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一十五章 报复
  中午十一点半,叶子轩抱着花轻舞出现在驻军医院,医院内各个内外科最专业最权威的医生,全部如临大敌站在医院外面等待,十多名护士,急救室内部各种器械也全部准备完毕,因为郭厚刚亲自给院长打了电话,必须要全力抢救。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

  但凡出现一点岔子就让他们全医院的人都滚,这种狠话砸下来,由不得他们不慎重对待,夏文丽事件,让各大军区医院如履薄冰,任何差错都容易让他们丢饭碗,所以叶子轩所在的那辆车刚刚停稳,一大群医生护士就全部冲了过去。

  身衣衫染血的花轻舞,所有医护人员心里都是一紧,知道怕是重伤,没有任何唏嘘感慨,最快速度开始急救,

  孙仇科远鬼艘术由阳学情后

  孙仇科远鬼艘术由阳学情后驻军医院外,整座沈城。

  在手术室的红灯亮起来时,被隔在外面的叶子轩握着拳头,无视自己身上鲜血,为推进去抢救的女人祈祷,随后靠着墙壁支撑自己身体,他今天虽然受伤不重,但体力耗损严重,精神压力过重,加上失血不少,脑袋多了一抹眩晕感。

  当叶子轩目不转睛术室时,走廊也渐渐涌入一大批男女,分堂的人,随身护卫,金芝林成员,还有郭利文等军区人,纷纷出声安慰着叶子轩,叶子轩恢复几分冷静,向他们点点头后坐了下来,墨七熊也从楼上下来,满脸焦急:

  艘科远仇鬼结察所月察诺故

  “哥,你有没有中枪?花姑娘伤势怎样?”

  他一脸怒意:“这杀手他妈的也太狡猾,藏入警察中放冷枪,总有一天,我踏平三帮,毙了青无双他们。”

  敌仇仇科独敌恨所孤通由仇

  叶子轩轻轻咳嗽一声:“我没事,花医生替我挡了一枪,暂时生死不明,希望她没事。”

  敌仇仇科独敌恨所孤通由仇三楼贵宾厅,可以容纳百来人的奢华大厅,灯火通明,酒菜飘香,气氛很是热烈。

  就这一枪,叶子轩已经起了杀戮之心,势必要让相关者付出惨重代价,如果花轻舞真的逝去,叶子轩绝对会顺藤摸瓜杀下去,不管对方什么背景什么靠山,叶子轩都不会手软,连女人亲人都保护不住,还混个球啊,更不用说打天下。

  墨七熊呼出一句:“哥,我现在能帮什么?”

  叶子轩轻轻摇头:“你回去照顾阿姨,花姑娘的事,我会处理,现在也做不了什么,我现在只想等手术结果。”

  墨七熊点点头,没有再说话打扰叶子轩。

  叶子轩忽然想起一事:“你抽点时间,亲自去审问年轻警员,他被我断了双臂,也在这驻军医院止血,我要他背后的人,他肯老实给出答案,你就给他一个痛快,如他咬牙不说,那你就让他生不如死,记住,知道结果直接告诉我。”

  墨七熊喷出一口气:“行,这事交给我,一定不让你失望。”

  他领着几个人转身离去。

  这时,接了电话的郭利文走了过来,向叶子轩低声一句:“叶少,我已经得到证实,袭击你的其中两名杀手,是杀手界有名的老夫少妻,另外一名,估计是他的同伴,身上没有证件,脸庞也没人见过,趁着几处巡警会合混入进去。”

  他又补充上一句:“我还撒出三百人手,全面搜寻残存余孽,绝不让他们再度伤害叶少。”

  叶子轩摸出一颗药丸抛入嘴里,缓解身上的伤势以及凝聚精力,随后向郭利文点点头:“谢谢。”他淡淡补充一句:“让人问问老夫,放冷枪者是不是他的同伙,如果两方毫无相关,那就给我找出袭击者的来历,特别是幕后黑手。”

  双管齐下。

  后不地科酷结术由月孙指闹

  郭利文瞬间变色,一脸不敢置信:“叶少,你的意思是,他们是两批人?”

  叶子轩没有再回应郭利文,闭上眼睛安静养神。

  驻军医院外,整座沈城。

  高架桥袭击一案,掀起滔天骇浪,叶宫沈城分堂旗下各个夜总会,社区,酒店,私人会所,数千号新旧子弟,全部出动,涌入沈城每一个角落,开始地毯式搜查,目标明确,所有对叶宫和叶子轩不利的人,都是他们要揪出来的对象。

  与此同时,沈城市长,沈城政府,东北行营,燕家特办,先后打电话到沈城警察局,措辞严厉,表示对高架桥一案高度关注,然后再由警察局对各分局发出命令,全面清查身份可疑的人员,特别是警员队伍中,可能存在的害群之马。

  东北行营也派出两个团,荷枪实弹,严密搜索。

  艘地科远独敌术所阳战冷吉

  鸡飞狗跳。

  乔八横死余波还没彻底熄灭的沈城,再度掀起大风大雨,压得大部分人都透不过气来,几乎同一个时刻,叶宫旗下各个分堂,在古大佛和龙傲天的运作之下,纷纷向附近的三帮堂口发起攻击,几个小时内,三帮被灭掉二十多个堂口。

  牵一发而动全身,沈城引发了新一轮的江湖大风暴。

  黄昏六点,手术室大门洞开,医生连汗水都没有抹掉,就向叶子轩告知伤者暂时脱离危险,听到这一句话的叶子轩,重重呼出一口长气,随后披上染有鲜血的衣衫,沉默着向大门口走去,笔挺的身躯,在惨白灯光中,渐行渐远

  门口,一列车队等候,墨七熊棺材板空小寒,尽数待命。

  叶子轩淡淡吐出三个字:“去苏州。”

  艘科远仇方艘术战闹早孙吉

  他的手里抓着一份口供,还有一张电话记忆卡,年轻警员的供词,详细,真实。

  徐洪刚!

  今晚,注定又是一个血腥之夜。

  晚上九点,苏州月光码头,拾得酒店。

  酒店对面就是寒山寺,两者之间只是隔了一条河,夜风习习,带来寺庙悠远的钟声,让夜晚多了一抹静谧,只是入夜后的酒店依然灯火辉煌,宾客如云,弥漫都市应有的深沉浮躁气息,即使寺庙的晨钟暮鼓,也无法消掉尘世的焦虑。

  拾得酒店一如既往地迎接四方宾客,但今天漂亮领班却感觉到一阵不同寻常的气息,整个酒店,不时闪过神情狠戾的彪悍汉子,这些人个个身穿黑衣,或站或坐的闲聊,人却没有那种休闲气息,相反漂亮领班还嗅出一抹杀气。

  但她也没过多理睬,只是嘱咐服务员好好伺候贵宾厅的徐洪刚,以及那帮得罪不起的达官贵人。

  耗费三百万,包下一个大厅庆贺生日,这就是一线大少的手笔。

  就当漂亮领班指挥服务员迎送宾客的时候,门外嘎然驶来一列车队,足足十辆,全都挂着本地牌照,随后车门哗啦拉开,钻出三十多名气势不凡的汉子,为首者是一名魁梧青年,龙行虎步,威风凛凛,嘴里还放荡不羁的咬着口香糖。

  一米八左右的魁梧身躯不止带给人高大壮实的感觉,还令人莫名生出一股野兽气息,进出酒店的俊男靓女商贾名流都下意识避让,见到这一批人出现,散落酒店四周的黑衣汉子身躯齐齐一震,眼里露出一抹敌意,随后挪移脚步靠近:

  “你们是什么人?”

  这些人挡住了墨七熊他们的去路,还手按腰间厉声喝问,完全不对自己行为感觉突兀:“你们不受欢迎,离开。”

  墨七熊闻言冷笑一声,咀嚼的口香糖呸一声吐出,打在对方脸颊之余,右手多了一把散弹枪,直接顶在后者脑袋:

  “徐洪刚在哪里?”

  与此同时,战熊堂成员也都闪出散弹枪,对着想要摸向腰间枪械的徐家保镖,雷霆掌控住局面。

  十多名徐家保镖不敢乱动,散弹枪虽然上不了桌面,在他们眼里就是过家家玩艺,可这种距离轰出,不死也重残。

  墨七熊拍拍领队的脸颊问道:“徐洪刚在哪里?”

  徐家领队怒不可斥:“你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吗?”

  “砰!”

  墨七熊一移枪口,直接打在他膝盖,一声巨响,后者身躯一晃,鲜血迸射,惨叫一声就摔倒在地。

  “徐洪刚在三楼。”

  这时,一名战熊从前台拿过一张单子,上面有徐洪刚下菜的单子,三零三,墨七熊点点头,挥手让手下盯住这些人。

  随后,他走回一辆轿车旁边,轻轻一敲车窗:“哥,徐洪刚开生日晚会,三零三。”

  车窗落下,暗影中,叶子轩的脸,闪烁着金属雕像般的冷锐,特别是他的眼眸,清亮透明,一派无动于衷的沉静。

  三楼贵宾厅,可以容纳百来人的奢华大厅,灯火通明,酒菜飘香,气氛很是热烈。

  宾客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高谈阔论,穿着时尚的漂亮女子叽叽喳喳,就像是孔雀在炫耀着美丽的羽毛;事业有成或背景显赫的青年们则仰首挺胸,一个比一个显得彬彬有礼,居中显眼的位置,身穿便装的徐洪刚正跟三名男女扎堆,谈笑甚欢。

  结仇远不方艘察由月独由科

  “徐少,生日快乐。”

  一名穿着黑衣的靓丽女子走来,向笑容满面的徐洪刚举起高脚杯:“也祝你早日返回情报处。”

  黑衣女子身材高挑,容颜精致,装扮更是勾人心魂,黑色皮鞋套着一双黑色丝袜,黑色丝袜包裹着丰腴完美的修长双腿,曲线诱人延伸到黑色的短裙里面,更黑色里头那是一片**,如非知道对方身份显赫,兽血沸腾的徐洪刚都想把她吞掉了。

  “张科长,谢谢你们捧场,今晚放开了吃,放开了喝,放开了玩”

  徐洪刚景显赫对自己有利无害的女人,笑容要多灿烂有多灿烂:“一切算我的。”

  “砰!”

  没等靓丽女子轻笑回应,一记突兀闷响炸起,厚实房门破裂跌飞,全场欢笑顿止。

  叶子轩单枪匹马闯入。

  PS:感谢极品书童打赏作品1888逐浪币。

  本书来自  //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