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百一十九章 霸气无双
    

    “砰!”

    徐洪刚倒下去的时候,鲜血从咽喉喷了出来,沾染了叶子轩的衣衫,也洒满身周地毯,血液在灯光中,如玛瑙一样鲜艳,只是徐洪刚注定那份凄美,他不想死,可终究没了生机,他猜到了开始,猜到了过程,却没有猜到结局。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

    开国功勋之后,军副实权家族,身披上校保护衣,三种最为依仗最为骄傲的身份,在徐洪刚这是自己的免死金牌,无论自己犯什么罪造什么孽,结局都不会是死亡,哪怕违反什么国法或站错队伍,自己也就秦城监狱过小日子。

    到他这种等级的权贵子侄,开国以来,只有朱家子侄吃了子弹,还是三起三落的老人亲自批示,达摩剑才敢落下。

    死亡,距离他太遥远。

    因此徐洪刚对叶子轩的叫嚣不以为然,可是徐洪刚怎么都没有想到,叶子轩真对自己下了死手,完全没有考虑徐家的震怒,一念之差,让他死不瞑目的丢了性命,他知道自己会因此记入史册,只是,这个史册注定是他的耻辱和憋屈。

    “叶少!”

    “徐少!”

    “洪刚!”

    徐洪刚倒地差不多十秒,在场众人也反应了过来,纷纷喊叫着叶子轩跟徐洪刚,在张泽欣的震惊目光中,墨七熊和徐家保镖怒吼着前涌,竭尽全力向两人靠拢,想要枪中刀的两人究竟怎样,数十人的涌动,让现场混乱了起来。

    前行途中,墨七熊像是发怒张飞一样,连连撞翻两名横挡警员,随后又把五六名徐家保镖撞飞,势如破竹,硬生生撞出一条路,接着又跳过张泽欣身边的两名手下,旋风一样冲到叶子轩身边,一把抱住后者摇晃着的身躯,怒吼不已:

    “哥!哥!”

    墨七熊一边喊着叶子轩,一边捂住后者的伤口,愤怒和焦虑交织,还不断回头喝叫救护车,差一点就要上前踩徐洪刚几脚了,叶子轩轻轻咳嗽一声,摸出一颗药丸吃下,随后低声向墨七熊开口:“别担心我没事我没事。”

    此刻,徐家保镖和徐洪刚圈子的人也奋力靠前,只是被十几名警员组织人墙硬生生挡住。

    “砰砰砰!”

    警察局长脸色巨变,刚才的枪声已经震颤他一颗心,见到场面混乱更是变得凝重,他心里很清楚,无论叶子轩或徐洪刚哪一方有事,双方都会不计后果的开战,当下动作敏捷地掏出警枪,对着沙发连开三枪,硬生生压制动乱的场面:

    艘地远地方敌恨战闹闹仇艘

    “全部不准动!不准动!”

    差不多五十岁的局长,爆发出应有的威严:“谁动我就毙掉谁!”

    张泽欣也站出来,张开双臂喊出一声:“大家全部退后,让警方处理现场!”

    随着两人站出来主持局面,以及增援过来的警员压制,混乱的现场渐渐平稳下来,只是气氛依然剑拔弩张,警察局长把双方人马分开,还让人持枪威慑住蠢蠢欲动的刺头,接着就微微偏头,让几名警员上前查轩和徐洪刚情况。

    后科不科情后术所月吉太封

    一名老练的警察带着五六人走了过来,先是子轩的伤势一眼,凝重散去了两分,伤势不小,但不至于致命,叶子轩能够活下来,随后,他又俯身试探徐洪刚的鼻息,又认真摸摸心脏,颓然叹气,口:“死了,没救了。”

    徐洪刚死了?

    敌不仇科鬼结察所闹显故诺

    这个判断一出,群情汹涌的现场不仅没有再度沸腾,相反多了一抹死寂,连嗷嗷直叫的徐家保镖也呆立原地,悍然击杀徐家大少,近乎一千零一夜的荒诞故事,竟然发生在他们面前,叶子轩,杀了,徐洪刚,连串信息刻入他们心底。

    在场百人这辈子都怕难以忘记这个宣告,连张泽欣都生出了一抹恍惚,有点难于置信这个结果。

    徐洪刚死了,现场数十名警员同时握紧枪械,瞪大眼睛方人马,担心徐家阵营义愤填膺拼个你死我活,可让他们惊讶的是,五十多名徐家阵营的人,包括桀骜不驯的徐家保镖,全都变成了沉默羔羊,一个个呆在原地动都不动。

    怕了!

    这是经验丰富的警员对徐家阵营作出的心理判断,有些如释重负,也有些惆怅失落,但往深处一想也就释然,叶子轩连徐洪刚都敢下死手,他们冲上去只会被杀个片甲不留,张泽欣家阵营沉默,美丽眸子也多了一抹复杂情绪。

    清楚徐洪刚背景的警察局长也呆愣了半分钟,渐渐丧失体温的躯体无疑成了他心头最大的压力,他不顾现场的气氛和纪律,摸出一根香烟塞入嘴里,点燃,狠狠吸了一口,走到叶子轩身边苦笑一声:“叶少,玩大发了,真的玩大发了。”

    “死的好!”

    不待叶子轩出声回应,墨七熊哼出一声:“只准他开枪杀我哥,不准我哥自卫反击?”

    艘远不远独孙术陌闹察月察

    警察局长闻言微微一震,随后血的叶子轩,想到了什么,也猜到一些东西,可是最终却无法说出口,只能再度狠狠吸一口香烟:“叶少,当众死人了,还是徐家大少,我必须公事公办,委屈你在警局待一会,希望配合一下。”

    “放心,伤势会有人处理,安全也绝对有保障。”

    他担心叶子轩不管不顾杀出去,到时自己就无法交待了。

    “好!”

    叶子轩制止墨七熊出声,轻轻点头:“我可以配合你,我甚至还可以承认所有事情,不过,我也拜托你一事。”

    警察局长一怔,随后笑道:“叶少尽管开口,老元能做到,一定不遗余力。”

    “我留下,配合你,交待事情来龙去脉,安心在警局呆着,保证不让你难做。”

    叶子轩目光锐利的油条,很直接抛出自己的要求:“但是,你必须马上放我这伙兄弟离开,为此,我还会欠你一个人情,扛过此次风波了,有机会,我双倍还你,你也不要说为难,他们就是小喽罗,留下他们没有半点意义。”

    “如果你不同意,那我就直接杀出去,以我身手,你们又不敢打死我,虽然受伤,但没有人能挡住。”

    警察局长眉头一皱,随后苦笑一声:“叶少,你这是为难我啊。”

    墨七熊低喝一声:“哥,我不走,我要跟你在一块,我担心他们伤害你。”

    “别废话!马上带人走!”

    后科远科鬼艘术接冷艘考岗

    叶子轩瞪了墨七熊一眼:“徐家不敢伤害我,但绝对敢当着我的面,毙掉在场的所有兄弟。”

    孙科仇不情敌恨战冷吉吉

    孙科仇不情敌恨战冷吉吉清楚徐洪刚背景的警察局长也呆愣了半分钟,渐渐丧失体温的躯体无疑成了他心头最大的压力,他不顾现场的气氛和纪律,摸出一根香烟塞入嘴里,点燃,狠狠吸了一口,走到叶子轩身边苦笑一声:“叶少,玩大发了,真的玩大发了。”

    叶家的保护衣,只能保护他叶子轩,却不能庇护墨七熊他们。

    听到这几句,警察局长眼里闪烁一抹欣赏,对着叶子轩竖起大拇指,随后淡淡出声:“叶少,冲你这一份情义,我放你这些兄弟走,但我不会明放,待会我让两名警员押解他们先回警局,叶宫子弟把他们打晕,自己想法离开苏州。”

    “我只能做到这了,你该清楚,这事情,不是我这种角色能左右。”

    他把一根手铐万能钥匙塞入墨七熊手中,还微不可闻对叶子轩低声一句:“也是周小姐还你的人情。”

    后科科远方敌察由月羽术科

    周小姐?叶子轩一愣,随后点点头:“好,就这么定了。”

    随后向墨七熊喝出一声:“马上回华海,去秦司令基地躲着,没我命令,绝对不能出来,不然现身一个死一个。”

    墨七熊咬着嘴唇,想要说什么却最终闭嘴,艰难点点头。

    警察局长挥手叫来两名亲信,让两人押解叶宫子弟先回警局,见到他们被押走,徐家众人微微眯眼,想要窥探出一些什么,但见到叶子轩还留在原地,他们又没说什么,打完几个电话的张泽欣回到大厅,拉开一张椅子安静等着结局。

    “局长,苏州驻军白处长已知晓此事,亲率军情处执法队赶赴酒店。”

    几乎是墨七熊他们一伙离开半分钟,一名警员握着电话跑了过来:“万师长也带着一个连,开着穿甲车过来。”

    “白修罗?万人屠?”

    在元局长嗅到一抹杀伐气息皱起眉头时,张泽欣忽然子轩冒出一句:“叶子轩,今晚不管谁对谁错,人命最为重要,你杀了徐洪刚,徐家最有潜力一个子侄,把徐家刺激疯了,震怒的他们不会顾及任何人面子,一定下杀手。”

    “白修罗和万人屠,都是徐家死忠,跟秦世皇和燕战雄一样,只知徐,不知军。”

    “他们过来,一定是带着格杀令。”

    “如果我是你,一定先杀出酒店,不然,你待会生死难测。”

    身份显赫的女人,自然能拿到第一手资料。

    叶子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淡淡出声:“元局长,夜深了,有点冷,帮我从车上拿一件衣服。”

    五分钟后,大厅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数十名端着冲锋枪的士兵冲入进来,枪口对着在场百余人,杀气腾腾。

    紧接着,门口又走入六个人,军服跟其余士兵不同,手里全提着一把短枪。

    迈步而入。

    元局长瞳孔猛然收缩,张泽欣也是微微皱起眉头。

    他们都认出这些人身份,军情三处,被国法军法赋予先斩后奏权。

    六个男人体形不一,但一身军装却把六人衬托的格外森冷。

    为首一个年纪大概在四十岁左右的男人,神色冰冷,不怒而威,血红的两道精光从眼睛射出,使他那张脸宛如变魔术似的,狰狞非常,让人不寒而栗,两侧宾客都不自觉的和他保持一定距离,仿佛他身上流溢着某种让人不安的气息。

    一瞬间,缓和的气氛再度紧张,局势扑朔迷离。

    “黑帮,叶宫主事人,叶子轩,刺杀军方要员,危害国家安全,就地处决。”

    中年男子一边带着五人向前方走去,一边用杀气腾腾地口气开口,很直接地一顶大帽子扣下来,果然有大气魄,二话不说就要以国家的名义处决叶子轩,权利可见一斑,随着他话音落下,五个手下条件反射抬起枪支,速度干脆利落。

    保险打开。

    张泽欣站起来娇喝:“白处长,凡事三思!”

    元局长也出声喊道:“白处长,上面已知晓此事,自会定夺”

    中年男子没有理会他们,只是侧头喝出一句:“杀人凶手在哪?”

    张泽欣俏脸含霜,眉间多了一抹担忧,寻思要不要全力阻止,徐洪刚横死,已注定华国要掀起风云,叶子轩再出事,只怕整个华国都要动荡,只是修罗脸上杀意,她又隐约猜到,这家伙怕是带着死命令来,自己站出不会有用。

    孙不不仇独结察陌阳后闹闹

    在百余双眼睛向一个角落望去时,白修罗提着枪械大步流星靠前,想要直接下死手血债血偿。

    五名亲信端着枪跟上去,手指贴在了冰冷的扳机,杀意盎然。

    “咔嚓!”

    只是冲到前面的他们,神情一愣,手中枪械一松,视野中,叶子轩正缓缓解开染血外衣。

    身上金光灿灿,刺激着他们的眼睛,黄金甲。

    枪口低垂三分。

    “砰砰砰!”

    还没等白修罗他们作出下一步反应,大厅又清脆地响起五记枪声,在夜色中传出去老远。

    整个现场一片呆滞,甚至连张泽欣都抬起了头,满脸的不可思议。

    没有人倒下,没有人死亡,不过对着叶子轩的五把枪械,已经全部跌落在地。

    白修罗的五名同伴手腕剧烈颤抖,鲜血飙射,脸上全都是无法掩饰的愕然,似乎没想到有人对他们开枪。

    “全部不准动!”

    就在这时,大厅入口又涌入一大批华军,枪口林立对着中年男子他们,质素更加高上,武器更加精良。

    接着,一身军服的秦世皇神情冷冽走入了进来,不可一世地站在前端,他盯着中年男子,淡淡出声:

    “滚。”

    白修罗脸色一变:“秦世皇,你外甥杀了军方骨干,你要护短吗?”

    “扑!”

    秦世皇一扣扳机,子弹喷出,射穿对方的小腿。

    霸气无双!

    本书来自  //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