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百零四章 医院冲突
    

    下午四点,一列车队从沈市机场出来,驶往军科肿瘤第八医院。..

    墨七熊方缓慢前行的车子,眉头紧皱的跟麻花一样,神情还带着一股焦虑,如非叶子轩坐在他身边,估计都要发飙骂人了,饶是如此,他也依然坐立不安,间,又况:“妈的!这个时间还塞车,交通真是差劲。”

    “七熊,坐下来,不要心急。”

    叶子轩伸手拍拍墨七熊的手臂,轻声宽慰着后者的情绪:“我已经让秋画给墨村长转了十万块,不管医院开出什么条件,咱们先不打折扣的满足,一切以阿姨的手术安全为主,姚兴旺恰好在沈市办事,我也知会他过去医院。”

    在接到老村长打来的电话后,叶子轩虽然一时搞不清事情来龙去脉,但还是让白秋画马上给村长一笔钱救急,同时把消息告诉墨七熊,他清楚墨七熊对墨母的感情:“再说了,能够当天确诊当天切除的肿瘤,绝不可能恶性和致命。”

    “所以你放宽心情,阿姨一定平平安安。。”

    听到叶子轩这一句话,墨七熊的烦躁削减了几分,重重呼出一口长气道:“哥,我知道急也没有用,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想到我妈可能有危险,我心里就止不住发抖,我还没找到机会,让她好好享受荣华富贵,还没让她媳。”

    “她绝对不能有事。”

    墨七熊的眼里闪烁一抹光芒:“这些年,她一个人把我拉扯长大,不仅榨取了自己价值,还落下不少病根,我答应过她,将来富贵了有出息了,就给她最好的享受,让她市的繁华,世界的精彩,再让她感受儿孙满堂的快乐。”

    “如今她还没有获取什么,就遇上要做手术的肿瘤,我心里真是慌了,乱了。”

    现在的墨七熊也算是叶宫一员大将,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可他清楚自己无法用这面貌呈现给母亲,他还需要一点时间沉淀财富,这样才能让母亲享受的毫无纠结,所以这半年来,他虽让母亲日子好过不少,但跟大富大贵还有距离。

    因此母亲如果有什么意外,墨七熊将会无比愧疚,而且他的人生冲劲也会散落小半,他加入叶宫,除了要给叶子轩和自己打拼出一片天下外,还有就是让母亲感受到自己的出色,没有了母亲这个观众,墨七熊就会失去最原始的动力。

    “别担心。”

    叶子轩扫过手机邮件一眼,上面有白秋画的留言:“在我们坐飞机来这里时,秋画又给老村长打了电话,确认医院收下钱后继续手术,姚兴旺也抵达医院了,跟老村长一起等待,他也告知手术正在进行,中途出来的护士告知顺利。”

    听到这一句话,墨七熊吐出一口长气,整个人松弛了不少:“顺利就好,顺利就好,只要我妈能平安无事,别说三万八了,就是要摘取我的器官去更换,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接着他又问出一声:“哥,你说我妈会是什么肿瘤?”

    “严重到医生要中途加价才进行手术。”

    叶子轩闻言微微无语,随后伸手一拍墨七熊肩膀:“你啊,真是傻大个,你也别问了,去到医院就知道。”

    对于叶子轩来说,无论墨母的肿瘤严不严重,医生手术台上加价都是无耻行径,而且手术前,他们在一系列检查中,肯定知道病况,所以不存在是临时发现严重才加价,更多是医院自己设好了算计环节,目的就是让加价不会被拒绝。

    墨七熊一时不明叶子轩意思,点点头:“好。”

    车队三十分钟抵达目的医院,叶子轩跟墨七熊从车队钻出来,一眼就见到医院中间的宣传牌,两米高,颜色明朗,画面有代表海陆空三军的军人以及翱翔天空的白鸽,两行字眼很是清晰:军中天使,人民的天使,一生守护你的健康。

    四周还有几幅标语:什么最好的肿瘤医院,沈市第一肿瘤医院,肿瘤无情,军中有爱。

    叶子轩眉头轻轻皱了一下,真是乱七八糟的,一个医院搞得跟酒店迎宾一样,但他也没有过多关注,挥手让一干跟随留在原地,自己跟墨七熊走入了医院,之所以不带守卫进去,是担心被老村长或墨母见到,让墨七熊将来疲于解释。

    叶子轩从白秋画的邮件中,已经得知手术室的位置,于是轻车熟路向里面走去,几名漂亮导医迎接了上来,想说什么却被墨七熊挥手驱散,随后两人动作利索上到三楼,电梯门刚刚打开,两人就见到尽头或坐或站几个人,很是不安。

    “叶少!”

    见到叶子轩跟墨七熊出现,一名靠在墙壁翻阅一些资料的华衣青年,脸上扬起一丝笑容迎接了上来,正是分别有些日子的姚兴旺,他有些讶然叶子轩亲自赶赴沈市,但想到叶子轩跟墨七熊的关系,他又多了一抹释然:“你们来了。”

    叶子轩低声问出一句:“情况怎样?”

    结地地仇情敌球陌冷地封孙

    墨七熊也带着一丝紧张:“我妈什么时候出来?”他还环视一眼:“老村长呢?”

    姚兴旺呼出一口长气,领着两人向手术室靠近:“差不多了,刚才有一个护士途中出来休息,她跟我说正在缝合,最多十五分钟就可以出来了,她还清晰告诉我,阿姨手术十分顺利,腹里的肿瘤圆满切除,她带村长去缴费住院了。”

    在墨七熊如释重负的时候,叶子轩皱起了眉头问道:“护士手术途中还能出来?还带村长去缴住院费?”自从老村长告知医院无良起价后,叶子轩对这间医院就有不好印象,所以听到护士忙里偷闲出来,带村长去缴费就更加有质疑。

    听到叶子轩的询问,姚兴旺点点头:“没错!”

    墨七熊用力跟姚兴旺重重握手,随后就把注意力放在母亲身上,站在手术室门口不断徘徊,十几分钟,对他来说跟十几年一样,很是折磨,姚兴旺神情犹豫一下,接着把叶子轩拉到旁边低语:“叶少,有两件事情,我需要告诉你。”

    “这间军科医院其实是挂羊头卖狗肉,跟军方有一点利益关系,但没有宣传中的高大上,更扯不上半点无私。”

    叶子轩淡淡一笑:“应该说良心都没几分,不然哪会坐地起价?”

    姚兴旺子轩明镜一样的眼神,心里担心又松弛了几分,随后又补充上一句:“还有,刚才护士出来的时候,我站立的角度恰好对着室内手术台,于是就顺势瞄了一眼,我发现,里面的医生根本已没在手术,靠在手术台闲聊。”

    叶子轩眼神一冷:“有这事?”

    “做手术的就两个医生,四个护士,我清楚楚,医生跟护士谈笑风生,口罩都没带呢。”

    姚兴旺咳嗽一声:“其实叶少往深处想一想,也能想通,一个肿瘤手术,再怎么复杂也不可能做五六个小时,而且从护士神情可判断,这肿瘤根本就不会太严重,之所以把时间拉这么长,不过是让家属感觉到严重,敲钱比较容易。”

    在叶子轩安静聆听的时候,姚兴旺又重重补充上一句:“等待这个空档,我托朋友查过,这医院向来因过度医疗被诟病,还被不少病人举报过,只是负责人夏文丽,有不小能耐,所有不利言论和控告,都被她花钱和动用关系压制。”

    “我原本想要闯入手术室,当场揭露这些恶心人所为,但是担心阿姨有什么意外,所以暂且不敢多余动作。”

    姚兴旺低声一句:“我告诉叶少,除了对他们行为愤怒之外,还有就是怕庸医误人。”接着又向电梯处偏头:“我问过几句医院的资历,他们可能也感觉到我的质疑,所以护士出来要人交住院费的时候,是直接拉着老村长进电梯。”

    叶子轩伸手拍拍他的肩膀:“放心,我来处理。”

    “哎,一下去,又没了五千了。”

    这时,电梯门又打开了,走出一个五大三粗的朴实老者,服饰朴素,脸庞沧桑,眼里闪烁一抹睿智,他一边朝手术室方向走来,一边拍打手中几张单子:“住院一天五百,预交十天,押金三千,女说的病不起真是没水分啊。”

    “用了这么多钱,也不知怎么向七熊开口,十万来的容易,只怕还得艰难,算了,来回车费,自己掏了。”

    在朴实老者喃喃自语,姚兴旺偏头示意是村长时,叶子轩转身迎接了上去,墨七熊也快步走了过来,正要跟老村长打招呼,电梯门又叮一声打开,一个俏丽的护士快步走上来,端着一袋针水追到村长身边喊道:“墨村长,等一等,等一等。”

    老村长哆嗦了一下,下意识回应一句:“刘护士,还有事?”

    这护士对他来说就是一个魔鬼,樱桃小嘴比女鬼还能吸血,一张嘴就是几百几千。

    “病人手术时流了不少血,需要打一些补血的针水,这样才能更好的恢复身体,不然你们十天住院也不够。”

    俏丽护士端起托盘中的针水开口:“这是进口的补血针水,最适合刚手术完的病人,两瓶,只要三千五。”

    她笑容很是灿烂:“你们前后五万块都出了,区区三千五,也没有必要介意对不?何况这对病人有利,如果不用这个针水,病人要多久痊愈伤口,病情会不会复发,我们可不敢保证,用了,对病人情况大好,不用,我们也无所谓。”

    “只是到时千万不要找医院晦气,希望墨村长能够明白。”

    “三千五?”

    姚兴旺按捺不住,踏前一步站在刘护士面前,厉声喝斥一句:“过度医疗到我们头上,你们医院还想不想混?”

    “叫你们夏院长来,给我朋友一个交代。”

    结远远仇酷孙球陌冷孤秘孙

    见到姚兴旺神情狠戾盯着自己,又七熊和叶子轩气势不凡,刘护士嘴角牵动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对姚兴旺的话嗤之以鼻一笑,显然对他叫板医院很是不以为然,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俏脸一沉端着托盘走回了电梯。

    同时,她还拿起电话,准备给姚兴旺上上眼药。

    “叮!”

    三分钟后,在叶子轩把姚兴旺的话告知墨七熊时,电梯门又一声脆响打开了,几个恰好路过的小护士,见到里面的人止不住哆嗦了一下,随即,就见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中年女子,背负双手出现,身材高挑,脸蛋俏丽,颇有女人风韵。

    她的身边不仅跟着刚才离去的刘护士,还有七八个孔武有力的安保人员,这些保安皮囊也不错,干练且有男人味,衬衣遮掩着肌肉轮廓,若隐若现,对如狼似虎的中年女人有莫大杀伤力,一个个鼻孔朝天,像是皇帝视察领土般高傲。

    刘护士向叶子轩一伙人偏头:“夏院长,就是他们要找你,污蔑我们过度医疗。”

    “去,让孔医生他们停止手术,不要给里面的病人进行缝合了。”

    夏院长领着一伙人走到叶子轩面前,先是一脸傲然发出一个指令,显然没把这一伙人放在眼里,一个山区来到大城市的村长,在她眼里就是一个草芥般的土老帽,跟土老帽混在一起的人,档次也不会高到哪去,随后盯着叶子轩等人:

    “如果你们说,我们手术太贵,我啥话不说,给你们打折就是,但说我们过度医疗,绝对不行。”

    “没们是军科医院吗?没们是子弟兵医院吗?没们全心全意为患者着想吗?”

    孙不科仇鬼敌球所阳察显帆

    孙不科仇鬼敌球所阳察显帆对于叶子轩来说,无论墨母的肿瘤严不严重,医生手术台上加价都是无耻行径,而且手术前,他们在一系列检查中,肯定知道病况,所以不存在是临时发现严重才加价,更多是医院自己设好了算计环节,目的就是让加价不会被拒绝。

    大概因为叶子轩等人展露几分不以为然的气势,夏院长侧头凝望叶子轩一眼,挥手拿过一瓶纯净水,扭开往嘴里灌入了几口,随后嚣张喝出一句:“污蔑我们军科医院名誉,站出来,当众道个歉,放心,我不会为难一群乡巴佬的。”

    下一秒,她把矿泉水举起,淋在了姚兴旺的头上。

    肆意,猖狂。

    “啪!”

    孙科远远情结察接阳指后秘

    没有丝毫停滞,叶子轩反手甩出一大耳光,直接甩在夏院长的脸颊上。

    清脆,响亮。

    本书来自  //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