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百二十章 锦衣接手
    

    “嗖!”

    大股鲜血从白修罗的腿上迸射出来,再回响秦世皇刚才护短的宣告,在场众人全都震惊僵直身体无法言语,谁都没有想到秦世皇蛮横到这种地步,无视白修罗的显赫身份,无视对着自己的枪口,也无视身体渐渐发冷的徐洪刚。..

    不管秦世皇多么霸道叶家多么强大,白修罗怎么说也是屈指可数的军方要员,此次来酒店更是带着尚方宝剑,还有徐洪刚这一张同情牌,可是秦世皇却当着众人的面对白修罗下手,这家伙还真是传闻中的蛮横,不愧是黄金甲得主啊。

    “全部给我退后,不然休怪我枪弹无眼。”

    面对众人惊愣的目光,秦世皇仍然保持着无所畏惧,不顾未来后果是什么,他会不会受到严厉惩罚,单凭这份睥睨天下无视权贵的强者态势,就足以使众人对他多一分认识,也让几个胆大靓丽的女人对他眯起眸子,眼神多了一点异样。

    张泽欣也扬起俏脸,对难得打交道的秦世皇多一抹欣赏。

    孙远仇远独后学由孤月我酷

    “秦世皇!”

    此时,忍住惨叫的白修罗抬起头,眼珠子鼓胀的几乎暴裂,咬牙切齿:“你这样护短,承担得起后果吗?”

    他的脸在此刻扭曲变形狰狞痛苦,像是蟒蛇一样极为诡异地缩成一团,他本以为今晚哪怕毙不掉叶子轩,也能把后者逮捕抓回去炮制,可是没有想到,秦世皇半路杀出,硬生生摧毁他的希望:“你信不信,今晚过后,你司令到头?”

    秦世皇脸上没有半点波澜,只是冷冷哼出一声:“叶子轩是我外甥,他就是犯下天大的罪过,我这个做舅舅的,也会庇护到底,不管他杀了谁,你们又是谁,没有得到公正审判结果前,谁对他捅刀子,下黑枪,我秦世皇就弄死谁。”

    “别说是你白修罗,就是徐军副来了,我也一样是这话。”

    秦世皇杀气腾升:“我绝不允许你们伤害天龙。”

    白修罗发出愤怒的呐喊:“秦世皇,你就是一个混蛋。”

    秦世皇枪口一抬,凌厉杀气让白修罗硬生生吞掉后面的话。

    结仇地科独敌学所闹酷考帆

    结仇地科独敌学所闹酷考帆“嗖!”

    “把他们枪械全下了,赶到一旁去。”

    秦世皇无视白修罗的杀气,枪口轻轻一挥:“胆敢反抗,立杀无赦。”

    数十名华海驻军齐声呼应:“是!”

    在秦氏将士把白修罗他们逼到一个角落,秦世皇缓步走到叶子轩的面前,关怀备至问道:“伤势怎样?”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死不了,撑得住。”

    秦世皇挥手就要让军医过来:“我让医生给你处理一下,免得流血过多伤了身体。”

    叶子轩摇摇头,咳嗽一声道:“不用了,我已经吃了药丸,血基本止住了,只是子弹卡住了,需要手术才能取出来,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了解自己的身体,能撑得住。”接着又意味深长补充一句:“而且我现在疗伤也不合适啊。”

    “不多流一点血,他们只会觉得我是小伤。”

    秦世皇闻言微微一怔,眯起眼睛细细审视外甥,他听得出叶子轩话中玄机,思虑一会恍然大悟,他原来还诧异身手过人的外甥,怎会被徐洪刚一枪射中?的态势,怕是有意为之,一枪,换取一命,老道的秦世皇很快作出判断。

    只是他没有点破出来,那会给叶子轩带来更大压力,转而把目光落在黄金甲上,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开口:“小子,原来你早有后手,早知道你藏有杀手锏,我就不用连夜带人赶赴过来,你可知道,听到你来苏州,我连晚饭都没吃。”

    “猜到你小子要下狠手,所以过来替你压压阵,免得你妈说我不称职。”

    叶子轩苦笑一声:“谢谢舅舅,又要你们处理手尾。”随后向另一个角落偏头:“不过这次闯的祸,有点大。”

    艘科远仇方孙球接月显秘帆

    秦世皇侧头眼:“确实有点大,老徐最喜欢这家伙,如今被你干掉,不管什么原因肯定震怒,势必会全力以赴弄死你,连带宋氏也会运作,叶家压力很大。”随即又轻声宽慰:“不过无论怎样都好,我绝不会让你受到伤害。”

    再大的祸,再艰难的困境,秦世皇也会跟叶子轩一起承担,接着他又低声补充一句:“墨七熊他们刚才给了我电话,我已经安排剑心带他们回华海基地,你做的很对,让他们第一时间离开苏州,不然现在怕是已被白修罗他们杀了。”

    敌仇不仇情孙恨陌冷羽故技

    叶子轩再度流露感激:“谢谢舅舅。”

    敌仇不仇情孙恨陌冷羽故技秦世皇杀气腾升:“我绝不允许你们伤害天龙。”

    “你我舅甥,何须这样见外?”

    秦世皇伸手一拍叶子轩,又新恢复平静的大厅:“苏州不是我们地盘,我带你先离开这里,不管叶徐博弈结果怎样,也不管上面如何处理此事,今晚你绝不能留在苏州,警方保不住你,我带你回华海,有什么处罚以后再说。”

    虽然叶子轩身上穿着黄金甲,他也带了一个连来保护,可这里终究是徐家的地盘,一旦徐老头失心疯,横下心,不顾代价要杀叶子轩,叶子轩的处境就会非常危险,对方人多枪多,火拼未必能够占上风,因此还是早点离开苏州为好。

    叶子轩耳朵微微一动,随后叹息一声:“只怕不是轻易可以离去。”

    秦世皇淡淡出声:“无论如何,你都必须活着。”

    随后,秦世皇向数十名华军喝出一声:“走!”

    数十人马上兵分两路,一路护送秦世皇跟叶子轩出门,一路盯着虎视眈眈的白修罗他们,张泽欣子轩被秦世皇带走,鬼使神差的松了一口气,她显然也担心双方就地火拼,今晚风波让每个人神经都绷紧,一不小心就会成大祸。

    只是还没等张泽欣感慨风波告一段落时,酒店大门又是一阵灯光大作,喝斥连连,在她跟元局长脸色一变冲到大门口时,正见前行的秦世皇和叶子轩他们,被一列车队堵住去路,三辆灯光闪耀的防弹装甲车,俨然出现在众人的视野。

    装甲车后面,还有五辆大卡车,车门打开,涌出近百名荷枪实弹的士兵,清一色的最新装备,还带着类似狼头的大帽子,给人一种嗜血和狠辣之感,这些士兵从车上跳下后,漠然却熟练地散开,呈扇形把叶子轩和秦世皇他们包围住。

    抬起枪械,子弹上膛,拉风的一塌糊涂,美中不足的是少了女人的兴奋尖叫。

    秦世皇眼睛微微眯起:“万人屠?”

    双方再度对峙,气氛剑拔弩张。

    “秦世皇!”

    此时,一个沙哑声音从扩音器中传出,杀意盎然:“叶子轩涉嫌袭杀军方骨干,上峰有令,就地把他逮捕,查明来龙去脉再听发落,胆敢反抗,立杀无赦,你身为华海驻军司令,擅离职守,包庇护短,再不把凶手留下,休怪我无情。”

    “放下武器,是你们唯一的选择,请不要做无谓的抵抗,现在,我给你三分钟时间,请认真考虑。”

    话音回荡夜空,传出去很远很远。

    “扑!”

    秦世皇没有半点废话,一枪打在扩音器,一声脆响,扩音器碎裂落地,秦世皇冷冷出声:“让路!”

    一个矮胖男子闪了出来,眼里闪烁一股精光,怒喝一声:“秦世皇,真当我不敢毙你?”

    秦世皇冷眼方一眼,嘴角勾起一抹戏谑:“万人屠,你一个小小师长,竟然敢跟我一个司令叫板,是你活腻了还是我活腻了?告诉你,叶子轩是我华海驻军的卧底,他牵扯到一宗很重要的案件,我要把他带回去协助调查。”

    “你们有什么不满,不快,可以向军部告状或者要人。”

    秦世皇挺直修长的身躯:“但今晚,我一定要带叶子轩走,哪天他犯了天大的案子,我也有优先审问权,你们全给老子让路。”随后又向身边将士喝道:“带着叶子轩,我们闯出去,任何人危及我们生命,阻碍我们完成任务,杀!”

    数十人齐声应道:“是!”

    敌地仇科情艘恨陌闹故帆克

    秦世皇说完之后,大步走向门口,神色坚毅而冷酷,数十名秦氏将士战意沛然,端着枪大步跟随。

    “站住!站住!”

    围堵的士兵纷纷作出反应,呵斥声响成一片,数不清的枪口,对着秦世皇和叶子轩。

    “你们竖起耳朵听好喽。”

    艘地科仇鬼敌球陌阳指所孤

    秦世皇抬起手中枪口,对着夜空又是三枪,威慑着混乱的场面喝道:“再说一次,我们来苏州执行绝密任务,任何人阻拦都是我们的敌人,危害,格杀勿论,想要叶子轩的话,让叶老或军部给我命令。”随后又望向矮胖的男子冷笑:

    “你如果觉得憋屈,那咱们就狭路相逢勇者胜。”

    艘不不不情艘术接冷考地月

    秦世皇深沉一笑,凝视脸色阴晴不定的万人屠:“不想我和叶子轩走,那双方痛痛快快干一场。”

    艘不不不情艘术接冷考地月再大的祸,再艰难的困境,秦世皇也会跟叶子轩一起承担,接着他又低声补充一句:“墨七熊他们刚才给了我电话,我已经安排剑心带他们回华海基地,你做的很对,让他们第一时间离开苏州,不然现在怕是已被白修罗他们杀了。”

    “秦氏的亲兵,跟万家的狼兵,就地血战一番。”

    “死生由命,胜败在天,万师长,你觉得怎么样呀?”

    丢下杀伐果断的言语,秦世皇第一个拉动枪机,旋即子弹上膛声此起彼伏,气氛陡然紧张,一触即发。

    万人屠久久无语,脸色越来越难/br>秦世皇语调陡变,霸气冲天:“挡我者死!”

    “全部住手!”

    就在这时,三辆黑色轿车飞驰闯入现场,车内还传来一声厉喝,随后,车子依次急停于两方将士构筑的包围圈后,下来六七个黑衣笔挺意气风发的中年男女,不认识的人也多半可以从他们的强大气场,判断他们属于身居高位的主儿。

    “一号有令!”

    一个中年女子走到最前端,不怒而威:“锦衣接管此案,叶徐全部回避。”

    她左手还闪出一块牌子喝道:“秦司令,万师长,马上撤兵。”

    锦衣令。

    PS:谢谢小海豚_22287306打赏11000逐浪币。

    本书来自  //33/.html