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七百八十五章 救人
  阮破虏!

  金三角的第一战将,京城教堂一战,叶子轩和墨七熊伏击龙剑他们白粉的时候,就跟阮破虏面对面的交锋了一番,在他跟墨七熊打个难解难分的时候,躲在暗中的白衣男子放出了两箭,叶子轩救墨七熊之余,也间接把阮破虏救下来。

  结仇不科独孙恨接冷鬼由

  这就是三人的渊源!

  只是不管双方立场如何,白粉被劫和救命之恩如何相抵,叶子轩和墨七熊都不得不承认,阮破虏是一个强大的对手,特别是他手里握着枪的时候,杀伤力更是翻倍,因此见到他重伤出现在面前,叶子轩他们瞬间判断,这不是在演戏。

  这是一场真正的追杀。

  叶子轩推开车门钻了出来,走前几步向扭头的阮破虏一笑:“要不要再欠我一个人情?”

  阮破虏见到叶子轩,神情先是一愣,随后无奈一笑,接着扑通一声摔回地上

  在叶子轩微微偏头示意墨七熊把人扶入车里后,浑身是血的阮破虏仰面躺在座椅上,胸脯剧烈起伏呼吸急促望着车里灯光,如释重负猛吸几口气,随后咧嘴笑了笑容饱含森冷杀机:“老子没死,威虎帮山口组你们等着血债血偿!”

  “还有小白脸,我迟早把你千刀万剐。”

  他发泄完了心情趋于平静,侧头默不语的叶子轩:“你为什么要救我?咱们可不是朋友。”

  艘科地科方结球战阳酷秘指

  听到叶子轩这一句话,阮破虏微微一愣,随后咳嗽几声:“你救了我,等于惹了大麻烦,得罪地头蛇和山口组,你不怕吗?”话音还没完全落下,他就下意识一捂胸膛,说话牵扯到了伤口,让他痛的满头大汗,随后眼睛一闭晕过去。

  叶子轩摸出几颗药丸,给阮破虏塞下,迟缓他的鲜血流淌。

  这时,墨七熊轻敲车窗,低语一句:“哥,他们来了。”

  叶子轩点点头,找叶宫兄弟要了几包好烟,淡淡出声:“点好人头,免得最后漏了。”

  此时,两侧已经涌来了数十人号黑装男子,左边一伙是八个东瀛男子,一个个剃着平头,手里抓着一把武士刀,如非服饰足够昂贵和华丽,很难让人把现实和影视区分开来,右侧是二十多个魁梧猛男,凶神恶煞,服饰各异,身上几乎都有纹身。

  座山雕!

  毫无疑问,右侧猛男是威虎帮的人,这些人手里也都拿着放血利器,三尺尖刀,其中几人还捧着一把填满子弹的散弹枪,神情狰狞,得意,似乎一枪在手,天下我有,这数十号汉子,很快汇聚,向四周扫视一番,并没有发现他们想要的阮破虏。

  两方嘀咕几句,又在草丛中劈了几刀,确实没有阮破虏的身影,随后,他们就把目光望向准备起步的叶宫车队,一名持枪汉子喷出一口气,接着就微微偏头,领着一帮同伴向车队围过去,还第一时间堵住去路,那名持枪汉子还一踢车前盖喝道:

  艘地仇仇酷结恨战月孤地诺

  “停下,停下!”

  他在车前盖踹出几个鞋印,一度凝重车队有点来历,但地车牌后,他就彻底放心,毫不放在眼里,在墨七熊发飙前喝出一声:“我们是警察,怀疑你们有不良企图,马上停车检查,不要跟政府作对,不然把你们全部抓回去。”

  厉声喝斥中,花圃中寻找阮破虏的东瀛人,也提着武士刀冲了过来,站在那名持枪汉子身边,对车队充满敌意,五大三组六根手指的持枪汉子,向身边一个戴着劳力士的东瀛人侧头:“大冢君,我感觉阮破虏在车上,你可以让你的人搜一搜。”

  虽然无法确定阮破虏就在这一列车队,也无法判断目标和这伙人的关系,但在四周没有阮破虏踪迹的情况之下,持枪男子只能把目光落在这车队上面,毕竟阮破虏受了重伤难于跑远,哪怕双方真的没有关系,车队怕是也破虏的迹象。

  艘科科不鬼后球由月考我毫

  被称呼为大冢君的东瀛人点点头:“有道理,来人,搜一搜!绝不能让他们跑了。”

  持枪男子也向同伴喝道:“盯着车里的人,如敢擅动,马上砍了。”

  二十多人齐声回应:“是,蛟龙哥。”

  数十名威虎帮成员和东瀛人,提着武器向车队再度靠近,同时厉叱接二连三响起:“全部给我出来,检查!”每一部车都至少五人盯着,手里兵器全都指着车中叶宫子弟,在锋利摄人的利器后面,是他们无尽杀机和随时都有可能扑杀的凶狠。

  “挡我的车队?”

  叶子轩推开车门钻了出来,没有立即动手,扫视过杀气腾腾的数十人,重重哼了一声:“想死?说吧,你们是真正的警察,还是黑社会?半夜阻挡我的车队强行检查,是谁赋予你们的权力和底细?再或者,你们是专门打劫的悍匪?”

  墨七熊他们也都下车,脸上有着说不出的杀伐。

  “小子,别说废话了。”

  一个尖嘴汉子不耐烦的挥手喝道:“刚才围墙翻过一人,现在不见了踪影,肯定是你们藏起了他,蛟龙哥说了,只要你们不管闲事,保你没事,否则后果自负,掂量清自己的份量,横店没几个牛人,能震住我这些起狠不要命的兄弟,交人。”

  “样子,应该也有点小钱,不然不会有这么多保镖,只是告诉你,在横店,你们得瑟不起。”

  他把尖刀一侧,用光芒刺激叶子轩的眼睛。

  “哈哈哈——”

  数十人皮笑肉不笑盯着叶子轩,同时抬起手中武器冷喝,气势如虹。

  几个持枪男子也放肆大笑,但手指一直没从扳机松开,一有什么不对劲,马上开枪。

  叶子轩装作惊慌失措,退后了一两步,只是他并没有立即发难,装出忌惮对方的样子,躲避着这些人气势,一脸讪笑:“各位大哥,有话好好说,对不起,我刚才确实救了一人,但不知道是你们要追杀的人,所以让人把他抱上车子送去医院。”

  蛟龙跟大冢君身躯一震,下意识挪步上来。

  眼睛很小的大冢怒喝一声:“八嘎!你让人送他去医院?”

  蛟龙也一提散弹枪,杀气腾腾:“你他妈的多管闲事?信不信我崩掉你?马上叫你的人,把他给我送回来!马上!”

  正要带人搜查车子的尖嘴汉子,一刀砍在车顶上,当一声脆响,斩出一道痕迹后,怒气冲冲回头吼叫:“快打电话,让人把他带回来,他不回来,你们就得死,三分钟见不到人,我们就把你们砍了,然后焚尸灭迹,到时你死得连一条狗都不如。”

  “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让人打电话。”

  叶子轩换上讨好的笑容,挥手让一名叶宫子弟打电话,随后摸出一包烟发给众人,打火机也啪啪啪点燃,点头哈腰,无尽的殷勤,让威虎帮一伙人神经松弛不少,轻声一笑:“各位大哥稍等,他很快回来,到时你们,是不是要找的人?”

  “如果是的话,把他带走,我绝对不会有什么想法,更不会去报警。”

  在墨七熊他们也掏出烟给威虎帮他们点燃时,叶子轩保持着一股灿烂笑容:“各位大哥,我们就是外地过来旅游的,纯粹就是玩一玩,,感受一下当地生活,救人也是想要装叉,发个朋友圈炫耀一把,真没想着跟你们作对。”

  “这位大哥,这位太君,请你们多多包涵,来,抽烟,抽烟。”

  “小子,够识趣!”

  握着散弹枪的蛟龙,眼里闪烁一抹杀意,用枪管拍拍叶子轩的肩膀:“烟就先不抽了,把人叫回来就行,交出来了,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我蛟龙保证不会为难你,而且也当作刚才的事没发生,赶紧把人叫回来,我们要验明正身。”

  孙不远仇鬼艘恨战阳冷远月

  同时心里冷哼一声,找回阮破虏了,就把这些人也杀掉,杀人灭口,免得事情败露,让金三角报复。

  大冢也冷眼子轩喝道:“八格牙路,快点!”

  “扑通!”

  就在这时,叼着香烟的尖嘴汉子身躯一晃,脚步踉跄,随后一头栽倒在地,在蛟龙和大冢君脸色一变流露讶然时,十多名同伴相续摔倒在地,抽动几下就没有了声息,一人勉强用手抓了一下地面,但很快就停滞动作,好像昏迷过去。

  他们嘴里的香烟,掉了一地,火星刺眼,烟味浓郁。

  大冢厉喝一声:“香烟有毒。”

  “扑!”

  没等蛟龙把枪口戳向叶子轩的脑袋,一刀已经一闪而过,蛟龙举起枪口的手臂,咔嚓一声,溅射一大蓬鲜血。

  下一秒,手臂分离。

  “啊——”

  蛟龙发出一记惨叫,捂着断手连连后退,脸上满是惊讶和痛苦,完全没想到叶子轩如此狡诈和阴狠。

  叶子轩提着染血的刀,叹息一声:“抽根烟多好。”

  墨七熊他们也抛出匕首,刀尖没入三名持枪者的胸口。

  “扑扑扑!”

  三篷鲜血,像是烟花一样,在夜色中绽放。

  本书来自  //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