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一十四章 怒了
  readx();  

  异变突起。

  几乎在年轻警察抬起枪口的同时,没有散去的硝烟中,一道身影突兀的横挡,快的让所有人都反应不过来。

  一袭清冷如雪的白色衣衫,一个神情冷傲此时却满是惶恐的小女人,在这一瞬间,仿佛穿越了时光流年,突兀却自然的挺身而出,面对年轻警察充满死亡气息的阴森枪口,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挡在叶子轩的背部,散落的青丝随风撩起,魅惑悠长。

  义无反顾!

  “扑!”

  蓄谋已久的一枪,结结实实轰在横挡过去的花轻舞身上,一股血花从背部迸射出来,散落四周,双腿一软,趴在叶子轩身上,在后者反手一抱的时候,女人身体猛然一震,跟叶子轩对视的清冷眸子瞬间黯淡下来,一张原本俏丽的脸庞顿时惨白。

  孙科科地鬼后察所冷所学地

  曾几何时,又有多少人,见过花轻舞,大口咳血似乎随即要香消玉殒的凄然俏脸?她灿若星河的眼眸,在此时已经少了平日的几分光辉,但那眼角眉梢的无怨无悔之意,却并没有因为重伤而有丝毫减弱,这个傻女人,她挡什么枪啊?送死吗?

  叶子轩瞬间红了眼睛。

  举起枪械的年轻警员见状一愣,完全没有想到花轻舞会挡这一枪,雷霆一击落空,信心瞬间受损,待他想再扣动扳机完成任务时,却发现叶子轩和花轻舞都已消失,视野中,不见要杀的叶子轩身影,只有二十多名拔出武器的叶宫子弟和警员。

  “嗖!”

  后仇地地鬼孙术所孤故独诺

  在他偏头重新锁定抱着花轻舞的叶子轩时,叶子轩已经抬起了右手,下一秒,仿佛雷霆的一击,黑色匕首如闪电般,从半空闪过,猛然穿透了袭击警员的肩膀,力量巨大的把他钉在了一块木板上,就像是钉子钉住了壁虎,鲜血淋漓,触目惊心。

  枪械随之落地。

  他本能发出一声惨叫,凄厉,挣扎,痛苦,随后反手去拔军刺

  “轻舞!”

  叶子轩脸上涌现前所未有的悲愤,他有无数法子躲过背后一枪,事实他也已经准备行动,想要一举扼杀掉让自己不安的气息,只是怎么都没想到,花轻舞会义无反顾扑上来,用身躯挡住了敌人袭击的一枪,他猜到了开始,却没有猜到结局。

  叶子轩抱着怀里面色惨白如纸似乎随时都会闭上黯淡眸子的花轻舞,整个脑海,瞬间被一股凶残的杀伐填满,什么理智,什么危险,什么荣耀,统统无所谓,他只想杀尽伤害花轻舞的人,杀害所有的幕后黑手,让伤害了她的人付出惨重代价。

  他放下怀中女人。

  “嗖!”

  在年轻警员咬牙拔出肩膀上的匕首时,叶子轩像是魅影一样冲到他的面前,一脚狠狠踹向年轻警察的膝盖,动作沉稳狠辣,抬手间满是暴戾气焰,刺人眼球,面对攻击,年轻警察本能躲避,一退再退,有两下子的他,勉强躲过了叶子轩的三招。

  但最终被叶子轩抓住机会,彻底疯狂了一把,趁着年轻警察踉跄倒退的瞬间,一直进攻如狂风暴雨的叶子轩,猛然一跺双脚,整个人如炮弹一般窜出去,没有半点停顿,直接撞在了年轻警察怀里,势大力沉,墨七熊的贴山靠,叶子轩一样霸道。

  “砰!”

  身高将近一米八的年轻警员脸色一白,双脚不受控制的离地跌飞,只不过还没来得及倒飞出去,就被叶子轩又一次抓住手腕,狠狠向前一带,膝盖同时曲起,一下,狠辣无情撞在年轻警察胸口,咔嚓一声,两根肋骨断裂,年轻警察脸色惨白。

  一口鲜血再也忍不住,彻底对着半空喷了出来,眼神涣散,彻彻底底的大内伤。

  叶子轩得理不饶人,这位向来阳光和善的叶家大少,今天明显动了震怒,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阴冷情绪,双手猛地扬起,年轻警察的身体也随之离开地面,向上抛飞,然后脑袋朝下,急速向地面坠落,年轻警察闷哼一声,闭眼,等待死亡降临。

  只是还没庆幸自己得到解脱,结果又被另一双手狠狠抓住胳膊。

  下一秒,一阵剧痛带着麻痹感,传达到年轻警察大脑,这个下黑手的爷们只觉得眼前一黑,血花四溅。

  后远科仇酷后学所阳结技太

  他的一条手臂,竟然被震怒的叶子轩生生撕扯下来。

  年轻警察睁大眼睛,脸色扭曲,汗如雨下,满脸的不可置信,连惨叫都忘记呼喊。

  叶子轩面无表情,继续狠辣出手,似乎打定主意要给别人一个震慑,左手猛地一探,闷哼一声,拽住年轻警察的另一条胳膊,双手骤然发力,骨肉分离的沉闷声音,在此时显得异常刺耳,年轻警察的另一条胳膊再次离体,彻底残废!

  震撼。

  赶赴过来的警员和叶宫子弟鸦雀无声,数十人全部端着武器愣住,显然是第一次见到叶子轩如此凶狠。

  随后,叶子轩又一个箭步上前,一拳打在年轻警员的嘴巴,把几颗牙齿打飞出来,其中一颗活动牙翻滚落地,脚底一踩,顿见一抹粉末,毫无疑问是自杀的毒药,年轻警员见到毒药被打掉,气急攻心,加上剧痛侵袭,闷哼晕了过去。

  叶子轩把他丢给叶宫子弟,没有直接要他的命,是叶子轩不想线索就此断了,背后的人,一定要付出代价,言语带着一股戾气:“没有我的指令,任何人都不得靠近他,探视他,伤害他,一定要保护好他的安全,我不让他死,他就不能死。”

  叶宫子弟忙出声回道:“是!”

  随后又名涌过来的警官:“他是怎么混进来放黑枪的,我要警方给我一个解释。”

  警官连连点头:“我们马上查探,马上查探。”

  叶子轩做完该做的事情,就没有再跟其余人废话,转身抱起花轻舞向一辆开过来的救护车钻入进去

  呼啸着驶向医院的救护车内,在医护人员手忙脚乱给花轻舞止血时,叶子轩也掏出了一颗药丸,塞入花轻舞的嘴里,随后又喂入她半杯净水,药丸入口即化,原本虚弱不堪的花轻舞,脸色立刻多了一抹红润,呼吸也无形中变得均匀。

  叶子轩握着女人的手,温柔,有力:“轻舞,你一定会没事的。”

  在救护车呼啸着驶离事发中心后,还在堵塞的高架桥上,一辆商务车落下车窗,露出一张坚毅冷冽的面孔,已经用高清望远镜个冲突的他,拿起手机熟练拨出一个号码:“徐少,鸽子任务失败,误伤一女,叶子轩活了下来。”

  电话另端先是沉默,随后一记冷哼:“废物!这么好的机会,竟然都会浪费。”

  车内男子迟疑了一会,最终还是出声劝告:“徐少,还有一事,鸽子被抓活口了,他来不及服毒自尽,就被叶子轩拿下,双臂也被断了,叶子轩现在发疯了一样,手段很是残忍,我担心鸽子扛不住会爆出咱们,你最好先避避风头。”

  刚才叶子轩暴怒的一幕,像是刻刀一样刻入他的脑海里,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叶子轩震怒起来如此可怕,那份凶悍让他嗅到一抹危险气息,于是向徐家大少发出善意提醒:“叶子轩现在处于暴走阶段,谁也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

  “避风头?先不说鸽子会不会招供,就算他爆出了我,那又如何?”

  电话另端哼出一声,很是不屑:“有本事就来苏州找我晦气,我让他有来无回。”

  PS:谢谢永远守航打赏1888,歹匕亡寂杰打赏588逐浪币。

  本书来自  /book/html/33/3374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