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七百八十七章 回不去了


    cpa300_4();    第七百八十七章回不去了

    东方发白,万物还没彻底苏醒,人们已经开始重复着忙碌的日子,老公会更是聚集了无数怀着梦想的群演。

    相隔三百米外的一栋别墅,叶子轩早早起来把《易筋经》和《洗髓经》练了一遍,虽然很久没有突破了,但也不能随便落下了,机遇从来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而且叶子轩认可枯花师太的话,宗师入门之后,再精进就要时间和天赋。

    每一步都要付出非常大的努力。

    耗费一个小时把经书练完,叶子轩感觉身手还是没多少进步,不过精气神上来了,昨天的厮杀、劳累,以及晨起的困意,在练完两本经书后一扫而空,整个人变得神采奕奕,耳朵也聪敏了很多,隐约能顺风听到群演们的失望和抱怨。

    叶子轩不是一个死钻牛角尖的人,无法得到进展后就散去念头,转而起身呼吸早上的新鲜空气,这处别墅是叶宫子弟连夜找到的,主人三年前就移居国外了,这里的别墅又很难脱手,所以几乎都是挂在中介出租给剧组做场景或住人。

    因此叶宫子弟确定租住一个星期,并且交付定金和租金后,就拿到这个别墅的钥匙,一行人连夜住了进来,虽然外面距离道路比较近,来往车辆也比较多,有点喧杂,但大隐隐于市,叶子轩还是很满意这里,还让杨欢颜一起住下来。

    艘地仇科酷敌球战闹指情接

    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足够保护杨欢颜和阮破虏了。

    “哥,早上好!”

    在叶子轩转动着念头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一记喊叫,随后就见墨七雄啃着一个大汉堡出现,牙口极好,一口咬下去,半个汉堡不见踪影,吃完后,他把一个纸袋递给叶子轩:“刚买的早餐,麦满分和咖啡,其它地方挤不进去。”

    叶子轩他们看过攻略,横店一到早上就人声鼎沸,早餐高峰期能把人排队排傻,全都抢着买完早餐去片场,唯有肯德基和麦当劳稍微少一点人,叶子轩也没有太在意,拿过汉堡包啃了一口,随后轻声问出一句:“阮破虏醒来没有?”

    阮破虏的伤口太多太重,还有不少小铁砂,又不能送去医院引起怀疑,所以昨晚基本上时叶子轩救治他,一折腾就是没完没了的整晚,后来确认没事才交给墨七熊他们轮流照顾,叶子轩掐算着麻醉药的时间,因此向墨七熊抛出一句。

    “五分钟前醒来了,两名兄弟正给他换药。”

    墨七熊眼里闪烁一抹赞许:“这真是一个钢铁汉子,身上大小二十三处伤,还有不少铁砂渗入体内,麻药过后,他不仅没有疼的流眼泪,还要求换药的时候也不要再用麻药,避免伤口迟缓恢复,他就忍着牙死扛伤口的新旧药更换。”

    叶子轩淡淡出声:“不错,不枉我出手救他。”

    “哥,打听清楚了。”

    墨七熊把听来的消息告知叶子轩:“蛟龙他们确实是威虎帮堂主,专门控制横店黄赌毒的主,很多模特、艺人或者导演,出卖身体和染上毒瘾跟他们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至于为什么追杀阮破虏,因为全都晕过去,所以暂时还没问。”

    叶子轩想起常常出现的艺人吸毒新闻,不由自主的摇摇头。

    墨七熊喝入一口咖啡润喉后,继续刚才的话题:“大冢也已被白秋画证实,是山口组一名驻守华国的骨干,平日里干的是毒品再加工分拆,江浙一带有他影子,但常驻就是横店这一带,这地方看似不大,但人口流通实在太大太快。”

    艘不地远情艘恨战闹闹接

    “所以这里不比省会城市的销售额低。”

    艘不地远情艘恨战闹闹接“因为那是他们给你设的局,结果把自己坑了,也把我们坑了。”

    他又补充上一句:“不过早上并没有威虎帮四处搜寻阮破虏,蛟龙和大冢的消失也没见动静,不知道是威虎帮和山口组还没有收到风声,还是低调行事免得引起关注?但无论如何都好,我已安排了四道眼线,不会让他们袭击我们。”

    “盯着就行,暂时不情况再说。”

    叶子轩有着一丝迷茫,揉揉脑袋道:“按道理,金三角是威虎帮跟山口组的上家,是财源滚滚的源头,他们联手对付阮破虏干什么?即使不怕金三角山高皇帝远的报复,他们也不该跟钱过不去啊?昨晚的架势,完全就是往死里整。”

    墨七熊也有点不解:“事情来龙去脉,只能等待阮破虏告知了。”

    随后他眼里闪过一抹犹豫:“哥,阮破虏始终是一个危险因素,不是说担心被威虎帮和山口组发现,而是我们曾经抢劫过他给龙剑的货,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跟他是敌人,你救了他,未必会让他感激,搞不好他还会暗中捅刀子。”

    “咳咳!”

    就在这时,两人身后传来了一阵掩饰不住的咳嗽,接着就见阮破虏皱着眉头拖着脚步前行,途中还瞪了墨七熊一眼:“墨七熊,你我虽然打过一场,但也算是光明正大,怎么就说我坏话呢?我阮破虏虽然杀人无数,但恩怨分得清。”

    “叶少两次救命之恩,阮破虏发自心底感激,将来有机会一定双倍偿还。”

    阮破虏努力让自己目光变得真挚:“我又怎会猪狗不如捅叶少刀子?如我有这样行径,三刀六洞,千刀万剐。”

    墨七熊没想到对方听到自己的话,随即又释然自己声音过于洪亮,他没有什么尴尬,嘿嘿一笑上前,扶住阮破虏悠悠开口:“这年头,世事难料,虽然我哥救过你的命,但我们也抢过两吨白粉,让你夹着尾巴,灰溜溜滚回金三角。”

    “谁能保证你不会怀恨在心?”

    阮破虏想一把推开墨七熊,却显得力不从心,还差一点摔倒:“叶宫当初在京城确实抢过金三角白粉,但那两吨货,已经卖给了洪青龙,损不损失对金三角没半点影响,虽然确实死了不少兄弟,但这些血账更应该记在洪青龙头上。”

    “因为那是他们给你设的局,结果把自己坑了,也把我们坑了。”

    他咳嗽一声:“而且叶少当时救了我的性命,我回去后,对金夫人汇报都是把责任砸在洪青龙头上。”他的目光落在叶子轩的身上:“叶少,咱们虽然有过对抗,但破虏向来恩怨分明,我不希望叶少误会,请叶少相信破虏的友善。”

    叶子轩淡淡一笑:“我相信你。”

    后不科仇酷孙恨由冷诺诺指

    墨七熊拍拍他的肩膀:“既然友善,昨晚一事,是不是该说一说?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保密。”

    “等我伤好了,我铁定把你抽的满地找牙。”

    阮破虏没好气地看了墨七熊一眼,随后望着叶子轩真挚开口:“事情很简单,我得罪了金夫人最喜欢的男宠,五个月前,金夫人去曼谷开会,认识了一个年轻小子,两人一见钟情,金夫人还把他带回了金三角,让他打理日常事务。”

    他的脸上多了一抹萧杀:“那个叫金田八的东瀛男宠进来后,不仅把自己当成男主人,整天对将士和民众呼呼喝喝,还不断把猪朋狗友安插进金氏集团要位,搞得金三角一片乌烟瘴气,我看不过去,好几次当众顶撞了他,羞辱他。”

    “金夫人对我器重,没有说什么。”

    在叶子轩安静聆听的时候,阮破虏苦笑一声:“但金田八却怀恨在心,不仅常常给我穿小鞋挑小刺,还经常给我安排难于完成的任务,我在哥伦比亚和非洲差点两次死了,只是我没有拿到金田八搞鬼的证据,无法对受宠的他下手。”

    他叹息一声:“这一次,金田八打着金夫人的指令,让我送一百公斤白粉来横店,交给合作多次的大冢,我一度诧异他们怎吞下这么多的货,但问过金夫人,她让我执行就是,于是我就带着十五名最可靠的兄弟,走秘密渠道过来。”

    “昨晚刚刚抵达横店,把货交到大冢手里,喝了几杯酒,签收单都还没收,几个兄弟就摇晃倒下。”

    他的脸上涌起一抹悲愤:“一个个全都中了麻醉剂,四肢渐渐失去力气,我也是头重脚轻,幸亏喝得不多,而且第一时间咬破嘴唇放血,所以没有被他们第一轮撂倒在地,还制止几名兄弟喝酒,随后双方就地展开厮杀,开始勉强打个平手。”

    “后来蛟龙带着人赶到,我们就撑不住了。”

    “十多名兄弟为了保护我跑路,挡枪口的挡枪口,挡刀子的挡刀子,全都被他们杀了。”

    他恼怒的握紧了拳头:“我也被蛟龙轰中了一枪,如果不是遇见你们,估计我现在已经死了。”他喷出一口热气:“我当时就发誓,如果我活下来了,一定要杀掉蛟龙和大冢,为死去的十五名老兄弟报仇,然后再回去杀掉金田八。”

    后仇不不独后察战闹早所孙

    “昨晚设局就是他唆使太冢他们做的,除掉我这个眼中钉,一百公斤白粉就是酬劳。”

    阮破虏凄然一笑:“我被卖猪仔了。”他眼里迸射一抹光芒:“这仇,我一定要报,回去让金夫人碎了金田八。”

    叶子轩淡淡出声:“只怕,你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