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零五章 一巴掌
  叶子轩这一耳光,直接在夏院长脸上留下五道指痕。

  那份势大力沉还让后者闷哼一声,踉跄着向后退出数步,所幸被几个安保人员挡住才没摔倒,见到叶子轩二话不说就动手,还对至高无上的夏院长扇出耳光,几个漂亮护士失声尖叫,安保人员骤然色变,很是难于接受这意外的结果。

  夏文丽是军科医院的院长,向来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病人、护士和医生只能无条件讨好,绝不能忤逆她的意思,不然日子会相当难过,而且她背后还有强大的靠山,曾有一个歌唱将军的儿子在这捣乱,结果被夏文丽无情打断一条腿。

  这样牛叉的背景,这样骄傲的人,如今被一伙土老帽欺负,实在让人难于置信。

  别说夏文丽有人了,就是医院的安保人员也足够叶子轩他们好受。

  原本神情鄙夷叶子轩他们的人,此刻像是被施予魔法定格了一般。

  夏院长经过短暂的疼痛和惊愣后,捂着脸颊愤怒地看着叶子轩:“混蛋,你敢打我?”接着向安保人员吼叫一声:

  “弄死他们,有问题,我撑着。”

  话音落下,七八个保安吼叫着上前,挥舞拳头往叶子轩身上招呼,不需要叶子轩动手,墨七熊上前一步,嘴角勾起一抹森冷弧度,顺势抬脚踹一人腹部,后者避无可避,硬挨一脚,喉头发咸,狂喷一口血,闷哼着摔出砸倒两名同伴。

  接着墨七熊又一个贴身靠过去,把另一人像是炮弹一样撞飞,没等后者撞在墙上落地,他又手起手落把其余对手撂翻在地,墨七熊虽然还没完全搞清楚事情,但见到对方猖狂的对姚兴旺淋水,还对叶子轩出手,他自然毫不留情出手。

  半分钟不到,夏文丽身边的保安尽数被撂倒,摔在地上闷哼不已。

  夏文丽和刘护士脸色微变,条件反射挪移步伐后退:“你们不仅污蔑医院名誉,还敢动手打人?还有没有王法?”

  “小刘,马上给郭团长打电话,告诉他们这里有医闹,叫他带兵过来。”

  墨七熊还想对夏文丽出手,叶子轩踏前一步制止,随后微微偏头:“七熊,带村长去手术室,好好看着阿姨,不要让任何人靠近她,这里的事,我来处理。”他不想墨七熊杀伐过度,让墨村长回去村里嚼口舌,将来让墨母不好抬头。

  墨七熊微微一愣,随后点点头,挪移步伐推开手术室,两扇木门刚刚打开,他就见到一名医生握着电话聆听,一人拿着手术刀好像要剖开母亲缝合的伤口,脸色巨变,敢情夏文丽停止缝合手术指令,是唆使这些人重新割裂母亲伤口。

  看到躺在冰冷手术台昏迷的母亲,又看到地上几个盛放零食的盘子,以及墙壁上的电视新闻,墨七熊彻底相信姚兴旺看到的东西,原来母亲早就做完手术了,只是出于压榨的需要,硬生生拉长手术时间,让人感觉到复杂不得不交钱。

  “你们这些混蛋!”

  想到母亲遭受的活罪,甚至肿瘤都可能是虚构出来,墨七熊就发出一声怒吼,随后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对着拿起手术刀向自己比划的医生,毫不留情轰出一记拳头,直接把一人震飞出去,重重撞在墙壁电视,碎裂,然后才闷哼摔下。

  口鼻出血,手术刀落地。

  墨村长下意识喊出一句:“七熊,不要伤人,要坐牢的,要坐牢的。”

  另一名医生满脸惶恐,连连喊叫附和:“没错,家属打医生是重罪,是重罪。”

  “砰!”

  墨七熊起脚踹飞几名护士后,揪住最后一名医生,拳头对着后者腹部连连轰击,咔嚓声响,肋骨断裂,口鼻出血,连续七击,墨七熊才在墨村长拉扯中松开他,随后又狠狠踩了后者一脚:“今天不弄死你,断了四根肋骨,一条腿。”

  “也让你尝一尝手术台上躺七个小时的痛苦。”

  墨七熊恢复了平静,一握村长的手背示意自己没事,随后对着最先晕倒的医生踩上几脚,咔嚓声连续响起,四肢被他无情踩断,接着,墨七熊就想走出门外找夏文丽算账,挪出几步,他想起母亲,马上散去报仇念头,转而照顾母亲。

  他先是查看一下母亲的伤口,缝合处被手术刀重新切开一个口子,鲜血渗透,让墨七熊很是愤怒,随即,他发现旁边的医物托盘和回收处,没有见什么血肉肿瘤,嘴角止不住牵动,母亲没有肿瘤这个念头,像是潮水一样冲击他大脑。

  墨七熊好不容易压制心中愤怒,随后把医生和护士白大褂全部扯了下来,裹在母亲身上保暖后连声低呼:

  “妈,没事,七熊来了,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别怕,别怕,有我呢。”

  接着他又把两个护士弄醒,让她们给母亲缝合伤口,还警告她们如干得不好,直接废掉两人。

  看到医生鲜血淋漓,两名护士虽然心里憋屈,但也不敢再吆喝,没人营救的情况下,只能靠自己少受点伤害。

  她们拿起酒精和器械,哆嗦着给墨母缝合被反复切开的伤口。

  墨村长也跑去门口,把空调温度调到最高,让冰冷手术室不至于太阴冷。

  此时,夏院长正打电话叫来不少医院的人,人多势众,刚才被墨七熊撂翻保安的忌惮,又因数十人到来烟消云散,她握着电话指向叶子轩:“小子,够狂,在这里污蔑我们名誉,还敢动手打我们,告诉你,你今天要付出惨重代价。”

  姚兴旺闻言轻哼一声,这女人还真是不知死活,只是他没有出声,沉默唆使几个同伴,把墨母病历和x光传去熟识的医生,让他们马上对墨母真实病情作出一个诊断,很快,姚兴旺就得出一个结果,他脸色愤怒靠近叶子轩低语几句。

  又来了一些医护人员,把三楼堵的水泄不通。

  叶子轩发出一条短信后,看着夏文丽冷笑一声:“今天确实有人要付出代价,但绝对不是我,而是这军科医院以及夏院长,虚假宣传,夸大病情,诱骗病人,过度医疗,一个山里来治疗老病根的老人,你们也忍心用肿瘤吓唬人家?”

  “不仅手术台上要价,还不忘记榨取每一个环节。”

  “你知不知道,五万块对于他们来说,是怎样一个天文数字?”

  “最重要的一点,你们还让病人活受罪,根本没有肿瘤,制造肿瘤,开刀,开药,多伤身体。”

  “丧尽天良的事,你们都能做出来,医院好日子到头了,告诉你背后的人,这医院要倒闭了。”

  听到叶子轩这一番话,在场数十名堵住叶子轩他们的医护人员,一个个嗤之以鼻,他们见过不少吃点亏就咋咋呼呼口放狂言的小角色,很少有人带给他们惊喜和意外,要么虚张声势,要么叫来撑门面的人太废材,叶子轩也不会意外。

  夏文丽撇撇嘴:“医院倒闭?你以为自己是谁啊?知道浦系吗?凭你,也想扳倒我?西边出太阳。”

  身后数十人齐齐点头附和,一个个昂首挺胸,极其傲然。

  叶子轩淡淡一笑:“这医院,今天就关门。”

  什么意思?军科医院今天就关门?

  漂亮的护士们大多不以为然,或撇嘴,或相视笑,似乎从军科医院出现沈城那一天起,它就无人能撼动,永远不倒。

  “头长见识短。”

  姚兴旺瞧着护士表情很不爽,分明小觑叶子轩,小觑叶子轩的货色,无一例外被他狠狠踩在脚下,医院算个毛!

  叶子轩冷笑一声,懒得再多说,事实会证明一切。

  “呜——”

  几乎同一个时刻,五辆挂着省军区牌照的军车堵住了医院大门,一名上校团级干部带领十多名士兵快速涌进,杀气腾腾,径直穿过大厅上到三楼,随后推开拥挤的人群来到两方冲突中心,站在夏文丽的身边开口:“夏院长,有人在军医院闹事?”

  在叶子轩扫视军官感觉有几分郭处影子时,夏文丽脸色大喜,忙一扯带队军官胳膊喊道:

  “郭团长,这几人来医院捣乱,污蔑我们,动手打伤我们,挑衅军方权威,还说要关闭军科医院。”

  带队军官闻言微微皱眉,盯着叶子轩和姚兴旺哼道:“关闭医院,好大的口气,你他妈的是谁啊?”

  他妈的?!

  叶子轩无视夏文丽他们幸灾乐祸的笑容,目光冷冷扫过带队军官一眼,随后又看着他胸前的牌子,郭利文,他不置可否地掏出手机,按下免提,打出一个号码,很快,电话另端接通了,郭厚刚传来一阵哈哈大笑:“叶少,下午好,还好吗?”

  听到这一个声音,郭利文脸色瞬间变得难看。

  “郭处长,我在踩人,一个叫郭利文的军官,编号尾数是四六七,他跟你有没有关系?”

  叶子轩对着电话淡淡出声:“如果有,我扇他一巴掌,没有,两巴掌。”

  郭厚刚顷刻收敛笑意:“叶少,这是我侄子——”

  “啪!”

  没等他说完,叶子轩上前一步,一巴掌甩在郭利文的脸上:

  “滚!”

  ps:倒时差中,慢慢调整,更新有点不准时,但量不会少的,大家多多包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