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七百八十九章 谁的金三角?
    第七百八十九章谁的金三角?</br></br>上午十点,叶子轩走入阮破虏的房里,并没有者安分的躺着,而是一脸落寞地跪在地上,面对金三角方向摆着染血的匕首,似乎是告慰昨晚战死的十五名兄弟,叶子轩走了过去,轻轻一拍他肩膀:“别跪着了,回床上躺着。【全文字阅读】”</br></br>“不然伤口又要全部崩裂,到时就浪费我昨晚的苦心。”</br></br>结仇远不情结球战闹显敌远</br></br>阮破虏轻轻咳嗽一声,或许是杀掉了蛟龙跟大冢,他脸上的愤怒少和恨意了很多,再也不复激怒的狮子一样绽放着杀意,他侧头望着叶子轩苦笑:“谢谢叶少关心,我也想好好躺着养伤,可一躺下去,我就不由自主想起死去的人。”</br></br>“是我害死了他们,是我对不住他们,十个蛟龙和大冢也无比相比。”</br></br>叶子轩把他扶起来送到床边,按着他做在边缘叹道:“养好伤,恢复元气,才是你要做的事情,其余东西都不重要,不要再多想了,想得越多,心情就越压抑,越压力,情绪就不理智,对你绝没好吃,不要辜负我援手的一番心意。”</br></br>阮破虏轻轻点头:“好,我会尽量稳住自己情绪,不让自己伤势再恶化。”</br></br>接着他眼里闪烁一抹光芒:“叶少,你先后两次救了我,还把大冢和蛟龙交给我手刃,我欠你太多太多,这些恩情,我一定会报答,回到金三角,等我手刃了金田八,一定说服金夫人,让你成为金家合伙人,代理华国这一片市场。”</br></br>“这可是每年数百亿利润进账,叶宫一定会引起再上一个台阶。”</br></br>听了阮破虏的这番话,叶子轩再次抬头,仔细的打量了阮破虏一眼,后者的真诚,也相信阮破虏会竭尽全力,只是叶子轩脸上没有太多波澜:“谢谢你的回报,只是救你纯粹是一个意外,也是举手之劳,所以不用太放心上。”</br></br>阮破虏微微一怔,随即低声问道:“叶少莫非嫌少?”</br></br>“毒品利润很大,只是我没多少兴趣。”</br></br>叶子轩神情就像多年的老友一般熟稔,他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并拉了一把椅子坐下:“虽然我跟叶宫走的是黑道之路,但这个民族对毒品从来都是深恶痛绝,因为当年就是鸦片垮了国门,所以我内心是很抗拒毒品在华国流通。”</br></br>他低头喝着茶水道:“你给我一百吨,一千吨,掌控华国毒品市场,或许可以赚得跟猪头一样,新一代毒品大亨,但我绝对不会开心,因此这回报对我没什么意义,如果你真想要感谢我的话,等你伤好了,请我吃顿饭喝顿酒就行。”</br></br>“吃饭喝酒是必须的,只是这就算回报,那对不起叶少恩情,也显得破虏命贱了。”</br></br>阮破虏望着叶子轩苦笑一声:“叶少还真是特别。”换成其余实力,早就激动不已了,把十几亿人口的毒品市场交给叶子轩代理,那等于是送了一座金矿,可没想到叶子轩却不为所动,这让阮破虏惊讶之余,叶让他生出了一抹敬重。</br></br>叶子轩拿过一个杯子,给阮破虏倒了一杯温水,随后蕴含一抹深意开口:“拒绝你的回报,除了不想祸害华国民众之外,还有就是,你现在开的都是空头支票,根本难于兑现,别说是华国大市场,就是小小的横店,你也做不了主。”</br></br>阮破虏身躯一震:“你什么意思?”</br></br>叶子轩微微前倾自己的身躯,神情平淡的说道:“这不怪你,昨晚昏迷到早上,醒来又忙着杀掉大冢和蛟龙,接着又是祭祀死去兄弟,没有时间跟金三角联系,半小时前,我接到一个消息,在金三角的贪狼营,发生了小规模叛乱。”</br></br>在阮破虏目光下意识变得凌厉时,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一群士兵对前去视察的金夫人下手,结果被金田八发现端倪来了一个反围杀,双方都死了不少人,还关押了一批人,据说大部分死的人,和被关押的人,都是贪狼营将士。”</br></br>“什么?”</br></br>后地不不方艘术战闹指恨</br></br>这个忽如其来的消息,显然大大出乎了阮破虏的意料,他的脸一下子变成雪白,高大身躯摇晃了两下,差一点就从床上摔了下来,他喃喃自语:“贪狼营将士?谋反?死?关押?金田八,你这个混蛋,无耻小人你太卑鄙了”</br></br>贪狼营正是他所在营地,那些将士也算是他的人。</br></br>叶子轩没有半点停歇:“还有,金三角悬赏一千万,说一天一夜都联系不上你,你跟十五名兄弟全都人间蒸发,金三角判断你们私吞了一百公斤的货,跑去世界角落过逍遥日子了,所以金三角下令,黑白两道都可以对你得而诛之。”</br></br>“悬赏?一千万?金三角怎可以这样对我?金夫人怎可以不相信我?”</br></br>在片刻失神之后,阮破虏猛然抬头子轩,此刻,他双目已然血红,脸色是比刚才的凶狠,更加可怕的狰狞:“叶少,饭可以乱吃,话可是不能乱说的,你这个消息是怎么来的?你又如何能证明,你说的这个消息的真实性呢?”</br></br>“雄鹰子弟遍及天下,区区金三角有探子,有什么稀奇?”</br></br>叶子轩坦然迎接着对方的目光,一副千真万确的态势:“这个消息,是刚刚反馈回来,三名雄鹰子弟先后证实,整个金三角防区不仅提高警戒,还四处追寻几名贪狼营骨干,当然,我无法直观向你证明消息的真伪,你也可以不信。”</br></br>“只是听说被杀的人中,有一个人叫黑牛,被关押的人中,有一个叫颂猜”</br></br>“黑牛?!颂猜?!”</br></br>阮破虏闻言身躯一震,目光森冷的子轩,浑身上下都流露着肌肉紧张感,属于那种,随时都有可能发出致命攻击的状态,接着握紧拳头长叹一声:“此仇不报非君子,金田八,你这个王八蛋,敢杀我兄弟,我把你千刀万剐。”</br></br>后地科仇酷结球陌冷地月早</br></br>叶子轩淡淡出声:“此刻,金三角已许出不许进,别说将来回报我的恩情,就是安然回去也困难重重,这也是我早上跟你说的,回不去了,金田八既然下定决心要干掉你,还丢出一百公斤白粉的酬劳,哪可能让你安然回去金三角?”</br></br>阮破虏微微闭眼,有着说不出的悲愤,只是他脸色苍白,但手指依然修长而稳定,没有丝毫颤抖。</br></br>这个阮破虏确实不是一般的人啊!</br></br>在叶子轩的欣赏之中,阮破虏忽然睁开眼睛,挤出一句:“叶少,我希望能够借助你的手,你的能力,帮我杀回金三角铲除金田八,只要杀掉畜生为死去兄弟报仇,我可以保证,金三角的白粉,金三角的路,对叶少永远畅通无阻。”</br></br>阮破虏誓言一般的说道,以他的性格,每一个字,都重如千金:“你不愿意在华国销售白粉,那就不在华国销售,金三角也愿意配合叶少封闭这个市场,让华国吸毒人员大幅度下降,你可以去东瀛去南韩纽约,去世界其余各国销售。”</br></br>“我可以保证,金三角每年产出的八成白粉,全部交给叶宫去代理销售。”</br></br>阮破虏子轩开口:“只要叶少能帮我杀了金田八,阮破虏用人格和性命担保说过的话。”</br></br>“如果叶少需要,我还可以白纸黑字。”</br></br>这绝对是一块无数势力梦寐以求的肥肉,但让阮破虏想不到的是,这个能给叶宫带来巨大利益的条件,不仅没有换来叶子轩的高兴和炽热,相反是叶子轩一脸摇头的失望,阮破虏咬着嘴沉默了,他子轩,等待着后者开出价码。</br></br>他现在没有选择,只能依靠叶子轩了。</br></br>“杀金田八,绝对不是难事。”</br></br>叶子轩破虏淡淡出声:“可你有没有想过,一个连你都的男宠能够兴风作浪,把金三角搞得乌烟瘴气,还差一点要了你的命,你觉得是他本身实力所为?还是他背后那人赋予的权力所致?杀了他,又有什么太大作用?”</br></br>“你也问问自己内心,这算真正的报仇吗?”</br></br>叶子轩的言语保持着一股犀利:“而且就算杀了金田八,你觉得事情就解决了吗?你就能回到过去掌控一切吗?你就能说服金夫人给叶宫大开绿灯吗?你算什么?你怎么能保证金夫人不对你发火?怎能保证她不杀掉你祭祀金田八?”</br></br>结地远不情艘学战冷孙察星</br></br>他点出一个关键:“阮破虏,你不要太高。”</br></br>“你事情本质,摆不正自己位置,我派再多的人,给你太多资源,跟着你去金三角也只是炮灰。”</br></br>在阮破虏呼吸微微变粗时,叶子轩很不客气抛出一句:“我怎可能让兄弟们做没有意义的事?”</br></br>“你的伤,要养些日子,这段时间,你想一想我的话,不是有道理,是不是比你这鸵鸟想的长远。”</br></br>“想清楚了,再来找我,真让我感觉到你想通了,我不介意双方合作。”</br></br>他一按对方的肩膀,随后转身离去,留下一句耐人寻味的话:</br></br>“但我要的是阮破虏的金三角,而不是金夫人的金三角。”</br></br>本书来自  //3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