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零一章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天才布衣 第八百零一章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readx();  第八百零一章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三天后,哈城叶宫,后园。

  明媚的午后阳光中,叶子轩正拿出一盒金针,给阮破虏的右肩和右臂进行针灸,手法很快,三分钟不到,就给阮破虏刺入了十八针,针针到位,当叶子轩把配制好的药水灌入下去,阮破虏瞬间吐出一口长气,脸上有着说不出的满足。

  叶子轩没有丝毫停滞,不紧不慢把药水全部洒完,让阮破虏半个身子都湿漉漉的,阳光一照,闪烁斑驳的金黄,很是璀璨,叶子轩处理完药水后,就扯过一张湿纸巾擦拭双手:“你体质很是特殊,比常人恢复能力快了一半,伤口也容易愈合。”

  他阳光笼罩半个身子的男人,一如既往地温润儒雅:“只是你身上有不少子弹打出的旧伤,而且伤口叠伤口,天长日久难免会落下病根,你的右手半夜发麻酸痛就是痛风,以后要多喝中药多吃补品,有空还要出来多晒太阳,稳稳身子。”

  结远远远酷后球战阳帆月球

  结远远远酷后球战阳帆月球阮破虏的右肩时不时会生出酸痛,特别是开枪或者拼杀后,整个手臂就跟废了一样,要休息大半天才能恢复,有时甚至需要放入滚水中才没事,多医生吃过很多药都没结果,叶子轩知道后,连着给他针灸三天,立刻减轻病痛。

  “不然你年老的时候,估计全身都会酸痛,生不如死。”

  阮破虏感觉到一股暖流,在右边身子缓缓蔓延,生出一阵舒适感:“放心,我一定铭记叶少叮嘱,让身体强壮一点,也让自己活得久一点。”他还流露一抹掩饰不住的欣赏道:“我还以为叶少只是懂得皮毛,没想到医术如此精湛。”

  “如果我早点遇见你,估计这痛风就好了。”

  阮破虏的右肩时不时会生出酸痛,特别是开枪或者拼杀后,整个手臂就跟废了一样,要休息大半天才能恢复,有时甚至需要放入滚水中才没事,多医生吃过很多药都没结果,叶子轩知道后,连着给他针灸三天,立刻减轻病痛。

  孙不仇仇独结学由孤所科帆

  阮破虏能够感受到右臂明显好转,结合横店受伤的痊愈速度,特别是服食的药丸支撑他穿越树林,让他对叶子轩发自心底的叹服,年纪轻轻就有各种成就,简直就是人生开挂,不过他没有什么嫉妒,有多少光鲜,背后就有多少努力。

  听到阮破虏这一句话,叶子轩脸上划过一丝笑意,随后挥手拿起自己的保温瓶摇晃:“早点遇见我,不是我干掉你,就是你干掉我,合适的时机相遇,你我才能坐下来一起聊天,再说了,现在也挺好的,我依然可以治好你的病根。”

  “有道理。”

  阮破虏发出一阵爽朗笑声:“那我就先谢谢叶少,欠你的,将来有机会一并偿还。”

  叶子轩低头喝入一口热水:“你已经偿还了不少,基地一战,如非你这把枪足够霸道,我未必能轻易拿下,搞不好还会被对方包了饺子,就是撤离的时候,也多亏你埋设的手雷,让援兵和警方不敢贸然追入,给我们足够时间撤离。”

  当初灭掉基地洗劫一番后,叶子轩尽管掐着时间让墨七熊和龙爷他们撤离,但是数十号人背着一大堆钱物,还有十多名伤势不浅的兄弟,队伍撤离的很是艰难,行军速度不如来时一半,还有几人撤出几公里后,就再也没有力气走动。

  连夜奔波,赶赴二十多公里后,又狠狠干了一架,队伍精疲力尽。

  面对这种艰难情况,阮破虏主动提出断后,他利用手中的枪械两颗手雷迟缓追兵两个小时,最后还凭借惊人的记忆力和动手能力,把来时的十几个陷阱全部复原,阻挡追兵尾随,让队伍最终能够撤出林子,随后悄无声息回到哈城,

  因此叶子轩觉得阮破虏称得上大功臣。

  “我就是锦上添花罢了。”

  孙科仇地鬼艘球所阳陌秘学

  阮破虏微微挺直身躯,对叶子轩惺惺相惜:“即使我没有参与行动,以叶少实力也能轻易脱离追杀,只是你愿不愿意丢弃钱物和伤员而已,叶少也不用谦虚,你的身手和环境摆在那,别说只是几百追兵,就是几千名也奈何不了你。”

  在叶子轩淡淡一笑时,阮破虏又补充上一句:“说实话,我很欣赏叶少的为人和情义,不管你初始是不是拿龙远他们做炮灰,撤离的时候能够不抛弃他们,还像兄弟一样相互扶持,连伤员都背了出来,这一点,让我发自心底感动。”

  “我让龙远他们参与活动,其实有两个目的。”

  叶子轩没有掩饰自己的算计:“一,确实是拿他们做炮灰,我无法甄别龙远的情报,只能让他带人冲在前头来减少风险,二,他们希望叶宫能够收留,给他们一条活路和安身之所,我愿意给他们一个卖命机会,那一仗就是投名状。”

  孙不远仇酷后恨陌闹恨

  叶子轩双手握着保温瓶,嗅着柚子茶的气息:“袭击完地下钱庄了,龙远他们死了不少人,也通过了最大考验,我就把他们当成自家兄弟,既然都是叶宫子弟,不管结果多么艰难多么危险,我都会带他们离开山林,绝不抛弃一人。”

  “不然怎么对得起兄弟两字?”

  结地仇地方后察由月我所技

  结地仇地方后察由月我所技阮破虏暗叹一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所以那一战,没有阮兄弟的援手,我会落在最后,为整个队伍断后。”

  为一伙没多少价值的炮灰冒险断后,换成别人说这一句话,阮破虏会嗤之以鼻,可是叶子轩说出来,他信。

  叶子轩目光真挚望着阮破虏:“因此你救了队伍,也就等于救了我。”

  “叶少——”

  还没等一脸欣赏的阮破虏回应什么,被墨七熊领来的龙远几个人恰好顺风听到这一番话,身躯瞬间一震,眼睛微红,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谢谢你,谢谢你把龙远当兄弟,从今天开始,龙远和三十七名兄弟,忠心耿耿给叶宫卖命。”

  “如有违背,天诛地灭。”

  叶子轩放下手中保温瓶,上前一步把龙远几人搀扶起来:“别跪着,自家兄弟不需这种礼数,以后你就带着三十七名兄弟留在哈城,给你八百人的份额,拉出一个大堂口来,替我坐镇哈城威慑宵小,只要你没异心,我就保你安全。”

  “叶少放心,我如有异心,你亲自把我剁碎喂狗。”

  龙远昂首挺胸地回应,随后想起一事:“只是龙文静”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她虽然会恼怒地下钱庄被洗劫,也会发现你们还没有死,但绝不会贸然来杀你,毕竟她还要给我一点面子,再说了,她现在跟青门斗得不可开交,哪里有空对付你这个小角色,所以你只要深居简出就不会有事。”

  龙远点点头:“明白。”

  “今天让七熊叫你过来,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

  叶子轩从桌子底下摸出一个黑色箱子,丢到龙远怀里淡淡出声:“这次袭击地下钱庄,你和一百多名兄弟功不可没,你冲在最前面,兄弟们也奋勇杀敌,死伤七成,叶宫不会抹灭你们的功绩,更不会忘记你们的奖赏,洗劫钱庄收获了三个亿。”

  各种金子现钞钻石加起来才三个亿,对于叶子轩来说并不多,连洗劫乔八的零头都及不上,叶子轩一度想要撬开地洞十个箱子有什么,可惜担心追兵随时咬上来,而且数十人负重已经到了极限,就算箱子有宝贝,他们也很难带回来。

  最重要的一点,叶子轩当时已发现,丛林好像有人暗中盯着队伍,他猜测是管先生,后者在确认地洞的安全,一旦发现不再是秘密,对方很可能就冲出来发起攻击,因此叶子轩思虑再三,决定暂时忽略地洞的宝贝,将来找机会再把它取回来。

  为了掩饰自己已发现了地洞,他还让阮破虏扔手雷迟缓追兵时,故意扔歪一个炸在巨石附近,掩盖他们到过的痕迹。

  想到千里之外的地洞,叶子轩心里就有一丝遗憾,掐算啥时候杀回去取出来。

  随后,叶子轩手指点着箱子,很平静的补充:“这些财物按照叶宫规矩,有你们的一份,一个亿属于你们,活者五十万,死者一百万,你龙远五百万,你拿去分给兄弟们,死去的人,他们收不到,你就转给他们的家属,妻儿父母。”

  “记住,这些钱,绝对不能打半点主意,不然我砍了你的脑袋。”

  龙远几个人闻言瞪大眼睛,难于置信子轩,一个亿分给他们?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啊,他们想起道上一个传闻,叶宫每次干仗都会论功行赏,很多人干一仗就有几百万进账,龙远他们以前不相信,区区炮灰哪有这种好运啊?

  可是没想到,幸运落在自己头上。

  这不是做梦吧?

  龙远缓缓转动着自己的头颅,周的几个小头目,希望能够确定,此刻的真实,于是,又都从对方的眼中,痴呆状的自己,还有自己眼中,迸射出来的震惊欢喜等,种种情绪融汇在一起的复杂光芒,随后打开手中箱子。

  一叠叠支票,十万现金,赫然入目。

  叶子轩又补充一句:“本来我还想给你们设宴,只是最近事多怕是没时间,十万现金,算是我给你们的茶水费。”

  不待叶子轩的话语说完,龙远又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几个小头目也随之跪倒在地,便轰然吼叫道:

  “叶少,你便是让我们去上刀山下火海,我们也万死不辞……”

  如果不是因为激动的字眼不清,喊出的响声能把凉亭震塌。

  艘科远科独结术陌阳方孤封

  阮破虏暗叹一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本书来自  /book/html/33/3374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