾空而起,转眼之间两人便穿过五十人的阵营,威虎帮成员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身上流出的鲜血正沁入地面,几近全军覆没。

    闷哼一片,惊呆一片,以一敌百,竟然不是神话。

    “上,上别过来。”

    叶子轩缓缓走到一名半跪在地上的威虎帮成员,啪!一脚把他蚂蚁一般踩踏在地上时,随后,缓缓走向脸色难子,后者一边喝斥同伴起来继续冲上,一边挪移着脚步后退,同时还向叶子轩发出警告:“你不要过来不要”

    孙远仇地鬼结术所冷术地接

    麻子此时三份畏惧三分委屈三分痛苦,仅剩一分不服。

    没有人挣扎起来保护麻子,除了很多人确实失去战斗力外,最重要的是,叶子轩跟袁玉川简直就是魔鬼……

    敌仇科科情孙术接阳孙

    这两人,实在实在太可怕了。

    艳丽经纪人和漂亮助理他们,一个小时前还对麻子他们恨之入骨,现在见到他这个可怜兮兮样子,却多了几分同情,堂堂一个地头蛇,带着三百多名孔武有力的同伴,不仅没有讨回一点彩头,还被打得满地找牙,实在让人感到悲催。

    敌不仇地独后察所阳察地艘

    敌不仇地独后察所阳察地艘全是一刀制敌。

    杨欢颜见到满地伤者,嘴角牵动,有些不忍,却没有出声,她相信,叶子轩比自己有分寸。

    麻子退出几步,就被叶宫子弟挡住了,他身躯僵硬:“你你我们可是威虎,威虎帮的!”

    “扑!”

    话音落下,叶子轩没有回应,只是淡淡一笑,在麻子神经一松时,砍刀一挥,一股鲜血爆射出来,麻子发出一声凄厉惨叫,左手已经被叶子轩砍断,弹出数米划出一道血迹,显得触目惊心,麻子下意识挪移身子,又是一道刀光闪过。

    “扑!”

    麻子另一只手也被砍断,鲜血淋漓,惨叫分贝变得更加激昂,作恶多年,今日终得到报应。

    敌不远不方孙恨所阳故仇星

    见到这血腥一幕,在场众人全身冰冷。

    “腿就先不砍了,留着回去告诉你们主子。”

    叶子轩拍拍麻子的脸一笑:“三天内解散帮会,滚出横店,不然,本少亲自灭帮。”

    “一个不留。”

    没有人质疑叶子轩的话。

    随后,他丢掉手中武器,向袁玉川一笑:“袁少,走,请你吃饭。”

    袁玉川也抛飞砍刀:“满汉全席,请不请得起?”

    叶子轩哈哈大笑,拍着袁玉川肩膀一起离去。

    结地远科独敌察由阳孤我考

    不远处,凉亭,孤独苍凉的老人,落下最后一句词句:

    “天下纷扰,何得康宁!秦有锐士,谁与争锋!”

    本书来自  /book/html/33/3374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