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七百九十六章 意外
  “叶少,你认识他?”

  见到叶子轩愣然的神情,阮破虏低声问出一句,叶子轩再度扫视管先生一眼,随后向阮破虏苦笑一声:“何止认识,还一起喝过茶呢,只是没有想到他会在这里出现,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什么叫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

  阮破虏感觉到叶子轩言语有些古怪,但也没有过多在意,反手摸出了背后的长枪,看着前方即将散去的人群,墨七熊从后面靠了过来道:“哥,地洞做工巧妙,设计更是精湛,加上这些态势不凡的人出现,那里面一定有着好东西。”

  “咱们要不要干他一票?这个收获不会比什么钱庄少。”

  他还补充上一句:“说不定这才是真正的钱庄呢,三公里外的基地,就是一个幌子。”

  看着神色匆匆却展现狠戾的人群,还有神态不怒而威的管先生,叶子轩轻轻摇头,声音低沉而出:“先不要对他们下手,这些人虽然不多,但腰间个个都鼓囊囊,怕都带着枪械,一旦开战,无法悄无声息歼灭,势必惊动地下钱庄。”

  叶子轩看着整队的管先生,随后淡淡出声:“钱庄守卫如果发现有人从这条路摸过去,只怕会彻底堵死这唯一通道,而且也会对我们造成危机,如果他们对我们进行追杀,你说,走了五六个小时的我们,怎么对抗养精蓄锐的守卫?”

  在墨七熊轻轻点头的时候,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再说了,相比杀掉这批不明来历的黑衣人,还不如打藏匿数十个箱子的地洞主意,等他们悄无声息走了,我们把地下钱庄拿下,控制住这一条路,到时可以轻易挖出地洞的东西。”

  “叶少分析的有道理。”

  阮破虏也出声附和:“拿下钱庄,进可取地洞,退可撤离,现在对这批人动手,只会因小失大,就算全部杀掉他们,也会引得守卫过来围杀,咱们暂时扛不起,先放他们离去,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只要地洞还在,他们就会回来。”

  艘远地远独后学战闹接故仇

  墨七熊轻叹一声点头:“好,听你们的。”

  阮破虏忽然低声一句:“他们要走了。”

  在叶子轩和墨七熊抬头望过去时,只见管先生正往巨石四周埋设手雷,方圆十米,至少有七个手雷,阮破虏一舔嘴唇:“乖乖,这老家伙手里有这么多硬家伙,果然不是简单人物啊,叶少,你说跟他喝过茶,这家伙究竟是什么人?”

  叶子轩苦笑一声,没有回答这问题,只是望着撤离的二十多人,向唐薛衣偏头:“唐薛衣,你跟上去,看他们是不是真正的离开,还是藏在暗中做其他事,如果真的离开山林,那就多盯一会,看看他们究竟去哪里,只是你要小心。”

  唐薛衣没有回应,身子一弓,像是猎豹一样窜向离去的管先生他们。

  在阮破虏窜向巨石四周收集管先生留下的手雷时,叶子轩挥手让龙远他们就地吃东西休息,离下一个夜晚还有很长时间,不急于一时赶路,而且不能暴露队伍行踪,免得唐薛衣的跟踪失去意义,差不多两小时后,他才挥手继续前行。

  阮破虏依然在前面带路,身上悬挂十几个手雷,看着晃来晃去的手雷,龙远不止一次担心阮破虏自爆成一堆血肉,只是碍于面子不敢多嘴,同时眉头紧皱了起来,龙破天说过这个钱庄很重要,可是没有想到戒备森严到这个变态地步。

  众人再度前行,依然是悄无声息。

  六个小时,天亮时分,叶子轩刚刚抵达钱庄基地的边缘,就见到前面闪过一个人影,随后就见到唐薛衣现身出来,在他讶然后者在这里出现时,唐薛衣跑了过来,压低声音汇报:“叶少,那一伙人进入了基地,接着就再不见出来。”

  叶子轩一愣:“他们跑去钱庄了?”

  在唐薛衣轻轻点头的时候,叶子轩眼里闪烁一抹茫然,不知道管先生他们为何跑入钱庄?那可是龙庄的地盘啊,难道卫战国他们跟龙庄也有交易?可龙庄跟宋家是一伙的,参照卫战国给宋家制造的死猫,叶子轩不认为两者关系紧密。

  他想不通,干脆不想,跟着唐薛衣来到前方,就着黎明前的最后一抹幽暗掩护,戴着夜视仪扫视视野中的基地,正如照片上所看,基地占地很大,差不多有一百亩,四周设有六个高达十米的观察哨,哨所里还有一道白亮刺眼的光柱。

  光柱缓慢却不可遏制扫视周围环境。

  基地的中间是五栋三层高的楼房,布局呈字形,中间楼房的楼顶上也有一个探照灯,这个探照灯扫出的光柱,可以照亮内部各个黑暗的角落,楼房四周除了有十几队巡逻不断来回,楼层上还有拿着枪械的守卫,阮破虏揉揉脑袋道:

  “这他妈的哪是地下钱庄啊,就是金三角的货仓也没有这等严密。”

  墨七熊也点点头:“简直跟监狱一样。”

  孙仇科仇独后察陌冷显艘酷

  唐薛衣也有点迷惑,对基地的钱庄身份感到不可思议,叶子轩扫视几辆进出的车子,随后语气平淡开口:“管它是不是跟监狱一样严密,咱们既然千辛万苦来了,就不能空手而归,下令全体好好休息,今晚按照计划给予他们一击。”

  墨七熊很快把指令传了下去,龙远他们马上倒地就睡。

  叶子轩却没有过多休息,让唐薛衣他们把十几枚特制的烟花埋设出去,几乎是他们刚刚完成,叶子轩又拿起望远镜扫过前方一眼,审视一个个守卫和车辆,看看有没有管先生等身影,扫视到一半,目光落在了一伙从建筑走出的男子。

  八个越国面孔的汉子,全都穿着战术防弹背心,裸着强壮的双臂,突起的肱二头肌清晰可见,一看就知道是经过专业训练的武装人员,在叶子轩嘀咕怎会有这些人在这里时,他又捕捉到对方右臂上的纹身,一个鲜红三棱军刺的图案。

  “军刺纹身?”

  叶子轩嘀咕一句:“何方神圣来的?”

  听到叶子轩这一句话,原本服食药丸治疗伤势的阮破虏忽然睁开眼睛,一骨碌翻到叶子轩身边,拿过望远镜扫视视野中八人,随后脸色微变道:“红色刺刀!这是国际赫赫有名的雇佣兵团,清一色的越国人,心狠手辣,坚韧难缠。”

  在叶子轩眯起眼睛的时候,阮破虏又补充上一句:“这支部队在中东战场上受各国雇佣,参加过不少的局部战争。是一支在炮火和硝烟中成长起来的队伍,每个队员都是战场的老油条了,有着极高的军事素质,没想到他们会在这。”

  听到雇佣兵,叶子轩想起海维斯和狼人,有点感慨再跟外军遭遇,墨七熊此时却好奇问出一句:“很牛叉?”

  阮破虏苦笑一声:“只能说不容小觑。”

  在墨七熊半信半疑的时候,叶子轩和阮破虏的神经忽然绷紧了,那几个红色刺刀的越国人,在跟一个守卫头目说着什么,不时的还用手比划着,指了指这边的方向,好像暗示这边有什么东西,叶子轩眉头皱了起来:难道自己暴露了?

  后科不不情艘术所闹月我主

  他立刻仔细思索了一下目前为止的所有行为,并没有露出一丝破绽。

  后科不不情艘术所闹月我主叶子轩还迅速环视相隔百米披着绿色服饰的龙远他们,排除了这种可能,那么,只有一种原因可以解释了,叶子轩大胆的判定,是这些经历过战场残酷搏杀的雇佣兵们,已经靠着无数的战斗经验,积累出来了感受危险信息的第六感!

  叶子轩还迅速环视相隔百米披着绿色服饰的龙远他们,排除了这种可能,那么,只有一种原因可以解释了,叶子轩大胆的判定,是这些经历过战场残酷搏杀的雇佣兵们,已经靠着无数的战斗经验,积累出来了感受危险信息的第六感!

  也就是说,他们已经感觉到了有人潜伏的气息。

  处境很危险,叶子轩打出战斗的手势,唐薛衣他们马上做好准备。

  随着越国人的叽叽喳喳,守卫头目挥手叫来了十几名守卫,几个哨塔的人员也都张望过来。

  一个越国人拿来一个箱子,就地组装一支狙击枪。

  墨七熊低声一句:“哥,怎么办?”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随后很直接地开口:“干他!”

  在越国人抬起狙击枪向叶子轩他们这边扫视时,阮破虏已经抬起长枪,毫不犹豫扣动扳机。

  “扑!”

  孙不地远酷艘学所闹太岗冷

  狭长子弹爆射出去,一股鲜血在越国人额头绽放。

  孙不地远酷艘学所闹太岗冷墨七熊轻叹一声点头:“好,听你们的。”

  “砰!”

  端着狙击枪的越人身躯巨震,随后连人带枪摔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