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七百八十八章 口供
    </br></br>听到叶子轩这一句话,阮破虏神情一怔,低声喝问:“什么意思?”</br></br>叶子轩绷紧的神情,还有不断渗出的汗水,轻叹一声当局者迷,金田八竟然丢出一百公斤白粉要他的命,又怎会给他回金三角的机会?就算回去,也只怕会被金田八反咬一口落个身死,不过叶子轩没把话点透,只是轻轻一笑:</br></br>“没什么意思,等你养好了伤,你就会知道答案。【风云小说阅读网】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br></br>在阮破虏眉头紧皱猜测叶子轩的意思时,叶子轩伸手一握他的肩膀:“你现在不要想着找金田八复仇,当务之急是要把身子养好,只有伤势好了,你才能讨回公道,为死去兄弟报仇,放心,我要在这里呆一个星期,你有足够安全。”</br></br>阮破虏眼里闪烁一抹感激:“谢谢叶少。”</br></br>叶子轩忽然想起一件事,挥手叫过一名叶宫子弟低语,在后者点点头离去后,叶子轩望着阮破虏一笑:“你要杀金田八报仇,我暂时帮不了你,毕竟金三角山长水远,叶宫鞭长莫及,但蛟龙和大冢,我可给你手刃敌人出气的机会。”</br></br>阮破虏身躯巨震,讶然失声:“你拿下他们两个了?”</br></br>在追兵出现前一刻,阮破虏就因为伤势过重晕了过去,所以并没有见到数十名追兵被叶子轩灭了,只以为叶子轩带着他躲过了追杀,毕竟这是威虎帮地盘,下重手很容易把自己搭进去,因此听到叶子轩的礼物,阮破虏眼里有了激动。</br></br>在叶子轩轻笑却没有回应的时候,四个叶宫子弟把蛟龙和大冢拖了过来,叶子轩似乎不想两人过快死去,所以伤势都得到了控制,但即使给他们止了血,两人也是脸色苍白,一副半死不活样子,见到叶子轩,眼睛才多一抹仇恨光芒。</br></br>“八嘎!”</br></br>大冢主动忽略其余人,盯着叶子轩怒吼一声:“叶子轩,你三番两次跟山口组作对,还杀我们这么多兄弟,你一定会被山口组碎尸万段,我可以向你保证,他们昨晚没见到我们回去,一定联手威虎帮搜寻我们下落,很快,你就”</br></br>话还没有说完,蛟龙也吼叫着接过话题:“没错,这里是我们威虎帮地盘,我们有一千多名兄弟,一个个骁勇善战,警方也有我们不少人,你杀我们兄弟,还囚禁我们,一定会付出代价的,你再能打,能打过一千人?能打过警察?”</br></br>“小子,你等着,威虎帮和山口组不会放过你的。”</br></br>叶子轩脸上没有半点波澜,只是咬着嘴里的汉堡包,笑容很是温和,阮破虏轻轻咳嗽一声,在一名叶宫子弟的搀扶下上前,他的眼里迸射着一股怒火,还有不加掩饰的杀意:“蛟龙,大冢,杀我十五名兄弟,这血债,是时候还了。”</br></br>他对着长空,喷出一口热气:“兄弟,等着,我先送两人下去陪你。”</br></br>昨晚的厮杀,兄弟的惨死,像是利剑一样刺痛阮破虏的心,阮破虏至今都无法释然,跟自己最久的彪子,最后时刻撞翻三名敌人,把自己推出大门,然后他将本来敝开的门关死,双臂环住两扇门的把手,以后背对着紧随而来的人群。</br></br>阮破虏扭头那一秒,清晰见到无数利刃捅入彪子身躯,每想到那一幕,他就止不住满腔悲愤,恨不能把大冢他们全爆掉脑袋,所幸叶子轩把两人揪到他的面前,让报仇不至于来得太迟,想到这里,阮破虏面庞浮现笑意,悲凉且落拓。</br></br>后地仇不酷后恨接闹秘地太</br></br>他站到两人面前,冷笑一声:“今天,我要把你们千刀万剐,绝不让你们死个痛快。”</br></br>“阮破虏——”</br></br>结远不地方艘学接孤由恨羽</br></br>蛟龙跟大冢几乎同时喊出名字,随即条件反射向后挪移身子,眼里都有着说不出的惊恐,显然清楚阮破虏对他们的恨意,那是绝不会让他们死痛快的主,想到伤痕累累生不如死,两人就向叶子轩大声喊道:“叶少,你不能这样做!”</br></br>“你不能这样做!”</br></br>“叶少,你放过我们吧。”</br></br>叶子轩耸耸肩膀:“你们是我送给阮破虏的礼物,生死,已经不是由我说了算。”他吸入一大口咖啡,向拔出一把匕首的阮破虏微微偏头:“要活命,或者死个痛快,你们该求他,只是我不觉得有效,谁叫你们杀他这么多兄弟呢?”</br></br>阮破虏一脸感激:“谢谢叶少。”</br></br>“叶少,救我一命。”</br></br>大冢感受到刀锋的凌厉:“我愿意为你卖命,我把全部身家给你,我把那五十公斤白粉也给你。”</br></br>蛟龙也杀猪一样大声喊叫起来:“我也愿意把那百斤白粉给你,叶少,只要你救我一命,赴汤蹈火,万死不辞。”他绝对不会质疑阮破虏下狠手,后者眼里的仇恨,让他想起阮破虏手下的惨死,担心自己被肢解成一块块,生不如死。</br></br>叶子轩没有半点被打动:“你们的命,你们的钱,对我没半点意义,我也不在乎那点东西,相比放虎归山给自己留下后患之外,我更想阮破虏把你们大卸八块,不要怨我,昨晚是你们主动堵我车队,那一刻,就注定你们小命不保。”</br></br>“叶子轩,你这混蛋!”</br></br>大冢吼叫一声:“你会不得好死的,你会不得好死的。”</br></br>叶子轩没有理会他们,只是拍拍阮破虏的肩膀:“这两人交给你处置,只有一个要求,大冢给我留一口气。”他想起那一个短信,想要从大冢嘴里挖一点东西出来,敌人的敌人,未必是朋友,但绝对可做盟友,他扬一扬手中的早餐:</br></br>“我去隔壁吃早餐,差不多的时候叫我。”</br></br>阮破虏点点头,恭敬回应:“明白。”</br></br>“叶少,叶少——”</br></br>见到叶子轩丝毫不被他们利益打动,绝望的大冢面如死灰,随后对着阮破虏歇斯底里喊叫起来:“阮破虏,我们杀你是迫不得已啊,是金田八唆使我们对你下手,他跟中川狮雄达成协议,把你们在横店做掉,白粉就算我们的酬劳。”</br></br>“而且以后的进货价会便宜两成。”</br></br>大冢一扫昨晚的强硬,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态势,全力推卸责任:“我没办法啊,中川狮雄是我的顶头上司,他的指令,我不敢不做啊,我真不想杀你,是中川狮雄和金田八啊,你要报仇,找他们,不要拿我们这些小人物开刀啊。”</br></br>“是啊,我们就是小人物,你就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br></br>大冢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只是依然无法打动阮破虏,经历无数风雨的他,哪会被这廉价眼泪迷惑。</br></br>“放心,金田八,我一定会把他碎尸万段。”</br></br>阮破虏忍着疼痛蹲了下来,人冷笑一声:“但是在这之前,你们也要祭祀我死去的兄弟。”</br></br>“扑!”</br></br>在叶子轩咬着汉堡离开原地时,阮破虏正冷冷一笑,猛然贴近后退的蛟龙,旁观的人只觉眼一花,阮破虏手里的锋利匕首,已毫不犹豫扎入蛟龙小腹,蛟龙感受一丝冰凉侵入体内,随后剧痛不已,错愕低头,匕首刀锋已没入他腹部。</br></br>红色血液滴答淌落,触目惊心。</br></br>一刀不算完,阮破虏森冷笑容不变的同时,持刀的手又猛地大幅度扭转。</br></br>动作狠辣且老练。</br></br>“扑扑扑!”</br></br>阮破虏没有丝毫停滞,拔出染血的匕首,又是一刀</br></br>十五个兄弟,至少要十五刀,大冢见到蛟龙眼睛一凸,一暗,又一凸,一暗,接着又是一凸,从头到脚发冷。</br></br>艘远地地独结球陌阳战最诺</br></br>三十分钟后,吃完早餐的叶子轩走了回来,发现蛟龙已经变成一条死蛇,腹部懒得不成样子,四肢也都被砍掉,鲜血把整个院子染得殷红,龙瞪大的眼睛,绝对地死不瞑目,大冢情况也好不了哪里,身上也有十多个流血伤口,血液流淌。</br></br>只是都在非要害部位,所以伤口虽多,却不足于要他的命,但也意味着他生不如死的痛苦,阮破虏用放血方式让他身体疼痛,而且他目睹蛟龙像是狗一样死去,精神更是遭受折磨,他很难再承受阮破虏的肆虐,他现在只想求得一死。</br></br>见到叶子轩走回来,大冢抖动了一下嘴唇,带着一抹哀求道:“叶少,给我一个痛快,给我一个痛快”</br></br>“如果你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或许我会让阮破虏给你一个痛快。”</br></br>叶子轩踏前一步,挥手让人拿来一支香烟,点燃,塞入大冢嘴里:“告诉我,谁是中岛法子?你们为什么要杀他?”</br></br>正叼着香烟大口吸着缓解神经的大冢,闻言身躯瞬间一震,身上血液随之变快,艰难低喝:</br></br>“你怎么知道中岛法子?你怎么知道我们要杀他?”</br></br>阮破虏上前一步,一刀刺在他肩膀:“回答叶少的问题。”</br></br>结地远仇情敌察陌孤远吉独</br></br>“啊——”</br></br>结地远仇情敌察陌孤远吉独红色血液滴答淌落,触目惊心。</br></br>大冢惨叫一声,香烟从嘴里掉落下来,痛的呲牙咧嘴,在阮破虏转动匕首之前,他赶忙喊出一句:</br></br>“中岛法子是天煌的小孙女,身份鲜为人知,她化名在三亚大学研读国际关系。”</br></br>“军方一直想要修改安保法案,可是一直无法凝聚国内人心所以”</br></br>叶子轩接过话题:“所以杀掉中岛法子,刺激东瀛各方,促进安保法案通过?”</br></br>原本没有政治嗅觉的叶子轩,经历过航班等一系列事件,他现在能够一眼情本质,暗叹一声无处不阴谋。</br></br>大冢叹息一声,艰难点头:“正是。”</br></br>叶子轩流露一丝戏谑哼道:“你们不是绝对尊敬皇室吗?怎么背地里却要下这死手?”</br></br>大冢微微昂头,有着一股傲然:“我们尊敬天煌,可是成大事,总是需要牺牲的。”</br></br>“那就先牺牲你吧。”</br></br>在叶子轩的微微偏头中,阮破虏拔出匕首,直接没入大冢咽喉。</br></br>“扑!”</br></br>大冢身躯一挺,鲜血迸射,生机熄灭,眼里有憋屈,有愤怒,还有一抹解脱。</br></br>本书来自  //3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