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零七章 重如泰山

天才布衣 第八百零七章 重如泰山

  ""="('')"="()">

  叶子轩没有看多看戏,在夏文丽被警员带走后,他就带着姚兴旺去了驻军医院。【看书阁免费小说阅读】..

  郭利文在途中已从叔叔口中得知叶子轩身份,原本残存的一抹憋屈瞬间消散,连叔叔都要讨好的叶家大少,自己又哪里玩得起?于是散去抗拒的心理,尽心尽力处理事情手尾,不仅把墨母带去了驻军医院,还安排了最好医生来照顾。

  一番折腾下来,得到权威医生确认安全的检查后,郭利文才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如果墨母有什么三长两短,以叶子轩的作风,只怕不仅会追罪夏文丽他们,还会把自己也视为帮凶,搞不好叔叔也会被连累,因此听到没事就很高兴。

  郭利文也是一个识趣的人,散去对抗的念头后,也没有过多黏糊讨好,他看得出叶子轩不是喜欢阿谀奉承的人,因此做完自己能做的东西后,他就向叶子轩再度道歉,留下方式后就带着人离开医院,免得自己存在让后者不顺眼。

  “叮!”

  几乎是他刚刚坐入吉普车,手机就刺耳响了起来,郭利文戴上耳塞,很快传来一个沙哑却沉稳的声音:“利文,你这是干什么?你明知道夏文丽是我的人,军科医院也跟徐家有关,你每年也拿不少分红,为何还要包庇几个闹事者?”

  结远地不情敌学所孤地地敌

  对方语气带着一丝不满:“你还让城管、消防、卫计等部门发难,更是让警员拷走了夏文丽,利文,我知道你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咱们相处也还算可以,你跟我说一说,这究竟是为了什么?这事情看似微不足道,但牵一发动全身。”

  “涉及到十亿疫苗大案,还涉及到医疗界的四大家。”

  后不地地鬼艘学所月显地科

  电话另端很平静地阐述来意:“你知道,医疗界的四大家跟我们有密切,占据民营医院七成份额,各大军区医院也有他们的影子,如果四大家出事了,我们等于断掉一臂,为了安全起见,我需要向老爷子交待,希望你能理解。”

  后不地地鬼艘学所月显地科“东三省范围内,我能做主的,蒲系医院和科室将会遭受整顿或关闭。”

  听到电话另端软硬兼施的责问,郭利文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换成一个小时前,或许他会跟对方一样,觉得叶子轩一伙人狂妄自大,敢于对抗医疗界的浦系四大家,可如今,他却多了一抹戏谑:“徐少,我不想跟夏院长他们唱反调。”

  敌科远仇独结恨接闹科通后

  艘地远科独孙学陌月球方考

  “只是当时没有法子,如果我不保持中立,不仅医院依然会出事,我也怕是要毁掉前程。”

  郭利文声音平缓而出:“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不是我动用关系让联合部门对医院进行执法行动,而是夏院长招惹的那人,动用资源打压了军科医院,你想一想,我虽然是一个团长,但以我能耐,能唆使疫苗专案组逮捕夏院长吗?”

  “就是我叔叔亲自打招呼,只怕也难于左右专案组成员。”

  他淡淡出声:“调用他们的,打压医院的,为难我的,是叶家三少,叶天龙。”

  电话另端立刻低呼一声:“叶天龙!”

  郭利文似乎预料到这个反应,嘴角牵动悠悠开口:“徐少对这名字应该不陌生吧?没错,他就是射你三的叶天龙,他连你都敢得罪,又哪会把我放在眼里?当时如果我不识趣的话,只怕他会当场毙掉我,至少,他敢打断我的腿。”

  “而郭家绝对拿他没法子,毕竟人家占据着道理。”

  在徐家大少轻哼一声时,郭利文又补充上一句:“夏院长太狠太贪心了,一个山里来看病的老太婆,也不看看家底就榨取五万多,还虚构什么肿瘤,叶子轩没当场杀人,已算是手下留情,换成是我亲戚被折腾,我早一毙掉他了。”

  徐洪刚声音一沉:“郭团长,听你言语,好像对叶天龙有所偏袒,对夏院长很是不满啊。”

  “难道我就不能抱怨几句吗?”

  郭利文没有低头,也发泄着自己的情绪:“我看在你的面子上,赶赴过去给夏文丽撑腰,谁知道她招惹叶天龙这种铁板,不仅把自己折进去,还差点连累我,饶是如此,我也挨了一巴掌,还要赔着笑脸伺候,这耻辱算是你们所赐。”

  郭利文心里确实存着一些怨言,觉得自己被夏文丽他们拖累,搞到一地鸡毛,特别是想到夏文丽被专案组带走,郭利文更是背后渗出一层冷汗,寻思自己如果对抗到底,会不会也给叶子轩挖出黑料,然后捅到督察处让自己前程断送?

  “你身为东北军一个团长,竟然会被一个黑社会威慑。”

  徐洪刚冷冷出声:“郭团长,你真是让我失望,换成我,他敢当众给我一巴掌,我就直接给他一。”

  听到这一句话,郭利文也冷笑一声,语气变得不太客气:“如果徐少真有能耐一毙他,腿上就不会被他打三了,你也不用激将我,我可以明着告诉你,我招惹不起他,就算他背后没有叶家红色身份,燕司令也足够死死压住我。”

  “这里是东北。”

  郭利文不忘记提醒徐洪刚:“这里是燕家的天下,叶子轩是燕司令的亲戚,也是他的忘年交,我又哪里得罪的起?此事我已经说清楚了,该怎么处理,徐少自己拿捏着办,只是我不会再介入进去,对了,我叔叔刚才还给了我电话。”

  徐洪刚淡淡出声:“要你跟我断交?”

  郭利文没有在意对方的挪揄,语气平静地开口:“他要我转告徐少一声,夏文丽一案只会被叶子轩搞大,甚至会被他牵着这案子掀起一番风雨,徐少不想引火烧身的话,最好壮士断臂撇清关系,不然徐家很可能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徐洪刚冷冷出声:“谢谢郭处的好意,我自己有分寸。”他开始有点恼怒郭利文的语气,以及郭厚刚的自以为是,隐约感觉到这叔侄往叶子轩阵营靠近,要知道,夏文丽一事前,郭厚刚和郭利文见到自己,都是客客气气,恭恭敬敬。

  “还有一事。”

  郭利文神情犹豫了一下,随后低声挤出一句:“我叔叔说,蒲系捞钱太狠了,每个毛孔都透射着血腥气息,所以他准备从明天开始,全面停止跟蒲系的合作,东三省内,所有打着军方旗帜的蒲系医院,必须无条件纠正误导性字眼。”

  结远地不酷孙察由冷恨科闹

  “一旦发现挂羊头狗肉,拿着部队旗号招摇撞骗,有一间查一间,有一人抓一人。”

  在徐洪刚脸色极其阴沉的时候,郭利文又重重补充一句:“东北各大军分区医院的蒲系科室,明天开始也将会全被清理出去,他知道会影响四大家的生意,影响徐少的利益,可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他只能自保,希望徐少能够谅解。”

  “小人!小人!”

  友谊的翻就翻,徐洪刚吼叫了起来:“你们郭家全是小人!郭利文,你给我告诉郭厚刚,他有种!我会记得你们叔侄的,区区一个联勤处长,一个小团长,就敢给我徐洪刚和徐家脸色看,你们真以为郭家还是当年的郭家啊?”

  孙不科远方敌恨战阳帆仇方

  “如果不是燕战雄庇护你们,我早把你们全捏死了。”

  徐洪刚言语带着一股犀利:“记住,不要让我找到机会,不然你们一定生不如死。”

  “啪!”

  说完之后,徐洪刚就愤怒地挂掉电话。

  感受到对方的怒气后,郭利文眼皮跳动了几下,说不在意是不可能的,徐家怎么说也是军方大佬,要对付他们叔侄绰绰有余,之所以选择闹翻,是因为郭厚刚觉得,得罪徐家比得罪叶子轩要好很多,毕竟燕战雄就是他们头顶达摩剑。

  最重要的是,郭厚刚已对叶子轩付出不少,此时选择徐家,前面乔八生意转接示好就付之东流。

  清楚这一点的郭利文揉揉脑袋,随后给郭厚刚打了一个电话,把两人对话详细告知了郭厚刚,说完之后,郭厚刚很平静的回道:“不用担心,徐家虽然可怕,但不如燕司令和叶子轩来的威压,这事我会处理,再送叶子轩一份大礼。”

  “我们就能跟叶宫绑在一起了。”

  郭利文微微愣然:“什么大礼?”

  电话另端的郭厚刚轻轻一笑,却没有回应侄子,随后看着手头上几分资料,眼里闪烁一抹光芒。

  十分钟后,驻军医院特护病房,从房里探视老人出来的叶子轩,刚伸了一下懒腰,怀中手机就震动了起来,戴上耳塞接听,很快传来郭厚刚的洪亮声音:“叶少,今晚一事是利文的错,我检讨,是我监管不严,导致医界败类存在。”

  “同时我会全力弥补和改正,我把相关军科医院全停了。”

  “你放心,整个东三省,一个星期后,将不会再见到类似夏文丽这样把持的军科医院。”

  叶子轩淡淡一笑:“谢谢郭处长,郭团长做的不错,今晚有所得罪,还希望他不要记恨。”

  “不,不,你给他上了一课,纠正了他错误三观,他感谢叶少还来不及,又怎会记恨呢?”

  郭厚刚一如既往的圆滑:“叶少,我今天给你这个电话,还有一件事希望你帮忙。”

  叶子轩眼睛微微眯起:“我能帮郭处什么忙?”

  “东三省范围内,我能做主的,蒲系医院和科室将会遭受整顿或关闭。”

  郭厚刚玩味一笑:“这意味着医疗环境会得到改善,可突然撤掉这么多医院和科室,其余医护人员一定压力剧增,民众看病也会变得艰难,我希望可以跟叶少合作,让遍布全国各地的金芝林派遣人员进驻部属医院,缓解病人压力。”

  叶子轩微微一怔,随后笑了起来:“郭处长这一份礼,还真是重如泰山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