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七百九十七章 弃卒保帅

天才布衣 第七百九十七章 弃卒保帅

  第七百九十七章 弃卒保帅

  持枪越人一头栽倒在地,鲜血混合着白色的脑浆,溅射到两名同伴身上。

  一直在观察情况的叶子轩掠过一丝欣赏,这么远的距离,用一挺连瞄准镜都没有的长枪,阮破虏竟然能一枪爆掉对方脑袋,不愧是金三角第一战将,墨七熊他们也都竖起拇指表示赞赏,随后纷纷闪出武器,准备即将到来的一场恶战。

  他们不是邱少云,玩不来大火烧身浑然不动的潜伏,感受到危险绝对先发制人。

  “扑扑扑!”

  在唐薛衣吹出一声口哨,十几名血衣也神情漠然一按开关,把十几筒烟花射入基地各个角落,烟花一一炸开,五彩缤纷,在这清晨也格外明亮,像过年礼花一样,引得不少守卫抬头瞩目,眼勾勾看着璀璨的图案以及洋洋洒洒的粉末。

  粉末没有火药的刺鼻,相反多了一抹香气,让人止不住多吸两口。

  “全部撤后五百米,诱敌深入。”

  在叶子轩对弥漫的硝烟流露一丝满意时,阮破虏没有停滞手中的枪械,忍着伤势连连扣动扳机,子弹像是雨水一样射出,三名巡逻守卫和两名越人躲避不及,身躯一震,随后脑袋开花摔了出去,全都是脑袋中弹,没有半点生还可能,惊愣众人。

  握着枪械的阮破虏像是找回了自己最心爱的玩具,流露出旁若无人的专注神情,动作熟练的拉栓、验枪、退弹夹,上子弹,轻脆的金铁交击声,对于他而言,是最悦耳的音乐,随后又是扳机一扣,把一名哨塔的男子,毫不留情射杀。

  “敌袭!敌袭!”

  炸锅了,彻底炸锅了!

  随着剧烈的枪响和烟花的爆炸,在基地不断的刺耳回荡,那些在巡逻的守卫,哨塔的枪手,短暂的震惊后变得愤怒起来,他们拿起手中的武器,大吼一声就朝山林中不断射击,砰砰作响,有子弹,有弩箭,还有高处投射出来的鱼枪,全力反击。

  十几把老式的步枪也加入了进来,子弹砰砰砰射在山体边缘,打得石头和草木咔嚓一声断裂,只可惜火力虽猛,射程却很有限,而且阮破虏和叶子轩已经挪移了地方,所以守卫的反击没有半点作用,反倒被阮破虏趁着枪响连放了五六枪。

  六人倒下,弹无虚发。

  “混蛋!”

  残存的红色刺刀从惊讶中反应了过来,窜出掩体的他们看到几名同伴的死状,先是吃了一惊,接着,愤怒火焰从他们的眼中燃烧起来,他们环视周围一眼,很快辨认出叶子轩跟阮破虏的位置,抢过几把短枪向山林冲去,还呼叫守卫包围上去。

  “那里!那里!”

  随着一名红色刺刀大手一指,叶子轩的藏身地明确无误的暴露了出来,数十名守卫提着刀枪,跟在红色刺刀后面冲锋,哨塔也架起了枪械,向叶子轩他们不断点射子弹,尽管他们武器参差不齐,但还是有五六把好枪,形势顿时变得严峻。

  “嗖嗖嗖!”

  红色军刀和守卫的子弹呼啸着钻进了山林,打的树上的叶子扑簌扑簌的纷纷掉落,出于安全考虑,唐薛衣他们放出烟花后,就提前撤出了数百米,叶子轩和阮破虏边打边退,已经追上山坡的守卫陆续被爆头,杀得一路都是殷红鲜血。

  但是这些守卫却像狂热的中东分子一样,不怕死一般拼命的向山坡上冲来,几名红色刺刀在后面指挥,阮破虏和叶子轩却毫无惧意,从容不迫的后退,同时射出枪中子弹,击杀敌人,阮破虏正面抗击,叶子轩盯着侧边动静,配合十分默契,

  “扑!”

  当叶子轩抛出一把匕首,射入一名守卫的咽喉时,阮破虏扣动了第三十八枪,又一个敌人倒在丛林边缘,在他们前方五十米躺下了十几个死亡守卫,但敌人攻势只是略微一顿,接着又哇啦哇啦的吼叫着,像蝗虫一般冲了上来,让人头皮发麻。

  为了分散火力,叶子轩跟阮破虏保持了十米左右的平行距离,六七个嗷嗷直叫的持枪守卫,不可遏制倒在阮破虏的枪口中,有两三个虽然趁机拉近距离,但还没来得及对阮破虏下手,叶子轩就魅影一样手起刀落,把这些人全部斩杀在丛林中。

  在叶子轩飞刀射杀一名敌人时,一名持枪大汉刚换好弹夹,想拉动枪机,但迟了!

  叶子轩已经一扯树枝贴了上来,右手无声无息掐住他脖颈,干脆利落地扭转。

  “咔嚓!”

  持枪大汉脑袋耷拉,死不瞑曰,叶子轩趁机夺下他手中的枪械,猛地拽过尸体,扔向冒头的十多人,带着巨大惯性翻滚的血肉之躯撞在人墙,砸了一个人仰马翻,叶子轩抬起手中枪械,黑洞洞枪口探出,火舌乱舞,血水飚射,惨绝人寰。

  叶子轩表情一动不动,冷酷无情。

  对生命的不屑,对敌人的狠辣。

  只是倒下这么多人,守卫依然没就此放弃围攻,不仅端着刀枪悍不畏死攻击,还召唤了几支巡逻队,进入丛林的守卫人数顷刻补充到百人,十几把枪间不停歇射击,打得草木和石头啪啪作响,很多子弹从叶子轩和阮破虏身边射过去,惊险无比。

  杀掉七十多名敌人,阮破虏的枪声弱了下来,进入丛林的守卫也随之变多,难于遏制。

  一名剃着光头的红色刺刀,马上看出问题所在,吼出一声:

  “他们快没子弹了,冲上去,干掉他们。”

  听到这一句话,百余名守卫刀枪在手的汉子,踏着草木和同伴尸体向前,还有人顺手捡起同伴的枪械,对着前方轰出了几枪发泄悲愤情绪,一名红色刺刀还冲在前面,锁定叶子轩跟阮破虏的踪迹向前推进,足印清晰,只是有点密集。

  看来不止一人,还真是大鱼。

  红色军刀狞笑着捡起一个弹壳,感受上面温度后喝道:“他们就在前面,追!”

  他一丢弹壳,拔出枪械向前追去,身后百余人也都跟了上去。

  只是追出百余米后,他就下意识停滞了脚步,身边二十多人也都稳住步伐,但后面的人却不知发生何事,保持惯性冲了出去,只是他们也很快稳住脚步,愤怒的脸上多出一丝讶然,视野中,前方一人,靠着树干,笑容灿烂看着他们。

  叶子轩悠悠开口:“速度太慢了。”

  后面涌来的光头雇佣兵吼出一声:“杀掉——”

  “放!”

  最后一个字眼还没喊出,叶子轩身子就一转,窜到另一棵树干后面,还喝出了一个字,随着这个字眼发出,两边树木瞬间一震,龙远他们半跪在地,抬起手中弩弓,角度向上三十度,随着弓弦颤动声,每人六支弩箭向百余敌人射去。

  一个个射出的箭矢就像黑色流光。

  “咄咄咄!”

  腐朽气息的静谧山林中,它们带着让人心都能跳出胸腔的锐啸,毒蛇一般的疾闪而出,站在前面的光头男子,根本来不及躲避,清晰见到,百余人面对这样密集的箭矢,就跟纸扎人一样脆弱,毫无滞碍的被射透被掀翻甚至坍塌在地。

  两名左右压阵的红色刺刀,更是首当其冲被箭矢穿身而过。

  瞅着胸前密集的血洞,他们一边难以置信瞪大眼睛,一边如倒空的蛇皮袋般软倒在了地上,一地鲜血。

  掠过山林的风,掺杂着浓重的血腥气息,如哭似泣。

  足足半分钟,弩弓才停止了射击,原本杀气腾腾的百余守卫,已经没有一个人站着了,全都浑身是血倒在地上,虽然还有几个活口,可是也失去战斗力,在叶子轩打出的一个手势中,十余名血衣悄无声息上前,刀起刀落把活口干掉。

  那名光头雇佣兵残留一口气,从尸体中爬了出来,忍着身上四支弩箭的疼痛,抬手想要射出一颗子弹。

  可是刚刚举起枪械,一道刀光就落下来,斩断他半截手臂,他发出一记凄厉惨叫,同时一蹬双腿,整个人向后弹出了五米,险险避开血衣挥出的第二刀,随后向叶子轩他们吼出一声:“我叫越文雄,我姐姐叫越文妃,你们敢杀我?”

  阮破虏目光凝聚,前伸的枪口一滞:“你姐叫越文妃?”

  “没错!”

  光头雇佣兵忍着距离疼痛,脸色苍白还带着一股狞笑:“没错,我姐姐叫越文妃,你们怕了吧?”

  “你们敢杀我,我姐姐一定会给我报仇,不管你们是什么人,逃去哪里,她都会为我讨回公道。”

  光头佬歇斯底里吼叫:“你们不怕被我姐诛杀全家,那就冲过来要我命啊,来啊,杀我啊。”

  他的疯狂,他的吼叫,让龙远他们生出愕然,也多了一分凝重。

  叶子轩站在阮破虏身边,微微偏头问道:“越文妃什么玩意?很牛叉吗?”

  阮破虏点点头:“越国曾经最顶尖的兵王,金牌间谍,手下有一支精兵队伍。”

  他看着浑身是血的越文雄:“没想到这人是她弟弟。”

  叶子轩一笑:“如此?”

  阮破虏点头:“如此!”

  叶子轩右手一探,拿过一把刀,直接走向越文雄。

  战刀一挥,让人以为又是一道大灯闪过。

  “篷!”

  一大蓬鲜血中,越文雄头颅脱飞上空,四周一片殷红。

  “砰!”

  越文雄轰然倒地,最后的映像,是叶子轩那份蔑视的笑容。

  龙远他们愣然不已,呆呆看着脑袋搬家的越文雄,似乎没想到,大有来历的家伙,在叶子轩眼里就如草芥。

  叶子轩看着满地尸首,手指轻轻一挥:“捡起武器,准备攻击。”

  抓起一把手枪的龙远,微微一怔:“叶少,我们被敌人发现了,他们肯定有防备,咱们还能攻击?”

  他看着死去敌人的活力,热冷武器差不多是二比八,比他们精良多了,强攻只怕要吃大亏。

  叶子轩望着前方的天空,声音平缓而出:“药效该发作了。”

  像是验证他的话一样,几名哨塔的守卫,摇晃身躯摔在地上,脸颊发红,像是喝醉了一样。

  与此同时,基地的底层监控室,一个老人看着屏幕上,不断倒下的守卫,眉头皱成麻花一样,嗅到一抹危险气息的他拿起了手机,待对方接通之后,他语气平淡的开口:“我们低估叶子轩了,他的来势,比我们预测的都还要快啊。”

  “我们还有很多手尾没处理干净。”

  他拿出一个消毒面具戴上,又重重补充上一句:“幸亏昨晚处理了一批要物,还封好了地洞,不然就麻烦了。”

  电话另端先是沉默,随后平静出声:“弃卒保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