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百零六章 叫嚣
    ""="('')"="()">

    郭利文被扇一巴掌,响亮的整个走廊都能听见,那个滚字,更是震颤着人心。请大家搜索()看最全!的

    自视老子天下第一且暗暗嘲笑叶子轩自不量力的夏文丽和一干医护人员,看到这一幕顿时傻眼了,怎么都没想到叶子轩猖狂成这个地步,不仅敢对医院人员大打出手,连位高权重且荷实弹的郭利文也不放眼里,这简直就是找死啊。

    十余名士兵见到郭利文被叶子轩差一点甩飞,血性和怒意顿时涌了上来,吆喝着从两侧包围了上来,一副要摆平叶子轩的态势,叶子轩却看都不看他们,只是盯着又怒又惊的郭利文喝道:“郭团长,你是马上带着你的人走出这里。”

    “还是让我打断你的腿,让人抬着你离开这里?”

    郭利文捂着脸,低喝一声:“你究竟是什么人?”

    已挂断电话的叶子轩冷哼一声:“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做了什么,知道我为什么要扇你一巴掌吗?因为你是非不分为虎作伥,不,应该说你包庇恶行,这医院是什么性质,夏院长怎么对待病人,想必你比我心里更有数。”

    叶子轩目光扫过眼前众人一眼:“一个老人出于对军队的信任,来这里想要缓解身体的病情,结果你们不仅没有为她解决病况,反而巧立名目让她出钱受罪,医院那些单据和照片,已经得到其余医学专家证实,老人没有什么大碍。”

    “一个只是有点小问题的患者,被医院忽悠上了手术台,还坐地起价前后要了五万。”

    在夏文丽脸色微微难看,郭利文神情有些尴尬时,叶子轩依然毫不客气训斥:“你说,我给夏院长一巴掌,该不该?你们身为人民信任的守护者,不仅不维护正义主持公道,反而听信这个女人的话认定我们是捣乱者,还出言不逊。”

    “你说,这一巴掌,你挨的不冤。”

    夏院长俏脸含霜:“郭团长,他胡说八道,我们为患者考虑,给予专业的治疗建议——”

    没等郭利文出声回应什么,他怀中的手机响了起来,戴上耳塞接听,耳边立刻传来叔叔毫不留情的斥责,劈头盖脑,前所未有的严厉,让原本恼怒的郭利文神情尴尬,随后变得前所未有凝重,听完后,他挥手制止要冲上去的士兵们。

    郭利文望着叶子轩,艰难挤出一句:“对不起,这是一个误会。”

    误会?

    结远不科酷结学由月地酷指

    结远不科酷结学由月地酷指她又指向另一个制服女子:“还有你,消防设备存在隐患,靠父亲进去混日子的你,知道什么叫消防设备?”

    这两个字宛如平地一声惊雷,再度雷傻了在场的人。

    傻子都懂得这是妥协的说辞,被人当众扇了一巴掌,还喊出一场误会,不是妥协是什么?夏文丽身边的漂亮护士面面相觑,惊讶的不知说什么,对于关系户的她们来说,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居然迫使郭利文服软,实在是匪夷所思。

    敌科地科酷敌学所孤早察由

    莫非叶子轩真有不凡的来历?莫非电话中的什么郭处长,真是压制郭利文的杀手锏?原本存有侥幸心理的夏文丽见到叶子轩笑的玩味,也是微微恍惚,心里有了一丝不安,似乎没有想到,土老帽的墨村长他们,真有手可通天的亲戚。

    “误会?

    后地仇地独后察陌孤鬼陌远

    望着脸色难看的郭利文,叶子轩的笑容除了玩味,还夹杂浓重的轻蔑,不屑:“原来这是一个误会啊。”

    后地仇地独后察陌孤鬼陌远“真是一个傻叉!”

    感受到叶子轩的戏谑目光,郭利文笑容生硬的比哭难看,细心的人察觉到,这个男人负在背后的拳头剧烈抖动,只是他脸上不得不挤出笑容,叔叔已经在电话中明确训斥了他,要想保住身上军装和前程,那就马上向叶子轩赔礼道歉。

    敌不仇地情艘恨所阳主最诺

    郭利文一时猜不到叶子轩来历,但相信护短的叔叔不会欺骗他,当下挤出一抹笑意,有着夏文丽他们从没见过的卑微:“叶少,对不起,是我错了,不分是非,不辨经过,愧对军装,叶少这一巴掌,教训的很对,我服,心服口服。”

    “看在郭处的面子上,给你一个弥补机会。”

    叶子轩向手术室微微偏头:“我兄弟的母亲在手术室,白白受罪了一回,虽然身体没什么大碍,但我依然不太放心,我要你马上把她转去正规的医院,最好的医生最好的药物,保证她身体健健康康,让我满意了,今日一事,抹掉。”

    郭利文挺直身躯喊道:“叶少放心,一定办得妥当。”

    在夏文丽他们的脸色难看亲自带着士兵把墨母运了出来,然后动作利索向电梯推了过去,叶子轩跟墨七熊也跟了上去,数十名医护人员对叶子轩恨得咬牙切齿,但知道自己无法对抗,只好被迎面走来的他们逼到走廊两侧。

    “啪!”

    经过夏文丽身边的时候,叶子轩伸手拍拍她的脸:“夏院长,你的靠山,不行,要不要再让你叫人?”

    动作不温不火,却透着一股不言而喻的轻蔑,张狂:“叫不来人的话,你的医院,今天就会倒闭。”

    冷眼看着一切的夏文丽恼怒无比,脸颊一侧躲开叶子轩的肆虐,今天风波简直就是她的奇耻大辱,只是此刻手头又没有强硬筹码对抗:“今天我认栽,你可以得意,但医院倒闭,我说了不算,郭团长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

    “你错了。”

    叶子轩拉住墨七熊,不让他对夏文丽动手,笑的阴沉:“我说了算。”

    墨七熊看了远处等电梯的母亲一眼,眼里闪烁一股子杀意,指着夏文丽的脑门,冷冷喝出一声:“我告诉你,你最好祈祷我母亲没事,但凡她有一点伤害,我不仅铲平这家医院,我还把你全家收拾,真要你死,你都不知道怎么死。”

    阴森,狠辣,跋扈,狂妄。

    “夏院长,城管大队来了,他们说我们有违建项目。”

    后不仇不酷孙球所孤艘接由

    “夏院长,卫计局的人来了,他们要我们给出相关资质。”

    “夏院长,消防局的人也来了,要核对我们的消防设备、、、、”

    后仇科地方艘术战闹恨吉考

    在墨七熊跟姚兴旺走向电梯的时候,楼梯门被人推开,几个行政人员满头大汗跑了过来,向夏文丽神情焦虑的汇报,眼里都有了一抹凝重,在场不少人听懂这些,脸色再度变得难看,一年来不了一次的各部门,竟然同一时间抵达了。

    想到昔日这些部门对夏文丽唯唯诺诺,今天却一反常态向医院发难,不得不让人把目光望向进入电梯的叶子轩,精神止不住又是一阵恍惚,这小子难道真的手可通天?不然怎能唆使这么多部门来找医院麻烦?莫非医院今天真要关门?

    结不地地方孙术由月闹显后

    “跟我下去!”

    结不地地方孙术由月闹显后“姚少,你做的很不错。”

    夏文丽狠狠瞪了叶子轩一眼,随后带着几个人走楼梯直下大厅,十几个医护人员也跟了上去,途中还扯开了几扣子,缓缓下行的电梯内,叶子轩笑着望向姚兴旺,声音轻缓而出:“那些部门的人都是你找来的?行啊,关系不错。”

    听到叶子轩的赞誉,姚兴旺轻轻咳嗽了一声:“这些人确实都是我叫来的,沈市有我发展的关系,也愿意为我做点事情,但他们更多是给叶少面子,毕竟这是军科医院,没有叶少这一面旗帜,我那些关系不敢铁心向夏文丽发难。”

    “姚少,你做的很不错。”

    叶子轩一搂他的肩膀:“改天替我宴请他们,谢谢他们的援手。”

    姚兴旺欣喜点头:“叶少放心,我一定好好安排。”

    医院病人很多,电梯几乎每一层都停止,所以下得很慢,抵达一楼的时候,郭利文把墨母抬上一辆救护车,墨七熊和老村长也坐了上去,而大厅一角却显得喧杂无比,一伙气势汹汹的男女丽正指着一名男子,态度很是嚣张:

    “食堂属于违建简直是放屁,不给我满意的答复,你个小队长等着倒霉。”

    夏文丽发泄着积攒的怒气:“没有这身狗皮护着,你算什么玩意,敢贴封条我玩死你。”

    她又指向另一个制服女子:“还有你,消防设备存在隐患,靠父亲进去混日子的你,知道什么叫消防设备?”

    “真是一个傻叉!”

    很少说脏话的姚兴旺破例了,一个靠脸蛋靠**上功夫上位的女人,比那帮习惯吆五喝六的二世祖还嚣张,真是顺风顺水久了,就完全不知自己斤两了,叶子轩淡淡一笑,不知死活的家伙哪都有,随后拿出手机,亲自发出了一条短信。

    城管执法队锁了小食堂的门,毫不留情贴了封条,夏文丽肆无忌惮吼骂,脏话连篇,完全没有昔日典雅高知的风范。

    夏文丽冷笑不已,亲自把封条和整顿,撕成一个粉碎,随后指着执法队喝叫:“我就不鸟你们,能耐我何?”

    “呜——”

    就在这时,门口又传来一阵汽车轰鸣声,随后,三辆警车横在阶梯前面,钻出七名荷实弹的便服男女,他们踏上阶梯,穿过大厅,径直走到夏文丽的面前,不怒而威,一名中年男子,望着夏文丽厉声喝道:“夏文丽,你涉及十亿疫苗大案。”

    “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踏。”

    领队者气势汹汹:“胆敢反抗,罪加一等。”

    听到疫苗大案,在场众人哗然一片,全都目光锐利看着夏文丽。

    夏文丽闻言身躯一震,脸色瞬间苍白如纸,气势瞬间消散无影,显然戳中了要害。

    在被人带走的那一刻,她扭头向刘护士喊道:“小刘,马上给徐少电话!马上给徐少电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