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七百八十六章 暗夜乱斗

天才布衣 第七百八十六章 暗夜乱斗

  cpa300_4();  

  “砰!”

  见到尖嘴汉子他们昏迷倒下,蛟龙持枪的手被叶子轩砍断,大冢脸色瞬间一变,知道遇上一等一强者了,他清楚今晚抓人有变数,没有冲上来拼个你死我活,而是身子极快向后退出,同时向八名没有吸烟的同伴喝道:“拦住他们!”

  孙地不地独孙察陌阳陌毫孤

  敌远科不鬼结术接闹早星察

  八名东瀛青年低喝一声,武士刀一举横挡了过去。

  在墨七熊他们控制住四把散弹枪时,叶子轩轻笑一声,在他们还没稳住阵脚的时候冲了过去,目标直取撤离的大冢,四周路灯和车灯很是耀眼,可叶子轩的匕首寒光更甚,光亮地让人眩晕,纵身一跃,宛如一只灵猫,踩到一人头上。

  那人还没有反应之时,就觉得头顶一轻,随后,叶子轩轻飘飘闪身而过,这名东瀛青年在他眼中看起来不过如草,身轻如燕,矫若狡兔,被踩那人想要追击却感觉脖子微微疼痛,下意识一抹一看,一点鲜血赫然入目,接着喉咙破裂。

  他一头栽倒在地!

  随着噗通一声响起,另一名东瀛青年终于有了醒悟,挥刀想要拦截下来势凶猛的叶子轩。

  叶子轩蓦然一侧战刀,灯光一耀,映在刀刃之上,射出匹练一般的白芒,就跟月光宝盒似的,眩耀的光环下,横挡的东瀛青年眼睛下意识眯起,武士刀也停滞挥舞,这个空挡,叶子轩抬手一刀,后者轰然倒地,灯光如血,鲜血似光。

  一路追行,劈夜浴血,竟然没有人能挡住叶子轩的攻击,他如一片落叶般杀向大冢。

  “当!”

  夺路狂奔的大冢感觉到情况危急,左手一抬,一枚六角飞镖抛出,飞镖顿时如利箭般刺向叶子轩,叶子轩连脚步都没有停,反手一掠,飞镖立刻被强力反荡回去,叮!一声脆响,飞镖擦着大冢的招风耳而过,让后者冷汗瞬间飙出来。

  一抹鲜血在他耳朵绽放,与此同时,一颗石头向他背部射去,大冢眼皮一跳,嗅到危险的他停滞跑路念头,不再地板坚硬就向侧扑倒,几乎是刚刚触碰到地面,石头就从头顶飞了过去,打在前方一个花盆上,啪一声脆响,碎裂一地。

  “你是什么人?”

  大冢翻身爬了起来,握着武士刀盯向叶子轩,厉声喝道:“金三角的人?”随后又摇摇头否定自己的猜测:“你不可能是金三角的人,金夫人没你这种手下。”接着他又像是想通了什么:“为什么要多管闲事?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此时,断臂的蛟龙也被墨七熊一脚踹飞,还没爬起来跑步,又被两把散弹枪顶住脑袋,无法动弹,拖到叶子轩他们的面前,残存的几名东瀛青年也被墨七熊他们尽数斩杀,整个狭长街道,很快就剩下大冢、蛟龙以及叶子轩他们一伙,血腥弥漫。

  见到这种局面,蛟龙也悲愤低吼:“小子,我们是威虎帮的人,你敢对我们下死手,你要完蛋了。”

  结地不远独孙学接孤接察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抖一抖刀刃上的鲜血,随后拍拍蛟龙的脸颊笑道:“看来你消息很是落后啊,不然朱麻子或者什么红姐,肯定会告诉你,三百多名威虎帮精锐,被我在秦王宫打得满地找牙,其中八成人员都是断手断脚。”

  “朱麻子的两只手,也被我砍了。”

  叶子轩淡淡出声:“砍你一只,又算得了什么?”

  “嗖!”

  没等蛟龙生出惊怒,刀光又是一闪,叶子轩毫不犹豫把他另一手斩断,蛟龙又是一声惨叫,看着鲜血从伤口喷出,让寻思跑路的大冢心神一颤,凝聚精力盯着面前的叶子轩,在蛟龙翻滚一圈被按住时,叶子轩把刀上鲜血甩到他脸上:

  “反正我跟威虎帮已不共戴天,再断你一只手也无所谓。”

  他下手毫不留情,更多是因为蛟龙跟东瀛人的勾结,蛟龙抬起头,一脸怨毒看着叶子轩,咬牙切齿:“混蛋!”

  愤怒归愤怒,蛟龙心里却有着一股震惊,他因为专门执行追杀阮破虏的指令,所以对今日的秦王宫一事,尽管有所耳闻,只是同伙麻子吃了大亏,但他并没有时间聆听细节,如今见到叶子轩自报家门,心里一惊,没想到真有这猛人。

  敌地不科情艘恨所闹术仇技

  看来运气不好啊,蛟龙咬着嘴唇,寻思如何复仇。

  “小兄弟,朋友,我想今晚事件是一个误会。”

  这时,被几把散弹枪对准的大冢散去刚才傲然,脸上艰难挤出一抹笑意:“我们来横店,只是要抓阮破虏,威虎帮是我们重金聘请来帮忙的人,我们跟他们交情不深,所以他们跟你们的恩怨,我一概不知,我也从来没有得罪过你。”

  “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多一个敌人多一堵墙。”

  大冢呼出一口长气,尽量让自己变得和善起来:“我们昔日无怨无仇,今晚就没必要死磕到底,我不会介入你们跟威虎帮的恩怨,只希望你高抬贵手,让我可以安全离去,放心,八个组员的死不会算到你们头上,这只是一场误会。”

  在叶子轩不置可否的笑容,大冢又补充上一句:“我是山口组的人,你们给我一条活路,不仅是多一个朋友,还多一条富路,你们心思和身手都很不错,山口组很乐意认识这样的盟友,一起称霸,一起发财,你的,良心大大的好。”

  孙地科仇方后恨由阳情封科

  “知道为什么不杀你吗?”

  叶子轩不为所动,悠悠一笑:“因为准备把你拿活口,相比死人,我想阮破虏更乐意见到你们活着。”

  大冢闻言脸色一变,厉喝一声:“八嘎!你不怕我们山口组吗?得罪我们山口组,你绝对死无葬身之地。”

  “我好像杀了不少东瀛人,包括你们山口组的人。”

  叶子轩轻轻一吹刀刃上的鲜血,几滴血液四散开去,落在大冢的脸上斑驳不堪,让后者恼怒的连连擦拭,随后叶子轩补充一句:“什么金刚子啊,樱雪子,樱花子,还有很多忘记名字的东瀛人,对了,中田春的手也是被我砍掉的。”

  大冢脸色一变:“你是什么人?”

  叶子轩淡淡回应:“我叫叶子轩。”

  “嗖!”

  这三个字一出,握着武士刀的大冢下意识转身,竭尽全力向后撤离,显然他已经知道眼前小子是谁了,只是刚刚跑出十多米,他就见到叶子轩贴了过来,如影随形,大冢本能地反手劈出一刀,刀光璀璨,蕴含着他全部的力量和斗志。

  叶子轩没有停滞,手腕一抖,一刀劈出。

  “当!”

  一声脆响,刀断,人伤,大冢摇晃着身躯退后,胸膛到腹部多了一道血迹,不深,却肆意流淌着鲜血。

  “唰!”

  望着连连退后的大冢,叶子轩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戏谑,二话不说,左脚陡然抡起。

  “唰!”

  一道腿影闪过。

  “砰!”

  大冢被叶子轩一脚踢中,腰部剧痛,恐怖的力量直接让他飞了起来,手舞足蹈的他,瞳孔瞪得滚圆,嘴巴张得老大,一股猩红鲜血直接从嘴中喷出,几秒钟过后,他的身子狠狠地撞在了花圃中,发出一声巨响,抽动两下就晕了过去。

  “找一个僻静点的别墅,把他们带过去关押。”

  叶子轩丢掉手中武器,拍拍双手开口:“等阮破虏醒来,交给他处置。”

  结科科地情孙术所月学科

  叶子轩相信,这个大人情,阮破虏一定会十倍百倍的偿还给他。

  在一队叶宫子弟押解大冢跟蛟龙先行离开后,坐回车里的叶子轩喝入一口苏打水,随后看着昏迷的尖嘴汉子他们,手指轻轻一挥,墨七熊等人明白叶子轩意思,拔出匕首给地上昏迷者补刀,今晚一战,叶子轩是不愿留下什么活口的。

  坐在叶子轩身边的杨欢颜嘴角牵动,有点不忍心,可没有多嘴劝告叶子轩手下留情。

  “哥,捡到一个手机。”

  这时,墨七熊快步走了过来,递过一个东西给叶子轩:“是太冢身上掉下来的。”

  叶子轩接过来翻两下,确实是日式手机,不过没有存留电话,干干净净,跟新手机差不多,信箱,即时通讯,以及短信也全都是空的,他摇摇头正要丢出去时,手机震动了一下,随后,一封匿名邮件涌入了进来,上面只有一行日文:

  敌科科地独后球战阳后考敌

  “速杀中岛法子。”

  夜色渐深,黑暗浓得像是化不开的墨。

  孙仇不远情敌学所冷战科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