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百一十三章 杀机
    

    在叶子轩有意无意扫视警员,寻找那一份让自己的不安感觉时,老夫正缓缓挺直身躯,完全无视数十把对着自己的枪械,随后冷哼一声,从容不迫抬起左手,闪出一个遥控,巴掌大小,上面有一个红色按钮,惊得警员再度喝斥:“不准动。【猫扑小说更新最快最全的免费小说】”

    老夫浑不在意,轻轻一按。

    “轰!”

    身后交通大堵塞的高架桥上,忽然发出一记爆炸,一团火焰从一处栏杆腾升,三辆排队等待同行的车子,当场车身一震,被气浪掀翻从栏杆摔了下来,十几米的高空,让车子变得支离破碎,司机和乘客生死不明,现场再度生出混乱,还有惨叫。

    花轻舞下意识掩住嘴巴,俏脸带着一抹愤怒和同情,随后拿起电话呼叫同伴帮忙救人。

    跟随她的十多名同伴,全是医术精湛的金芝林骨干。

    见到这一幅惨状,警员纷纷喝斥:“干什么?你干什么?”

    “我在高架桥放了几个自制炸药,全是我从烟花爆竹中拆下来的火药。”

    老夫扬一扬手中的遥控器,很是猖狂:“别小瞧这些玩意,经过我的改进,这些火药跟炸弹没多大区别,我还在里面加入不少铁钉,火药有三十斤,铁钉也有三斤重,全部引爆,炸个一百八十号人,绰绰有余,我这遥控很特殊,按下去会炸。”

    “直接松掉,按钮弹上来,也会炸,只有关掉侧面的开关,它才不会引爆。”

    老夫蔑视地扫视警员一眼:“你们如果不介意百来号人陪葬,完全可以拿枪对我来一顿扫射。”

    在众人脸色一变时,他又补充一句:“对了,你们也不要妄想他们疏散,我还安排了几个感应装置,一旦他们弃车疏散,一不小心踩到我的感应器,那一样会引爆我安置的炸药,只是或多或少而已,所以你们最好让高架桥上的人安分一点。”

    “轰!”

    说话之间,他又一按遥控,又是一记爆炸声响,这一次,不是高架桥的车队发生爆炸,而是巨型广告牌发生火花。

    孙地仇仇酷艘恨所闹技远不

    孙地仇仇酷艘恨所闹技远不“篷!”

    几根承重的铁柱被炸断,广告牌立刻咔嚓一声前倾,摇摇欲坠,一副随时砸入车队的态势。

    “忘记说了,广告牌也放了炸药。”

    老夫仰面大笑,得意忘形,愤懑宣泄一空:“砸下来,估计也能弄死十个八个。”

    叶子轩也看着对方冷哼:“老夫,你真是让我失望,还以为你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对手,没想到也是一个不择手段的人渣,早知道真应该一手捏死你,有本事就放下手里的玩意,痛痛快快跟我打一场,我保证警员和叶宫子弟不插手。”

    老夫闻言哈哈大笑起来:“叶子轩,激将法对我没用,我是杀手,杀掉目标才是最重要的,什么尊重什么名声,全都他妈的是浮云,你也不能怪我无耻,其实这些炸药是为你准备的,可惜你临时发现端倪,要改道躲避我们的伏击。”

    “最终导致现在的局面,要怪,只能怪你太警惕。”

    “不然少妻的子弹哪怕爆不了你的头,广告牌也能砸死你,我从后面丢出的炸药也能炸死你。”

    说到这里,他向数十名警员喝道:“还不退后?枪太多,容易吓倒我,手一抖,就要死不少人了。”

    “退后!退后!”

    几十号持枪警员面面相觑,神情多了一股凝重,没想到眼前家伙如此棘手,看来今天是有备而来。

    随后,一人拿着对讲机,把情况知会桥上警员。

    老夫狞笑一声:“怕了?很好,很好。”

    叶子轩踏前一步,冷眼看着这个西方杀手:“你想怎么样?”

    老夫盯着叶子轩狞笑一声:“这交易,划算吧?”

    “你会不会太高估我的人格了?”

    叶子轩脸上没有半点情绪起伏,背负双手上前一步:“对于弱者,无辜者,力所能及范围,我会援手和帮忙,但要拿我的性命去换,我不是佛祖,做不来割肉喂鹰的壮举,别说你炸死百来号人,就是炸死一千人一万人,我也不会拿命去替换。”

    孙不地仇独结术由冷察通吉

    “我也不会有半点愧疚,因为不是我炸死他们。”

    叶子轩很平静地开口:“顶多在他们死了之后,我捐个三五百万表示同情,我不是公职人员,也不是警察,也就不在乎所谓的舆论和道德压力,所以你拿他们来威胁我,只能说你脑子进水,老夫,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你现在就按一下遥控。”

    “看一看我会不会皱眉?”

    老夫眼睛微微一眯:“你真不在乎?”他冷笑一声:“我不相信,你的身份,你的背景,注定你要爱民如子。”

    “哈哈哈!”

    叶子轩发出一声大笑,言语带着一抹讥讽:“爱民如子?幼稚!老夫,你看新闻联播看多了吧?”

    “遥控,你不按,那就让我来,看看我会不会爱民如子。”

    说话之间,他迅速拉近双方距离,还直接去握老夫拿着遥控的手。

    花轻舞呼喊一声:“叶少——”

    警员见状也都纷纷瞪大眼睛,不知道叶子轩要玩什么花样?

    其中一人还趁势一偏枪口,锁定叶子轩的身影,神情冷峻。

    见到叶子轩靠近,老夫神情一怔,一时辨不出叶子轩真假,他下意识抬手喝道:“站住!”

    叶子轩拍拍衣服,拍拍双手,一大蓬灰尘散发出去,弥漫两人的空间,随后停止脚步冷笑:“干吗要我站住?”

    “你有种就按啊,看我怕不怕人命的威胁。”

    老夫眼里闪烁一抹疑惑,但很快又坚定了信心:“叶子轩,别玩这种以进为退的把戏,对我没用。”

    “你不怕是不是?我先弄死几十号人给你看看。”

    说到这里,他平举握着遥控的手,一脸狰狞喝道:“我就不信,你他妈的不在乎他们死活、、、”

    在数十名警员脸色巨变担心再出人命时,老夫身躯忽然晃动了一下,眼神像是喝醉酒一样迷离,手指也停滞按下,就在这时,叶子轩玩世不恭的眼睛猛地一凝,出乎在场众人意料,像是利箭一样冲了上去,右手还多出一把黑色匕首。

    旋即,一线寒光破空,明媚阳光渲染下,分外妖娆。

    “篷!”

    鲜血四溅时,叶子轩已与老夫擦身错过,黑色匕首已沾染热血,他的左手捏住一只断手,鲜血淋漓。

    正是老夫握着遥控器的手。

    下一秒,瞪大眼睛的老夫,一声不吭摔倒在地,他昏迷了过去。

    叶子轩把黑色匕首丢在地上,随后把遥控彻底关闭,虽然不知道老夫所言真假,但出于安全考虑,还是小心为上,关闭之后,叶子轩就把遥控丢给带队的警官,随后一指地上的老夫开口:“他中了我的迷药,抓他的时候小心一点。”

    “带个口罩,免得自己晕倒了,药效持续十五分钟。”

    叶子轩淡淡出声:“好好看住他,不要被他跑了,不然你们全要脱掉身上警服。”

    带队警官马上挺直身躯,毕恭毕敬喊道:“是,叶少!”显然他已经知道叶子轩的身份。

    叶子轩脱掉外面沾有药粉的衣服,把现场交给警员后,他捡起胜利品黑色匕首向人群外面走去,虽然激战一场有惊无险,但身上也多了几个伤口,体力也耗掉不少,叶子轩想要好好休息一番,走出几米,花轻舞就迎接上来,一脸关怀地问道:

    “有没有事?”

    叶子轩温柔一笑:“轻伤,没什么大碍。”

    “四道枪痕,流这么多血,还说没事?”

    花轻舞一把拽住叶子轩胳膊,让人拿过一个药箱:“别急着走,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

    说完,她就拉着叶子轩坐到警戒线外面的一个低矮的石墩,拿出纱布和止血药给叶子轩简单处理,想要为后者止住血再去医院,叶子轩撇不过她的坚持,只能脱掉上衣,任由女人动作轻柔处理伤口,他还闭上眼睛,享受花姑娘难得的温柔。

    艘科地科酷后恨由冷诺显情

    花轻舞动作熟练的清理伤口,上药,包扎。

    她无视人来人往的现场和喧杂人员,很快就把叶子轩三处伤口处理好,随后转到第四处的伤痕,正要拿出酒精清理的时候,花轻舞见到一个警员,低垂着脑袋向这边走来,走的很平静,很缓慢,却给人野兽慢行态势,枪口也在前行中缓缓提起。

    花轻舞生出警觉,低喝一声:“站住!”

    这两字一出,低垂脑袋的警员身躯一滞,枪口一抬,直指叶子轩。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