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七百九十五章 管先生
readx();    

    天色渐黑,叶子轩他们趁着幽暗窜入横店原始小森林。

    下午经过一番商议以及阮破虏的建议,叶子轩最终决定趁着天黑进入树林,这样可以利用夜色掩饰很多东西,至少不至于被敌人的眼线远远发现,而且早点进去可以多一点时间应付突发变故,也能让众人体力和精力得到更大的恢复。

    三辆大巴把穿着旅游服饰背着旅行袋的百余人拉到山林一处入口,叶子轩留下部分的策应人员后,就带着龙远他们进入山陵,除了平时使用的武器和食物之外,叶子轩还把威虎帮手里夺取的四把散弹枪带上,同时高价买来一把长枪。

    在禁枪越来越严厉的今天,叶子轩买那把长枪差不多耗费五十万,只是为了给队伍加上一分保险,也为了让阮破虏能够发挥特长,他还是砸出这笔重金,接着又给阮破虏弄来一百发子弹,分给每个叶宫子弟携带,确保他有足够弹药。

    阮破虏手里多了一把枪,不仅多了几分底气,脸上也变得容光焕发,似乎有枪就有天下。

    天色渐黑,众人行军速度慢了下来。

    他们拄着小木棍,踩着枯叶,拿着导航,跨过爬藤,就着小路穿行在湿热沉闷的山林中,两边盛开着一些不知名的小花,虽然美丽却没有分散大家的注意力,因为这人迹罕至的地方蕴藏着杀机,毒蛇山猪,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毒虫。

    这百来人的队伍,除了叶宫子弟之外,还有八十多名龙庄精锐,就是龙远当初袭击盛世首府投降的那一批,叶子轩愿意给他们自由,这些人却全部赖着不走,哭天喊地要留在叶宫,因为他们都已经知道,三帮全都把他们当成了叛徒。

    不管他们怎么给自己辩驳,三帮对他们的定性,断绝了他们回去的路。

    回去龙庄,结果就是帮规处置,想到三刀六洞,再想到家人的牵连,他们跟龙远一样,希望可以就此加入叶宫,为了能够留下来,他们跟着龙远在盛世首府跪了两天,目的就是避免叶宫的屠杀和遣返,因此得到出力机会全都很高兴。

    虽然他们知道此次来横店怕是有不少凶险,可清楚这世界没有免费午餐,如果自己不替叶宫卖命出力,根本就没有留下来的理由,甚至叶宫可以为了讨好龙庄,把他们全杀了,因此这次任务显得很积极,龙远更是挥舞片刀斩着草木。

    行走了两个多小时,天色越来越暗,路也越来越难走,幸亏头上戴的矿工灯足够明亮,不至于找不到路前行,只是队伍从初始的兴奋开始变得沉寂,全都有意无意保存着体力和精力,林中的风声和怪叫声把整片森林衬托的更是安静。

    走在前头的龙远握着导航,跨过一棵横躺小路的树木,前脚刚要落在地上,却听到一声大吼:“小心!”

    喊话的是阮破虏,被他一喊,龙远的脚又下意识收了回去。

    在龙远扭头望向身后的阮破虏,叶子轩他们本能停滞前行步伐时,阮破虏轻轻咳嗽一声,挪移脚步走到龙远的身边,反手拔出一把匕首,小心翼翼把一堆石块和枯叶轻轻拨开,很快,在众人目光中,一颗老式的苏式跳雷映入了视野。

    “妈啊!”

    豆大汗珠从龙远的额头和脖子滴落,一滴滴掉落在地面上,真的是命悬一线,如果那一脚踩下去,恐怕自己就已经报销了,他赶忙退后了一步,向阮破虏投去一抹感激目光,随后带着一抹不解向阮破虏问道:“你怎么知道有危险?”

    在叶子轩走上来扫视环境时,阮破虏把跳雷起出来,手法纯熟地固定好,揣入了怀里,随后淡淡回应:“每一片区域的植物都有其特殊性,这种阔叶不该出现在潮湿地方,而且这一区多以灌木为主,堆积的阔叶一定是有人抱来的。”

    在龙爷下意识点点头时,始终观察着四周环境的阮破虏又补充上一句:“有人抱来一堆不该出现这里的落叶,要么是吃饱了撑着,要么是有所图谋,这个深山老林,谁会吃饱进来堆树叶呢?我判定这有乾坤,所以出声制止你小心。”

    “只是我也没想到,它藏着一颗手雷。”

    结远不不方艘恨战孤技岗

    阮破虏带着一抹幸运感慨:“而且埋设时间应该不超过一个月,否则堆放的落叶早腐化了,不会是现在黄而不烂的状态。”接着他又独自向前推进了几十米,又起出一颗埋设的手雷,汗流浃背,也让叶子轩他们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阮破虏没有就此停歇,让叶子轩他们就地等待后,一个人继续往前摸了几百米,这次没有再带回手雷,但掌心多了几个弹壳,他用茫然目光望向叶子轩:“叶少,最终任务究竟是什么?从这些东西判断,对方手里应有不少热武器。”

    “咱们这样贸然闯进去,只怕有去无回啊。”

    叶子轩叹息一声:“他们手里有多少热武器不清楚,但可以肯定有不少好东西。”接着又苦笑一声:“这是唯一能悄无声息摸近钱庄的路了,其余三面根本无法靠近,这条路虽然也凶险,但也意味着过度相信它的敌人会掉以轻心。”

    一条坎坷不平充满凶险的山路,人迹罕至,钱庄基地依然没有放过,虽然不派人手扼守,却埋设杀伤力巨大的手雷,可见,钱庄里面一定藏着不可见人的好东西,不然不会耗费这么大心血,这么多手雷,让这一条山路变成死亡之路。

    但也就是死亡之路,意味着敌人的轻敌大意。

    此时,感觉到压力的龙远踏前一步,带着一丝焦虑喊道:“叶少,我真不知道,这钱庄有这种火力配置,如果知道的话,我肯定会告诉你,刚才我也就不会差点丢了性命,我只知道这个钱庄对龙破天很重要,是孝敬京城一大渠道。”

    叶子轩淡淡出声:“我相信你。”

    阮破虏呼出一口长气,随后又拿过一个矿工灯:“我来开路吧,前方一定还有杀机。”

    发现这鬼地方有手雷后,队伍的速度更加缓慢下来,阮破虏跟人群拉开差不多三十米,握着匕首神情警惕地前行,走出一公里后,他忽然停了下来,扯过一根手指往前方一桶,扑的一声,一扇铁网覆盖了下来,铁网裹带着无数刀片。

    一旦有人被它盖住,挣扎,身上就会皮开肉绽。

    处理完这个铁网机关后,阮破虏没有停歇的向前摸去,很快,他就掀开一个被枯叶覆盖的陷阱,里面除了积水之外,还有十几根尖锐的铁叉,虽然尖端有些生锈,但掉进去依然能要人性命,让走过来帮忙的龙远后背又渗透不少汗水。

    又前行了几百米,路越来越开阔了,危险也越来越多了,一路过去,至少二十个机关,把死亡之路演绎的淋漓尽致,一个小时后,阮破虏的脚步再度停下来,挥手制止众人前进,只见他小心翼翼的弯下腰,拔出匕轻轻割断一条细线。

    “扑!”

    一枚挂在树枝上的德式绊雷轻轻落进他的手里。

    “哥,这家伙,真牛叉,服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墨七熊竖起大拇指,向叶子轩表达着自己的叹服,阮破虏的丛林经验远胜于自己,特别是阮破虏能把手雷变为己用,更让他感觉叶子轩欲图收服阮破虏是对的,有这样的家伙在手,叶宫丛林战水平起码提高两个档次。

    唐薛衣也点点头,对阮破虏实力多了一点认识。

    叶子轩轻轻一笑:“我们以后要好好感谢金田八。”

    “嗖!”

    艘远远远鬼孙察接孤艘结

    艘仇不远情敌球由孤接指接

    就在这时,阮破虏做了一个手势,大家得到命令停止前进的步伐,关掉灯光纷纷趴在上。

    叶子轩挪动身子到了阮破虏身边,低声发出一记询问:“怎么回事?”

    阮破虏没有说话,只是手指一点前方,视野中,一处凹陷下去的开阔地,二十人,全都穿着一身黑衣,戴着夜视仪,正忙碌不堪,他们从一个类似矿井一样的出口,利用传送带把一个个箱子送入下去,他们身周,还有三十多个箱子。

    箱子不大,跟普通旅行箱差不多,三十斤左右的容量。

    结地科仇情孙学由月阳秘察

    他们干活速度极快,没有多久,就把箱子全部输送下去,随后就关掉传送带电源,接着,一人走到一个巨石旁边,手掌按在某个地方,随着这动作发生,里面灯光渐渐熄灭了,洞口缓缓闪出一块青石板,厚达千斤,轰隆隆堵住地洞。

    “咔嚓!”

    接着那人右手又是一转,巨石和几棵树木一起挪动,轰一声缓缓堵住洞口,像是整块地切割过去。

    地洞跟身周环境自然融为一体。

    艘远不仇独敌恨所月术孙后

    没想到这荒山野岭,还有这种地洞和机关,也不知道里面藏匿的是什么?

    在阮破虏前奇怪一幕时,叶子轩却盯着那个掌控开关的人,随着他缓缓转身,叶子轩辨认出对方是谁了。

    卫家的管家,管先生。

    本书来自  /book/html/33/3374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