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一十八章 杀
  “无法无天?”

  换成平日,叶子轩肯定懒得过多解释,可今晚需要一些道德高度,不然会给叶家带去一些麻烦,搞不好还会破坏叶张两家的关系,于是嘴角勾起一抹淡淡戏谑:“张科长,何谓无法无天?仅仅因为我在你们面前,不给你面子收拾那些人渣?”

  结仇仇仇酷孙学接阳冷我考

  他浑然不惧对方的枪口,还一把扫了出去。

  张泽欣娇哼一声:“自己心里清楚。”

  她想要开枪威慑,但想到叶天龙身份,特别是护短的徐夕颜,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泽欣冷傲的神情,叶子轩踏前一步摇摇头,手指轻轻举起一点女人:“这不叫无法无天,我这是伸张正义,也是讨回公道!至于什么是无法无天,让叶子轩来告诉张科长和大家,也判一个是非曲直,免得你以为我凭借身份仗势欺人。”

  张泽欣很不客气出声:“在我眼里,你就是这样。”

  叶子轩轻轻咳嗽一声,声音席卷容纳百来人大厅:“今天上午,沈城发生一件前所未有的要案,重案,一对叫老夫少妻世界排名第六的杀手,和一个叫鸽子的伪装警员,在高架桥对我远程狙杀,还动用了不少炸药,现场也炸死很多无辜民众。”

  张泽欣微微皱眉,她蜻蜓点水扫过这起凶案的通告,只是没想到涉及到叶子轩。

  在全场竖起耳朵安静聆听的时候,叶子轩又补充一句:“我九死一生把老夫少妻拿下,解救了一百多名无辜群众,让他们不至被对方炸药炸死,可就当我以为功德圆满的时候,叫鸽子的伪装警员趁着我在路边疗伤,从背后偷偷掏枪轰击我。”

  全场气氛更加死寂,似乎能够嗅到当时的危险。

  叶子轩挺直身躯继续补充:“如果不是一个叫花轻舞的医生,及时扑倒在我的后背,估计我已经被鸽子杀掉了,饶是如此,花医生也抢救了半天才暂时脱离危险,这些事情,以在场各位的能耐和关系,一定可以从沈城高层打听到,绝无水分。”

  张泽欣扬起俏脸:“你遭遇袭击,我很遗憾,但你不能胡乱撒气。”

  “胡乱撒气?”

  叶子轩眼里闪烁一抹讥嘲,望着张泽欣冷冷出声:“根据沈城军方的审问,残存的老夫交待,是林云林给他三千万赏金,让他们夫妇从越国潜入华国来刺杀我的,鸽子扛不住压力,也最终向警方坦诚,林云林和徐少要他配合老夫少妻打黑枪。”

  “一明一暗,让我把命丢在沈城,让徐少出一口三枪的恶气。”

  徐洪刚脸色巨变:“叶子轩,别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买凶杀你?”

  几个同伴也纷纷出声附和:“就是,徐少不是那种人,他也不用买凶杀人。”

  “徐少当然可以不认。”

  叶子轩脸上保持着如水平静,给人增添几分可信任的感觉:“只是人证物证俱在,容不得你抵赖,老夫和鸽子都还活着,他们可以站出来指证你买凶,鸽子他们的手机通话录音,也能佐证跟徐少是幕后黑手,再加上林云林刚才承认的供词”

  “徐少要想摘干净,未免太幼稚了。”

  他提醒着地上的林云林:“徐少,是男人,痛快一点承认,何必让自家兄弟难做?”

  他还拿出一份记忆卡和口供,让在场众人不知不觉相信叶子轩几分。

  “承认你妹。”

  见到众人有附和叶子轩的态势,徐洪刚怒极而笑,指着叶子轩连声喝道:“叶子轩,你这混蛋,扣黑锅?”

  他恨不得掏枪毙掉叶子轩,他感觉正被后者扯入一个漩涡。

  叶子轩淡淡出声:“是不是黑锅,徐少心里清楚,买凶杀人,背后黑枪,徐少,本来我不想跟庙堂的人作对,可你却一直想着要我的命,我不能再给你活路,不然我不知要死多少兄弟多少红颜,你用江湖手段,我也用江湖手段,至死方休。”

  “如果你有点血性,站出来,咱们打一场,生死断恩怨。”

  徐洪刚一甩高脚杯,脸上怒意清晰,手指一点叶子轩:“别说不是我唆使,就是我买凶,你又能奈我何?”

  张泽欣也出声附和:“叶子轩,这些都是你一面之词,口供也难保是严刑逼供,当不真,总之,我不相信徐少对你下手,你不要借题发挥,解决昔日的恩怨。”随后,她一挺丰满的胸部道:“你现在最好的出路,放下武器,让上面来解决。”

  孙不地科情艘察接阳孤岗帆

  叶子轩淡淡戏谑:“他老爷子可是军方屈指可数的大佬,上面再解决,能要他的命,免我后患?”

  张泽欣俏脸一沉:“叶子轩,别给脸不要脸,就你今晚行为,如非叶家外衣,你早被毙掉十回八回。”

  敌仇科远独结察陌冷独所科

  徐洪刚低头喝入一口酒,风轻云淡:“叶少,警察快到了,你捅了大篓子,再不走,你和这些黑社会全都麻烦。”

  叶子轩耸耸肩膀:“你说我犯法了,那就犯法了,既然已经是大逆不道了,我也不在乎再疯狂一次。”

  “砰!”

  话音落下,叶子轩身躯忽然前纵,瞬间撞中两名徐家保镖,两人躲闪不及,闷哼一声跌飞出去。

  厚实人墙轰然坍塌一片,十几人东倒西歪,叶子轩趁机贴近持枪的保镖,拳飞脚踹,目光死死盯着不远处的徐洪刚,凡是挡住他路的人,都难躲他的拳脚,要么闷哼倒地,要么倒飞出去,后边有几个可怜虫,被同伴压倒,刚爬起来,又被压趴。

  一招制敌。

  在张泽欣眼里闪烁惊讶子轩大杀四方时,叶子轩正将这种狠辣风格发挥到极致,不紧不慢前行二十余步,没人能够挡住他一招,混乱的场合,又让徐家保镖不敢开枪,几人欲图从后面袭击,却被叶子轩反扫一脚,满脸悲戚跌出了战场。

  张泽欣连连娇喝:“住手!住手!”

  叶子轩没有理会她的喝叫,极快拉近自己跟徐洪刚的距离,凝视势如破竹不断逼近的变态牲口,徐洪刚心底泛起一股不安,没想到人墙如此不堪一击,原以为叶子轩再强,也难挡数十人群殴,要知道这些保镖全是退役侦察老兵,一等一高手。

  居然挡不住叶子轩一招。

  “嗖!”

  张泽欣见状柳眉一皱,左手一扬,一枚柳叶大小的细刀射向叶子轩的肩膀,去势凶猛,想要瓦解叶子轩的战斗力。

  “呼!”

  听到背后一记锐响,叶子轩身子一侧,右手精准叼住袭来的细刀,但没有反射回去,随后一脚踹向前面。

  一名徐家保镖闷哼一声,捂着腹部摔了出去。

  “站住!”

  敌不远地方结球由闹主后

  当叶子轩撂翻最后一人站在徐洪刚面前的时候,徐洪刚脸色一变,手里闪出一把枪械。

  枪口一抬,直接指着叶子轩的胸膛,徐洪刚厉喝一声:“叶子轩,你找死是不?”

  孙科地仇方敌球由冷秘学封

  “砰!”

  徐洪刚展示着自己的狠辣,枪口一垂,扳机一扣,一声枪响,一颗子弹擦过叶子轩左腿,一抹鲜血从伤口中迸出来,洋洋洒洒落在地上,灯光一照显得触目惊心,全场瞬间一寂,全都突的两人,张泽欣见状也挥手让手下别动,站在原地。

  在她徐洪刚掌控了局势,那就不需要她画蛇添足,只是娇哼一声:“叶天龙,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叶子轩没有说话,手指安静夹着细刀。

  在徐家保镖挡住墨七熊他们靠前时,徐洪刚脸色阴沉如云,然稳如泰山的叶子轩,用枪械戳戳叶子轩的肩膀:

  “你再能打,打得过我手中枪?”

  徐洪刚喷出一口气:“叶子轩,杀我?凭你也配?你算什么东西?”

  “不准动!”

  此时,楼下刺耳的警笛轰鸣中,数十名接到警报的警察,荷枪实弹的涌入了大厅,端着枪械向四处不断喝斥,带队是苏州警察局长,知道今晚是叶子轩跟徐洪刚发生冲突,他就亲自带队赶赴过来,他清楚,无论哪一方有闪失,他都要掉脑袋。

  因此见到两人完好无损,心里就暗松一口气,随后连连喝叫,让手下把徐家保镖和叶宫子弟的枪械缴获。

  尽管这会得罪双方,但这是维护现场安全的最好方式。

  枪械缴获,人员分离,场面再度混乱。

  “呼!”

  在张泽欣等人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偏头望向警察时,叶子轩趁人不注意踏前一步,左手一抬握住徐洪刚握枪的手。

  枪口一移,拇指一压徐洪刚扣扳机的手指,等于替徐洪刚对自己开枪。

  “砰!”

  一记刺耳枪声响起,震颤全场众人的心。

  在张泽欣和警察下意识扭头中,正见叶子轩摇晃的背部迸射一抹鲜血,喷洒地面,触目惊心,惊得原本放下枪械的双方人马,神经瞬间绷紧,重新端起枪械吆喝不已,警员也是瞪大眼睛,头皮发麻,徐洪刚对叶子轩开枪,事情严重了

  “嗖!”

  几乎同一个时刻,中枪的叶子轩身子一旋,手中细刀划过徐洪刚的喉咙。

  “扑!”

  一篷鲜血,带着锐响,喷在叶子轩的身上。

  全场气氛一滞,无尽寒意,蔓延每个人的身上。

  本书来自  //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