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百零二章 背后的算计
readx();    

    安顿完龙远他们并让他们招兵买马之后,叶子轩就掐着时间给阮破虏拔掉金针,接着让他留在凉亭好好晒太阳,自己则拿着药箱回房间清洗,清洗干净后,他就靠在椅子上,揉揉脑袋拿出横店带回来的账本,翻阅着几近十年的账目。

    虽然红姐用碎纸机碎掉最近两年的账目,但上面还是留下一百多笔资金往来,从时间上翻,可以清晰发现,宋家联盟的胃口越来越大,从初始的几百万,几千万,到后面几十亿,叶子轩粗略扫视,关于宋家金额就高达两百亿。

    刘谷周来往的总和也超过百亿。

    这还只是一个地下钱庄的数目,扩展到整个龙庄,扩展到三帮,再扩展到宋氏联盟,叶子轩无法去估算那个数字,不过想到一个宋伯仁就拥资千亿,那份感慨又烟消云散,还苦笑自己洗劫的不是时候,如果撞见一堆巨额彩票就好了。

    艘地科远方后察接月方考我

    艘地科远方后察接月方考我叶子轩端过茶水喝入一口,每次想到背后的东西,他心底就止不住烦躁,需要喝点水来压制一番:“换句话说,红姐的真正主子不是龙庄不是宋氏联盟,她有更真实更忠诚的效忠对象,这个幕后黑手一直想要打压宋家,可没机会。”

    叶子轩还翻了一下手机新闻,地下钱庄一案虽然有新闻出来,但只说是当地警方精心部署,端掉一个跟国外势力合作的地下钱庄,击毙数十名不法分子包括八名越国男子,还缴获价值数亿涉及国外刑案的美钞和钻石,赢得国际声誉。

    叶子轩叹息一声:让警方捡了便宜啊。

    接着,他又重新拿起账目翻起来。

    “还在啊。”

    在叶子轩手指摩擦着崭新的纸页时,房门被人悄悄推开了,随后一个温柔的声音传了过来:“你不多三天,只要有空闲就没有?或者你觉得上面数目有些夸张?如果你去电脑数据,估计会对你更加冲击。”

    叶子轩侧头望过去,穿着一条黑色短裙白色衬衫的白秋画,映入了他的视野,女人冷傲又不乏性感,白皙浑圆的大腿跟黑色短裙形成视觉冲突,叶子轩忙端起一杯水,抿入一口压制心底冲动,随后笑着回应:“不是纠结这些数据。”

    “而是烦恼如何处理这些账本和电脑数据。”

    听到叶子轩这一番话,白秋画走到叶子轩的背后,伸出双手为他轻揉脑袋,一阵香气涌入叶子轩的鼻子:“这有什么好纠结的,不管这些账目和数据是不是真实,至少它提供了资金往来线路,只要把它交给沈家,一定能发挥效果。”

    白秋画显然已经想过这些问题:“如果洗钱账目是真实无假,那么沈家就可以借机发难,给宋氏联盟一记重击,哪怕宋氏不就此倒下,也会伤筋动骨,如果这些数据有水分,沈家也能切断这些渠道,让刘谷周和龙庄无法轻易洗钱。”

    “而且根据我的推测,这账目八成是真实的,不然会记在上面,再说了,电脑数据和纸质账目能吻合不少。”

    白秋画把下巴放在叶子轩的耳边,坚挺圣女峰顶着后者背部:“所以打电话叫沈少过来,让他请你吃一顿大餐,然后把东西交给他,他跟你的关系一定会更加深厚,沈家也会对你感恩戴德,将来要他们还人情,沈家也就不会拒绝。”

    “交给沈少,引发宋沈大战,让叶宫跳离漩涡,确实是最好办法。”

    叶子轩显然也想过白秋画的方案,但脸上没有太多轻松:“重创宋氏联盟,我没意见,毕竟我跟宋家恩怨纠缠,倒霉也是一件乐事;给沈家人情,我也无所谓,沈万千是我兄弟,让他借机更加耀眼,我只会发自心底地高兴。”

    说到这里,叶子轩微微抬起头,望着白秋画淡淡出声:“只是我担心这东西丢出去,万一火候没有控制好,或者有人煽风点火,让沈宋来一个死磕,不死不休,那就会害了沈万千,毕竟这世道,最终还是要用实力说话,宋氏太强。”

    白秋画捕捉到一个关键字眼:“有人煽风点火?有谁能激化沈宋矛盾?”

    叶子轩没有直接回答白秋画的问题,而是眯起眼睛抛出一句:“这账本是我从红姐手里夺下来的,当时我跟红姐他们激战,她推来两个人阻挡我,转身就跑回负二层,然后手忙脚乱想要碎掉账目被我及时出手拿下,账目几近完整。”

    白秋画心里微动:“你想说什么?”

    叶子轩手指一敲面前的账本,声音带着一股子低沉:“如果这些账本和数据真的无比重要,干吗要用碎纸机和病毒来毁灭?直接用自毁装置或者藏在隐蔽保险柜不就行了?再次一点,对它轰上几枪,毁坏效果也比碎纸机要好对不?”

    在白秋画轻轻点头的时候,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而且,当基地发生危险,守卫大面积被杀,而己方又注定难于抵抗时,红姐干吗要亲自跑回负二层毁灭账目和数据?她完全可以给大厅的四名守卫电话,后者速度远胜于她回去。”

    “这也不会引得我直奔负二层。”

    叶子轩眼里闪烁一抹光芒,声音平缓:“有太多可选的毁灭方式,以及太多可周旋的时间,红姐却偏偏不用,最终选择一个最愚蠢最引人警惕的方式,让我感觉拿到手里的账本怪异,有一种不真实感,当然,不是说它数据有问题。”

    “而是我感觉,它好像是红姐主动送到我手里。”

    白秋画已经反应了过来,美丽眸子多了一抹若有所思:“你说的没错,红姐是地下钱庄负责人,还是威虎帮大姐大,她的江湖经验应该相当丰富,毁灭账目以及重要数据,对她来说就是小菜一碟,随便安装一个装置遥控毁灭就是。”

    “没必要使用原始的碎纸机和病毒。”

    接着,她贴在叶子轩的耳边低语:“被你这样一说,我也感觉这账本和数据,与其说是你夺取过来的,还不如说是红姐引导你获取,只是她为什么要欲擒故纵让你拿到账本和数据呢?你拿到这些东西,对宋氏联盟可是异常不利啊。”

    听到白秋画带着迷茫的话,叶子轩忽然冷笑一声道:“说不定,她就是想要对宋氏不利。”

    艘地不仇酷结察由月科远独

    白秋画微微一怔,声音轻柔而出:“对宋氏不利?这怎么可能,她是钱庄负责人,又是大姐大,算是横店地头蛇,荣华富贵全都有了,宋氏和龙庄对她不薄,她干吗要捅刀子?难道是跟宋家有仇?可真有仇的话,早就被宋家砍了。”

    “不是仇人,只是各为其主。”

    叶子轩端过茶水喝入一口,每次想到背后的东西,他心底就止不住烦躁,需要喝点水来压制一番:“换句话说,红姐的真正主子不是龙庄不是宋氏联盟,她有更真实更忠诚的效忠对象,这个幕后黑手一直想要打压宋家,可没机会。”

    “红姐自己又动不了手,所以面对纷乱局势,只能借我这把刀,借叶家的刀,借沈家的刀。”

    白秋画的动作微微一滞,似乎捕捉到一些东西的她,眼里闪烁一抹炽热:“这个局,还真大啊。”

    叶子轩抓住白秋画的手轻嗅一下,随即语气平缓叹道:“还有一点,我们这次袭击钱庄,撇开这些账目和数据,以及四点八亿难于使用的债券,收获可谓少之又少,原因可能有两个,一是我们运气真的不好,遇上钱庄洗钱的淡季。”

    “二是地下钱庄有所察觉,提前把有价值的东西运作。”

    叶子轩作出自己的推断:“后者的可能性大一点,因为钱庄前一天忽然加强戒备,守卫翻了一倍半,三面都被严防死守,让我们根本无法按照原计划靠近,最后无奈选择穿越丛林,这就表示钱庄嗅到危险,同时转移有价值的钱物。”

    他努力回想着当天的场景:“红姐还能一眼认出我,但理由绝非她说的是宫哥一事,而是有人向她知会我来了横店,还猜出我可能会对地下钱庄下手,于是提前把有价值的钱物或者数据转移,同时做好万一基地被攻破的应对方案。”

    “那就是引诱我去找到账目和数据。”

    叶子轩透:“借我这把刀,来达到他们深层次的目的。”

    白秋画沉默了半分钟,她多少猜到幕后黑手身份,随后挤出一句:“真是他的话,你准备怎么处理账目和数据?”

    她现在算是明白叶子轩的意思了,一旦账目和数据丢给沈万千去发难,沈宋矛盾很可能在别有用心人的煽风点火中,像是火山一样爆发冲撞,到时双方来个你死我活的争斗,宋家固然要伤筋动骨,但沈家也会元气大伤,必然引发华国动荡。

    所以没有万全之策前,这些东西还是不要太快见光。

    “放在手里捂一捂。”

    叶子轩忽然绽放一抹笑容:“他们等着我这把刀出击,我偏偏当作没这回事,们会不会跳脚。”

    “就算我最终会交出账目和数据,那也要等我把地洞挖出来。”

    叶子轩语气变得平静:“拿我做刀,也要付一付利息。”

    “咚咚咚!”

    在白秋画轻轻点头一笑时,房门再度被人敲响了,随后,梅子书大步流星的走入进来,脸上带着一抹凝重:“叶少,收到一个消息,两小时前,横店殡仪馆被人袭击,三个越人杀掉体的六名警察,出手抢走了越文雄的尸体。”

    孙仇仇仇独结恨由冷地接考

    孙不远不方孙察战冷酷吉闹

    “然后还直接撕裂十多名巡警组织的防线,扬长而去。”

    叶子轩下意识低呼三字:“越文妃!”

    PS:今天长途飞机,十几个小时,估计只能保底更新两章了。

    本书来自  /book/html/33/3374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