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一十六章 碰撞
  两扇价值不菲的木门,如同遭受推土机的撞击,瞬间向两侧敞开,毫无征兆的巨响,惊得大厅内所有人侧目。

  他们外铺着地毯的过道,躺着三个荷枪实弹的徐家保镖,手脚不断抽动,时不时发出痛苦呻吟,但偏偏丧失爬起来的力气,显然被人重创了战斗力,随后,叶子轩漠然走入,众人齐齐讶异,连几个颇有城府的男女也不禁动容。

  结远不仇独孙恨所阳情早艘

  张家女人微微挺胸,感觉来者有些熟悉。

  这百余人,很多不认识叶子轩,还有一些人辨认出来,但不管认不认识,对叶子轩出现都皱起眉头,他们并非为叶子轩出众气质心惊,而是揣测这小子是傻子还是脑残,刚刚晋升的徐家大少生日宴会,岂是他毛头小子能撒野的地方?

  “轰!”

  就在众人愣然中,门口又涌入二十多名壮汉,杀气腾腾的握着散弹枪,宛如银幕上恐怖分子劫持重要权贵一般。

  在张家女人柳眉一竖时,十几名徐家保镖脸色一变,身形一挪护住了徐洪刚,除了后者是现场最重要的人物之外,还有就是他们多少知道叶子轩目的,徐洪刚端起一杯红酒抿入一口,装作不认识擅闯进来的叶子轩,向几名保镖喊道:

  “哪个吃了豹子胆,在我宴会上撒野?”

  在徐洪刚的喝叫制止,几名体型彪悍的安保人员相视一眼,大步流星就向叶子轩他们横挡过去,他们的脸上齐齐生出一丝讥嘲,敢在徐大少宴会上折腾,下场绝对不会太好,谁知还没有走出几步,墨七熊棺材板和空小寒先走过来。

  脚步轰轰作响,尘屑随之翻飞!

  孙不远地方后术由阳结接主

  “砰砰砰!”

  三人手起手落,直接把几名不知死活的安保人员踹飞,惊得在场众人尖叫不已,徐洪刚脸色阴沉如云,随后,墨七熊把目光落在一名宾客脸上,一个二十多岁的平头青年,脚步一挪,一下子就向对方爆射过去,出手突然,行动迅速。

  待对方从惊愣中反应过来,墨七熊已经到了他面前。

  没有丝毫前奏,也没管什么后果!

  “咔嚓!”

  墨七熊一个扑身冲上去堵住对方后退脚步,随后一把握住平头青年本能冲出的拳头,接着向叶子轩微微偏头:

  “哥,他就是唆使鸽子下手的中间人,林云林。”

  平头青年脸上的恼怒神情,先是变得茫然,接着是不可置信的震惊,七熊一步步迫近的脸,还有那张脸上充斥着的暴虐气息,狞厉和凶残以及拳头传来的难忍剧痛,他嘴角止不住牵动,脸色难退着,还色厉内荏的吼着:

  “你,你要干什么?干什么?”

  嗅到危险的他,一扫往日沉稳:“我叔是沈城民大主任!”

  沈城民大主任,昔日打着这个旗号,加上徐洪刚的庇护,林云林无往不利,但此时此刻,这个让沈城甚至东北不少人凝重的名字,却不能换来墨七熊脚步的一丝停顿,还有一句冰冷的喝问:“是你给鸽子下令,让他轰我哥一枪的?”

  “我没下令。”

  林云林下意识喊叫起来:“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在全场混乱和紧张气氛中,徐洪刚扫过张家女人一眼,随后踏前一步,厉声喝道:“在我宴会上伤人,你们找死?”他想直接下令毙掉还没公开身份的叶子轩,可十多名战熊手中提着的散弹枪,他又不得不散去同归于尽念头。

  几名高挑女子也冷声喝斥:“放开林少。”

  叶子轩无视群情汹涌,手指轻轻一挥。

  随着这一个手势,墨七熊直接把林云林狠狠掀翻在地,惊得全场一片惊呼时,他一脚踩住林云林的小腿,扯过一个抱枕缓冲杀伤力后,散弹枪一垂,对着林云林的后背就是无情一枪,篷!一声闷响,一大蓬铁砂倾泻喷出,轰在林云林背部。

  硝烟弥漫,血肉模糊。

  “啊——”

  躺在斑驳地板的林云林发出一记惨叫,凄厉无比,感觉整个背部像是被人掀起一层皮似的,想要挣扎起来却被墨七熊死死踩住,这一枪没要命,但活罪却非常人能承受,安保人员和徐家保镖想冲上来救人,却被十多名战熊端枪对峙,无法动弹。

  孙科不科酷孙学战阳阳帆战

  张家女人柳眉紧皱,望着叶子轩的目光很是愠怒。

  在徐洪刚的偏头中,两道黑影忽然跃过人群,从暗影中如狼似虎的扑出,杀气腾腾的从左右袭击墨七熊,不需要墨七熊分心,棺材板身子一转,双手连连挥出,半空传来几记对抗声响,随后,一记沉闷声炸起,两拳打中袭击者胸膛,势大力沉。

  “扑扑!”

  两名黑衣汉子落地,两股血箭从他们嘴里喷出,漂染胸口,随后身躯摇晃摔倒在地毯上,脑袋一偏没了声息,让人他们的生机,但谁都清楚两人已经遭到棺材板的重创,不由感叹棺材板的强大,同时对沉默的叶子轩更加凝重,有备而来。

  有人报警。

  “林云林,鸽子已经招出他是你的棋子,还有手机通话录音,但我们相信,你不是真正的唆使者。”

  墨七熊把散弹枪偏移了三寸,顶在嗷嗷直叫的林云林臀部:“来,把幕后黑手的名字告诉我,我给你一条生路。”

  “不然,我这扳机一扣,你可就臀部开花了。”

  林云林身躯颤抖了一下,愤怒不已地吼道:“你傻逼啊,为了一个女人跟我死磕——”

  “篷!”

  没有丝毫悬念,墨七熊枪口太高两分,随后又是一枪,一记闷响,无数粒铁砂隔着抱枕轰在他臀部,又是一记凄厉喊叫,林云林身躯震动了几下,鲜血淋漓,疼痛的让林云林想要一头撞死,偏偏他死不了,晕不了,只能活生生的遭受这份罪。

  在全场百余人义愤填膺却又无法冲破封锁救人时,墨七熊无视林云林的疼痛和喊叫,滚烫的枪口又是一移,落在后者的两腿之间,脸上带着一股子狠戾:“林少,还是老实把名字报出来吧,鸽子差点杀了花姑娘,这血债一定要报。”

  后仇科地独敌术接闹结鬼封

  “谁都救不了你。”

  墨七熊淡淡出声:“刚才两枪只是让你受点活罪,疗养三五个月就会没事,这一枪,可就断子绝孙了。”

  “徐少,救我啊,徐少,救我啊。”

  全身剧痛的林云林打了一个寒颤,随后艰难偏头大声喊叫起来:“这小子疯了,疯了。”

  徐洪刚微微挺直胸膛,望向叶子轩喝出一声:“你究竟要干吗?伤我的人,后果承受得起吗?”

  几个男女也义愤填膺:“光天化日伤人,还有没有王法?”

  艘地科地方艘学由冷故孤术

  叶子轩没有回应,只是向墨七熊偏头,后者一脚踢开抱枕,枪口戳在林云林的两腿之间。

  林云林感受到枪管的滚烫,身躯巨震,绝望地喊出一句:“是徐少要我打黑枪的。”

  他对天发誓不想出卖徐洪刚,只是他更不想断子绝孙,刚才的两枪,已让他意识到,墨七熊绝对敢开这一枪。

  他把头埋在地毯中,艰难补充上一句:“徐少,对不起。”

  徐洪刚一脸震怒,但没有说什么,只是重重哼了一声。

  一直沉默的叶子轩分开人群,走到前端,望向桀骜不驯的徐洪刚:“徐洪刚,我今天要你命,你信不信?”

  冷酷话音打破林云林受罪的血腥威慑,换来不少俊男靓女的讥笑声,要徐家大少命,在场人听来,就是个冷笑话。

  张家女人嘴角翘起,轻轻摇头,狂妄自大。

  后远不远独结察战闹术孙孙

  徐洪刚也笑了,很是不屑地哼道:“我的命就在这儿,叶子轩,你有本事过来取。”

  话音落下,他清晰感觉到,叶子轩眼神一冷。

  本书来自  //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