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零三章 出大事了

天才布衣 第八百零三章 出大事了

  readx();  

  翌日清晨,白秋画给叶子轩找来横店殡仪馆的几份资料,尽管越文雄的死还有威虎帮和龙庄两张外衣掩盖,越人暂时不可能找到叶宫的头上,但叶子轩出于未雨绸缪的需要,还是让白秋画收集现场材料,了解对方实力避免将来吃亏。

  好不容易走到今天的位置,他可不想阴沟里翻船。

  殡仪馆的监控被毁坏了,但白秋画拿到警方拍摄的现场照片,叶子轩打量了一下那四名中刀警员的致命伤口,这四名警员全是胸口和额头各中一刀,两人后倒,两人前仆,根据这个细微差别,便可以判定,后倒者应该是先中刀的人。

  后倒者的手放在胸前,似乎是想去腋下拿枪,但他们最多刚刚摸到枪柄,便已被对方军刺射中心脏,而前仆者的枪已经掏出来了,只是还没有机会举起还击,便已然被击毙,从他那失去生命光辉的眼睛中,兀自能抹不甘的色彩。

  这也难关,体,却被人杀了,难免憋屈。

  通过这四名死者可以袭击杀人的杀手水平有限,而且在额头补上的那一刀,也许会给人慎重谨密的感觉,但在叶子轩根本就是多余的,实乃是自信心不足的表现,如果是跟自己交手,这个间隙,自己可以让他死上三回。

  坐在叶子轩身边的阮破虏,也给出相似的“这应该是两名越人同时下的手,军刺抛射刺中警员的心脏,巨大冲力还让两人直接后倒,随后飞身扑射另外两名警员,因为存在时间差距,所以两名警员多出一点掏枪举起的时间。”

  “只可惜这点空档,依然没能救他们的命。”

  叶子轩脸上流露一丝赞意,随后竖起大拇指笑道:“推测合理,这两名越人足够凶悍,可依然不算顶尖高手,这样的主来找我麻烦,还是可以轻而易举的应付,可惜他们跟警方的激战监控毁掉了,不然可以锁定他们面目提前下手。”

  阮破虏苦笑一声:“跟叶少做敌人还真是头疼,还没找你晦气,就先被你惦记着要性命。”

  叶子轩闻言发出一阵哈哈大笑,又把目光投到其余两人的尸体照片,些血淋淋的场景,他的眉头遽然皱在了一起,眼眸,是从来没有过的专注,阮破虏也微微坐直了身子,带着一丝惊诧望向照片,最后两人死亡的样子最难/br>他们是脑袋与墙壁相撞,在巨大力量的作用下,鲜血和脑浆崩溅飞散,使青灰色的墙壁,有着泼墨般的腥红,惨不忍睹,但叶子轩注意到的是,两人扭曲变形到了极点的脖子,特别是脖子的喉节处,违反常理的细如鹅胫,紫红颜色。

  这是重伤的迹象。

  两人的后脊椎骨也在此处错位断折,一截从前面捅出,惨白的骨茬迎风摇曳,就像是一根触目惊心断矛,实在是让人难以想象,这会是受到什么样的重击,才有可能达到如此可怕后果,阮破虏喷出一口热气:“这绝对是棘手人物。”

  叶子轩轻轻点头,随后他又发现,在死者的裤裆部分,也有骨骼变形痕迹,鲜血渗透,而裤裆的表面,并无破损。

  点喉节!撩阴脚!

  沉默片刻后,阮破虏轻声挤出一句:“叶少,这是当年华军侦察兵最犀利的杀招,专门用来暗杀敌兵的,没想到越人学得青出于蓝胜于蓝,这人绝对是军中的绝顶高手,否则,很难把撩阴脚和点喉节这两个招式,连接在一起使用。”

  “我要完成,都需要全神贯注。”

  对华军格斗招式很是清楚的他,向叶子轩作出解释:“因为被撩阴脚踢中者,会因为巨大的疼痛,先是下意识的扬头吸气,但这过程很短,随后又因为下阴被击,身子情不自禁的缩成一团,如被煮熟的浅河大虾,喉节便会被下颔护住。”

  在叶子轩安静的聆听时,阮破虏发出一阵轻叹:“所以点喉节那一招,除非是能把握住对方扬头吸气时,那仿佛是白驹过隙的瞬息,否则随后一脚,只会踢在对方的脸上或下巴,当然,就算是踢在这两地,也同样有强大的杀伤力。”

  “但通过这一点区别,便可以衡量出出手者的技战水平。”

  阮破虏眼里闪烁一抹光芒,声音不知不觉低沉了下来:“在战场上,胜利者和死亡者,有时候,就是因为这微小的差别而决定,我几乎可以断定,是越文妃亲自来华了,放眼越国,当年师从华军的那一批,只有越文妃有这水准了。”

  “来的真快啊。”

  叶子轩脸上没有什么质疑,他绝对相信阮破虏的判断:“不仅收到了越文雄横死的消息,还第一时间跑到华国抢夺尸体,当得上谍中谍,王牌中的王牌,破虏,你说,以越文妃的实力,会多快找到我的头上,我要不要先下手为强?”

  听到叶子轩这一番话,阮破虏没有丝毫的犹豫:“越文雄他们是被威虎帮聘请的,至少明面上是这样,毕竟红姐身份是威虎帮大姐大,他现在死在地下钱庄,现场死者又有不少龙庄子弟尸首,我想越文妃目光一定会落在龙庄身上。”

  “就算她心思聪慧狡猾如狐,也会先去找龙文静的晦气。”

  阮破虏很平静地作出分析:“根据叶少的资料,龙文静又不是一个普通角色,所以越文妃要想从龙文静口中或其它途径,查探龙远一伙人实为叶宫人,至少需要半个月时间,再加上越文妃需要分析和部署,叶少一个月内不会有事。”

  “但一个月后,怕是会有麻烦。”

  阮破虏目光炯炯:“先发制人是不错的法子,可越文妃善于伪装自己,行踪不定,身手又高,想要堵住她要她的命,怕会很难,一旦你主动袭击她没有得手,她会很快把目光从龙庄身上转到叶宫,查清,到时叶少怕是一个月安宁都没有。”

  在叶子轩点点头的时候,阮破虏不忘记提醒一句:“或许正面对抗,叶少不惧越文妃和红色刺刀,但她从来不是光明正大的主,阴谋诡计层出不穷,叶宫这么大,叶少在意的人那么多,她可能时不时暗杀叶宫老臣,以此来刺激叶少神经。”

  “等你心烦意乱又无可奈何时,她再找机会对你下手。”

  叶子轩闻言眼里闪烁一抹杀意,随后轻轻哼了一声:“我是绝不会给她刺激机会的,越文妃如果真敢跟疯狗一样,对叶宫四处乱咬的话,我保证会杀去越国,把跟她有牵扯的亲朋好友,血洗到渣都不剩,甚至把她出生的村都屠了,一个不留。”

  后仇远仇方艘学战阳后敌后

  “杀我叶宫一个人,我就杀她一百人,杀我叶宫一百人,我就屠尽越军一万人。”

  叶子轩的脸上流露浓郁杀机,他还想起带着精锐回国的蝴蝶蓝,越文妃真对叶宫四处袭击,杀叶宫要员或者老臣,他就直接在越国拉起一支队伍,用那批虽然有点过时,落后,但杀伤力依然的美军武器,让越文妃和她同伴付出代价。

  结不科不情敌学战闹地岗

  结不科不情敌学战闹地岗后倒者的手放在胸前,似乎是想去腋下拿枪,但他们最多刚刚摸到枪柄,便已被对方军刺射中心脏,而前仆者的枪已经掏出来了,只是还没有机会举起还击,便已然被击毙,从他那失去生命光辉的眼睛中,兀自能抹不甘的色彩。

  在阮破虏凝重叶子轩的杀机时,叶子轩挥手让人把唐薛衣叫了进来,平静地发出一个指令:“薛衣,你再去羊城,给我盯着龙文静,一旦越文妃找龙文静探个究竟,你就不惜代价灭了他,必要的时候就地求助沈家势力,总之不能让她活下来。”

  唐薛衣点点头,随后转身离开,越文妃是谁,她有多厉害,他不知道,他只清楚,叶子轩要杀的人,那就一定要死。

  薛衣渐渐远去的背影,阮破虏脸上又多一抹欣赏,他不清楚唐薛衣能否杀掉黑山老妖般的越文妃,但他相信,越文妃如果遇上唐薛衣,绝对不会讨得半点便宜,见到叶宫的干脆果敢,再想到金三角的乌烟瘴气,阮破虏很惆怅。

  他越来越喜欢叶子轩的果断,还有叶宫兄弟的情谊。

  “叶少,我伤势还需要一点时间恢复,估计要多麻烦你一些日子。”

  在叶子轩端起茶水大口大口喝着时,阮破虏呼出一口长气:“我不能吃闲饭,也闲不住,如果信得过我的话,给我一些人,我全力把他们培养成合格枪手,叶少的舞台不会局限于华国,你迟早会走向世界,身边多几把枪有利无弊。”

  阮破虏轻轻咳嗽一声,向叶子轩提醒未来枪械的重要:“遇见玩枪的越文妃,也不至于被压着打,再说,华国虽然禁枪越来越严厉,但还是有合法持枪证出来,以叶少能耐搞几张持枪证,配几个枪手保护,威慑力比普通保镖要好。”

  “如果我身边,永远配有你这支枪就好了。”

  叶子轩笑容玩味抛出一句话,随后又哈哈大笑起来:“开个玩笑,你不要放心上,你的天地注定在金三角,叶宫只会是你一个过客,行,我待会就让白秋画挑选十二人给你训练,枪手在精不在多,希望阮兄弟能给我带来一个惊喜。”

  阮破虏嘴角牵动,随后点点头:“叶少放心,绝对会给你一个惊喜。”

  两人聊完之后,叶子轩就起身找白秋画给阮破虏挑选枪手,吩咐完毕,他的手机震动起来,低头扫视一眼,是林思佳发来的信息,想要邀请他一起吃饭,叶子轩淡淡一笑,没有生出半点兴趣,随后就伸伸懒腰向门口走去,想要散心。

  “叮叮叮!”

  就在他经过大厅的时候,茶几上的一部手机响了起来,叶子轩侧头眼,发现是墨七熊的手机,可墨七熊却不见现场,沙发只有他的衣服,而门外一处空地,正传来墨七熊撞击的吆喝声,叶子轩判断这小子又去发泄身上力气了。

  他想要把手机放下,却发现来电显示是老村长。

  结不科不情后术战闹结球地

  叶子轩想起当初遭遇墨七熊的场景,想起老村长的电话,还有墨母的病根,他担心有什么急事,于是按下了接听键。

  结不科不情后术战闹结球地

  还没等叶子轩自报家门,耳边就传来一个带着乡音的喊叫:“七熊,你怎么现在才接电话?我是老村长,出大事了。”

  “你妈最近旧病复发,我带她去医院检查,医生发现一个以前没出现过的肿瘤。”

  “于是他劝告我们必须进行手术切割,不然肿瘤会恶化,我们吓一跳,慌了神,听他的安排做手术。“

  “反正他报出的价目不贵,手术只要四千八,你上次转的五万还剩八千,够用。”

  ”谁知道,躺在手术台上,腹部都开了,可是天杀的医生,非要加价三万八,不然就不给做。”

  艘仇不仇酷结恨由冷冷孤显

  村长声音带着一股子愤怒:“我跪下来喊他们爷爷都没用。”

  叶子轩脸色微变:“你们在什么医院?”

  村长下意识回道:“沈市,军科肿瘤第八医院。”

  本书来自  /book/html/33/3374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